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一百一十二章 休息地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一百一十二章 休息地

  德军的援军正急速的向战场赶,其中杨明志派出的侦察连的五十人已经和敌人援军交上火。

  因为是紧急命令,德军步兵几乎是以一双脚在狂奔。时间已经来不及,他们的半履带装甲车和卡车难以走夜路,处于安全起见,还是步兵用一双脚增援的好。

  例如德军707师下辖的774步兵团,全团两千多号人被紧急命令。士兵在熟睡中被唤醒,当时军营里只有一千多战士(其他的人以小队的形式在外执行任务,他们也被紧急征召),他们被迫轻装上阵。

  这支部队并未做好紧急上战场的准备,大部分士兵认为这里是占领区,那些散兵游勇的游击队岂能威胁到师部的安危。

  但命令就是命令,部队在黑夜里行进。

  少量的半履带装甲车开路,即使开着车灯他们行进的也很慢。德军对苏联坑坑洼洼的土路诟病已久,这也能叫做公路。

  当他们出现在苏军侦察连埋伏地时,令人措手不及的打击来临了。

  德军士兵踩到了绊子,埋藏的手榴弹被引爆。这些手榴弹威力不大,好在德军的队伍很密集,当时就造成了不小的杀伤。当场没有炸死多少人,却因为这些刻意加了料的爆炸物导致铁块横飞,炸伤了一大片。

  接着森林里便是枪声大作,侦察连携带量大量的自动武器,弹药也非常充足。德军遭遇强大阻力,他们不得不停下驰援的脚步。

  这边激战正酣,库塔镇的战事已经结束,杨明志率领着幸存部队迅速撤离。

  他给予正在激战中的侦察连命令,“你们必须马上撤出战斗,伏击计划已经取消。”

  阻击战很快便结束了,德军774团继续前进,当他们抵达库塔镇,见到的只是残垣断壁,以及大量的尸体。

  留下了的苏军重伤员坚持奋战,最后全部光荣牺牲,他们自知注定要死,还是在死前给予进城的德军措手不及的打击。

  德军在废墟中找到了707师的师长,他扭曲的身影躺倒在一处残垣下,其人身负数弹,双手还是被捆绑着的,很明显他是被枪毙的。

  战斗已经结束,只有火焰还在燃烧。德军士兵在废墟中摸索,踢踢死去的战友,还是发现了几个装死的家伙。

  军官劳伦斯,他再一次大难不死。当他被从死人堆儿里拉出来,激动的满嘴胡言。

  772团团长上来便是一巴掌,把这人打清醒,有拽住他的衣领问道:“告诉我,师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谁袭击到了咱们!”

  “就是他们!一股苏军,上次袭击卢万卡镇的也是他们!”

  劳伦斯并不知道袭击者的番号,只是他是经历过多次袭击大难不死,他指出了这些人非常明显的特征——绑腿。

  “据我所知,苏联军人从未有绑腿的习惯。所以这些敌人是独一无二,盖世太保应该能准确的查出这些人的底细。”

  772团团长是最先到的,他令人把劳伦斯搀扶下去休息,自己就留在已经收敛的师长的尸体前,等着自己的同僚到来。

  士兵火急火燎的来到他的面前,敬礼。“报告长官,都检查过了,敌人的尸体都有绑腿,而且我们战士的尸体,鞋子、武装带,甚至是裤子都被拿走了。他们还在一些完好的民房里翻箱倒柜,拿走了所有的衣物。”

  这些情报都被完好的记录下来,一切和那个劳伦斯说的都一样,这伙敌人和其他的游击队完全不同。

  另一方面,杨明志率领着部队紧急撤离,他自己也忍受着胳膊的疼痛。

  “真是见鬼,我居然中弹了!这么关键的时刻我怎么能负伤!”他的内心充满了懊恼,计划上一口气攻克库塔镇,之后再袭击敌人的援兵。围点打援的计划彻底变成了攻坚战,难道是自己太贪心了?想要即完成攻坚,又完成围点打援。

  所以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后,部队只完成了攻坚。几个小时高强度的战斗后,战士们的体力消耗异常巨大,弹药消耗也非常严重。

