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域神皇> 第2229章北杵家的决定
  秦川看都没看北杵宫一眼,更没有说什么狠话,直接背着双手缓缓~щww~~lā.

  北杵宫此时忘记了自己的疼痛,他一向自负,同辈之中,能胜过他的人,能让他心服口服的人寥寥无几。

  可是现在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这么打败,几乎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这让他无法接受,整个内心是崩溃的。

  周围的议论让他颜面尽失,让他感觉世界末日一样,毕竟整个世界观和精神寄托都崩溃了,忽然感觉索然无味,这个世界都没有那么美好。

  这就是打击,,毁灭性的打击,越是自负,打击越是厉害。

  主要是秦川的实力展现的太妖孽了,让北杵宫直接万念俱灰,现在感觉那就是高山仰止。

  “北杵宫败了,北杵宫啊,这可是年轻一代的翘楚,绝对的翘楚,要知道八龙的名气都没有北杵宫大。”

  “这个秦川好强大,就是不知道是谁家的弟子,没有听说五洲那个秦家强大啊?”

  “或者是那个隐藏家族吧,不然不可能这么强大,何况这个秦川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北杵家,这说明了什么?”

  “也对,五洲的那个家族势力不给北杵家几分面子,北杵家那是绝对的霸主存在,谁敢打北杵家的人,还打的这么狠。”

  “你们错了,其实这个年轻人很聪明,你看他只是打,并不是杀人,北杵家就算是为了脸面也不会让以多欺少,以大欺小吧,只能年轻人来找回场子,但是看情况,年轻人想找回场子不溶于,这个秦川估计也是看到了这一点。”

  “并不是这样,明着不好意思以多欺少,以大欺小,但是偷偷的来还是可以的,所以说,这个秦川如果没有底蕴,估计要惨。”

  “北杵家不至于这样吧,要是被人知道,多掉份,丢颜面。”

  “颜面是个什么东西,有几个人要颜面,那个大人物不是脸皮超厚,卑鄙无耻,要想生存下去,顾不了那么多,颜面是装出来,做给别人看的,只要不当着众人大街上拉屎,就不算丢颜面。”

  ……

  北杵宫等人离开了,但这一次北杵宫败了,而且再次断了一条腿,已经引起了北杵家的高度重视。

  之前打断了北杵少的腿,让北杵家的一部分愤怒,毕竟他们是北杵家的人,还有就是北杵家的人很久没有被人打过了。

  毕竟一向都是北杵家打别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打北杵家。

  北杵少被打的时候,虽然有人愤怒,重视,可是毕竟至少少数人,都是和北杵少亲近的人。

  人多了,不知道北杵家的人还是有的,所谓无知者无畏,不知道北杵家的时候,打了北杵家的人,也情有可原,哪怕北杵少的修为不错,可人外有人,遇到一次也正常。

  但是北杵宫败了,被人打断了一条腿,这就不一样了,这一下惊动了北杵家不少人。

  北杵宫的修为和北杵少的修为完全不一样,不在一个层次上,说是萤火和皓月有点夸张,但是小溪和大江还是可以的。

  这么大的差距,北杵宫是北杵家年轻一代的翘楚,这说明什么,北杵宫在五洲都是恐怖的存在,就算那些大家族的长辈也都不是北杵宫的对手。

  可是秦川却是轻而易举,几乎可以说是一招就打败了北杵宫,这是什么实力,北杵家的长辈都做不到这个。

  这一次北杵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在一起,商议这件事,每个人都是眉头紧锁。

  “你们谁知道这个秦川的来历,我要准确的,知道多少说多少。”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不算很俊美,可是很有魅力,这是个很奇怪的中年男人,气质为王,这个男人的气质就是特别的贵,富贵的让人惊叹。

  “可以确定,这个秦川走的是伍殿主一条线,伍殿主和老罗……”一个看不出年纪的年轻人说道。

  “我们家的北杵少之前杀得那些人,做的荒唐事是不是伍殿主的亲人?”中年男人皱眉说道。

  “是!”

  中年男人脸色更加难看了,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那个事情他有耳闻,说实话,那件事情换到任何一个男人身上,都会承受不住,而且这个仇恨绝对如海一样,根本不可能化解。

  他自认容忍能力超人一般,可是遇到这样的仇恨,他忍不了,绝对忍不了。

  “平时我们家这位有没有再如何那个伍殿主?”

  本来这件事不算什么事情,虽然荒唐,虽然欺负人,但是对于北杵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情,根本不需要他来管。

  但是现在一个年轻人,还是和一个拥有如此仇恨的人来自一路,似乎管这么好,还这么有潜力,不得不让他重视。

  房间里的气氛有点沉重,只是有那么一点。

  “怕什么,难道那个伍殿主还能烦的了身,估计也就是个贪生怕死之辈。”一个年轻人说道。

  “闭嘴,没话说就不要说。”之前的那个中年男人喝道。

  中年男人微微有点心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小心了,这么多年,难道自己的胆子变小了。

  他想的很多很多,可是不想好,总感觉这不是好事,有时候他自己也感觉想多了,有时候都暗笑自己胆子是不是太小了。

  在五洲,谁能奈何了自己的北杵家。

  不过还有个办法能让自己安心,那就是将伍殿主和那个年轻人杀了,灭口,一了百了。

  这个念头很清晰,可是他心里还有不少想法,有这个念头是不是说明自己的心境不稳,胆子小了。

  “这个秦川和伍殿主没有血缘关系,不是师徒,不是师生,可以肯定吗?”

  “可以肯定,对方是老哥老弟称呼。”

  “年龄差距这么多,却是这个称呼,这也不奇怪,这个秦川天赋资质这么好,所以可以肯定双方之间没有什么太亲密关系了。”中年男人松口气。

  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最亲,其次是师徒、结拜兄弟之类,还有朋友,师生等,但最主要的还是亲人和师徒。

  只要不是这个,一般这种仇恨,不会参与的。

  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中年男人想了想说道:“这段时间,你们年轻人和他接触接触,如果真的是天纵奇才,你们无法奈何,可以尝试引入北杵家。”

  中年男人没有说的再明白,但是意思他们知道,这是年轻人的事情,你们年轻一代耐何不了他,可以尝试拉拢,拉拢不行,再使用一些非人手段。

  总之,这个秦川不能留。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