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域神皇> 第0324章妖魔仙是血脉还是境界

九域神皇 第0324章妖魔仙是血脉还是境界

  “恶心死了!”

  北雪衣对秦川真的有点复杂,之前发生的按说算是超越了正常男女的底线了,她有点恼怒,但却是发现并不是多么的恼怒。www*xshuotxt/com

  她复杂的看着秦川,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她不知道自己对秦川到底是不是爱。

  “以后不许欺负我,我还没有喜欢你!”北雪衣认真的说道。

  秦川一愣,似乎有点被打击的说道:“我知道了!”

  看到秦川有点失落的样子,北雪衣心里一紧,气呼呼的哼道:“怎么,就这么打算退出了?”

  秦川笑了,女人还真是个复杂的动物,但他故作不知道,失落的说道:“你不喜欢我,我又这么喜欢你,我不想你难过,你不喜欢我,我要是纠缠不休只会让痛苦。”

  “混蛋,我是不喜欢你,可我也不喜欢别人。”

  秦川笑了,伸手抱住她:“喜欢我就喜欢我,为什么要嘴硬?”

  “自我感觉良好的臭家伙,我是喜欢你,但是你不准欺负我,只能我欺负你。”北雪衣一下子把他扑倒,趴在他身上哼道。

  秦川笑了:“好,今晚上满足你的兽~欲,任你折腾。”

  “又来,要死啊你!”北雪衣红着脸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秦川,你该走了,离开云天宗吧!”北雪衣好一会才缓缓说道。

  “我们一起走!”秦川笑道。

  秦川知道她不会走,所以才这般说道。

  “云天宗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能离开,秦川,走吧,这一次挡不住岳阳家和谭家,你这样只是白白牺牲而已。”北雪衣说道。

  “不行,我不能看着你死,那样我会生不如死。”秦川认真的说道。

  这话是真心的,如果看着北雪衣死,他真的是痛不欲生,他决不允许这件事发生。

  北雪衣看着秦川,她笑了:“哼,姐姐没白疼你个小混蛋,现在是个大混蛋。”

  “好了,我们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别说一个岳阳家和谭家,就是来十个也能轻松干掉。”秦川笑着看着她。

  “哎,你再贫嘴我也不高兴,你想占便宜占吧,反正快死了。”北雪衣红着脸看着他。

  秦川那个激动啊,脸上都红了,恨不得直接将她就地正法,但是他知道做人要有原则,如果自己之后很简单的破掉了岳阳家和谭家的话,这会让北雪衣看不起的,再说她虽然这么说,但谁知道是不是试探自己……

  秦川探头咬咬她的琼鼻笑了:“一个岳阳家和谭家不算什么,等夫君打倒他们之后,好好宠幸你,你现在心思不在这个上面,那样你不会太舒服,我要让你欲~仙~欲~死,销~魂蚀~骨……”

  北雪衣直接捂住了秦川的嘴,这个坏东西太坏了,他是故意的,比小时候更可恶。

  “好了,说正经的,这次怎么应付对方?”北雪衣问道。

  “我们这里只出三个人。”秦川说道。

  “三个人?谁?”北雪衣好奇的问道。

  “你我还有鸿鹄宗主。”秦川说道。

  “你?你也参加?”北雪衣惊讶的看着他。

  啪!

  秦川直接一巴掌打在她那丰腴的翘臀上。

  本来北雪衣在秦川身上趴着,所以打起来很方便。

  “居然敢小看我你男人,屁股痒了吧!”秦川玩味的说道。

  “奴家不敢了……”北雪衣羞赧的在秦川耳边说道。

  秦川感觉身体都是一阵发麻,捧住北雪衣的螓首,她要看看这个女人现在的羞样。

  满面红晕,娇艳不可方物,双眼迷离,眼睛紧闭,她直接双手捂住脸,身体微微颤抖。

  秦川一愣,好一会,回过神来了,终于明白了,她的屁股碰不得,哪里太敏感……

  知道了这个秘密,秦川笑着帮她揉揉,阴阳之道下的阴阳手,自然威力惊人,直接让北雪衣成了一潭水。

  ……

  最终秦川还是去了外门哪里!

  第二天,旭日东升,这是个很好的天气,秦川今天起的很早,很是享受的吸了几口气,但他知道今天也是个不太平的日子,因为他看到了远处飞来的十几只飞禽。

  秦川不认识,但他知道,这些人应该是岳阳家,或者还有谭家。

  对方的速度很快,一转眼就到了云天宗的上空,居高临下,遮天蔽日,将空中的太阳都遮住了。

  红睛黑云兽!

  十几只红睛黑云兽,双翅展开,每一只都足有两百多米,浑身漆黑如墨,但一双眼睛却是血红色,诡异、凶猛。

  传说红睛黑云兽身体中有着妖魔的血统,但这也只是传说,甚至都不知道妖魔到底属于什么存在?

  就像沧澜公子得到了凶魔血魔的传承,身体中更是有了血魔的血,但魔是什么存在,秦川现在还接触不到。

  魔、妖甚至还有传说的仙,秦川不知道指的是什么,比如褚师清竹和澹台皇倾身体中都有仙云,传说到达一个程度就会达到“仙”的这个境界,仙更多的是一个境界,那妖和魔或者怪呢,也是和仙一样,都是一种境界和体质吗?

  秦川来到了山顶。

  这个时候北雪衣、鸿鹄还有一些其他长老什么的都出来,内门弟子也在,和红睛黑云兽上的人隔空相对。

  秦川看向对面,大概有数十人接近百人,十几只红睛黑云兽,上面有三五个人到十数人不等。

  为首的一只巨大红睛黑云兽上站着三个人,都是中年模样的男人,长得也是丰神俊朗,气度不凡,身居高位养出来的气质。

  鸿鹄看着三人中的一个冷冷的说道:“岳阳如松,你个卑鄙小人!”

  “哈哈哈,鸿鹄门主,你难道只会像个泼妇一样吗?”男人哈哈大笑。

  “岳阳如松,你今天来做什么,划下道来,我接着就是。”鸿鹄平静的说道。

  “哼,杀我女儿,我要你死。”岳阳如松冷冷说道。

  鸿鹄脸色狰狞,那个女人爱他,他也爱那个女人,可是岳阳如松这个卑鄙小人,居然不惜牺牲自己的女儿来重创自己……

  “虎毒尚且不食子,你岳阳如松不配做人。”鸿鹄低吼一般的说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枉你鸿鹄门主天资聪慧,居然发现不了这是阴谋,可笑。”岳阳如松丝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有点肆无忌惮。

  “我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她爱我,我不怪她,我不怪她,她和那个人只是逢场作戏,制造假象。可是我太爱她了,我只恨我自己没有看清,她这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遇到了我,还有你!”鸿鹄眼圈发红死死的盯着岳阳如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