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东京绅士物语> 第八百五十九章 暴风雨中的偶遇

东京绅士物语 第八百五十九章 暴风雨中的偶遇

  “呼……这样的话,应该就差不多了……”

  终于将最初的创意写下来之后,时间已经几近夕阳。

  虽然手上的工作,大部分都已经完成了,但此刻的森夏,却没有想要停手的意思。

  难得灵感上来了,森夏准备继续写一写之前的脚本。

  今天晚上,雪乃要去温泉山庄那边为女仆们准备装备,所以不会回家,森夏就算晚一些回去,也没有问题。

  虽然森夏很想吐槽为什么女仆的装备还需要专门整理,但是一想到自家的情况,森夏觉得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为什么女仆装还要准备防弹背心?为什么还需要战术匕首?”

  一想到自己看到的那份清单,森夏就不由得有一种想要吐槽的感觉。

  这究竟是哪个战乱世界来的女仆啊!为什么还需要这种在闻名世界上完全用不到,而且也完全不靠谱的技能啊!

  森夏甩了甩脑袋。

  这个时候如果再去思考这种无用的东西,森夏害怕自己原本产生的灵感也会因此消退。

  家里面的那些事情,森夏一想到就感觉一阵无力,这种事情,果断还是不要去想比较好,不然的话,总感觉会头疼。

  “唔,话说回来,今天好像都没人呢……”

  因为网络延迟的关系,莉莉在VR战士PK的时候,连续扑街了三把,她一怒之家把DC给踹翻了,现在已经和礼奈一起拿DC去修了。至于朝颜的话,她说要去拿一点东西,所以今天并没有来参加社团活动。

  “嘛,也差不多了呢。”马上就是完全放学时间了,森夏决定换个地方,继续工作。

  六月的天气很不错,再加上之前几日都下过雨的关系,所以空气很是清新。

  走在街道上,这种清新的感觉,的确是让人精神一震。

  “唔……”舒适的风、舒适的空气、舒适的夕阳。

  整个人都浸润在这天气之中,这果然是很不错呢。

  在离开了学校之后,森夏便朝着上次自己去过的那家咖啡厅而去。别说,那家咖啡厅的披萨,味道还真不错。

  坐在了咖啡厅之中,森夏并没有急着打开自己的笔记本,而是准备先解决自己的晚餐。

  等餐的时候,森夏顺手拿出了田中芳树的《亚尔斯兰战记》开始看了起来。

  在日本作家里面,森夏观感比较好的作者,大概就是田中芳树了,因为三观类似或者一致而喜欢一个作者,森夏觉得这并没有什么。

  当然,森夏并不是说一定要追着看或者怎么样,对于田中芳树以及他的作品,森夏只是略有好感和兴趣而已,只不过上次和朝颜的谈话,让森夏不由得就想到了自己上次提及的田中芳树,所以在离开部室的时候,森夏顺手就拿出了田中芳树的书。

  然而,还没有等时间过去多久,森夏就停下了。

  并不是因为晚餐到了,而是因为天气开始变化了。

  雨季的气候总是多变的,这时候,天边的夕阳,已经渐渐的被乌云所笼罩,厚厚的云层,让夏夜提前降临了。

  “唔,反正和上次一样,过不了多久就会停吧。”

  森夏嘀咕了一声。

  这样的暴风骤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只不过,晦暗的天色,总是让人感觉有些沉闷的。

  披萨和橙汁很快就来了。

  轻轻的抿了一口冰凉的橙汁,那冰凉的液体,便从森夏的口腔一直流入到了森夏的喉头、食道,最后进入了胃里,舒缓着夏日给人带来的不适。

  倾盆大雨开始落下来了。

  豆大的雨滴,拍打着咖啡厅的玻璃窗,发出着一阵清脆的声音。

  “好大的雨呢。”

  森夏打了个哈欠。

  这场雨来势汹汹,但是隔着窗子,看着这场风暴,这种笑看风雨的感觉,却非常有趣。

  能够看到这样的风景,感觉很棒呢。

  下意识的,森夏又朝着街道的对面那边看去。

  上一次森夏匆匆离开咖啡厅,就是因为自己正好在对面看到朝颜被一群男子带到可疑的小巷子里面去。

  只不过后来森夏在发现,自己那都是幻觉。

  “啊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森夏却发现,就在自己之前所看到的那个地方,竟然见到了一个人影。

