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第九百五十七章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第九百五十七章

  张尧看到拉麦震惊的表情,美丽的脸上满是不解和为难,这让张尧咬紧了牙关,即使做出那些事情的时候就知道会变成这样的状况,也有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可真到这种时候还是会觉得难受。

  原本紧张的战斗气氛似乎随着这一幕松弛了下来,亚伯拉罕向前走了两步,那脸上的刻意完全不带掩藏。

  “你们两人这是怎么了?难道又闹矛盾了?”

  那语气,那神态,一如当初两人初到这世界时遇见的那个和蔼老爷子,只是那眼中一闪而过的锋芒似乎已经不打算掩藏了。

  “以前我就说过,你们俩自那格格太过相似,都是那么固执,还都喜欢把事情憋在心里,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出现矛盾。”

  是啊,就算是毒蛇口中吐出的毒液,也能在关键时刻救命,张尧真后悔那时候真应该听一听这毒蛇的话,那样一来拉麦就不会被逼走,也不会有接下来这些事情。

  可是已经晚了,无论有多遗憾有多后悔,那都不是现在该干的事情,等到把这一切了结之后,不管是要把后悔带进坟墓,还是对着牢房里肮脏的墙壁忏悔一辈子,都有的是机会,所以现在……。

  张尧转过身,用左手挡开亚伯拉罕刺向自己的手刀,接触到黑泥的盔甲部分脱落替换,握在右手中的长剑用力刺出。锋利的剑尖刺破了亚伯拉罕那被黑泥包裹住的腹部,撕裂了肌肉,贯穿了身体中用来代替内脏的核心。

  仅仅是这样,还无法保证确实杀死这个放弃人类身份的怪物,张尧的左手盖在亚伯拉罕脸上,遮住了那双因为憎恨和痛苦而高高凸起的眼睛,他将脸凑到亚伯拉罕耳边,低声说到。

  “从很早以前我就讨厌你说这些大道理,狗屁不通还烦人,你以为自己什么东西?”

  说完,右手用力往上掀,剑刃顺着原本的伤口一点点向上,慢慢将亚伯拉罕的身体剖开,当经过胸口时,怪物终于连站立都无法保证了,两腿一软向下倒去,可张尧还不放心,他顺势向前一推,连带着将亚伯拉罕推倒在地。

  亚伯拉罕的伤口中没有一滴鲜血流出,这是当然的,在接受了神力之后他的身体就被重铸过,早就不是人类那脆肉的血肉之躯。

  可那又如何?以神力重铸的身体依旧像条死狗一样倒在地上苟延残喘,眼睁睁看着脆弱的人类在他头顶将手中长剑高高举起。

  “其实吧,抛开那些狗屁一样的大道理不说,我还是挺佩服你的,敢想敢做,主要是还有做成这些的运气和能力。我甚至怀疑,要是真让你成功了,这个世界至少是人类的世界可能真会变得更好,那些神灵也好怪物也好,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欺负我们这些人类。”

  张尧将剑尖对准亚伯拉罕的头颅,毕竟他也从一开始就对露希娅那群怪物保持着危机意识,挺能理解亚伯拉罕的想法。

  “那么你应该——”

  “呵。”

  亚伯拉罕接下来的话被张尧的笑声打断了,他朝着亚伯拉罕咧嘴一笑。

  “但这干我屁事?”

  在这样的话语中,张尧将手中长剑狠狠刺下,长剑从脆弱的眼窝插进,从内部刺穿了坚硬的头骨,亚伯拉罕痛苦地挣扎起来,想要将剑从自己头颅中拔出去,可贯穿头颅的伤害使得他的身体开始失调,无论怎么胡乱挥舞双手,始终也触碰不到张尧手中的长剑。

  最终,那双手还是无力地垂下了。

  张尧松开微微颤抖的双手,张口呼出的浊气让头盔里闷闷的,张尧伸手想要取下头盔,却因为手臂的颤抖总是无法很好地做到,是因为紧张而颤抖,还是因为终于达成了目的而兴奋呢?张尧自己也不知道。

  就在这时,一只手落在了他肩上。

  “我来吧。”

  温柔的声音让张尧微颤的手臂放松了下来。

  没有得到回答,也没有被拒绝,拉麦就握紧头盔两侧,将其取了下来。

  没了头盔的阻挡,两人的视线直接交汇在一起,不管是拉麦还是张尧,都已经忘记上一次这样面对面是在多久以前了。

  张尧想要摆出笑容,可脸上的肌肉却没那么容易控制,只能做出个看上去还像是那么回事的表情出来。

  这种时候该说些什么呢?

  “抱歉把你工作给抢着做了。”

  不对。

  “我还一直担心是不是真能这么简单就杀了这家伙,好在直到最后都没出差错。”

  不对。

  “一直担心着他会不会在最后关头给我来个反转,可真是紧张死我了。”

  也不对……。

  张尧想说的不是这种废话。

  迎接手足无措的张尧的,是温暖的拥抱。

  “害我担心死了,你这蠢货。”

  不痛不痒的责备,却让张尧鼻头一酸,长久以来盘踞在心中的悲伤和痛苦像是终于找到了出口一样快要汹涌而出,可正因为如此,张尧才更要将泪水咽下强摆出笑容。

  “嗯,对不起。”

  听着弟弟道歉的话语,即使再怎么生气,最终也都化为一声叹息,然而张尧做出的事情,不会随着自己的叹息而消失,袭击联合军营地所造成的伤亡最终还是会落回到他身上,所以拉麦这样说到。

  “和我一起去恐山吧,只要在恐山,就没人能够追究你之前的过错。我会想办法说服露希娅和爱因斯坦,所以……。”

  这样无疑是错的,对那些因张尧而死的人不公平,对被伤害的人不公平,可是……。

  没能得到回应,拉麦只能换个方式继续劝。

  “或者你趁现在逃走,逃到他们找不到你的地方去,等风头过去再回来。”

  什么时候能过去呢?拉麦不知道,但总好过为此被加上刑场。

  “拉麦……。”

  “我听说兽人的国家并不排斥人类,那里是个好的选择……。”

  “拉麦!”

  用手捧起拉麦的脸颊,看着那双充满着担忧的双眸,张尧真心实意地微笑了起来。

  “这样是不行的。”

  张尧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逃脱罪责,他直视着拉麦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到。

  “我不会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