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艳遇传说> 第二百二十章 直闯敌穴

艳遇传说 第二百二十章 直闯敌穴

  陈小刀也没有在意,他本来已经没抱希望了,早就当自己白忙活了一趟,反正也没有受伤,而摩托车自己也花钱修好了。/wWW。QВ⑤、COМ\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自己都差不多忘记了,李伟杰又联系上了他。

  李伟杰问了一下他的地址,居然还是在上次的网吧里面打游戏。他自己在银行柜员机提了一点钱,然后到了那个巷子里面。

  陈小刀在他到达的时候,已经出来在外面等了。

  “你那天受伤没有?我该给你多少报酬?”李伟杰笑了笑,直接的说道:“我今天刚回来,我的卡一天只能提五千,多了现在就没有。”

  陈小刀盯着他看,认真的说道:“我没想到你居然还会特地找过来给我钱,就冲你这性格,我交你这个朋友了,别谈钱了。”

  李伟杰有点惊讶,因为上次明显看出陈小刀很拮据,否则也不会为了一点上网费跟他出来,而且当时也是说好给钱帮忙打架的。

  “呵呵,别这样看着我,以前没有当你是朋友,当然谈钱;现在如果你不当我是朋友的话,我也可以收钱,你随便给。”

  既然陈小刀这样说了,李伟杰觉得自己还是多说就矫情了。“好,交你这个朋友,我也不提钱,不过还是要说声:多谢了!”

  “你现在气色不错啊?完全好了?那天似乎伤得很重啊。”陈小刀有点怀疑得看着他。

  “嗯,全部好了,而且跟以前也有点不同了。”李伟杰淡淡一笑。

  “上次那些似乎不是一般人,怎么招惹了他们,不像是为了报复我们之前的打人啊?”

  李伟杰也没有隐瞒,“是他们两个,就是他们找人来打我的。我只是抢先报复。不过我没有想到那些人动作那么快,我以为至少第二天才会找我。”

  看到李伟杰冷然目光,陈小刀低声问道:“你现在想要报仇?”

  李伟杰点了点头。

  “是我们打的那两个人,还是那些打你的人?”陈小刀不动声色。

  “都要。”

  这个冷然的回答,让陈小刀微微一惊。“到我那再说吧。”

  虽然巷子并不热闹,不过不时还是会有人经过。这里谈论打架不是很合适。

  李伟杰没有意见,跟着陈小刀往里面步行,来到了一栋旧楼地五楼,他租地是一个单套房。

  屋里没有什么凳子,两人在床上坐下。

  “如果纯粹从打架方面来看。那一伙人比那两个主使者更加难以对付。你只要找那两个背后策划的人报复就好,为什么要找他们报复呢?他们六个只是收钱办事而已,他们眼里只有利益、跟你没有恩怨。”陈小刀说出了利害关系,他不想李伟杰因为这个去惹上更多的麻烦。

  “这我都知道。不过…”李伟杰迟疑了一下,“本来我可以考虑不找他们报仇。他们只能算是打人的工具,但是现在他们却跟我有直接恩怨了。”

  “怎么说?”陈小刀没有在网吧里面的颓废模样,虽然看起来年纪很轻、有点瘦弱,但是很冷静、镇定。

  李伟杰笑了笑,“那天晚上是不是我们把那两个家伙打得进医院地?”

  “废话!”

  “可是,那些打手却夺功,讹诈了我女朋友十万块…”李伟杰把其中的前后细节讲述了一下。

  “十万块?”陈小刀吞了吞口水。“TMD也太狠了吧,我们这些真正动手地也才收了你几千块、一个人三百而已。他们骗钱的反而狮子大开口!黑,真TMD黑!”

  李伟杰没有多说,只是淡淡的一句:“我不能原谅的是他们骗我女朋友。”

  “那是、那是,”陈小刀又忍不住问道:“杰哥,你女朋友很有钱?”

  李伟杰看了他一眼。

  “别这样看我!我绝对不会有什么想法的,纯粹满足好奇心。她能拿出这么多钱来给打手,你不说我也知道不是一般人。你自己也没说是为了讨回这些钱,足见你咽不下这口气,而不是为了钱。”

  是不能容忍别人讹诈他地女朋友,李伟杰懒得跟他解释其中的不同之处,就算是自己咽不下这口气吧。“算是吧。”

  “你想要我帮你?”

  “本来是,不过你不收我的钱,我不好开口了。”李伟杰直接说道,“不过你还是可以帮我一个忙,不会连累你的忙。”

  “什么话呀,我们现在是朋友了,朋友之间不是应该互相帮助吗?就算我还做不到为你两肋插刀,帮你打打架还是可以的吗。再说,我这人也没有什么长处,也就是打游戏和打架拿手一点而已。”陈小刀笑呵呵地说。

  “你能不能帮我找到他们落脚的地方?我现在只要知道他们住在那里就可以了,报仇的话我自己想办法好了。”李伟杰淡淡的说道。

  现在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虽然一直没有实战过,不知道究竟能力如何,但是守在附近一个一个对付落单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你确定不要我帮忙打架?”陈小刀眉头微皱。

  “嗯。”

  “如果我收钱呢?”

