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域神皇> 第1061章凤凰酒楼,不长眼

九域神皇 第1061章凤凰酒楼,不长眼

  凤凰城内!

  秦川一进去这里才发现这里不想想象中的那样,他以为这里天色昏暗,日月无光,一片荒凉,相反,这里处处有着一番欣欣向荣景象。

  天空明亮,风和日丽,而且这里的楼阁华丽,街道清洁,甚至比起外面似乎更加繁华……

  凤凰城毕竟是一个城池,虽然属于小城,但只是和翻云城这样的巨城相比,其实还是很大的,而且这里还有个自给自足的凤凰秘境,加上与世隔绝,所以这里反倒是发展的很快。

  有人的地方就有竞争,凤凰城内也是如此。

  秦川从浪青云口中知道这里有着三个强大无比的势力,他们都是无恶不作的大魔头,被*无奈进入这里,没想到来到这里,却成了他们的天堂,为所欲为。

  秦川抱着小丫头沿着一条繁华大路前进,这里几乎都是武者,而且都是强者,这是凤凰城的特殊性,很多人在这里安家落户啊,子孙后代也都是武者,成为了武者世家。

  凤凰城内几乎没有普通人,这里是一个天堂,也是个地狱。

  秦川不知道去哪里寻找黑凤凰,不过他可以打听,毕竟一个月前进来这里的也不会有太多人,想打听应该不难。

  人多嘴杂,消息最灵通还是酒楼。

  凤凰酒楼!

  这里是凤凰城,一般不管那一座城池,只要酒楼或者其他场所只要能挂上这个城池的名字,那绝对不简单。

  金碧辉煌,飞阁流丹,雕梁画栋,在阳光下仿佛散发着金光一样,这座巨大的酒楼让人震撼,但也让不少人望而止步,门前车水马龙,看起来生意兴隆无比。

  这里是一个很高端的城池,能被*到进入这里的,都是这一带的顶尖强者。

  秦川抱着小丫头走进去,两条之字形走廊向上蔓延,这里的设施很别致,门口两大盆龙藤蔓翠玉欲滴,在这奢华的大厅犹如红花中的绿叶一般。

  秦川找个地方坐下,很快就有个侍女走了过来。

  秦川也不奇怪,酒楼只要有条件的都会找侍女,而且都是很漂亮的那种,赏心悦目,心情好,自然也就吃得好。

  这里是酒楼,主旨就是吃好喝好。

  “先生吃点什么?”侍女微笑着客气的说道。

  “把你们这里的特色菜给我来几个。”秦川说道。

  酒楼中飘着一股清香,不腻,却是很吸引人,秦川之前一进来也是微微吃惊,因为这种香味已经很惊人了,虽然不如自己,毕竟秦川的情况特殊,但如果秦川现在的浩然霸体还是一重境界的时候,哪怕有五行仙厨菜谱都胜不过。

  可见这里的大厨有多牛。

  秦川闻着这股味道,有点熟悉,比起曾经在沈三哪里吃的还要好吃,有点类似,只从味道上看。

  但是当菜肴上来的时候,秦川愣住了。

  因为这就是五行仙厨菜谱的菜,秦川不淡定了,看着侍女说道:“你们这位大厨的手艺不错。”

  侍女笑笑看着秦川说道:“何止不简单,我们的大厨是凤凰城第一,要不是到了这里,在外面谁想吃上一顿都是难如登天。”

  “我对你们大厨很仰慕,不知道我能不能见一见他。”秦川说道。

  侍女一愣摇摇头:“先生,不好意思,我没这个权利,我可以把你这个要求告诉我们赵管事。”

  秦川点点头:“好,那就麻烦姑娘了。”

  侍女说了一声让秦川先品尝就先离开了。

  “不好吃,这饭菜没有爹爹做的好吃。”小丫头嘟着嘴说道。

  秦川这段时间一直都是给小丫头做饭吃,都把她胃口惯坏了,苦笑着说道:“那是你不饿。”

  小丫头一句话直接让周围安静下来,本来都还在说什么,这一听到都是不能相信的看向秦川这里,毕竟一个小孩子说的,但也就是这个原因,她们才会这么大的反应。

  毕竟小孩子是不撒谎的。

  要是一个大人这般说,一定会让人不屑,甚至会出现反驳,是以为秦川是来这里拉顾客来了。

  但这句话偏偏被一个人听到了,这是个年轻青年,也是这家凤凰酒楼的少东家,皮肤白皙,眼角轻佻,身子虚浮,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身子的家伙。

  “哪里来的野孩子,胡说什么?”

  青年向着小丫头吼道。

  哇!

  小丫头嘴一撇,然后才张嘴大哭起来。

  秦川抱着小丫头:“别哭,别哭!”

  “不想吃出去,吃着饭还堵不上嘴,在胡说八道直接撵出去。”青年冷冷的说道。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青年直接如滚地葫芦一样,撞翻了不少桌椅,惨叫着。

  周围人都愣住了,一个个窃窃私语。

  “这个年轻人是谁,胆子好大,在凤凰楼竟敢打这个瞿少,看来要惨了,可惜了孩子。”

  “是啊,忍一时风平浪静,说就让他说一两句,这一冲动好了,自己活不成了,还要连带孩子。”

  “你敢打我,我让你碎尸万段,扒皮抽筋。”瞿少脸色Y毒的盯着秦川。

  秦川抱着小丫头回到饭桌哪里继续吃饭,微笑着喂着小丫头吃饭。

  “真的没有爹爹做的好吃。”

  周围人此时有种内伤的感觉,真是一对奇葩父女。

  不少人都为秦川担心,毕竟秦川和小丫头看起来不是那种让人讨厌的人,特别是小丫头,水晶娃娃一样,只要是一个善良正常人的,都不忍心看到她受到伤害。

  “七叔,七叔,就是他,就是他。”瞿少半个脸肿的和一个猪头一样,嘴角都被打裂了,牙齿也掉了好几颗,此时说话都漏风,狼奔无比。

  “年轻人,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一道浑厚的男声响起。

  秦川没有理他,一直喂孩子,直到小丫头吃饱。

  在这个时间,对方没有任何行动,周围的人安静的可以落针可闻。

  而在一个角落,一个带着斗笠的女人一直盯着小丫头,也是看着秦川温柔的喂着小丫头。

  她带着斗笠,但是那身姿美妙到无法形容,有种销|魂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