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八十四章 去与留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二许禄妆样说。刘讳、余庆亢、赔布廉兰人都是呆了不“也是涌起一股寒意。

    此时他们才想起王斗的实力不说他那几百火统兵单凭他那些长枪兵冲杀上来自己家丁也要损失惨重。不论二比一还是一比一的交换比他们区区十几个“家丁都是换不起。

    而王斗只需数个同时间又可以练出一大批的兵丁出来。

    蓝布廉在众人中年纪最大有四十余岁。他的思虑也最谨慎他道:“闹饷万万不可此仍违背军纪之举就算被防守大人斩了我们都无处喊冤去

    他道:“其实我也不指望防守大人下什么粮饷这么多年了我们何曾指望过朝中或是卫所中下什么粮饷?还不都是靠自己的田亩养兵?我最担心的是听到了一个不妙的消息。”

    刘讳、余庆元都是问道:“什么消息?。

    蓝布廉道:“我听说了防守大人有意向等新军练出来后他就要将我们这些家丁打散重新编立几哨新军。到时候诸位的家丁怕都不属于自己掌控了

    刘伟大怒喝道:“没有了这些家丁我们还算什么?这些家丁都是我们辛辛苦苦养出来后防守大人这样做是要断我们的根啊

    连许禄都是露出注意的神情沉思起来。

    刘韩囔囔了一阵他对许禄道:“许大人这是关系到我们生死存亡的大事您有什么看法?”

    许禄沉吟道:“此事或许是谣言我要去向大人证实

    半晌他抬起头来:“如果此事当真

    他忽然“哼了一声:“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我们有这些好兵。天下之大哪处不可去?。

    刘纬、余庆元、蓝布廉三人都是眼睛一亮确实经过几个月严酷的练不说那些新军就是舜乡堡原先的旧军家丁们也是个个操练得非常出众。

    这些家丁们原先就有底子在身上再经过严格的练后个个都是英武无比随便一个拿出去。都可以以一当十。他们一队十几个家丁。每人都可以充为军官随便的一支几百人的队伍很好拉起。特别是许禄手上有五十个强悍家丁更是不得了走到哪里都要被人奉为上宾。

    几人说起来都是野心勃勃之辈原先各人心中便有个模糊的念头此次被许禄挑明后他们越想越有道理只觉得海阔天空无处不可去。几人相视而笑都是眼睛亮得惊人。

    刘讳大叫一声:“不错就是这样

    忽然旁边的蓝布廉说了一声:“原来是温大人孙百户。”

    不知什么时候温方亮与孙三杰己是站在了众人的身旁几人谈得热闹竟没有现温、孙二人来到身旁。

    蓝布廉满脸笑容地对二人打了招呼。

    温方亮笑嘻嘻地道:“你们聊得这么热闹在谈些什么呢?。

    刘帏、余庆元二人不说话蓝布廉只是笑道:“没什么随便聊聊。随便聊聊

    许禄也是对温方亮拱了拱手虽是礼数周到神情中却没什么恭敬的意思。

    舜乡堡原六个管队官中许禄刘姊、余庆元、蓝布廉几人交好却与温方亮、孙三杰二人对不上眼。

    许禄几个嫌怪温方亮仗着叔父温士彦的势力才得以担任这个管队官典型一个纨绔子弟又升上了副千户不免让众人嫉妒。同时温方亮相貌英俊很有女人缘所纳妻妾又都颇有姿色看着人家的婆娘再看看自己家内的黄脸婆几人内心不免酸溜溜的更对温方亮看不上眼。

    至于他们看孙三杰不过眼。则是理由简单多了一个大男子 五大三粗的。额上还长个粗扩的大瘤说话声音却是软绵绵的阴气十足象个妇人一样。和他相处不免沾染上晦气。

    平日里六个管队官分为两派。明争暗斗的。表面上又要一团和气注意着官场的体面。

    随便说了几句场面话后许禄四人便扬长而去看着他们的身影温方亮的脸色沉了下来。许禄几人看不起温方亮这样的纨绔子弟温方亮何曾看得起他们?一帮典型的武夫没有头脑哪象自己是智慧型的?

    这个英俊的年轻军官冷笑了一声:“想走自立门户?他们以为带着几个家丁就能成事了?蠢材看不清形势跟着防守大人才是前途不可限量”。

    显然刚才许禄等人的谈话。都被他听到了耳中。

    孙三杰“温柔”的声音响起。他有些担忧地道:“温大人如果防守大人真的要改编家丁您就不担心?”

    温方亮微笑道:“老孙啊。区区几个家丁算什么?大人现在正是用人之时。如果被大人接收了还愁没有兵带?那些新军哪一队拉出来不比我们带十几个家丁强?老孙啊目光要放得长远些!”

    此时他脸上满是精明的神情哪有平日那种嬉皮笑脸纨绔子弟的形象?

    孙三杰也是兴奋地道:“确实温大人这样一说我老孙还真是心动看着大人那几队火镜兵我真是流口水啊如果能带一哨这样的火统兵让我现在死了也是甘心!”

