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破天踪> 五九一 雷霆手段
  总统是一个国家的最高行政长官,又是武装部队的总司令,尤其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何况还是一个极端的****。

  虽然李天挥手杀了两名安保人员,两个警察,并且用飞剑顷刻摧毁联合政府的机甲战士,但他并没有滥杀。所以,除了几家报社的记者因为想要拿到第一手资料没有离开外,很多市民也没有离开!

  因为眼前的这位——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修仙者。网络小说上都说了:世人在修仙者的眼中就是蚂蚁一般的存在,一个人会在乎几只蚂蚁的死活吗?这可是修仙者啊!又怎么会不让人倾慕呢?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新加坡的总统并没有出现,坐在签约席上闭目养神的李乃新,起身就要去找新加坡总统的晦气,却被自己的女儿一把抓住:“爸爸,您饿不饿啊?要不咱们先去吃个饭吧?”

  “你们总统好大的官威啊!”也不知李乃新这话是对谁说的,只见他随后对着正给自己录像的一名摄影师说:“你这是现场直播吗?”

  “是,是的!”那名摄影师透过镜头看到李乃新对自己说话,急忙抬头回答道。

  “那就好!看来我是引不起你们总统的重视啊!”李乃新漫不经心的说道:“你说我是不是该毁个东西,让我全新加坡的市民看看啊?”

  “啊~”摄影师吓得立刻张口结舌,不知该怎么回答。

  “爸爸~”李昕一看自己的父亲又想惹事,急忙劝道:“今天是我们父女想让的大好日子,咱们还是你别想那些不愉快的了!我有许多话想和您说呢!”说着,挽起李乃新的胳膊,撒娇的拉着他就往外走,挡着路的人群则是纷纷让开。

  其实,哪里是新加坡的总统不重视啊!而是太重视了!重视的不敢掉以轻心,轻易涉险。

  刚走到出口,李乃新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对微缩在地上,一直不敢医治的钟振涛说:“你好像刚才还威逼我女儿签了什么不合理的合同了吧?”

  “作废!作废!立刻作废!”可以他没有了双臂,只能吩咐自己的秘书道:“刘秘书,还不赶快把合同都给撕了!”

  “撕不撕都无所谓!反应我女儿是不可能履行的。”李乃新嚣张的说道:“你尽可以找人帮忙!”

  “不!不敢!”钟振涛卑躬屈膝的说。聪明一世的他,这次算是亏大了!不仅刚才划给秦氏集团的十个亿打了水漂,自己还没了两个胳膊。

  “爸爸!您和二哥一样,都是修剑者吗?您到什么境界了?”李昕挽着李乃新的胳膊,黏在李乃新的身上好奇的问道。

  “我是修真者!算是金丹期吧!”李乃新笑着说。

  “爸爸,初次见面,您也不送女儿个见面礼?”李昕腆着脸说。

  “礼物?”李乃新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除了李明,还有一儿一女,又怎么可能会给他们准备礼物呢?可是,即便是女儿不提,自己也是要给见面礼的,何况现在是女儿亲口要了?可是,给什么呢?可不能太寒酸了!

  李乃新想了又想,就在他犯愁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女儿甩了,一下自己的秀发,便笑着把自己头上的发簪拔了下来,给自己女儿挽了一个发髻,插了上去。

  等李乃新把手放下,李昕便抬手拨下发簪一看,不由得撅着嘴道:“爸爸,您也太扣了吧?初次见面,就给女儿一个木制的发簪啊?黑不拉几的,难看死了!我不要!”她假意的还给李乃新。

  “什么破木头!”李乃新真的以为女儿不要,急忙翻眼解释道:“还黑不拉几的?这可是万年以上的沉木!关键是……”

  “那我就更不能要了!”李昕笑嘻嘻的说:“爸爸,我是逗你的!您可是金丹期的修真者啊!身上岂会有凡品?您给我太浪费了!还是您留着用吧!”

  “胡说!”李乃新脸一沉道:“你是我的女儿,给你怎么会浪费呢?这个发簪给你最好不过!这发簪里有一个妖皇的识神,万一哪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你也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不是?”