  除此之外,心灵上的打击也是恐怖的。多少朝夕相处几个月的战友,甚至是曾经在巴季金斯卡亚和敌军装甲部队打阵地战的幸存老兵,此战也无可奈何的光荣牺牲。

  现在的幸存者,他们还是在攻克的城镇中获取了战利品,时间仓促他们也没有拿的太多。

  “大家加把劲!我知道刚刚结束战斗,还要求大家急行军,这非常艰苦。但是我们没有理由停下来,敌人的追兵很可能就在我们屁股后面。”杨明志号召着。

  其实大家也都懂得,敌人的援兵陆续进入库塔镇,远方依旧有沉闷的枪炮声,部队此时并不安全。

  很多人在透支着体力,他们还在坚持,除了自己不能掉队,抬的物资也不能掉队。

  大军在森林中前行,平日里的训练发挥了极大的威力。一个上午,部队狂奔二十公里,在森林中穿行如此距离,更是在高强度的战斗后,这十分难得。

  但苏军战士也都是凡人,直到有几个战士累的昏倒后,杨明志才觉得部队应该休息了。

  原地休息的命令一下达,战士们如同散了架似的躺倒在地。很多人在剧烈的喘息,也有的盘腿坐着美美的喝着水。

  杨明志把背包放下,左臂还在隐隐作痛。

  “真是该死,应该是肿了吧!”当缓缓的解开扎进的绷带,只见伤口发肿,还有组织液再往外渗出。“真是见鬼!敌人的子弹也太毒了!”

  这是杨明志第一次负伤,中弹的苦楚真是太难受了。

  耶莲京娜走过来,在杨明志身前坐下,只见这人在检查自己的伤口,情况看似很糟糕。

  “你受伤了,该不会子弹还在身体里?打仗的时候我都没注意道。“

  杨明志皱着眉头,叫苦不迭。“是啊,你这人比较幸运,我可惨了。当然我也是不幸中的万幸,若是被一发步枪弹打中,这条胳膊就是废了。得亏是一颗跳弹擦破了皮。”

  “够了,什么擦破了皮。我看你这伤口飞缝合!你还得打上一记抗生素。”耶莲京娜以女人的敏感,他实在受不了男人马马虎虎的脾性,“你在这儿乖乖的坐好,我去把贝茜卡揪过来。”

  杨明志呵呵一笑,看着这个女人的快速消失的背影。唉,老婆也是安然无恙的退下了的,她是知道自己受伤这件事,但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很快,杨桃被耶莲京娜拉过来,她故意把情况说的很严重,令女孩惊恐不已。

  “哥!我的哥啊!快让我看看你的胳膊!”杨桃噗通一下跪趴在丈夫面前,看着他血淋漓的伤口揪心不已。

  “好了,还是让你看到我的伤口了。”杨明志苦笑着。

  顿时,杨桃皱紧额头,赶紧从医疗箱里翻出药品还有干净的白麻布。担心和埋怨都,杨桃内心五味杂陈。“真是的,你为什么要冲的那么猛,如果你出事了怎么办。我就你一个亲人,你受伤了还强忍着伤痛,还在担心我的安危。”

  她这是用中文说的,杨明志看到她埋着头在配制药剂,有泪水从那刘海下低落。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的老婆。”说着,杨明志不禁想摸摸她的额头。女孩很喜欢这样,仿佛女孩子都喜欢被至亲的人抚摸额头,如此能令人安心。

  杨桃埋着头配制青霉素溶液,这可是伤员的特效药。女孩不知道的历史,因为青霉素的发现与运用,伤兵的存活率惊人的提高。

  以往的战争,士兵打扫战场时遇到伤员,只要不是自己能站起来离开的,都是补上一刀。给敌人补刀那是没的说的,至于自己人,只是希望他们能迅速结束痛苦。

  可即使有了青霉素,很多伤员还是无可奈何的等死。突袭库塔镇,苏军很多重伤员自杀了,也有一部分强忍着痛苦战斗到最后。

  二百多伤员则成功随着部队撤离,很多便是杨明志这样的。胳膊中弹,止血后还能跟着部队撤。腿部中弹,那就用临时的担架(解下绑腿,缠绕两个木棍制作)抬走。

  杨桃擦了擦眼睛,抬起头。“哥,眼睛被药熏着了,所以才流泪。”