    孙三杰为人较憨厚是个技术型军官平日也不善长勾心斗角。他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闲时摆弄他那只鸟锐。他在鸟统上的造诣比原来靖边堡王牌鸟统手钟显才还高。

    能带一队出众的火锁兵是他的理想与心愿。

    温方亮微笑道:“放心吧老孙你会如愿以偿的!”

    从崇祯九年二月十八日起。舜乡堡内就不断传出风声防守大人要改编旧军家丁将那些家丁打散新编为一个新军哨队以后他们便与新军无二。

    人心浮动特别是在几队旧军家丁中。对于原来的那些家丁来说他们往日都是各军堡的主心骨被人嫉妒羡慕。向来是盛气凌人骨子里看不起堡内那些普通军户。

    现在舜乡堡旧军家丁都与新军一样的待遇看着往日看不起的人与自己平起平坐。他们心下格外不平。更不妙的是他们往日引以为傲的技艺。现在也丝毫没有优势这又让他们心下失落。

    现在更是要被改编……

    当然除了这部分的家丁外也有一部分家丁心下别有想法。看看新军家属们分田分地他们也是羡慕假日时回到家家人多有嘀咕对于古时极重田地的百姓们来说加入新军家家户户都可以分到几十亩田地世世代代传承这是一个难以克制的诱惑。

    这些人倒对自己是否会被改编没什么想法甚至内心暗暗期待。

    王斗也听到了这种风声或许自己裁撤舜乡堡所有军官家丁的时机己经到了。

    二月二十一日原防守官许忠俊心腹与王斗交好的舜乡堡管队官许禄求见了王斗二人长谈了一个时辰二人说些什么外人不了解。不过许禄出来时王斗神情有些黯然。

    二十二日。舜乡堡千户官厅内。

    大堂内军官济济一堂王斗坐在林道符与镇抚迟大成分别坐在左右两旁还有韩朝韩仲。管队官温方亮孙三杰令吏冯大昌等人。分别坐在下。

    众人各色的目爽只是看着下跪着的许禄蓝布廉、刘伟、余庆云四人。

    今日他们是来向王斗拜别的他们己经打定主意领着自己的家丁们离开舜乡堡。

    厅中一片安静只闻各人的呼吸声。

    猛然韩仲愤怒起身指着许禄等人喝道:“好啊防守大人辛辛苦苦每日给你们吃喝把你们的兵操练得出众你们到好拍拍屁股就要走人。俺老韩倒要问问你们还有没有恩义之心?”

    对于韩仲的喝问管队官余庆元脸有羞愧之色张了张口又喃喃的说不出话来余者各人只是沉着脸不说话。

    许禄脸色平静只是说了一声:“大人恩德来日再报!”

    王斗制止住了愤愤不平的韩仲。叹了口气他起身道:“人各有志不能强留!”

    他看着许禄神情复杂想当日自己任靖边堡屯长时许忠俊在的时候许禄对自己帮助还是很大的他也希望到舜乡堡后与许禄仍是持续同僚之谊可惜为了家丁之事二人最后还是分道扬镰。说不痛惜。那是假的。

    王斗道:“许老哥我不勉强你们也希望你们将来有个好的前程!不过我有言在先你们离开舜乡堡后投谁都可以若是有敢从贼降虏的

    猛的一声巨响!

    却是王斗一把抽出腰间重剑将面前的桌子劈成了两半!

    他口中缓缓吐出下面的话:“我王斗必诛之!”

    在舜乡堡军民们鄙视的眼神中。许禄蓝布廉、刘伟、余庆元四人领着自己的家丁们走了前舜乡堡防守官许忠俊交游广阔不但州城。甚至卫城许多官员都有来往。许禄作为许忠俊的心腹多少也与这些官员有交往加上他手上的家丁自然有许多可以去的地方。

    他们的四队家丁。除了每队留下三、四个人外余者都随他们而去。对于许禄几人来说他们走后免于自己家丁被改编的危险 保住了自己的力量以后他们带着家丁天高地远可以到外面去闯下一片新天地。

    对于王斗来说许禄他们走了也好留下的军队一色的新军。舜乡堡牢固一块也少了很多隐患。特别是在清兵快要来临的时候。

    六个管队官只留下了温方亮与孙三杰二人。

    二人以实际行动向王斗证明了他们对王斗的效忠特别是温方亮笑嘻嘻的对于自己家丁的交出丝毫不以为意他对王斗言道只希望将来新建哨队时能让他领一哨的新军兵马。

    对温方亮的留下很是让王斗意外本来他以为改编家丁时许禄会支持自己余者各人会怨言交加。特别温方亮会是个麻烦的人物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不用说对这二人王斗是大加笼络他暂时让那十五个留下的家丁划归二人管辖使他们每队兵达到了二十人。很快舜乡堡就要进行军士武艺等级考核了等武艺考核后王斗再考虑新建两哨兵马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