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青果23

  ??“不用了!”

  我紧盯着他,催促说,“你快回家吧!”

  苏琪点点头,似乎仍旧想要说什么,我忽然有点害怕他开口,会是让我觉得尴尬的话,赶紧用话堵住了他,“路上小心。”

  “有手机吗?”他忽然问。

  我摇了摇头,拧眉,“你问我手机做什么?”

  手机,对于中学时代的我们而言,是个奢侈品,通常带着手机到学校的,都是家中殷富的,要不就是到了高中,才会配备一部。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

  苏琪也没再执着,潇洒地挥了挥手,离开了。

  我转过身想要上楼,却看见楼下的一方小石凳上,路灯下,投落一道修长的身影。

  我定睛一看,却是惊了一下。

  “冬宇……”

  他也不知在那儿坐了多久,等了多久,方才苏琪送我回来,他应该也看到了,我忽然有些心虚起来。

  冬宇缓缓地站起身,向我走了过来,眉眼间,有几分生气和愠意,他低头看着我,又看了一眼我抱在怀里的书包,沉声问,“这么晚才回来,去哪儿了?”

  “我……”

  我左顾言他,欲言又止,想了半天,扯了个谎,“我去同学家补习了!”

  “同学?”

  冬宇一脸深沉,“所以呢,为什么和苏琪在一起?”

  “啊?”

  我更是心慌意乱,“哥,你都看见了啊……”

  我平常,总是直呼他的名字,唯有在犯错时,惹他生气了,我才小心翼翼地叫他一声哥。

  “你知不知道?”

  冬宇忽然道,“你说谎的时候,眼睛总不敢看我。”

  我低下头,有些尴尬。“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我……我只是怕你担心而已……”

  我承认,我确实不会说谎,我人生中,最圆满的谎言,就是曾有那么一天,哭着对他说,冬宇,我不爱你了,我放手了。

  冬宇也不忍心多怪责我,我知道,只要我露出这样的表情,他一定不会再追究了。

  “你既然知道我会担心,那么,下次不要再那么晚回家。”

  他低头,目光忽然落在我的膝盖上,眼中浮现一丝心疼,立即蹲下身来,指尖触上淤青的地方,好看的眉蹙在一起,“怎么回事?”

  “摔的。”

  他抬眸,“摔的?怎么摔的?”

  我说,“走路不小心……被石头绊的……”

  冬宇被我气得哭笑不得,手指狠狠地戳了一下我的脑门,“走路都能摔跤?眼睛长头顶了?”

  我见他这么说,知道他这是不忍心生我气了,谄媚一笑,抱住他手臂,就往他怀里钻,“哥,我错了嘛……”

  冬宇顺势拥住我,语气显得无奈,不忍多说什么,只淡淡地道,“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

  联系不到我,我又没有手机,他这才守在楼下,候着我。

  我嗫嚅说,“下次不敢了。”

  “还有下次?”

  “没了没了!没下次了。”

  “记住了!不准晚回家!”

  他顺手从我手中拿过书包,那么沉重的书包,他拿在手里,轻松的很,健美的手臂肌肉,有力地凸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