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245 病情发作

  护士赶来,给她推了一剂镇定剂,云娜睡过去后,云业程才想起云诗诗,打算来与她商量商量,眼下该怎么办!

  可佑佑还能看不出他们的心思?

  如今云娜面临着容貌不保的危机,自然是要筹钱做整容手术了。尤其是李琴,是恨不得将他妈咪榨干为止才善罢甘休么?

  以往一直喊着“小贱人”,现在亲女儿出了事,恬不知耻地上门来扯什么“一家人”,他都觉得虚伪。

  以前喊她一声“外婆”,喊云业程一声“外公”,那是看在妈咪的面子上。

  如今六年前的事情真相大白,他不会再念情了。

  “佑佑,你怎么这么对你外公说话!?小小年纪怎么这么不懂礼貌的!”李琴厉声训斥了一句。

  “外公?呵呵,我可不承认,我有外公。”佑佑把玩着手中的戒指,气定神闲地道,“他要是我外公,就知道这些年妈咪过的有多苦。还有你,李琴,我以前叫你一声外婆,你对我置之不理。这六年来,你对我和妈咪不闻不问,那个时候,你怎么就没想到她是你的女儿,我是你的外孙?如今你们有难,你拿出那所谓亲情的一套,抱歉,晚了!”

  云业程身子一阵僵硬,脸上青红难分,这些年他作为一个父亲不算尽到责任,对于这个女儿,他自认为是亏欠的。

  可佑佑对他的态度反差实在太大,他弄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了。

  李琴心中不爽,也没了耐性,道:“话也不能这么说!云家待她哪点儿不好?即便冷落了她,也不过是小矛盾,血浓于水,你外公再怎么样也好歹是你亲外公不是?”

  “呵呵!”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佑佑忽然讥诮地轻笑了一声,冷冷道,“血浓于水?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妈咪不是你们亲生的?”

  云业程面色一怔。

  他怎么知道的?

  关于云诗诗是养女的这一身份,从来都没有人和他提起过,他一个小孩子,从哪里知道的?

  难道是……

  不可能,对于诗诗这个女儿,他一向甚为了解。

  对于他,她一直都当做亲生父亲来对待的,这个女儿一直都很孝顺。

  “好啊!你既然都知道,你妈妈不是我们亲生的,这份养育之恩,难道不该由你们来偿还吗?!”李琴努力,指着他便毫不客气地控诉,仿佛忘却了,在她面前的,不过是个六岁的孩子。

  “偿还?!”佑佑忽的冷然起身,从书房里拿出一叠厚厚的资料,面无表情地摔在了云业程的身上,口吻冷漠如冰。

  “我妈咪六年前帮过云家一次。李琴,你当我妈咪是什么?即便你们想作践她,我云天佑,也不会准!”

  转过身,他冷笑道:“同时云先生,好心奉劝你跟你的夫人,牢牢的闭上你们的嘴,别去我妈咪那里说三道四。关于今天的事不准向任何人提起。”

  李琴气道:“你,你怎么说话……”

  “滚!”佑佑忽然一指门口,冷冷道,“滚!”

  云业程掉转头就走了。李琴见此,也连忙跟了上去。

  佑佑脸色寒冷,一想到六年前,妈咪为了云家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就心疼得快要窒息了。

  心真的好疼,犹如锥心刺一般。

  佑佑扶着沙发,一手紧紧地捂住心口,猛地一揪,只觉得有些难以呼吸了。

  窒息……真的是窒息的感觉。

  “呼……呼……哈呼……”

  冷汗在额头渗出,佑佑身体僵硬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呼吸却越来越急促了。他捂着心口,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什么堵成了一团,又闷又痛,甚至快要无法呼吸。

  “哈呼……呼……呼……”

  佑佑痛苦地在沙发上蜷成一团,紧捂着胸口的五指狰狞地揪着衣襟,眉心扭曲,整张脸因为痛苦而苍白无色,豆大的冷汗不止地从脸上淌下,滴落在沙发上。

  “呼……呼……”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佑佑望向铃声传来的方向,捂着胸口从沙发上勉强跪坐了起来,缓缓的,几乎是一步一步地挪动着,一只脚尖方才点地,脚下便一阵瘫软,身子一个晃荡,便从沙发跌到了地上。

  呼吸……快无法呼吸了……

  他艰难地挪到桌子前,铃声却已断了。

  他手颤抖着握起手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不过两秒时间,电话便被接通,传来李翰林平静的声音。“云总?”

  “李……理事,救我……”

  啪——

  话音未落,手机掉落在地上。

  云天佑再也支撑不住,面色发白得倒在了地上,唇角抽搐了一下,竟不省人事了。

  手机里,传来李翰林焦急的声音。

  “佑……佑佑?!云天佑?……坚持住,我马上来!”

  ……

  坐在回医院的车上,云业程双手颤抖地打开资料,静静地一页一页浏览,脸色愈发凝重,逐渐变得铁青。

  李琴坐在一边,看的心惊胆战,几次想探头,然而车里光线有点儿昏暗,她视力不好,因此也看不清究竟是什么,于是开口问道:“老公,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别跟我说话!”云业程忽然愤怒地打断了话,随即无比沉重的凝起眉头,脑袋仰靠在椅背上,“别和我说话,李琴,你别和我说话!!”

  他竟怎么也没想到,六年前女儿之所以选择代孕,竟是……他的妻子私底下唆使的!

  //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