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域神皇> 第2263章北杵家的处境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各大家族都是迅速商议,北杵家之前一家独大,在五洲那绝对是最顶尖存在。

  但现在北杵家将面临巨大的危险,如果秦川这一次对北杵家动了屠刀,那么将是一个机会。

  北杵家虽然名义上是最强大的家族,但是其实还是有着很多家族甚至一些隐藏家族,这些家族或许大部分不如北杵家。

  可也有一些绝对不服北杵家的,只是一直没有一个适当的机会。

  何况五洲肯定有隐藏家族,这隐藏家族是不是比北杵家强大,这个不好说,真的不好说。

  但是有时候就是如此,微妙的平衡局势已经被打破,不管秦川会不会对北杵家动手,这个平衡已经打破了。

  以后秦川不动手,但也会有很多人将目标瞄准了北杵家,北杵家想生存下去,很难了。

  强大,这么久了,到底北杵家还有多强大,没人知道,可是秦川这一次给了试探,肯定会有人动手。

  所谓富贵险中求,所以说这一战之后,北杵家危险了,多少人想踩着北杵家上位,人太多了,不缺抓机会的人,冒险一搏。

  秦川离开了,北杵家主坐在那里已经很久没有动了,他现在脑子很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

  北杵刀不是北杵家最强大的,但绝对噎死最强大的几个人之一,可是现在秦川轻松的打败北杵刀,那么北杵家几乎是没有人能奈何秦川了。

  如果秦川前来屠戮,那么北杵家就算不亡也差不多了,何况周围虎视眈眈的人很多,这些人也不容小觑。

  就算秦川不动手,北杵家都危险了,秦川不动手,北杵家主感觉不可能,对方肯定会动手。

  秦川确实会动手,但是不会杀太多人,只是有些人必须杀,还有和北杵家有关系的几个家族,之前才杀了两个恶少而已。

  剩下的几个还没有动手,所以秦川肯定要杀,但是秦川不会自己动手,而是让北杵家主动手。

  这一下直接给了北杵家主一个巨大的难题,要知道那几个家族可不是一般家族,如果换成以前不算什么,但现在牵一发动全身,他如果真杀了那几个恶少,那么对方肯定会和自己家族拼命。

  但是自己如果不动手,那么北杵家唯一的一个机会就没了,面对秦川,或者面对五洲的一些家族。

  北杵家主感觉自己此时进退两难,他从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无论那条路都是艰难无比。

  面对秦川,他已经没有这个胆了,那样的话肯定会完蛋,但是杀了那几个恶少,会把自己逼到一个尴尬的位置。

  在别人眼里,那几家都是以你北杵家马首是瞻,其实北杵家当初没有感觉什么,可是当初也没有直接拒绝,北杵家当时也把对方使唤。

  可是现在却是这就成了一个致命问题,现在杀了那几家恶少,那么北杵家的名声彻底就坏了。

  名声对于家族来说太重要了,是立足立世的根本,没有名声,就算是凭借实力站稳了,但是很容易出问题。

  自古以来都是如此,要符合大道,符合正统,因果循环,天道神威。

  很多东西都是无形的,可是却是致命的,但现在没有办法了,北杵家主还是答应了秦川。

  北杵家主动手了,另外几家恶少自然是死了,可是那几家自然不爽,虽然当时并没有发火,没有反目。

  但是祸根已经埋下了,只要一有机会,这几个家族肯定如饿狼一样撕咬北杵家。

  因为秦川的缘故,北杵家前去杀那几个恶少的时候没有说什么迫不得已,是秦川的原因。

  其实不用说,那些人也知道,肯定是秦川逼得,不然北杵家也不会这么做,但是他们不挂你是不是逼得。

  反正他们知道这些年为北杵家做了不少事情,最后却是成了你北杵家的牺牲品。

  他们都是骄傲的人,懂得隐忍,现在不是机会,就忍你,但别被我抓到机会,不然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几家暗地里也有来往,因为爱可以走到一起,因为仇恨也能走到一起,这几家就是因为仇恨,现在反而关系更加密切了。

  北杵家现在就算是知道也没有办法,他真的很想赶尽杀绝,永绝后患,但是如果真这么做了,北杵家马上就会面临巨大灾难。

  你杀几个二少,明眼人都知道是秦川让你杀得,这个虽然会让人议论,诟病,这个自私行为,还能被人理解。

  但是如果这个时候再灭人满门,那么估计很多人就不能容你了,不杀留着是麻烦,杀了现在马上就有麻烦。

  一步错,步步错,步步都是进退两难,这一刻他忽然发现自己这个五洲第一大家族居然到了这种地步,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秦川不愿意杀人,但不代表就可以这样算了,所以秦川来了个让他们狗咬狗一嘴毛,在让他们反目,埋下祸源。

  或许很快,最多也不会超过两三个月,肯定会有一次爆发,到时候北杵家能不能撑过去,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这些秦川就不管了,这里的事情已经算是结束了,现在借给北杵家十个胆子也不敢再去打伍殿主注意。

  而伍殿主现在解脱了,甚至他都有了死的想法,因为这么多年解脱了,可是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因为仇恨,这么多年忽视了一切,艰难的挣扎着,此时心中一空,自己该何去何从。

  这个世界很陌生,很悲凉。

  这些秦川就不管了,这里的事情已经算是结束了,现在借给北杵家十个胆子也不敢再去打伍殿主注意。

  而伍殿主现在解脱了,甚至他都有了死的想法,因为这么多年解脱了,可是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因为仇恨,这么多年忽视了一切,艰难的挣扎着,此时心中一空,自己该何去何从。

  这个世界很陌生,很悲凉。

  这个世界很陌生,很悲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