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破天踪> 六二四 契机
  《地藏经》云:三业恶因之所招感,共号业海,其处是也。三业指:贪、嗔、痴。地狱众生的贪、嗔、痴极重,地狱里的一切都是众生的业力变现的,因此称为:业海。

  大铁围山,在阎浮提的东方,阎浮提就是我们生活的地方,这是从方位来讲的。

  阎浮提造恶众生,新死之者,经四十九日后,无人继嗣,为作功德,救拔苦难,生时又无善因;当据本业所感地狱,自然先渡‘此海’;此海东十万由旬,又有一海,其苦比此处更胜千万倍;那海之东,又有一海,其苦又复千万倍。三业恶因之所招感,共号:业海。

  三海之内,是大地与,其数百千,各各差别。所谓大者,具有十八;次有五百,苦毒无量;次有千百,亦无量苦。

  李乃新所经之处,便有无数的凶灵恶兽获得解脱,卸去无数业力,奔赴阴司地府的忘川河,喝一碗迷魂汤,忘却生前的爱恨情仇,进入下一个轮回。

  业海深处,凶灵恶兽的业力越来越重,却没有一个能令流光般的李乃新慢下来。不仅没有让李乃新慢下来,而且他的速度还是越来越快了!

  此时的李乃新处于似想非想的状态,所以他也不知道时间到底过了多久,直到被一片喧杂的吵闹声惊醒,才发现自己已然到了阴司地府地界的忘川河附近。

  人死之后要过鬼门关,经黄泉路,在黄泉路和冥府之间,由忘川河划之为分界。忘川河水呈血黄色,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虫蛇满布,腥风扑面。正是:“铜蛇铁狗任争餐,永堕奈河无出路”。

  忘川河上有奈何桥,桥分三层:上层红,中层玄黄,最下层乃黑色;愈下层愈加凶险无比,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生时行善事的走上层,生前善人的鬼魂可以安全通过上层的桥,善恶兼半者过中间的桥,恶人的鬼魂过下层的桥,多被卷入桥下的污浊的波涛中,被铜蛇铁狗争食,或卸除业力重新上桥,或业力又增沉入业海之中。

  过了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名叫:望乡台;台上有一块青石,石身上的字鲜红如血,最上面刻着四个大字“早登彼岸” 。据说:石上记载着一个人的前世、今生、来世,名曰:三生石。在望乡台上最后看一眼今世人间。下了望乡台,会有一个小亭,小亭叫:孟婆亭。亭里坐着一个老婆婆,名唤:孟婆。要想投胎,必须喝孟婆熬的迷魂汤。喝了迷魂汤,了前尘旧梦,断前因后果,忘尽一世浮沉得失,一生爱恨情仇,来生形同陌路人,相见不识。

  为了来生再见今生最爱,可以不喝孟婆汤,那便须跳入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投胎。千年之中,你或会看到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但是言语不能相通,你看得见他,他看不见你。

  千年之中,你看见他走过一遍又一遍奈何桥,喝过一碗又一碗孟婆汤,又盼他不喝,又怕他受不得忘川河中千年煎熬之苦,受不得等待的寂寞。千年之后若心念不灭,还能记得前生事,便可重入人间,去寻前生最爱的人。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当李乃新一跃,窜出业海海面,在落地的一刻看到业海的海岸线上,就好像刚刚退潮的海岸,到处爬得都是获得解脱的阴灵,没办法挤上岸的阴灵只能暂时忍受着业海里没有获得解脱的凶恶恶兽的蹂躏、摧残,却不敢有半分怨念,唯恐再次增添自己的业力,再次沉入无尽的业海深处之中。

  此时的忘川河岸,已经加派了很多阴差,一个个哀声怨道的仔细盘查着这些阴灵是否真的卸下所有业力。

  远处的奈何桥上更是挤满了等待喝孟婆汤的阴魂,而奈何桥的尽头,孟婆也是满头大汗的舀着迷魂汤,让一个个平安走过奈何桥的阴灵喝下迷魂汤,便可重新投胎做人,或为牲畜……

  李乃新落地,直接穿过一个个阴灵,由于李乃新是实体,拥有肉身,所以虚幻的阴灵,根本无法阻挡他。

  一路上,路上盛开着一种火红的花,这种花只见花开不见绿叶,名为:彼岸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又因其红的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

  这条盛开着彼岸花的尽头就是:忘川河。走过奈何桥,来到孟婆处时,孟婆吓得大惊失色,因为奈何桥也是阴力所化,乃是虚幻之物,这人又是怎么踩着奈何桥过来的呢?孟婆匪夷所思的惊问道:“你,你是生人?你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李乃新笑侃道。

  “这里是阴司地府……”孟婆虽然猜出这生人绝非常人,但出于职责还是问道。

  “好了!别废话了!”李乃新看了看孟婆锅里的迷魂汤,说:“你这迷魂汤好像快没了呀?”