  李伟杰一愕,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嘿嘿,我又没有什么稳定收入,为什么不收钱呢?我刚才的话,只是说不收你上次的钱而已,亲兄弟明算帐,你还想要每次我都不收钱啊?”陈小刀笑了起来。

  李伟杰直接地说道,“如果你收钱的话,我就安心一点。”

  “没问题,我如果受伤了。你负责医药费。完了之后我再找你算报酬,怎么样?”陈小刀又加了一句,“虽然现在知道你女朋友有钱,但是谁叫我们是朋友呢?我当然不会打大嫂的主意…不、是不会打大嫂钱的主意,我的要求不会超出你能付出地范围。”

  李伟杰犹豫了一下。虽然没有见过陈小刀地实力,不过可以把他们六个人击退。哪怕是吓退,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多这样一个有力的帮手,自然胜算更大了。

  “行,我也不跟你多客套了。现在能力有限,不能更好的报答你。以后有钱了,高薪请你当保镖!”李伟杰拍了拍他的肩膀。

  “切,当保镖有什么好的,不能玩游戏了。”陈小刀不完全是找不到工作,而是不愿意去找工作。

  “为了玩游戏,你愿意一直租住这样地房子?”李伟杰扫视了一下。

  陈小刀不以为然的说道,“这有什么不好,我觉得非常地惬意。”

  “以后呢?找了女朋友怎么办?你不想想将来?”

  陈小刀抓了抓头发,“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吧,反正我现在也没有女朋友。”

  “呵呵,你天天窝在网吧里面打游戏,女朋友会主动上面来泡你?”

  “这个…”陈小刀接不下话了。觉得他的话好像也有点道理。

  “啊,我记得了,那个网吧的网管是个女的,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摸清底细了没有,是网管还是老板娘啊?”李伟杰笑了起来。

  “去、去,瞎说什么?”陈小刀也笑了起来,“你不也说等以后有钱了吗?等你有钱再说,你要能发财,我就少打游戏给你当保镖!”

  李伟杰点了点头,“人地观念会变得,我以前就觉得守着一个理发店,一个月能挣一千来块就满足了。现在想想,还是上进一点得好。”

  “你是理发师?”陈小刀露出了淫荡的笑容,“好职业啊,现在很多发廊都是廉价妓院,你平时是不是都跟发廊妹…嘿嘿…”

  “龌龊!”李伟杰笑骂了一声,“为什么你就要把我跟那些不正当的发廊联系起来呢?你看我这形象、这气质,像是在路边红灯发廊剪头发的吗?”

  陈小刀仔细地看了看,“当然很像…”

  “*!我以前在镇上是开那种传统的理发店,后来在顶级美发沙龙工作,我是搞发型设计、形象设计的。两个月前,楚灵儿在C市开演唱会,知道吧?那台演唱会的发型总监就是我!”

  “还‘总奸’呢!那我也是那太演唱会的保安总监了!”陈小刀当然不信。

  “行了,不开玩笑了。”李伟杰认真的说道:“你有没有办法打听到他们落脚的地方?”

  陈小刀得意地笑了笑,“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了…”

  “认真一点。”

  看到李伟杰的脸色,他只好耸了耸肩膀,“说实话,我那天用可乐瓶砸中了其中一个的头,灌满可乐的玻璃瓶…(他对着头比划了一下)碰!碎了!所以我知道他们都比一般人厉害,不过肯定那家伙也头破血流了,我还跟另外一个人交手。我一个人,他们一伙人,事后我怕他们报复我,所以先想办法打听到了他们的情况。”

  李伟杰眼前一亮,“说说。”

  “他们一共就六个人,也可以算是一个团伙了。都是一群退伍老兵,可能是不甘心做一个普通保安,又找不到其他更好的工作,反正就成了专门收钱帮人解决麻烦的打手。不过他们似乎有严格的原则,不会杀人,只是打人。”

  李伟杰点了点头,“不杀人、不伤到残废的程度,接了生意一定完成,这是他们的几个原则,为头的叫孟彪。”

  “哇*,你比我还清楚啊?”陈小刀瞪大了眼睛。

  “我就知道这些,你继续说。”

  陈小刀笑着摇头,“我也就知道这些了。以这样为职业也只能是地下进行,都是通过知情人介绍联络生意,所以我估计他们也不会经常有事情做,如果你说的不杀人、不致残的话,那收费也不可能太多。一个月估计就能分个几千块吧。”

  李伟杰也不太清楚。不过他明白一点,无论是打手还是杀手行业,报酬都存在着很大的差距,就要看顾客是否有钱、是否大方,目标是否值钱。

  “行了。我不管他们赚多少钱,赚一百块、赚一百万都与我无关。如果他们真的按要求动手那两人,我找不找他们报仇是另外一回事,但这十万块我没有怨言,但是他们不该利用那两个人的受伤来欺诈我女朋友。”

  李伟杰站了起来:“现在带我去吧!”

  陈小刀瞠目结舌,“哇*。你以为你是李小龙俯身了?过去就可以收拾他们啊?大哥,你得好好计划一下啊!”

