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破天录> 第921章 恶贯满盈报临头
  明珠连忙扑过去一把抱住千山雪,将他翻过来一看,却发现千山雪此时牙关紧咬,面色惨白,浑身抽搐,他眼耳口鼻都流出鲜血来,胸口更是纱布上浸出一层层的鲜血。

  明珠骇然失色,她手忙脚乱的帮千山雪擦着七窍中流淌出来的鲜血,却发现这一次与之前的情况完全不同,这一次千山雪流淌出来的鲜血暗沉淤积,里面甚至带着一丝丝的腥红。

  如果李乘风看到了,他立刻就会知道,这是走火入魔的特征,修行人体内的气息已经完全紊乱,导致气血逆流!

  毕竟李家可有丰富的“走火入魔”的经验。

  可明珠不是,她不过是一个精通舞乐的乐师,她哪里懂什么走火入魔应该如何应对?

  而且这一次可不是她将千山雪从战齐胜那里救出来的时候,那时候千山雪还残存着一丝法力,依旧还能自我控制,哪怕昏迷以后,他体内残存的力量还能进行自我保护。

  可是这么长时间的颠簸,千山雪又得不到有效的治疗,再加上他一路上猜疑愤怒,更加激化了他的伤势,中间又几次勉强使用法术,这使得本来就灯尽油枯的千山雪此时更加是强弩之末。

  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便是这最不起眼的混混打手的脑后一击……

  这一击,若是在平时,根本连千山雪跟前都近不了身,就算打在他身上,也只比一根羽毛拂在他身上没有重多少。

  可现在这一击,却成为了击垮千山雪的最后一击!

  这一下让千山雪再也支撑不住了,他体内气息疯狂暴走,肆虐着他的五脏六腑,就像一个被卷入旋窝的人,丝毫不能动弹,却偏偏什么都一清二楚。

  明珠惊恐的将千山雪抱了起来,然后努力往床上拖去,等她拖到床上后,千山雪剧烈的抖动了起来,他两眼暴突,身上肌肉僵硬得仿佛像钢铁一样,牙齿更是紧紧咬合。

  明珠骇得立刻扑到一旁取来几双筷子硬塞到了千山雪的口中,防止他把自己的舌头咬断。

  可千山雪牙关咬得极紧,这筷子根本塞不进去,明珠刚递到她嘴边,千山雪嘴里面便咯吱作响,嘴里面鲜血源源不绝的流淌出来,当中还夹杂着肉沫子。

  明珠手足无措,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千山雪忽然发出一声狂吼,他整个人硬挺挺的坐直了起来,狂吐一口鲜血,喷得明珠满头满脸尽是血污,然后他整个人又硬挺挺的倒了下去,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房顶,一动不动了。

  明珠骇得浑身发抖,她都顾不上自己浑身的血污,只是伸出手,浑身发抖的去千山雪鼻子下面试探他的鼻息。

  待她试探了一下后,发现千山雪的鼻息气若游丝,可他两眼发直,眼珠子一动也不动,她大着胆子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却发现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明珠又大着胆子去听了听千山雪的心跳,发现他心跳极为轻微,她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屁股跌坐在了旁边,下意识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可这一抹,却发现满脸满手都是血污,她又惊又恐,忍不住便低声哭泣了起来。

  可她哭着哭着,很快便又擦了擦眼泪,自己在水缸中打了一盆水,飞快的擦了擦自己脸上的血污,然后出门对在门外候着的两名打手保镖蹲身一礼,道:“两位哥哥,小妹有个不情之请。”

  这两名混混平日里在美人楼可是地位极低的打手,便是丫鬟平日里都不爱拿正眼瞧他们,而现在美人楼谁不知道新来的这位明珠姑娘是虞行首跟前最得宠的贵宾?一手琵琶曲艺无双,将来必是了不得的乐师!

  都在美人楼讨饭吃,这样的红人,谁不想巴结?