  顺着指示牌的方向,李明和牛浩龙没多久就走到了青岚山脉试炼峰的脚下,而这里正有几十个小队在混战。这里每个小队的人数都一样,都是十个人,也是宗门要求小队人数的上线。

  “他们怎么还没进试炼峰就开打了?”牛浩龙不解的问。

  “反正都是迟早的事,早早的把不必要隐患解除,进到山里后就会轻松许多。”李明猜测道。

  二人远远从一旁绕过去,李明看着他们的混战,差点儿没笑出声来。他们几乎泼妇没什么两样,都得连抓带挠的。李明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连试炼峰都不上,就开始群殴了!他们这些人应该都是偏远村落的孩子,什么训练也没受过。他们能来的这里,什么原因都没有,就是因为他们身具灵根。

  这里的人数应该占本届新生总数的四分之一。

  在李明的带领下,二人偷偷的钻进试炼峰。这里之所以被确认为:考核新生的试炼峰,就是因为此峰陡峭、险峻,且层次分明,包罗万象,应有尽有。

  “呜~呜~呜~”

  二人没走多远,就听到不远处有哭泣的声音。二人寻声过去,竟是一个年仅八、九岁的新生在一个陷阱里哭泣。当他听到脚步声后,立即停止了哭泣,当看清来人后,急忙哀求道:“两位哥哥,求求你们拉我上去吧?”

  牛浩龙找来一根树藤,刚要放下去,却被李明拦住:“你的其他队友呢?”

  “那些人太不够意思了!见我掉进陷阱,根本就没有想法救我,一个个比兔子溜得还快!”这么新生埋怨道。

  可李明却不这么认为:他第一眼就看出这个小孩儿的修为——练气一层,就这么个破坑能困住他?会有什么目的呢?

  就在李明一愣神的功夫,牛浩龙已经扔下树藤,让小孩儿爬上来了。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牛浩龙亲切的问道。

  “我叫水水灵泽,你呢?哥哥!”小孩儿乖巧的问道。

  “我叫牛浩龙,他叫李明。”牛浩龙很爽快的说出了他们的名字。

  “哥哥,你们的队友呢?难道你们的队友也撇下你们跑了?”水灵泽问道。

  “没有!”牛浩龙沮丧的说:“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和我们组队。”

  “要不我们组成一队吧?”水灵泽唯恐他们不愿意,急忙解释说:“我听说有些地方,必须要几个人通力合作才能过去了!”

  “那好啊!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牛浩龙赞成道,并询问道:“那咱们谁当队长呢?”

  “这有什么为难的?咱们这里谁最大,谁当队长呗!”水灵泽自以为年纪大,就一定实力强的提议道。

  “行啊!就这么办。”和李明经历了这么多,牛浩龙也觉得李明在遇事上,比自己有经验的多,于是赞同道。

  “那可不行!”李明急忙拒绝道:“我就是一个根班的,又没有灵根,怎么可以喧宾夺主呢?”

  “你没有灵根?”水灵泽惊讶的说道:“那你也跟着跑进试炼峰干嘛?”

  这不是没人和我的主人组队吗?”李明解释说:“我主人年纪这么小,哪里有什么野外求生的技能啊?所以,我就不放心的跟进来了。”

  “哦~原来如此!真是难能可贵啊!”水灵泽异样的看着李明良久,这才又有些遗憾的说:“可惜你的年纪大了,不然给你植入一个伪灵根,到也不失一个良策,可以了你这么好的一个人。”

  李明怎么也没想到水灵泽会说出这样的话,对他的猜疑顿时少了许多。最后,只能让牛浩龙做队长了。

  “嗷~”

  三人还没走几步,就听到阵阵野兽的怒吼,震得山好像都是晃的。

  “啊~”

  水灵泽“嗞溜”钻到了牛浩龙身后,令牛浩龙也不由得紧张的起来:“怎,怎么了?”

  “你,你听……”水灵泽颤抖着说。

  牛浩龙隐隐约约听到还有人的吆喝声,不禁地笑着摇了摇头,心想:“果然还是个孩子,什么都大惊小怪的。难怪刚才一个人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家里人也真舍得让他一个人出来求学。”

  三个人摸索着潜行过去,看到一个七人小队正在围攻一只独角狼。

  大约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在七个人的通力合作下,独角狼终于渐渐地有些不支,最后被七个人斩杀。然后,七个人便把这只独角狼**,除了独角狼头上的独角和狼皮,其他的都分成七份,每人各取一份。

  “他们也太残忍了吧?”牛浩龙不忍的说道。。

  “什么?残忍?”水灵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牛浩龙,接着发现李明好像也不明白怎么回事,便解释道:“我真是服了你们了!你们竟然一点儿功课也不做,就敢往试炼峰跑?”

  “所谓的闯三关,不仅要测试我们的实力,更是要测试每一名新生的生存能力和适应能力。历年最快通过试炼的弟子,也要一个半月,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自己不准备食物能行吗?还有独角狼头上的独角和完整的狼皮,都是炼制法器的材料,即便是他身上的骨头、牙齿,也都是可以拿到宗门坊市换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