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代县令 > 第二百八十章 君怒 3
工部尚书府中,杨荣和一干其他大臣此刻正焦头烂额的商量着对策,不久前,他得知徐秋澗等几人被明宣宗下了大狱,正准备联合众位清流大臣进宫联名劝鉴!
  
  毕竟徐秋澗自接任锦衣卫指挥使还并未听说他干过什么坏事,而且还使得锦衣卫作风大改,现在他们算是知道这个年轻人或许真有经天纬地之才,可不能就这么被明宣宗杀了。
  
  “诸位同僚!既然大家都决定进宫劝鉴!那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进宫吧!否则迟了,徐大人和于大人这两个旷世之才真要被处决了!”在众人达成协议后,杨荣开口道。
  
  “杨阁老说的是啊!那赶紧进宫吧!”一干大臣互相对了对眼,纷纷站起了身。
  
  不过在场却还有一位官员并未急着起身,且还端着一杯香茶悠闲自若的品尝着!模样好不惬意。
  
  众人都起身了,唯独此人依旧端坐,自然极为显眼,杨荣很快就注意到了他,一看竟是今天白天在宫外狩猎场那个‘讥笑’他的儒雅将军!不由得把老脸一拉,很是不悦的道:“周大人这是何意?我等都进宫面圣劝鉴,你却还在此端坐,是何道理?”
  
  儒雅将军这才缓缓放下手里的茶杯,话语有些漫不经心,道:“诸位大人真以为现在进宫劝鉴皇上,就能救得了徐指挥使和于大人?”
  
  “你这是何意?皇上善听劝言,我等进宫劝鉴皇上饶恕徐指挥使等人,难不成皇上还不听吗?”一位清流大臣很不高兴道。
  
  儒雅将军没立刻回答,微微笑了笑,才道:“周某曾听闻在皇上册封那徐秋澗为锦衣卫指挥使和授他尚方宝剑之时,诸位大人都曾进宫苦劝过皇上,可结果呢?据说你们还有不少人跪晕在朝堂之上了,但皇上依旧没有改变主意啊!”
  
  “你……”那大臣被儒雅将军一席话堵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杨荣闻言也不禁皱了皱眉头,因为当日他也是跪晕之中的一员。
  
  “哼!那又怎样?不试试怎么知道,总比眼睁睁看着徐大人他们被杀吧!”又有一个大臣冷声道。
  
  “是不能怎样!但足以说明诸位大人的话有时候在皇上面前也不好使啊!像这等无用之功,周某才不愿去做呢!”儒雅将军似笑非笑的道。
  
  “哼!像你这等无情无义之人,本官真是羞与你同朝为官!你不去也罢!我们自个去,诸位大人我们走……”那清流大臣气的不轻,直接就想招呼众人走了。
  
  “且等等!皇上最近确实越来越不听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劝言了!”杨荣一阵犹豫,还是叫住了众人,随即将目光深邃的投向了儒雅将军,“不知周大人有何高见?”
  
  见杨荣发话,一干大臣只得驻足了,毕竟这可是朝中数一数二的人物,没几个敢不听。
  
  见杨荣有意讯问,儒雅将军这才正色道:“高见道谈不上,只是想告诉诸位大人一个事实而已,想必诸位大人也知道今天皇上为何要治徐指挥使等人的罪了吧!”
  
  “这老夫略有所闻!听说他几人今天不顾免死金牌,用两把尚方宝剑,当着皇后娘娘的面斩了皇后的胞弟!皇上因此而震怒……”一个官员道。
  
  “我看徐指挥使几人今天都做的很好,本官也听说过那孙彤,其仗着皇亲身份,在京城无恶不作!死了有什么不好!皇上居然还要迁怒于他们,岂不是昏君之为么?”另一个官员也鸣不平道。
  
  儒雅将军摇了摇头,“各位大人真以为皇上之怒是在于孙彤被斩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依我看来,皇上今天发这么大怒,原因有二,其一嘛,就是……”儒雅将军说着,带着笑意望了望一旁的杨荣。
  
  杨荣面色微微一烫,他自然知道对方的意思了,显然是想说今天在猎场,自己给了皇上一个不痛快!赶紧催道:“行了!其二又是什么?”
  
