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末日乐园> 1385 靠双手吃饭
  【这是防盗,正文快了】

  远方的黑暗里,有一个小山丘似的阴影,正以极缓慢的速度一点一点地朝着自己的方向挪过来,玛瑟立刻警觉地顿住了脚。

  那个影子虽然庞大,可是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她放下急救箱,抱着胳膊等了好几分钟,那个巨大的影子才逐渐地接近了,在她眼前现出了原本的模样来。刚一看清楚,玛瑟顿时挑高了一边眉毛:“……你这是在干嘛呢?”

  来人正是胡常在。

  他的肩膀上搭着一条不知哪儿找来的绳子,绳子另一头系在昏迷不醒的海天青身上,正一步一步地死命往前拽——这情景简直像一只小鸡在拉一匹骆驼似的,累得胡常在气喘如牛,眼珠子都鼓出来了:“呼、哈……帮、帮帮忙……”

  一抬头,他倒先傻了:“玛瑟,你怎么搞成了这副样子?”

  玛瑟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不是绷带就是药水,简直连本来的皮肤颜色都看不出来了。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刚才伤口太多了,我就先去医务室处理了一下,拿了点我觉得可能用得上的东西。别担心,都是皮肉伤……倒是你——陈今风被我杀了,可你拖着你的对手走,是个什么意思?”

  胡常在的目光一落到急救箱上,咕咚一声躺倒在地,无力地摆了摆手:“先、先给他治伤吧……他和咱们有共同的敌人……具体、体的,等我喘、喘匀了气,再说……”

  既然他这么说了,玛瑟也就拿出了酒精和针线,把海天青的创口简单处理了一下。都弄完了,又喂了药,她自嘲地用棉布擦了擦手上的血:“自从来了绿洲,我都快成外科医生了……行了,就让他在这儿睡着吧,剩下的只能靠他自己扛过来了。”

  反正以海天青的体格来说,再往哪儿挪都费劲——胡常在点点头,这时远处忽然响起了几声咳嗽,随后有人低低地问道:“……是玛瑟吗?”

  二人抬头一看,从夜幕里踉跄着走出来了一个人,正是方丹。

  方丹的皮肤上,覆盖着大片大片的淤青,没有什么伤口。只是她脸色却差极了:“太好了,可算找着你们了——”话没说完,身子竟就要往下滑。

  胡常在眼明手快地一把扶住了,玛瑟连忙过来替她检查了一下,随即吃了一惊:“你的肋骨断了起码三根!你怎么还能到处走,太危险了……你的对手呢?”

  方丹挤出了一个虚弱而得意的笑:“我还活着,他当然死了啊。”

  说完她目光一转,落在一旁海天青的身上,当时就吓了一跳:“啊!这怎么回事!”

  胡常在连忙给她解释了,方丹才将信将疑地闭上了嘴。玛瑟为她又做了一些紧急处理,眼看着她的情况不适合再走动,二人干脆扶着她,慢慢地在海天青身边躺下了。

  “我们去看看小酒的情况,然后会马上回来找你的。虽然外面没有人,但你还是躲在海干部身边吧……”玛瑟轻声地说。

  方丹点点头,靠在海天青粗大得犹如小树干似的胳膊上,神情渐渐放松了。

  看她闭上了眼睛,玛瑟二人不敢多耽误,放开步子就朝干部楼赶去。

  “……看不出来,方丹也、也是很厉害的啊!她是什么能力来着?”胡常在一边勉强赶上玛瑟的速度,一边喘着气问了一句。

  玛瑟脚下一顿,诧异地回头看着他:“我不知道啊。你们两个都在绿洲这么久,我以为你知道……”

  胡常在愣了愣,倒也没放在心上——等方丹好点了,问的机会多得是。

  这样跑了不到一分钟,干部楼已经遥遥在望了。两人一路飞奔所激起的烟尘,早就惹来了楼前几个人的注意——“一、二、三……不对啊,这儿除了小酒怎么还有三个人?而且小酒手里好像还提着个什么东西……”玛瑟疑惑地歪了歪头。

  虽然一个人——手里到底是什么?——面对着三个人,但林三酒的样子却一点都不紧张;她远远地看见了玛瑟的身影,甚至还转头朝她挥了挥手,喊了声:“玛瑟你来了?到这儿来!”

  伴着尘烟,玛瑟满腹疑问地在她身边刹住了脚。

  她看了看林三酒对面的三个人,其中那个羊角辫小姑娘和妖娆女性,她都曾经打过照面,正是徐晓阳和小灰。另一个是个穿着一件白褂子的中年女人,一头短发,瞧着很面生,她从来没有见过。

  想了想,玛瑟还是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兔子是在哪儿抓的,能吃吗?”

  不能怪她,她已经28个月没吃过肉了。

  “老子不是食物啊!你个傻X女人!”尽管耳朵还攥在别人手里,但觉得自己同盟军到了的棕毛兔,又恢复了它粗野的语气:“不要看我,滚远一点!”

  “这……怎么回事?”玛瑟也是第一次见到会说话的兔子,目瞪口呆地问了句,忽然想起一旁还站着人呢:“还有他们是谁啊?”

  说着话的工夫,胡常在也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近了——林三酒没回答她,神色里带了点郑重地问道:“大家都还好吧?其他三个干部怎么样了?”