  在暴风骤雨之中,一个少女正撑着一把小雨伞,然后手上搬着一个大箱子,正在雨中行走着。

  ——是朝比奈朝颜。

  森夏几乎立刻就发现对面那人究竟是谁了。

  森夏揉了揉眼睛,然后看向了外面。

  在风雨中的朝颜,是那样的娇小。

  错不了的,这一次不是自己的幻觉。

  “……”森夏低头看了一眼还没开动的比萨,然后摇摇头,然后小跑着离开了咖啡厅。

  “朝颜!”

  撑着伞,森夏顶着风雨走到了对方的面前。

  “——森夏君?!”

  在走近了之后,森夏才发现,朝颜不仅仅手上拿着一个大箱子,箱子上面还有一沓书籍,这些书籍用牛皮纸包着,但很显然,这些牛皮纸似乎挡不了这些风雨。

  朝颜之所以走得这么慢,就是因为想要在风雨中提着这么多东西,十分的艰难,就连散也只能架在肩膀上,然后用脖子夹着。

  但是这也已经是极限了,在森夏跑过来的时候,一阵大风,已经将这把伞给吹折了,如果不是因为森夏的话,朝颜大概要被雨淋透了吧。

  “我来帮你吧!”

  森夏二话不说,便将朝颜手上的箱子拿了过去。

  箱子比森夏想象得还重,难以想象,朝颜竟然能够搬着这么沉重的箱子在雨中前进。

  “森夏君——”朝颜有些惊讶,然后领着森夏到了旁边一处地方避雨,只不过虽然有一个小棚子,但是过于巨大的暴雨,让这一点点遮挡完全没有办法起作用。

  “森夏君,你怎么在这儿?”朝颜衣服上一大片都已经湿了,看得出来,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啊,因为我正在在隔壁呢。”森夏轻笑着,“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些东西不能被水淋湿吧?”

  森夏注意到,朝颜虽说身上湿了很多,但是箱子和书籍,都被朝颜尽可能护住了。

  “啊——那个,箱子我来吧,很重的。”朝颜看着搬着箱子的森夏,有些不好意思,她一把又从森夏手上把箱子拿了过来,“如果森夏君你想帮忙的话,帮我拿着这些书就好了。”

  这些书应该是朝颜今天去买的,通过有些破损的牛皮纸,森夏看到了里面的那些书籍,很显然,这些都是新书。

  森夏顿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随后,他将外衣脱了下来,然后将那些书全部都那在了手上,并用校服的外套包裹住。

  见到森夏的动作,朝颜的眼神动了一下,随后她说道:“那我们现在快一点吧!”

  说完之后,两人便朝着朝颜家的方向小跑了过去,没有了多余的东西作为阻碍,稍微跑动一下,也不是问题。

  两人就这样挤在伞下,然后朝着目的地而去。

  还好,这段路程并不是很远,所以没有十分钟的时间,两人便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但即便如此,森夏和朝颜的身上,也都差不多湿透了。

  “呼,得救了。”进入了公寓之后,朝颜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向了森夏,“森夏君,真是谢谢你了呢。”

  “啊,没关系,如果刚刚放着不管的话,我自己也受不了吧。”

  森夏微笑着。

  “森夏君请坐一下吧,现在这么大的雨,就算是带着伞,也没有办法回家吧。”朝颜看了一眼外面的环境,今天的雨很大,比昨天的还大。

  “啊,好吧,反正这雨很快就会停了呢。”

  昨天的时候,雨也是很快就停下了。

  “稍等。”

  朝颜将东西放在了地上,然后拿出了一条毛巾递给森夏。

  毛巾是白色的,上面有一股单单的香味,很好闻。

  “森夏君,稍微擦一下吧,这样容易感冒。”

  毕竟,森夏的身上都已经湿透了。

  就在刚才的时候,森夏为了防止朝颜被雨浸湿,所以伞大部分都是倾斜在了朝颜的那边,这样的结果,就是导致自己这里湿透了。

  “啊,谢谢。”接过毛巾,森夏将身上擦拭了一下,不过无论是衬衫还是里面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所以森夏依然感觉到很不舒服。