  之前动手打人的打手自觉心虚,连忙赔笑道:“明珠姑娘说笑了,您但凡有什么吩咐,我们兄弟俩照做便是了!”

  明珠勉强一笑道:“那便劳驾两位哥哥帮忙把小妹……把小妹哥哥送到美人楼去,成么?”

  之前没来得及抢上话的打手连忙点头笑道:“这感情好呀,明珠姑娘怎么可以住在这等地方呢?走走,快随他们一同走!”

  两人跟着明珠进屋,拿眼一瞧千山雪这模样,便心中扑腾乱跳,尤其是之前动手打人的打手更是心惊胆战,不住拿眼去瞅明珠,那神情模样仿佛在说:这不是我打的吧?你不会要去找虞行首告状吧?

  明珠一瞧便知对方心中所想,连忙勉强笑道:“小妹哥哥自幼患有癫痫,他现在这样,与哥哥无关,还请哥哥放心。”

  这名打手这才放下心来,比划了一个大拇指,道:“放心,就包在哥哥我身上了!”

  旁边的打手也连忙拍着胸脯道:“保证把你哥哥安安稳稳的送到美人楼去!”

  两人随后一人抬头,一人抬脚,像抬着极其贵重的瓷器似的,小心翼翼出了们,将他送上了马车,那模样简直让人无法想像他们两人刚才还暴打了眼前这人一顿!

  明珠跟着上了马车,将千山雪带回了美人楼。

  她知道自己如此来回穿行,的确有非常多的不便,而且带着千山雪藏身于美人楼中,似乎也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反正他们也不用抛头露面,想来也不会有人留意一个行尸走肉一般的千山雪。

  明珠正脑海中胡思乱想着,他们很快回到了美人楼中,刚从后院进来,明珠刚下车,虞美人便已经披着大氅快步迎来,肩膀上已经积了一层冰花,显然等候多时。

  明珠顿时大为感动,道:“虞行首一直在这里等我?”

  虞美人笑吟吟的上前握住她的手,道:“也没有,就是出来赏个雪,却没想到姐姐这么快便回来了。”

  明珠一摸虞美人的手,只觉得她如葱纤指一片冰凉,显然是出来冻的,而且这后院于哪里有什么雪景可赏?

  明珠觉得心里面暖洋洋的,眼窝也是热热的,她哽咽道:“虞行首见谅,我擅自做主,将我的哥哥……也便是《将军宴》的作者带了回来……”

  虞美人顿时欣喜若狂,像一个小孩子第一次过年一样欢呼雀跃:“真的?那可太好了!这位大才子现在何处?”

  明珠回头看了一眼,虞美人顺着她目光看去,却见到这一名保镖打手小心翼翼的背着一个像木头一样的人走了进来,另外一人则在旁边紧张的看着,仿佛在照料一个随时会掉下来的婴儿。

  虞美人一愣,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两名打手顿时骇然,可怜巴巴的看着明珠,眼神里面充满了哀求。

  明珠对虞美人说了千山雪有癫痫的病况后,这两名打手这才松了一口气,向明珠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虞美人上前打量了一下千山雪,用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忍不住叹息道:“这位大才子这可是犯了失魂症?”

  明珠眼圈发红,哽咽难言,虞美人连忙上前握住她的手,柔声道:“姐姐莫慌,妹妹认得几个有大能耐的人,定然能治好他!”

  明珠大喜过望,连忙称谢,想要下拜,但虞美人连忙拉住她,对旁边一直跟随的一名婢女说道:“你且带明珠姐姐还有这位大才子好生歇息,切不可怠慢!”

  这名美貌婢女低眉顺眼的称是,然后带着明珠和背着千山雪的两名打手离去。

  虞美人则自己回到自己的楼宇中,对迎上来接过她披着的大氅的楚楚道:“楚楚,你快拿着我请帖,去请李真人还有柳姐姐来一趟。”

  楚楚哪里知道这两人若是到了这里,又会引起何等波澜,她点头称是,出后门上了马车,飞快的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