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青果22

  ??“不痛怎么长记性?更重要的是,胆子要大,不要害怕,你这样小步小步地扶着栏杆走,是永远也学不会的!”

  说着,他朝着我伸出手,“来,把手给我!”

  我警惕地看着他,“你干嘛?”

  “手给我。”

  我犹豫了好几秒,这才怯怯地伸出手去,他一把握住我的手,将我拉到了跟前,我摇摇晃晃地被他拉过去,身子僵硬得一动也不敢动。

  “放松点!”

  他看着我,直发笑,“平时看你挺凶的,一副你最大,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上了轮滑鞋,胆子就这么小了?”

  我冷哼了几声,没说话。

  他便面对着我,一边牵着我的手,一边倒着后滑。

  我看得目瞪口呆,眼睛都发直了。

  “你倒着溜,不会摔吗?”

  “当然不会了!”他得意洋洋,似乎难得有东西拿得出手。“我是不是很厉害?”

  我全部注意都放在了脚下,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拖板车一样,被他拖着前行。

  “你可以试着在保持平衡的前提下,动一动脚下。”

  我摇头摇得像破浪鼓。

  苏琪道,“你别怕摔,即便是摔跤,还有我陪着你呢。”

  他这么说着,我的胆子这才稍微见长了一些,由他牵着手,竟也能蹒跚前行,稍微摸到了一些诀窍,到最后,竟也能在他的带领下,稍微平顺地滑行了。

  不过,学会溜冰的代价还是很昂贵的!

  我一双膝盖,摔出了一片片的淤青。

  走出溜冰场的时候,我一走路,就感觉膝盖好像摔裂了一样,疼得龇牙咧嘴的。

  苏琪问我,“要紧吗?很痛吗?”

  说着,他就要蹲下身来看看情况,我立即避了开,然后心虚地说,“没什么事了!不早了,你送我回家吧!”

  苏琪这才笑了笑,盯着我的脸看了半天,忽然说:“原来你也会害羞呀?”

  “什么意思!?”

  “没什么!”

  苏琪示意了一眼,“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我不情不愿地坐在了后座上,他起步有些不稳,我顿时紧张地捏住了他的衣角。

  他说,“如果害怕的话,可以搂住我。”

  “我才不要!”

  苏琪哼了哼,不以为然地说,“有多少女生想要坐在我的后座上,都没有这样的机会!”

  “我又不稀罕!”

  “好好,大小姐!是我求你坐我车的。”

  苏琪骑得快了一些,自行车在夜路上飞快,我盯着脚下的车轮,转得飞快。

  微风轻轻地扬起他的衣角,我看见月光和灯影交织洒落在他的身上,他的背影为我挡住了萧瑟的晚风,我竟不觉得那么冷了。

  到楼下的时候,我开始紧张不安起来,还是头一次这么晚回家,也不知回家该如何交待!

  苏琪将书包塞进了我的怀里,说,“作业都做好了!回家自己记得擦掉重写。”

  “准确率怎么样?不会全错的吧?”

  “开玩笑,初中的作业,都很简单,随便涂涂就行。”

  苏琪说着,看了看我,又问,“要我送上楼吗?”

  “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