  不过难得这是朝颜的一番心意,所以森夏也没有说什么。

  “森夏君,你这么湿透了,真的没有问题么?”但是朝颜看到森夏的这个模样,却是有些担心的样子。

  不仅仅是上半身,森夏的两个裤腿也都已经湿透了。

  外面的雨很大,即便现在两人进了屋,也能够听到那呜呜的风声。

  “啊,没事,”森夏轻笑着,“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说起来,森夏也曾经送过丽华回家,那也是在雨天之中。

  听到森夏的话,朝颜先是一愣,随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森夏君你对每个女孩子都是这样的么?”

  “诶?你怎么知道是女孩?”刚刚说完,森夏就感觉不对了,这话好容易引起误会,他尴尬的说道,“才不是那么回事啦!我只是不忍心看到你们女孩子被狂风暴雨摧残而已啦!”

  刚刚的朝颜,大概是把自己当成了是什么花心大萝卜之类的吧。

  天地良心,森夏从来没有做过诚哥做的事情,他对于感情什么的,那绝对是很认真的,就算是喜欢好几个女孩子,森夏也敢打赌说,自己的心的真诚的。

  吾心吾行澄如明镜,所作所为皆为正义!

  朝颜一愣,然后轻笑了一下:“嘛,不过其实我也不讨厌森夏君你这种类型呢。”

  说完之后,朝颜又说道:“好啦,森夏君,你要不然先去洗个澡吧,这样很容易生病的呢。”

  森夏摇摇头,然后看着朝颜:“朝颜你才应该稍微去清洗一下吧。”

  森夏注意到,对方的衣服已经湿透,衣服完全贴在了身上。

  听到森夏的话,朝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然后有些脸红。

  “啊……稍等。”

  她说完之后,便走到了卫生间,然后将自己的身子擦干,而森夏则又擦了擦身子,但衣服有些湿漉漉的,还是很难受。

  “森夏君,不如你去洗个澡吧,你的衣服我拿烘干机烘干一些就好了。”就在这个时候,擦干身体的朝颜,已经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来,她这个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很是清爽的模样。

  朝颜说着便走到了森夏的身边,然后关心的看着森夏:“这样下去,一定会感冒的呢。”

  的确有些冷呢,而且,从这边回家的话,也需要一点时间,更重要的是,自己现在湿漉漉的走到朝颜的家里,肯定会弄脏地板吧。

  “那就打扰了。”森夏并没有逞强。

  “嗨。”

  听到森夏这边同意之后,朝颜也微笑了起来:“等一下请把你的衣服放在更衣室,我回去拿。”

  “好的。”

  朝颜家的浴室并不算很大,从浴室进去之后,是一个小小的更衣室,这也是很经典的日式建筑,就某东方大国,甚至在世界上很多的国家,都很少会专门设置一个洗澡的更衣室。

  将衣服脱下后,森夏将其放在了篮子里面。

  森夏注意到,在旁边的篮子里面,放着朝颜刚刚脱下的衣服,还有蓝色的……咳咳。

  好吧,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森夏,对此表示,自己看多了。

  脱下衣服之后,森夏便进入了浴室。

  浴室也同样很小,但是也很干净,在浴室的一边还有一个浴盆。

  不过森夏只打算把身上冲干净就好,所以他并没有管别的,而是直接打开了热水。

  “森夏君,你的衣服我先拿走了哟。”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朝颜的声音。

  “嗨。”

  森夏点了点头。

  然而,才没有过多久,森夏又听到了门外的声音。

  “抱歉,森夏君。烘干机……好像坏了。”

  ……

  今日份节操。

  吾心吾行澄如明镜,所作所为皆为正义,出自JOJO第七部飙马野郎,大总统的话

  2017真心是型月年啊,FE出动画了,FA出动画了,依莉雅剧场版,FSN还有剧场版,这是拯救业界靠型月的节奏么……

  五单2师酱,贞德宝具喜+1,出了个大公,C子3宝具,4个2030,2个宝石翁,一个黑杯,一个白杯,一个五星士郎,此外,师酱已经90级满芙芙。

  但为啥抽完之后,内心那么空虚呢……

  突然发现自己氪了好多,都快变成氪金废人了,泪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