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青果12

  ?那时间,心头很快涌上莫大的安全感。

  我走到他床边,轻轻地蹲了下来,就这么静静地趴在床边,看着他,心里便觉得莫大的平静。

  可是,我也就只敢这么趴着,我不敢上床,怕惊动了他。

  也不知这么坚持了多久,直到午夜,冬宇被窗外的野猫叫声惊醒。

  翻了个身,似乎听到了我清浅的呼吸声,一下子睁开眼睛,看见了我。

  “你……”

  他有些惊讶,“你怎么不在自己房间里?”

  我一听,委屈地眼泪巴巴,哭哭啼啼说,“我房间里有鬼……我害怕……”

  冬宇怔了怔。

  月光洒进窗台,我清楚地望见他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

  “傻瓜,哪儿来的鬼?”

  “我害怕嘛!我总感觉床底下有鬼,窗外也有鬼,门外也有鬼,就像无数双眼睛盯着我,在看我一样!”

  冬宇被我夸张的形容弄得哭笑不得。

  可是,他自然知道,和我辩论这些鬼神之事,也是浪费唇舌。

  于是,我就看见他笑了笑,随即腾开了一块地方。

  我愣了一下。

  他见我还愣着,玩味地问,“你想在这蹲一个晚上吗?”

  “当然不想了……”

  他用手轻轻地拍了拍空出来的位置,显得几分无奈,“上来睡吧。”

  我有些担心,竟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要是早上妈妈喊你起床,见到我和你睡在一张床上,一定又要骂我了。”

  冬宇不以为然,“你这么调皮,被骂的还少么?”

  我一听,也觉得也道理,于是,身手利索得爬上了床。

  冬宇为我盖好了被子,嗔怪说,“妈妈说的也不错,我们都长大了,不能睡同一张床了。”

  “为什么?”我觉得不解,“像从前那样不好吗?”

  我回过头,却看见他的脸色怪怪的,他似乎有些回避,只是淡淡地说,“明天早上我早点叫醒你,趁他们没起,你回自己房间。”

  “那……以后呢?”

  我笑得特别坏,“以后也像今天这样,我偷偷跑到你房间来,和你一起睡,然后早上再回自己房间。”

  “早点睡吧。”他仍旧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脑袋,便拥着我睡了。

  我一抬眸,便看见他紧闭的眼睛。

  长长的睫毛,安静的闭着,又黑又浓密。

  我也抱住了他,整个晚上,都睡得无比踏实。

  然而到了早上,起床的痛苦便来了。

  冬宇将我叫醒之后,赶我回房间,我不情不愿地起来,感觉我就像铁做的,床是磁铁做的。

  冬宇催得急了,一边犯着嘀咕,一边摸索着回了房间。

  到了早上,天已经微亮,我自然也不忌惮那些牛鬼蛇神,倒在床上,睡得香呼呼的。

  从那以后,晚上的时候,当爸爸妈妈都睡下之后,冬宇就会到我房间里。

  两个人依旧像年少时那样,在一张床上,和一床被子,相拥而眠。

  这样的局面,直到我上了初中之后,身体开始进入发育期,我也懂得什么叫男女有别开始,画下了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