  “嗯,我知道。”杨明志点点头,“这次不叫我丈夫了,改叫我哥,很好,我喜欢。”

  杨桃嫣然一笑,拿起了玻璃注射器,“嗯,现在给你注射一些抗生素,杜绝败血病什么的。”

  杨明志对老婆很放心,作为战地医生,杨桃做的还不错。她毕竟在明斯克逃出来的专业外科医生那里学习了一些专业知识,以及大量的临床经验,虽然一开始如同蒙古大夫伺候那些伤兵,弄得很多人只能强忍着她的幼稚经验,至于现在,她已经可以说是不错的军医。

  杨明志坐直,看着这针管扎进胳膊。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一次性的塑料注射器,勉强有玻璃注射器已经是幸运。但治疗才刚刚开始,只见媳妇又开口说话了。

  “哥!你把左臂伸直了,我给你消毒。”

  她拿出一个玻璃瓶,用钳子捏了一小团卫生棉沾湿。

  “这是酒精消毒,你可要忍着点。“

  “那是当然的,我可是堂堂的汉子。”杨明志保持着微笑,强忍着痛苦,看着老婆把自己伤口出的血污擦掉。

  至于伤口,因为损失了一点皮肤组织甚至是肌肉,只能来一次狠的——缝合。

  战争肯定有伤亡,出发之前,随军的那一点军医,他们带了不少医疗用品。缴获的德军歪了手术的工具悉数用上,卫生棉线投入使用。

  杨明志此时是无可奈何的,他看到老婆在给自己扎吗啡,一开始难以接受。“这个东西是毒品,会令人上瘾,我可不想成瘾君子。”

  杨桃难以听懂这些话,还是好心劝说:“咱们的伤兵都是用这个,大家感觉不到过分的痛苦,我才好便于开展治疗。”

  杨明志只好点点头认命了,他可知道吗啡是什么东西,如果再次提纯,可就是恐怖的可咔因。这个时代的人们还不知道这东西的剧烈副作用,只是知道这个东西是止痛神器!

  杨明志闭着眼睛,自己仿佛砧板上的鱼肉,认老婆处理。其实有她在真的是一种幸运,如果她是那个时代的少女,学医做医生似乎也有天赋。

  “好了,最后我给你缠上纱布。哥,以后你不要再像突击队员那样冲了,你可是长官。你要是真的出事了,咱们两千人的安危怎么办。”

  杨明志睁开眼睛,此刻自己眼前是各位营长,还有政委耶莲京娜。这些家伙们身上都有大大小小的擦伤,甚至给自己治疗的老婆也是,她的衣服破损了很多。

  其实杨桃给丈夫说了一堆关切的话,自己身上的伤却闭口不谈。除了肢体的擦伤,还被那个爆炸震落的砖头砸到右臂,给丈夫注射也是强忍着淤青的痛苦。

  杨明志的伤口被很好的包扎,老婆还用麻布捆扎了个蝴蝶结。现在杨明志弄清楚了部队的伤亡情况,结果有得有失。

  “我们的伤兵有197人,他们都是伤到四肢,所以才能坚持到现在。”

  “居然这么多人!那么阵亡呢?”杨明志严肃的问道。

  这并不是杨桃能回答的,耶莲京娜马上说出真实的情况。“就目前初步统计的结果,部队没有跟过来的人,可以认定全部阵亡,他们有近六百人,我们损失很大。但此战我们解救了战俘,跟随我们成功撤退的有三百人,他们已经是咱们的新战友。”

  听到这儿,杨明志长舒一口气。“还好,还好。咱们损失很大,收获确是意想不到。咱们如同利剑般,刺杀了敌人707师的心脏,击毙了敌人恶贯满盈的师长,更是消灭了敌人上千人。战损比咱们更占优势。”

  “对的,这确实是一次胜仗。”营长拉夫连季说道,“我们营损失了损失一百多人,几乎杀光了敌人左翼军营的敌军。战士们牺牲了,他们牺牲的值。”

  杨明志看着他,犹豫了一阵,不由的微笑道:“胜的悲壮,败的惨烈。我们终究还是胜利了,虽然我的计划并不是这样。”

  按照杨明志的命令,部队休息两个小时。派出侦察部队在营地外围警戒,随时准备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