  李伟杰露出了微笑,怕着他的肩膀,“这不是有你吗?你比我更像李小龙,你既然可以打跑六个。我还怕什么?”

  陈小刀抓紧了拳头,一脸悲愤:“卑鄙啊!你是打定主意想要让我去垫底啊,还说不想连累我,你丫刚才肯定是以退为进!”

  “走吧,我没有多少时间,还要计划向那两个人报仇呢。”

  “可是我那天只能打一个啊,我哪里能打跑六个。他们是被你女朋友开车撞跑地!对了,大嫂开车技术还是很赞地,最多只比我差一点呢…”

  李伟杰微微一愕,可可和雅妍都疏忽了这一点没有讲,所以他不清楚。不过事到临头,也没有什么好退的了。“不管了,见机行事吧。”

  陈小刀也没有办法,谁叫自己说得那么好听呢?现在想要推出得话,又显得不够意思、贪生怕死了。甚至还会被认为是坐地起价,所以他只好磨蹭着出门。

  下楼之后,陈小刀还不死心的问:“我说杰哥,你是不是有带枪啊?”

  “鸟枪就有,”李伟杰淡淡一笑,“小刀,你不是说他们可能是退休老兵吗,或许有可能有枪,你再考虑一下。”

  “鸟枪!哈哈,有枪还用做打手吗?”

  走向外面的时候,陈小刀又低声问,“双节棍会用么?”

  李伟杰摇摇头。

  “那没办法了,等会儿你自求多福吧。”陈小刀无辜地摇摇头。

  李伟杰有点怀疑,伸手摸了他后腰一下,果然,摸到一副双节棍!不禁有点惊讶,这家伙刚才磨磨蹭蹭,什么时候偷偷带了一副双节棍啊?这玩意儿威力不会比钢管差呢。

  两人坐车来到一片密集的住宅区,这里是未规划地老城区,很多四通八达的狭窄小巷子,楼宇很密、很多就是所谓的“握手楼”。这些地方大部分也都是出租房,租给一些外地打工、小摊贩之类的。

  李伟杰看到这里的环境,相信了陈小刀地猜测,如果做打手真的赚钱的话,他们也用不着住这种地方了。

  陈小刀估计也只是来过一次,所以也是东张西望的找路。

  最后,陈小刀带着李伟杰来到了一栋楼前,楼梯间没有大门,随便上去的。

  “他们住在三楼a,一个三室一厅,我们上去,等会儿一开门就冲进去!”陈小刀低声地说道。

  李伟杰有点奇怪,这种地方陈小刀是怎么能找到的?“小刀,你怎么能够找到他们?花了多少时间?”

  “嘿嘿,蛇有蛇路、鼠有鼠路,我自然有我的办法。”陈小刀没有多说,带着他上楼。

  这让李伟杰有点感慨,真的每个人都有他的本事,别看这个小刀成天卧着打游戏,也有他的门路啊。

  很快上到上楼,看到一个很旧的三a,两人都戒备了起来。

  虽然隔了将近两个月,但是李伟杰曾经是他们地目标,还是有可能认出来,而陈小刀则不同,只是见了一面,还是在昏暗的路灯下,也没有时间仔细看,过了这么久,从门上猫眼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认出来。

  所以由陈小刀去开门,李伟杰则站着了一边。

  陈小刀上前微微低头,然后很大力的捶门。

  “干什么的?”过了一会儿,里面有人问。

  “收卫生费啊!快点开门!”陈小刀有点含糊的大喝起来。

  他那表情和语气,让李伟杰觉得肯定是见过有人这样收卫生费。

  “还腰交什么卫生费?”里面的人有点怀疑,嘟哝着开门了。陈小刀看起来比较瘦弱,自然没有人怀疑他。

  门打开一半,看着出来的人,李伟杰已经认出来了,就是当晚的打手之一!想到陈小刀说只能对付一个,他没有忧郁,先下手为强!立刻上前一拳打向了那人的眼睛!

  同时出手的陈小刀经验更丰富,右手快速的抓向了那人的喉咙!

  突然两个人不说话就动手,那人吓了一跳,他反应也很快,一手关门,另外一手挡住了已经到了喉咙前的手,但是他没想到隔在后面冲过来的李伟杰、那一拳的速度竟然那么快,门没有关上,眼睛已经中拳,顿时眼冒金星。

  两人马上冲入进去,将那眼睛中拳的人推出了几步。

  李伟杰本着攻其不备的策略,自然不能等他们全部击中,在那人呼救出声的同时,已经快速的一脚喘中了他的小腹!

  “唰”的一声,那人竟然被李伟杰喘得摔倒在了地上!

  如此效果不但让陈小刀大吃一惊,李伟杰自己也是大吃一惊,身体素质的提高、三周每天超过十小时的苦练,总算是值得的了!这让他七上八下有点忐忑的心变得自信了起来。

  “什么事?”听到呼救和异响,这些训练有素的打手快速的开门出来了,看到自己得伙伴是没有机会反抗一般的被踢倒在地上,他们都大为惊讶,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