  “要你管?”说完,只见孟婆对着远处喊道了:“女儿~”

  便有三个貌美如花的女人,个个红裙翠袖,金缕衣,端着一个大盆,由远处凭空出现,快速走了。一个个也是忙得满头大汗,急匆匆把刚熬好的迷魂汤倒进锅里;然后,神色匆匆的看了看李乃新,便又跑回去了。

  孟婆手里不停,继续追问道:“你倒是是谁啊?怎么可能跑到这里呢?”

  “这还不是你们这里的工作效率太低了!”李乃新不满的说:“导致各地狱鬼满为患,使得业海也无法容纳,从而殃及到阳世的正常生活,难道我还不该过来问问吗?”

  “什么?还说我们工作效率低啊?”李乃新的一席话彻底激怒了孟婆,反而忘记了她的问话。

  “你看看!你看看!这儿站着有多少符合条件的阴灵要投胎!”孟婆破马张飞的指手画脚的说道:“你知道吗?”她指着一个正准备喝手里迷魂汤的阴灵说:“这迷魂汤,又名:忘忧散、忘情水,俗称:孟婆汤。其实就是活着的人一生所流的泪,因为每个人活着的时候,所流的泪:或喜、或悲、或痛、或恨、或愁、或爱……

  我们通过阴灵观看三生石的时候,将他们一点一滴的泪水收集起来,按:一滴生泪,二钱老泪,三分苦泪,四杯悔泪,五寸相思泪,六盅病中泪,七尺别离泪为比例,再以我们孟婆庄的‘伤心泪’为汤引,这才熬制出了这——迷魂汤。

  然后,等他们下了望乡台,来到孟婆亭后,再强令他们喝下去,忘却今世的爱恨情愁,干干净净的重新进入六道……或为仙,或为人,或为畜……”

  孟婆话没说完,那三个如花女子又一个个端着一大盆,倒进孟婆亭的大锅里,然后孟婆拿勺子搅拌均匀,这才给下一个人盛了一碗。

  “娘~”三个女子中的一个,一边擦拭着额头的汗,一边说:“今天投胎的人怎么这么多啊?判官大人是不是想把我们累死啊?我可是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了!”

  “姜儿,说什么混账话呢?”孟婆微斥道:“这些阴灵不知历经多少磨难,才有了投胎的机会,我们怎么可以放纵懈怠,让他们滞留于此呢?”

  三个女子噘着嘴,嘟嘟囔囔的快速离开了。

  “你可知道我这三个义女都是谁吗?”孟婆手里不停地对李乃新说。

  “我闲的没事儿了!超这份儿闲心!”李乃新不悦的说。

  孟婆这会儿其实也有怨言,只是不好在义女们面前发牢骚:“说起我的大女儿、二女儿,你兴许会不知道,但你既为生人,一定知道孟姜女吧?”

  “我的三女儿就是那个哭倒长城的孟姜女,我大女儿孟戈、二女儿虽然没有孟姜出名,但论起哭天抹泪的本领丝毫不比孟姜差!你刚才也听到了!就连孟姜都欲哭无泪了,你说说我们的工作量有多大?你却不知道还在这里喋喋不休的埋怨!”

  听完孟婆的牢骚,李乃新再次走上奈何桥,顿步看了看河内为了挚爱不肯投胎的痴人,任由桥上的阴灵从他的身体穿过……

  “家乐?家乐~家乐~家乐……”

  “今天的第二件拍卖品是由易兴阁炼制的低级二品‘驻颜丹’!起拍价一万青币,每次叫价一百青币,现在竞拍开始!”

  “一万零一百青币!”

  在萱萱介绍完第二件拍卖品后,一楼过道便有一个人举着牌子喊道。

  “一万零二百青币!”

  “一万零三百!”

  ……

  激烈的竞价在一楼展开。

  “看来驻颜丹的行情不怎么样啊!”李明笑着说。

  祝蓉蓉说笑了笑说:“驻颜丹本就是和辟谷丹一样,在修真界属于鸡肋性的丹药。”

  “像这种低品级的驻颜丹,也就是在世俗有些市场,修真者谁会看上它啊!像这种低品级的丹药往往都是委托人无偿赠送的,你等着看吧!一会儿肯定会有易兴阁的贵重物品拍卖!”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