U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一百七十章 审讯亨舍尔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一百七十章 审讯亨舍尔

  在师部的审讯室,那名发出诅咒的变节者被特别审讯一番。

  耶莲京娜可以确认,这个人真是沙皇余孽。

  “既然如此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这种人死的太晚了,你应该二十年前就死,现在判处你枪决。”

  几个俘虏被活活打死,剩下的全部被扭送走,简单粗暴的枪毙了。

  但是审讯的工作还得继续,剩下的轮到德国佬了。

  在审讯之前,耶莲京娜把自己的新手下请过来。桑娅只是一个女人,面对德国战俘可能会发憷,所以共青团员别尔斯基和维尔金暂时作为新的审讯员,主要进行记录工作。

  此时的亨舍尔深知自己就是羊入虎口,在战前,德国宣传部门一方面把苏联形容词吃人的魔鬼、****的后裔。令一方面又把他们形容成劣等民族,只能做雅利安人的奴隶。如此前后矛盾令亨舍尔很困惑,就在刚刚,他获悉这些苏联人残忍的处决了他们的叛徒。对自己人都那么狠,对战俘肯定一样糟糕。

  苏联拒绝承认《日内瓦公约》,亨舍尔已经不敢多想,只求自己能活下去。

  面对耶莲京娜的审讯,他说道:“如果你们能够保证我的生命安全,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

  真是不可思议!耶莲京娜绷着的脸一下子舒展开。这个德国人是这么的配合吗?所以耶莲京娜用德语答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如果你有意撒谎,那么等待你的也是死亡。”

  亨舍尔一开始觉得这群家伙是听不懂德语的,没想到这个戴着蓝帽子的女政委居然懂得德语。这里面肯定有复杂的故事,出于畏惧,亨舍尔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正式的审讯开始。

  “姓名?部队番号,还有你的职务。”

  “弗雷德里希·威廉·冯·亨舍尔。第三帝国第715步兵师,第756团,二营二连中尉连长。”

  “名字还挺高级,一个容克贵族?”耶莲京娜笑笑。

  这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她立刻翻译过来,命两个书记员记录下来。

  她再次看着这个人,作为军官的他还是努力把自己弄干净。军帽已经掉了,领章显示他是国防军,不过衣领下面还有一条彩带。

  “嘿,你还获得了勋章!”士兵听从命令,将被捆着的俘虏的衣扣解开,一个铁十字勋章被拿了出来。

  显然耶莲京娜对德国人了解很多。“二级铁十字勋章,我见过很多你们的人的尸体,一些家伙也有这个。你们都是将其别在衣领之下。”

  “的是,军官都有这个勋章。但是真正有价值的只有一级铁十字勋章,这种次级勋章没有必要可以戴在胸前。这只是一个纪念品。”

  耶莲京娜点点头,她踏着皮靴围绕着俘虏走动,不停的审视这个人。

  似乎女人都有一种神奇的直觉,尤其是捷尔任斯基的徒弟们,作为内务部的人员,察言观色的本来都很强。因此,耶莲京娜可以认定杨明志是一个好人,一个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而这个被俘的亨舍尔,他并不是党卫军,身上散发的也没有令人作呕的杀气。

  “很好,现在说说你为什么领着五百多人,持续向南行进。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是寻找我们?”

  “没错!就是寻找你们!”亨舍尔非常干脆的说道。

  “哈哈!果然是如此。我们的猜错完全没错。”

  亨舍尔不知这女人为何突然兴奋,尤其是这笑容多半是一种嘲讽。耶莲京娜把脸凑在亨舍尔的面前:“愚蠢的人啊。其实你们的行踪早已被我们的哨兵发现,所以你们败得突然,完全是因为我们运筹帷幄。我想你们的指挥官也是个笨蛋,孤军深入还以为我们苏联不会做出反应。”

  亨舍尔听她嘲讽一番,要紧了牙关。

  “其实这几个月以来,你们德国人在前期的战斗非常厉害,我们确实招架不住。如果你们认为苏联就很快会失败,那就大错特错。起码我们这支部队还在这里奋战,而你们也完全不像我们之前遇到的敌人。难道是因为你们都是些二流的部队,所以才不能去前线?在我看来,你和你的人确实不用去前线,民兵都能把你们打败。”

  耶莲京娜故意羞辱一下这个人,看看这家伙攥紧拳头,可是还有什么用呢?“那么,告诉我,谁是你们的指挥官。你是一个下级军官,不应该指挥一个营。难道指挥官已经被我们打死了?”

  亨舍尔很有自知之明,如果自己表现的不配合很容易被暴打一顿。他支支吾吾一番,“我……我就是指挥官。”

  “就是你?!区区一个连长,带着一群乌合之众。显然你的指挥能力根本不行。”

  “没错!我的指挥能力确实不行!”亨舍尔再也忍受不住,立刻嗷嗷起来,椅子也被折腾的吱吱响。

  “给我闭嘴!”耶莲京娜猛拍桌子,“你喊的声音再大,也不能改变你的部队全军覆没的事实。”

  眼前的俘虏缓缓的低下头,之后是一阵苦笑。

  “你笑什么?”

  “我笑,我真是倒霉。被上级当做肉侦,在冰天雪地寻找什么的苏军大部队,没想到你们轻而易举的把我打败。还有我的那些俄罗斯盟友,一群乌合之众,也被你们轻易的消灭掉。”

  耶莲京娜平静下来坐回椅子,她不是和俘虏吵架的,情报最为重要。所以她画了一个很大的饼:“现在把你知道的告诉我,还有你们的行动目的都告诉我。如若属实,我就不会处决你们,包括保护你们的生命安全直到战争结束。”

  亨舍尔固然不会像党卫军那样冥顽不化,为元首卖命?那太愚蠢了。人都是为自己活着的,至于别人,那就管不住了。为了活命,很讽刺的,亨舍尔选择了和苏联变节者一样的道路。

  “可以,我可以和你们合作。只要你们保证我和我的部下的生命安全,保证不会处决我们,不会虐待我们,不会把我们丢在雪地里冻死,不会不给我们食物饿死渴死。”

  耶莲京娜想了想,这些条件都不过分。她知道,这一刻人的求生**一定会占上风,这个亨舍尔不是希特勒的铁杆支持者,差不多就是普普通通的国防军。

  只是这个人毕竟是侵略者。“行,我许诺你,现在你就把知道的全部说出来,证明你的价值。”

  此时此刻,亨舍尔只能选择相信许诺是诚实的,寄希望于苏联人不会翻脸。

  耶莲京娜拿来纸质大地图,亨舍尔一咬牙一跺脚,干脆把他的上司都卖了。

  “是你们打发我的人在大雪天当诱饵,现在我们全军覆没终于找到了这些什么的苏军部队。可是我的人都死了,就当我也死了吧!”亨舍尔横下心,就差写一个《我为什么走上了和国家社会主义不同的道路》的文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