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终极学生在都市> 第二千三百四十七章 私生子

终极学生在都市 第二千三百四十七章 私生子

  随即,药师青牛更是将手中那钥匙以及残图扔给李泽道,“与其落入百里狂浪手中,不如送给你。”

  笑了下坦然说道:“以你的天赋,日后超过百里狂浪并非难事,到时便可找他,从他手中夺取另外两枚钥匙以及那两份残图,也算是间接帮我丹谷报了仇。”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李泽道点了点头,毫不客气的将这东西收了起来。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两样东西若是留给药师一族的人,只会给他们带来杀身之祸罢了。

  李泽道觉得这个老家伙太无耻了,竟然将这杀身之祸往自己身上扔,更是觉得自己太伟大了,竟然毅然的将这杀身之祸背上。

  “哎,做人当真不能太伟大啊。”李泽道感慨。

  “去吧。”药师青牛摆了摆手,这个无耻的家伙在不离开的话,他都想动手打人了。

  “前辈,难道明天不见不行?”李泽道迟疑了下,开口询问。

  “你觉得百里狂浪不了解我?”药师青牛摇头。

  避而不见,只会让他心生疑心罢了。

  “那就逃吧,能走一个算一个。”李泽道耸了耸肩膀。

  “你走吧。”药师青牛摆了摆手,“从过来的那个地方离开即可。”

  李泽道点了点头,转身朝着那通往第九层的入口走了过去,很快便消失在药师青牛面前。

  药师青牛那变得沉重的脑袋扫了扫四周,那张煞白无比的脸又白了几分。

  轻轻一声叹息,拖着那变得沉重的步伐,便想走出药师塔下达命令去。

  其实无需等到五日之后,从现在开始,神域将无丹谷的存在。

  就在这时,药师青牛眼珠子瞪大了下,回头看着竟然返回的李泽道,诧异的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难道不想走了?

  难道想跟丹谷共存亡?药师青牛觉得自己太善良了,竟然将这个世界想象得这么美好,竟然将这无耻至极的家伙想象得这么仗义。

  “那个,我寻思那须弥戒还能装点东西,不能浪费不是?”李泽道相当不好意思的指了指周围那些药柜子。

  “……”药师青牛脸上肌肉在抽,越抽越快,到最后都抽得没感觉了。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药师青牛吼道,都觉得自己要喷出几口老血了。

  他觉得自己应该生气,应该相当的愤怒,但是,似乎并没有,他惊愕的发现,他就是无语,极度的无语,但是却是没有生气。

  他竟然对这么一个如此无耻丑陋的家伙生不起气来。

  换做别人,自己早就一巴掌拍死对方了,为何这小子却还能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自己不生气?

  药师青牛想啊想,眼睛一下子就明亮起来了。

  难道,他是自己那不见下落不知死活的私生子?

  曾经,在药师青牛还是个愣头青的时候,有一个女子的父母因嫌弃药师青牛太弱了,毅然把他们的女儿从自己身上硬生生带走。

  那时候,那个女人已经怀有身孕了。

  多年来,无论药师青牛做出怎样的努力,他都没办法找到那个女人的踪迹,他只能认为她早就死了。

  所以,这小子就是她跟自己的骨肉?所以虽然他这么无耻但是自己却是生不起气来?

  反正不管是不是,药师青牛都当他是了。

  于是,药师青牛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变了,有着激动,有着溺爱,有着光辉。

  李泽道被这样的眼神盯着毛骨悚然,全身鸡皮疙瘩,心想这个老头是不是有病啊。哦,他真的有病,而且还快死了。

  “那个……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前辈,我这是突然间想到一个办法,这个办法若是得以执行的话,或许能够暂时保住丹谷,多为您争取一年的时间。”李泽道避开药师青牛的眼神,赶紧说道。

  药师青牛楞了下,却是将信将疑,问道:“什么办法?”

  药师青牛心里并没有报太大希望。

  连自己这个堂堂灵仙镜修为的强者,堂堂四品魂匠都没办法,这个无耻之徒能有什么好的计谋?

