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第5021章 不要脸

  正在说话的明显脾气有些狂暴,声音洪亮,如炸雷一般,蒋五郎即使相隔还有一段距离,都听得十分的清楚明白。

  但他的这句话,也瞬间像是往水塘里丢进了一块庞大的石头,瞬间让围拢在四周的人群,如果炸裂一般,开始争吵了起来。

  “什么?飞鹰卫最厉害,这么说要不要脸啊?我们暴熊卫才是最强的。”

  “你们暴熊卫是最傻的才对,暴熊嘛,一群傻蛋,从来不用脑子,要论到最强,还是我们猛虎卫。”

  “猛虎卫很强?除了在京城四周巡逻,还能干啥?专门抓一些小摊小贩的,没得丢人。”

  “我干,我们飞鹰卫就是强,就是威武,你们要是不服气,尽管来,要是敢皱一皱眉头,咱就不是英雄好汉。”

  ……

  蒋五郎听了好一阵子,终于是初步搞清楚了状况,为什么这些禁卫军内部,要每年都进行内部比试,纯粹是不想让他们太过闲散,无事可干。

  禁卫军嘛,基本的职责就是保护京城的安危,它是直接效忠于皇帝的,并不会拿出去攻打别的地方,只要没有什么势力危及到京城,这支军队就不会动用。

  现在大齐的状况不是很好,但也逐渐稳定了下来,除了四面八方有好几支军队征战在外,尤其是护国军在通天河驻扎,既挡住了秦汉卿的大军,又挡住了北方大辽,算是肩负着双重任务,如如此一来,无论是秦汉卿还是黑莲教,南蛮,大辽等,都不太可能打到京城来。

  禁卫军也就很尴尬的成了个摆设。

  这么一来,不给禁卫军找点儿事情做做,真的会让他们闲出毛病来的。

  那样该怎么办?

  只好想法子让他们举行比赛,自己内部进行比试,将整个禁卫军内部划分成十六个卫,用不同的方式来进行命名。

  让真正开始比试,矛盾便开始延伸出来了,最大的问题,就是赛制的。

  每年的比试,都是一场场的淘汰,也就是最为普通的淘汰赛,但如此一来,问题就产生了,假如一开始就有强队抽中了,然后强队之间,一开始便淘汰了其中一个,那样就彻底丧失的资格,而偏偏最后的胜者前三名是有额外的奖励的。

  强队自然也就不愿意提前和别的强队相遇,这样要是被淘汰了,让那些实力明显比较弱的弱队捡了个便宜,他们又如何能够甘心呢。

  输的不情不愿啊,而且是因为赛制的缘故输的,不是真正因为实力排出来的,这些习武的汉子们,没一个愿意承受这样的事情。

  习武的汉子,一个个脾气都不太好,说不了三两句话,不吵架起来才怪,甚至,随着火气越来越大,但吵架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最好的方式当然是挥舞起自己的拳头。

  这些汉子争吵的声音是越来越大,甚至有几个脾气特别不好的,已经开始挥舞起拳头了。

  李显林心里头也有些着急,赶紧上千道:“大伙儿有什么不能好好说话呢,咱们再商量商量,都不要那么冲动嘛。”

  可是他说的话显然是没人听的。

  而且不久就有一道拳头直接就落在他的脸上,李显林这么文弱的身体,又怎么来得及躲避呢,更是禁不起这样的攻击啊。

  如此一来,李显林不由自主的倒在地上,脸上红了一大片,鲜血更是从鼻子里面喷出来了。

  现在,附近还有别的官员在看着,心里头都十分的不高兴,毕竟他们是文官,虽然都在兵部任职,但他们依旧不是习武之人,每一次跟这些当兵的打交道,总是不那么顺利,毕竟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

  而现在,看到李显林挨打,他们感同身受,心里头也就难受的紧。

  当然,那些禁卫军们也懒得理睬已经摔倒在地上的李显林,反而更加激烈的争吵起来。

  “干什么?都停手!”

  正当已经争斗到了白热化的时候,忽然一道声音从不远处的大门附近传来、

  蒋五郎双手下垂,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他是兵部右侍郎,这种地位的官在整个兵部,排第三了,他的前头只有两个,兵部尚书和兵部左侍郎,而现在他俩都不在,如此一来,他反倒是现场官最大的,这么闹将起来,责任和黑锅都是他来背。

  这可不行。

  这道凝重的嗓音,既具有穿透力,迅速的让众人停止了继续吵闹,反倒都将目光朝着走过来的蒋五郎望了过去。

  蒋五郎走了过来,他第一时间就搀扶起李显林,看了一眼他脸上的伤:“大人没事吧?”

  李显林仰头让鼻子朝天,以使鼻血不会流出来,他神色之间倒是对蒋五郎有了一丝感激之色。

  急忙道:“我没关系的,蒋大人,你快起叫王侍郎,这种局面,只有他才能管得住的。”

  “王澜?”

  “就他?他也就一书生而已,他能管得住谁啊?”其中就有人很不屑的冷哼一声,显然是并不服气。

  王澜是兵部左侍郎,二号人物,居然都管不住人了,蒋五郎只能感叹这伙人也真是无法无天啊。

  蒋五郎放开李显林,他正面对着这些人,随即道:“你们搞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兵部,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深厚的背景,真正的身份又是什么,到了这里,就应该老老实实的。”

  先前那名粗豪的汉子斜着眼睛,很不客气的望着他:“你谁啊?说话口气挺大。”

  李显林立刻介绍道“这位是新来的蒋侍郎。”

  那粗豪汉子盯着蒋五郎看了一眼,旋即就哈哈大笑,说道“兵部是怎么搞的,让这么个小娃娃当侍郎,小娃娃你长大了没有?试试下面穿着开单裤啊……”

  “怎么,你不服气?”蒋五郎眼睛微微眯起,手指更是使上力气:“不服来比划一下嘛。”

  李显林愣了一下,赶紧道:“蒋大人,不要冲动……”

  “比划?你要和我比划?就你?”

  粗豪汉子上下打量了一下蒋五郎,眼睛里的轻蔑已经掩饰不住了,他望着四周一眼,大笑道:“大伙儿都听见了吧,这小子要跟我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