  “这其二吧!也是主要原因,我今天听闻皇上回宫,便见皇后大病不起,连太医都束手无策,皇上本就心情低落,如此岂不是怒上加怒,最后他听闻皇后是看到孙彤被斩一幕才一病不起的!诸位都知道皇上和皇后伉俪情深,试想他会将这通火算在谁头上?”儒雅将军侃侃说到。
  
  一干大臣现在全是听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如此说来!皇上所在意的并不是那孙彤被杀,而是皇后娘娘的安危,所以才会冒这么大火,将徐指挥使他们下狱的!”有大臣说到。
  
  儒雅将军点了点头,“我之所以劝解各位大人此时不要进宫,那便是因为皇上现在正在气头上,毫无理智可言,你们此时进宫劝鉴,非凡救不了徐指挥使等人,很有可能还会惹祸上身!”
  
  “可……可这么干等着也不是个办法啊!皇上已经下令明日午时就要斩了他们了!”有大臣焦虑道。
  
  “事实就是如此,此刻我们确实帮不了他们什么?一切都要看他们的造化了!况且皇上仅仅下令明日只处斩于谦和徐恭二人,却并未说要处死徐指挥使,这说明什么?”儒雅将军深有意味的道。
  
  “这又怎么说?”杨荣竖了竖耳朵,有些好奇的下意识道。
  
  “皇上对徐指挥使网开一面,显然说明,皇上对他还处在犹豫阶段,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杀他,我想今晚皇上必然要宣他进宫问话!一切就要看这位徐指挥使运气如何了!”儒雅将军说到,但见一干大臣面色愈加堪忧起来,不禁又道:“不过诸位大人也不要过于杞人忧天了!我虽未见过这位徐指挥使,但他既然敢当着皇后和免死金牌的面强斩孙彤,想必也不是一般人,说不定他真有大能耐,大难不死呢!甚至没准还能救下那于谦和徐恭也说不定呢!”
  
  “这……哎……但愿如你所说吧!”
  
  一时间,许多大臣都沉默了。
  
  …………
  
  夜已至深,京城天牢中,徐秋澗和于谦等三人,依旧还不眠不休的闲谈着;
  
  “徐兄!今生能与你结识,于某也不枉此生!”于谦开怀躺在牢里的一处杂草上,话语虽然豪迈,但掩饰不住面上的一丝惆怅!明天就要被斩了,于谦心里算是五味陈杂。
  
  徐秋澗同样仰躺在另一边,显然也看出了于谦的心酸,“于兄也无须如此颓废!事情也许还会有转机呢!”
  
  “是啊!于大人,指挥使大人说的对,只要没到最后,或许我们还有希望呢,即便没有生还的可能,这不还有我徐恭嘛,到时你我一同上路,你并不孤单!”一旁躺着的徐恭也激励道。
  
  于谦笑了笑,“你们当真以为我是畏惧明天被砍头吗?不是,只是于某家中尚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母啊!倘若我一去,只恐她孤苦伶仃,再无依靠!哎……”于谦说着,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随即看向徐秋澗道:“徐兄!愚兄有个不情之请,还请你务必答应!”
  
  “我知道于兄要说什么?你放心,我一定会尽我所能保你们周全,于兄不用为令堂担心!”徐秋澗坐了起来,郑重道,刚才听到于谦的话,徐秋澗不禁也想到了远在渠江县的老母,以及还在迟迟盼望他回去的三个清丽女子,香儿,雯儿以及萌儿!他绝不能死,一定要抓住一切能活下来的机会。
  
  就在徐秋澗暗暗思量的时候,牢门被打开了,走进两个身作太监服侍的人来;
  
  “徐秋澗!皇上昭你进宫,请跟我们来吧!”其中一个瘦小的太监尖声尖气的道。说罢就伸手拉着徐秋澗的手,往外走!
  
  徐秋澗微微一怔,这太监传旨怎么还拉拉扯扯的,不由得惊奇的在那小太监身上打量了几眼,只见那小太监拿手遮遮掩掩,显然不想让他看清面容,但徐秋澗眼睛很是利索,显然注意到了那小太监的面容,不由得一愣,赶紧回过头朝另一名太监望去,顿时面色一变,“怎么是你们……”
  
  ps:儒雅将军是谁?再猜猜看?不错,他姓周哦……已经四十多岁了,前面一章写错了,写成三十多岁了,已经改过来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