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域神皇> 第0175章融合符篆
  秦川听到老人的话眼睛一亮:“弟子谢过师父!”

  老人慈和的笑笑:“一家人不用这么见外,虽然你拜我为师,但把这里当成家一样,不用拘谨。网”

  秦川开心的笑了:“师姐一直说师父是天下最好的人,果然如此。”

  “小滑头,这个给你,能参悟多少,看你个人机缘了。”老人笑道,说完拿出一块无规则的石头。

  这石头似乎有着无数个面一样,灰色,古老神秘,散发出强烈的灵气,石头不大,就如一个人头大小,但是你一看就会沉进去,然后就会发现这里面好大……

  每一个面上都是有着很多的图案,符文,用符文组成的图案,什么都用,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能动的,不能动的。

  这些突然都有着各自的灵性,但每一个灵性不同。

  秦川呆呆的,他一幅幅的观看,看到了各自的灵性,妙用,他似乎抓住了什么,但却又抓不到。

  这让他很纠结。

  他在里面不断的游离,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天空飞的速度很快,地上跑的似乎很凶,水里游的更加灵活,不能动的似乎有着自己独特的生存之道……

  这些东西每一个都是代表一种符篆!

  其实秦川能看到这些符文组成的图案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这么多符篆能记住就是一种机缘,要知道不少符篆师其实就会那么少数的几种。

  一般符篆师也就学习几个符篆就可以了,增加攻击的,增加速度的,增加防御的或者某种五行能力等等。

  秦川看到的更多,这些符篆很神奇,比如高级的五雷符篆,甚至还看到了那五雷轰顶,那金灿灿的符篆就如小太阳一样,这里面亮度越高,代表越高级。

  好强!

  那不是秦川现在可以研究的符篆,那种符篆据说是轰杀至强者的……

  忽然秦川再看向其中一种符篆,再看向另一种符篆的时候,黄金神瞳看到的两种符篆居然慢慢的融合了。

  轰!

  秦川眼睛一亮,抓到了,就是组合,将两种符篆融合,五行相生相克,这种组合自然要至少强大一倍。

  秦川尝试开始组合,组合的过程很艰难,不过秦川有黄金神瞳,慢慢的用双眼分析,推演,慢慢的尝试。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川笑了,居然真的可以。

  速度和力量组合!

  力量和防御!

  然后五行相生,忽然秦川想到了五行相克,虽然相克,但也不是不能融合,比如冰火交加,冰火五重天……

  爆发力更加恐怖,但不持久。

  还有雷火,似乎爆发力也是恐怖无比!

  秦川开始尝试,失败了,继续,再失败,再继续,但每一次失败都会体验到一些东西,然后改进,让进展一点点的前进……

  刷!

  一道双色光晕闪现!

  成功了……

  秦川激动,这些可都是组和符篆的种子,被烙印在了他脑子中。

  呼!

  秦川回过神来,发现这里还是那个大殿,但现在这里只有他自己,看着手中的奇异石头,他现在无论如何看,都进入不到其中。

  “不用尝试了,每个人最多只有一次机会,其实能进入其中的不足千分之一,很多人进入后很快就出来了。”老人的声音响起,笑着走了出来。

  “师父!”

  “你这一次在其中待了一周,怪不得倾儿对你推崇备至,果然不同凡响,真好。”老人似乎特别的开心。

  “你的宗门服饰什么的,你师姐已经帮你领回去了,还有腰牌,你的住处就在你师姐旁边的殿宇。”老人微笑着看着秦川。

  秦川笑笑点点头,说了两句辞别老人。

  回去之后先洗漱一番,秦川才去澹台皇倾殿宇哪里。

  “姐姐!”

  “进来!”澹台皇倾的声音响起。

  秦川走了进去,舒适的环境,一尘不染,味道特别的好,澹台皇倾穿着月白的服饰,漆黑深邃的美眸如夜空朗星,浑身散发出一股大气,站在你面前都有种逼人的神气。

  这是秦川见过最接近神的女人,只是那种感觉,毕竟这个世界谁也没有见过神。

  这或许就是现实中最真实的女神。

  “你的服饰,还有以后你也是玄门门主的弟子了,可能会少不了麻烦,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澹台皇倾笑道。

  “不怕,谁惹我直接揍趴下。”秦川说道。

  澹台皇倾没好气横了他一眼。

  秦川嘿嘿笑笑,接过衣服,走了两步,停下来:“姐姐,我想再试试。”

  “试试什么?”澹台皇倾一愣。

  “给你针灸!”秦川说道。

  澹台皇倾一愣,笑了:“我倒是忘了,你现在已经突破到了超凡境,好!”

  澹台皇倾去换衣服了,秦川则是拿出金针,想着什么。

  时间不长,澹台皇倾下来了,穿着一身薄纱,将那仙玉一般的身体勾勒的清晰无比,她的身体给人感觉是最完美的,不是那种怒胸肥臀,她是那种完美的恰到好处,整个身体的比例大小,衔接、线条等等,似乎都是妙到极致。

  特别是胸前,那是最完美的玉笋形,撑起一个优美的弧度,挺拔,高耸。

  素腰,浑圆的美臀,翘起的一个勾魂的弧度……

  冰肌玉肤,肩若刀削,雪白的粉颈让她更加的孤傲大气,大气的犹如立于九天之上一般。

  啪!

  秦川捂着额头,只能尴尬的笑笑:“姐姐,你这也不能怪我,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其实我表现的很好了,再说美丽不就让让人欣赏的吗……”

  “为什么男人的思想都这么肮脏?”澹台皇倾瞪了他一眼说道。

  “姐姐,你难道从来没有想过男人吗?”秦川小声的问道,问的小心翼翼。

  “想男人做什么?又脏又恶心。”澹台皇倾说道。

  秦川头上冒汗!

  人天生有七情六欲,这是本能,就像饿了要吃饭,瞌睡了要睡觉一样,秦川摇摇头,自己也是闲操心。

  下针,这对秦川真是一个考验,这么近距离让他总感觉有点失魂,太美了,还好他定力足够,何况这个能不能化解死气,对他很重要,很快他便抛却了心中杂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