  “若是可以将不周学院的院长长生真人请到这丹谷来,这才危机自然可以化解。”李泽道说。

  长生真人?药师青牛瞳孔瞬间一缩,面色动容无比,这可是极其了不得的人物啊。

  “若是同时也把黄城那黄门门主黄权请来,那就更好了。”李泽道又说。黄权可以说是长生真人的小弟,以长生真人马首是瞻,长生真人一发话,他肯定屁颠屁颠的赶过来。

  同时请来黄权?药师青牛脸上动容之色更甚。

  随即,他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件这个世界上最荒谬的事情,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我可以保证,这二位强者即便知道前辈您命不久矣,也不会惦记丹谷丝毫。”李泽道又说。

  “到时你们大可基情满满的喝个酒下个棋什么的,然后你输了,只能被迫依照诺言几天什么的不可离开药师塔什么的,总之这些谎言可以后面在慢慢编,反正到时公输墨子跟百里狂浪来了,由长生真人去跟他们泡泡茶聊聊天,这两个老家伙也就知难而退了。”

  药师青牛苦笑摇了摇头:“即便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我可以无需任何顾虑在长生真人以及黄权面前暴露自己身体状况,无需担心他们对趁机对我丹谷下手。关键是,你这个办法可以说太过异想天开,根本就不可能实现。我跟长生真人毫无交情,跟黄权黄门主同样如此,我如何请得动他们?他们怎么可能为了我,同时跟百里家族以及公输家族过不去?”

  虽说他是灵仙镜修为的强者,他是四品魂匠,算得上神域的强者之一,关键是长生真人的实力以及名头压根就不在他之下,他跟他也从未有任何交集,如何请得动?

  恐怕就连祝寿之类的喜事都请不来这而来,而别说是请来拉仇恨。

  李泽道显得神秘一笑说道:“众所周知,不周学院跟瀛洲学院向来有间隙,所以请来长生真人,并非是异想天开的事情。”

  “关键是,我没那么大面子。”药师青牛无奈。这小子明明不蠢啊,怎么就听不懂自己的话呢?

  “这个铁一般的事情你就不需要再次重复了。”李泽道说。

  “……”看在他很有可能是自己私生子的份上,药师青牛强忍着没打人。

  “你没那么大面子,但是有个人有啊。”李泽道清了清嗓子说。

  药师青牛精神一震:“那个人是谁?”

  “咳咳……”李泽道继续清嗓子,更是挺了挺胸,一副你知道我说的是谁的表情了吧。

  药师青牛想打人,催促道:“那个人究竟是谁?”

  李泽道嘴角抽了下,最讨厌这种不配合他人装逼的人了。

  “那个人是我。”李泽道说。没错,我的面子就是这么大。

  “你?”药师青牛瞳孔一下子瞪大,脑海轰鸣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事实上,我是不周学院的老师,我名叫李泽道。”李泽道说。

  “什么?你竟然是不周学院的老师?”药师青牛眼珠子瞪得更大了,满脸惊愕之色,心里掀起了比之前还要强烈几万倍的巨浪。

  李泽道无奈:“我看起来不像吗?”

  药师青牛果断摇头,这不是废话吗?

  绝对没有外表歧视,但是你长这样子,就不怕吓到不周学院的那些学生?更为重要的是他还这么无耻。

  这种没有任何德行的人,有怎么有资格成为他人师表。

  “因为某些原因,我自毁了容貌,变成现在这样子。”李泽道又说。

  “原来如此。”药师青牛点头。想必是为了执行某个重要的任务,所以才搞成现在这幅德性。

  “我跟院长他老人家有一定交情,由我出面说明缘由的话,他应该会赶到这丹谷来的。至于黄门主,只需院长说一声,他也会立即赶过来的。”

  “当真?”

  “比我曾经很帅这件事情还要真!”

  “……”药师青牛听他这么一说,觉得这件事情更不靠谱了。

  只是事到如今,也只能一试了,总比坐以待毙强。

  药师青牛深呼吸了一口气,拱手作揖:“如此,便有劳你了,若是丹谷得以脱离此次灾难,我药师青牛自是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他日在我没死的情况下,但凡有任何吩咐,我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报恩什么的,这个倒无所谓,我之所以帮你又不是为了你的恩情什么的,是因为我有一颗正直之心,你知道的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药师青牛脸上的肌肉又开始抽了,面色古怪异常,就觉得有了一种身中好几百奇毒的感觉。

  只是有求于对方,自是不好打断对方在那边吹嘘,只能苦苦受着,着实难受异常。

  好一会儿,李泽道词穷了,也可能是不好意思了,当然这种可能性基本没有。

  总之,他终于停止了相当不要脸往自己脸上贴金这种行为,这种药师青牛觉得自己总算又可以呼吸了。

  李泽道看着药师青牛说道:“总之我对你的大恩大德什么的,我肯定是会忘记的,但是你千万别忘了就行。当然,我想你也不会忘记,谁都知道丹谷谷主药师青牛并非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

  “……”药师青牛就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