  这话一问,对面的几人也都竖起了耳朵。

  “除了海天青之外,另外两个都死了。”玛瑟一抬下巴,余光瞥向了对面来意不明的三个人,见她们都变了脸色,这才低声地补充了一句:“方丹受的伤挺重的,现在正在和海天青一块儿养伤。”

  见林三酒神色一愣,胡常在急忙插了一句:“这个我一会儿再解释……对了,小酒你呢?不是还有两个干部吗?”

  “嗯,这个就是其中之一——”林三酒抬起胳膊,晃了晃手里的兔子:“来,打个招呼。”

  兔子阴沉着脸不吭声。

  “原来大家传说的兔干部,真的是一只兔子?”胡常在惊叫了一声。

  “还有一个,在后面人事不知呢。”看着二人张大了嘴的样子,林三酒耸了耸肩。

  还不等玛瑟二人有所反应,徐晓阳已经不可置信地哀叹了一声:“你们人数又少,有人连体能都没强化,我真想不明白你们到底是怎么打败干部的?”

  “哦对了,”她好像这一句话终于提醒了林三酒,她冲对面抬抬下巴说:“徐队长刚才说她有一个请求,还有来得及说。既然你们也来了,就一起听听吧。”

  徐晓阳听了,垂下了眼皮,表情沉郁,此时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孩子了。她的目光在身旁的中年女人身上转了转,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角,忍不住低低地叹了口气说:“我希望……你们不要伤害我妈妈。”

  “你妈妈——?”

  徐晓阳点了点头,羊角辫滑到了她低垂的脸蛋旁边:“我是白教授的女儿。”

  几人的目光立刻聚集在了那中年女人身上。徐晓阳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我妈妈她……也是服用了高温适应药的一员,她本身没有潜力值,所以也没有进化出任何能力。但如果你们要伤害她的话,我就算死——”

  “原来她就是白教授啊?”她的语气刚刚坚决起来,就被林三酒愣愣地打断了,“我们其实不认识白教授是谁……你刚才要是不说,我还打算让她走来着。”

  徐晓阳迅速抬起头,五官冻在了一个追悔莫及的表情上。

  “既然知道了,我就不能轻易放她走了。起码在把话问清楚之前不能。”林三酒有些歉意似的朝她点点头,随即转过脸问道:“……你为什么豢养堕落种?”

  徐晓阳身子一颤,忍不住就要说话。白教授却忽然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止住了她的话头。

  她手里的棕毛兔楞了楞,随即嗤笑了一声:“你在说什么胡话——”

  “……走上这条路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必定要一个人走下去。”对面中年女人的声音打断了它,棕毛兔傻傻地望了过去。

  白教授将目光投向了绿洲宿舍楼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才轻声地开了口:“……昨天,有几个跟晓阳差不多大的孩子,第一次进了大棚。”

  林三酒一怔,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他们马上要学习生物知识了,所以由老师带着,亲手在大棚里种下了一些萝卜。明天、下个星期……他们等一段时间,这些萝卜就会渐渐长大……跟这些孩子一样。”

  白教授转过了眼睛,轻轻一笑,几道纹路在嘴边深深地垂了下去。

  “在那边五栋楼里,正生活着一千六百人。他们有男有女,大多数都是青壮年,属于他们的明天还有无数个……绿洲是一个重建后人类社会的模型,而他们是人类延续下去的火种。”

  深吸了一口气,白教授的脸上浮起了一个温柔的笑。“为了能够保存下这些火种,为了让人类能够继续繁衍下去,即使我永远只能在黑暗里行走,我也没有什么怨言。”

  胡常在楞了楞,朝身边的同伴们点了点头,低声说:“她说的每句话都是发自肺腑的。”

  “这……和堕落种又有什么关系?”

  白教授的目光在他们身上转了一圈:“如果我说,绿洲之所以能有今日的规模,全靠堕落种呢?”

  对面三人一兔都吃了一惊,看着她说不出话。

  “为什么会有人进化,这一点困扰了我很久。进化的就比普通人更优秀、更应该活下去吗?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的……你们只是变异的一小部分,真正需要繁衍下去的,还是那边普通的1600人。而我所做的,正是牺牲小部分,拯救大部分。”

  徐晓阳紧紧抿住嘴唇,低下了头。

  “说起来很惭愧,但是拯救了绿洲人的大部分技术,实际上并不是来自于我。一个堕落种给了我抗高温农作物的技术、给了我高温适应药、给了我水源采集的方式……而他和他的同伴所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些自然进化人罢了。”

  “很显然,堕落种也是需要进化的……而它们进化的方式,就是吸食进化人。”

  她的语气仍然轻柔,嘴角的笑也依然带着几分温和的无奈;然而她的眼睛里,正亮起了一种越来越盛、近乎疯狂的光芒。

  半晌,才有人开口了。

  “……也就是说,你以‘绿洲’的生活条件为诱饵,引来了无数自然进化者,然后就像那时对待我们一样,都叫他们去堕落种嘴边送死了?”林三酒的声音很低沉。

  “这方面具体的事务,一向是由陈干部安排的,原来你们已经出过一次那样的任务了啊……”白教授点了点头,望着他们诚挚地说:“我代表绿洲同胞,感谢每一位自然进化人的牺牲。”

  一直低着头的林三酒,忽然爆发出了一声怒喝:“你这个白痴女人——!”紧接着,她就攥着一只拳头,合身扑了上去。

  ——与此同时,趴在海天青身边的方丹,忽然动了动。她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慢慢睁开眼,看着从夜幕里走出的那个人,她露出了一个笑:“……是你呀。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没事的,一切都还顺利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