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金枝> 第515章 两宫相争
  德妃如此果断直接的下令,让在场之人都愣了愣。

  侍女双手接过玉雕芙蓉,向站在第一排的薛晚晴走去。

  五皇子神色淡淡的,六皇子皱了皱眉,一直低着头的二皇子抬起头,脚步都不自觉地向前迈出了一步。

  这时候贤妃开口:“等等,”

  德妃挑眉看向贤妃。

  贤妃笑了笑,从自己面前的托盘里挑出了一朵玉雕蔷薇拿在手里道:“本宫以为薛家丫头更适合这朵玉蔷薇。”

  贤妃的侍女会意,立即接过玉蔷薇,快步走到了薛晚晴面前。

  殿中的视线又聚集在了薛晚晴身上。

  德妃和贤妃的侍女,一个捧着玉芙蓉,一个捧着玉蔷薇站在了薛晚晴前面。

  薛晚晴看着递到自己眼前的两朵花,没有动。

  德妃冷笑道:“贤妃姐姐这是故意找茬儿吗?”

  贤妃没有理会德妃,转头看向皇后道:“皇后娘娘,臣妾与德妃妹妹心有灵犀,也看中了薛家的姑娘,这可如何是好?”

  皇后看了看不动声色的贤妃,又看了看强忍着怒火的德妃,知道这两位今日定是要杠起来了,她也很头疼。

  德妃道:“贤妃姐姐这就没道理了,五殿下比六殿下年长,自然是该五殿下先选。”

  贤妃却笑道:“按排行算,不是该二殿下先选吗?”

  二皇子倒是想先挑,他心里急得不行,哪里还记得和贺林晚的什么约定,就想不管不顾站出去,薛晚晴却像是心有所感,众目癸癸之下她没有往二皇子那边看一眼,只是手轻轻地抚过自己腰间佩戴的荷包。

  原本焦躁的二皇子看到她的动作顿了顿,怔怔地看着垂在薛晚晴腰间的那只天青色绣兰花的荷包,心里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二皇子自然认得这只荷包,荷包里面装着的不是什么贵重之物,是他亲手装进去的几颗饴糖。薛晚晴有时候有头晕的症状,他请教过大夫,说是这种病症无法根治,不过发病的时候食一颗饴糖症状能减轻不少。他知道薛晚晴有些挑嘴,又不爱吃甜的,这饴糖还是他自己找方子特制的。怕薛晚晴不肯收,为了给她他还费了点心机。

  二皇子以为薛晚晴早就将荷包扔了,没想到她却随身带着,还在今日这样的时候带来了文贞殿。

  贺林晚见二皇子终于冷静下来,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上边德妃和贤妃还在争,谁也不肯退让一步,皇后觉得不能让她们这么吵下去了,只有打圆场道:“今日殿中这么多优秀的女子,你们也不必只盯着一人。”

  德妃冷哼一声,也不跟贤妃吵了,她看向薛晚晴道:“薛家丫头,你自己选吧,你面前的玉芙蓉和玉蔷薇你选一朵。”

  德妃心里觉得,薛行衣比较倾向于五皇子,若是让薛晚晴自己选,定然也是倾向五皇子的。

  贤妃皱了皱眉,想说这于礼不合。

  受众人瞩目的薛晚晴却上前一步,向上首行了一礼,垂眸道:“多谢两位娘娘厚爱,臣女不胜惶恐。太祖皇帝曾立下宫规,皇室子弟择正妻当以贤德安顺为要,薛晚晴今日却因自身之故让两宫主位生了龃龉,既不贤德,也不安顺,实不堪为李家妇。臣女自知有罪,恳请皇后娘娘免去臣女秀女资格,去寺庙戴罪修行。”

  薛晚晴说完之后就跪在了地上。

  在场之人都愣住了。

  秀女们原本看着德妃和贤妃都在争薛晚晴,心里不由得羡慕嫉妒,现在见薛晚晴居然自毁前程,她们怎么能不暗自窃喜。

  贺林晚见薛晚晴做出这种决定却并不意外,她早就料到薛晚晴不会乖乖嫁给五皇子和六皇子中的任何一个,这时候选择去寺庙修行到是个不错的办法。

  皇后却不忍一个妙龄少女在寺庙里荒废青春,“这也不是你的错,你先起来。”

  薛晚晴摇了摇头,不肯起身,“薛晚晴不敢让娘娘们为难。”

  贤妃和德妃互不相让,事情无法收场,皇后确实很为难,但让薛晚晴一个无辜的女子为此事受罪她也于心不忍。

  德妃的脸色不好看,薛晚晴宁愿去出家也不站在她这一边,在她看来简直不识抬举,她被当众驳了面子,心里对薛晚晴的执着也淡了。

  德妃道:“既然你想出家,那便去吧。”

  贤妃看了薛晚晴一眼没说话,也没帮她求情。

  皇后于心不忍,看向相对好说话的贤妃道:“免去她秀女身份,放她出宫便是了。”

  薛晚晴叩首恳求道:“请皇后娘娘成全,是薛晚晴自知有罪想要戴罪修行,与两位娘娘无关。”

  贤妃笑了笑,对皇后说:“我听说薛家这丫头自幼就醉心佛学,她既然志向如此,便由着她吧。毕竟……这皇家的脸面也不是谁都能下的。”

  薛晚晴虽然看着是为了避免两宫相争才自请出家,但是拒绝了贤妃和德妃确实也是拂了皇家的颜面。

  薛晚晴像是打定了注意,再次叩首恳求,“请皇后娘娘成全。”

  皇后看了看薛晚晴,叹了一口气,“罢了,你先下去吧,出家之事等殿选之后本宫再下旨。”

  皇后想着德妃和贤妃现在怕是都在气头上,让薛晚晴先避开着点。

  薛晚晴谢过了皇后,起身走出了文贞殿。

  二皇子看着薛晚晴的背影,眼睛悄悄红了。

  皇后看了看德妃和贤妃,为了避免之前的事情再发生,这回她态度稍微有些强硬地说:“贤妃年长,还是贤妃先选吧,等会儿选侧妃的时候再让德妃先选。”

  德妃虽然心里不悦,不过想了想她只冷冷地笑道:“那就让贤妃姐姐先挑好了,免得我看中了哪一个她又来跟我抢,害得人家小姑娘又得出家,那可真是罪过。”

  这是把薛晚晴出家的事情全算在了贤妃头上了。

  贤妃向来稳重,闻言也不跟德妃正面呛声,她笑了笑:“多谢皇后娘娘。”

  然后贤妃看向了六皇子,笑容慈爱地说:“刚刚是母妃非要挑薛家姑娘,可惜皇儿与她无缘分。这回母妃也不擅做主张,皇儿你自己来选正妃吧,毕竟今后的日子还得是你们自己过。”

  贤妃这话说得漂亮,德妃却沉了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