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八十三章 家丁风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天气仍是极寒匠头李茂森先期挑选几个工匠去寇家沟选取采矿与炼铁作坊之地。

    要节省成本相关的作坊当然要选取在矿山附近好在这里地点荒凉平日小猫都难得见到几只。安全上没有问题。寇家沟旁边又有水源。设立炼铁作坊也不是问题。每日勤测后李茂森等人便到几里外的岔道屯堡去歇息住宿。

    在这个。同时林道符也走到了辉耀堡与管队官常正威贴队官钟大用商议辉耀堡各屯堡丁口充为矿工之事。

    常正威二人听说王斗己经免去了他们诸屯堡的屯粮征收而且他们一队兵丁护卫矿山安全还有足额的粮饷可拿自然是非常欢喜满口答应舜乡堡向他们下达征集人丁之事。钟大用为了讨王斗与林道符的欢心。更是积极每日就是随林道符奔波。

    辉耀堡及几个屯堡军户吠闻到寇家沟去干活每日都可以吃饱干得好还有月粮伤亡也有抚恤人人都是踊跃。

    辉耀堡连辖下四个屯堡他们五个堡牛车与骡车找不出二十辆。独轮车倒是找出了一百多辆以后所有的煤铁矿石都要靠这些简单的工具运输。

    一直到正月十六日诸屯堡军户都是前往寇家沟当地建立作坊窝棚等建筑。

    林道符也是每日亲自前往巡视忙上忙下人都瘦了一大圈。

    李茂森等人己是定下了采矿与治铁作坊地点这些时间李茂森就是指挥各人兴建炼铁炒铁的铁炉之物还要从舜乡堡各地采购与运去相关的设备。连同军户们每日的吃喝王斗的钱粮是滚滚而去。

    造几座铁炉估计没有半个月。一个月造不好在这个期间林道符还带着令吏冯大昌等人到武家沟去跑了一趟听闻舜乡堡一口气要采购焦炭六千斤以后每月还要更多当地的几个矿主都是吸了口冷气这可是大主顾!

    他们殷勤招待了林道符等人。在价格上也给于了优惠每吨焦炭定在了银钱十五两此外他们还答应运用自己的人手定期将这些焦炭运到舜乡堡。当然。从舜乡堡到寇家沟的运输便要王斗自己想办法了。

    二月初听闻寇家沟己有铁炉造好王斗便领着舜乡堡一行人前往了寇家沟当地视察。

    此时仍是天寒地冻寒风刺骨。从舜乡堡到岔道屯堡的道路都是古老官道年久失修到处是坑坑洼洼。从岔道屯堡往西拐入寇家沟后这山路更是难走。全是黄土小路。忽上忽下的这样的地方。要运煤运铁的难度可想而知。

    那寇家沟的地形是东南为山地西北为丘陵平地不远处有一条河流经过。

    一行人到达寇家沟后这里己是一片热闹的景象小小的寇家沟到处是穿着破旧棉袄与皮袄的男子与妇女男子兴建铁炉作坊女子则是用独轮车推着煤石等物个个都是忙碌无比一些辉耀堡的军士们则是拿着刀枪在附近戒备监督。

    在那些铁炉作坊的附近是一大片用石头树枝茅草搭成的地窝子随便推开一个房屋里面放着都是杂乱的瓦盆家居等物非常的简陋这就是矿工们休息住宿的地方。

    王斗叹了口气条件是艰苦王斗也没办法只能尽量让这些矿工及家属们吃饱了。

    听闻王斗前来林道符与李茂森匆匆忙忙而来这些天林道符忙里忙外人都黑瘦了一圈。还有李茂森也是髻纷乱。脸上手上黑黑的一片脸上也是被寒风拉开了一道道口子。

    王斗叹道:“林大人你辛苦了!”

    林道符的精神很好他兴奋地道:“幸好矿山之事己走进入正轨下官幸不辱命!”

    二人帝王斗到处参观每到一处王斗都是不住点头。

    到了山脚下。李茂森指着其中一个高高的铁炉向王斗介绍那铁炉先用木头匡围然后用盐和泥砌成一炉约可以送入铁矿石二千余斤用煤炭便可冶炼。鼓风时需要用六个人拽拉炉扇风箱等矿石化成铁后。便可以从炉腰孔内流出。

    依李茂森的介绍铁分生、熟两种出炉未炒为生炒后为熟。生熟相和炼成便是钢铁。

    他这种方法又称为杂炼生揉法《天工开物》里曾有介绍这种炼法。铁炉中生铁与熟铁混合在一起火力到时生铁熔化包裹和渗入熟铁生铁多余的炭素被缺少炭素的熟铁所吸收排挤出一些熟铁所含的熔渣。生熟铁都成为钢铁。取出加锻再炼再锻反复数次就成质量较纯的钢铁。

    这种炼法费功较少产量较多在近代炼钢法应用以前是一种进步的技术。

    王斗对炼铁不是很在行听李茂森说得头头是道他是专家就由他作主了。

    现在的寇家沟铁厂虽是简略但也算是开矿、治炼到达输形成一条龙的完整产业。看着眼前热火朝天的景象王斗身旁的韩朝韩仲等人都是兴奋他们以后的盔甲兵器就指望从这里出了。

    依林道符的介绍购买煤炭及建造铁炉。费了不少钱还有从保安州各地请了一些开矿与冶铁的技师也花了不少钱。

    那些炒铁工匠有炉工、铸工、钳工、锤工等约二十余人都是从保安州城聘请的每月月银就要一两五钱还有本色米五斗算是高级技术人员了。余者一些矿工们都是辉耀堡本地的军户充数没什么技术含量每天给他们吃饱干得好再给些微薄工钱便可。

    王斗沉思良久说道:“林大人辉耀堡这些矿工都是我们舜乡堡治下的军户无论如何要让他们吃饱!特别是那些运煤运铁的妇人更是不易要照料好。”

    林道符道:“下官省得依大人先前的吩咐虽然没有白面馊头但是粗粮只管吃饱每三日还有一荤每五日还给酒一狗军户们都很满意感念大人的恩德呢!”

    李茂森也证明了林道符的话。他道:“先前那些辉耀堡的军户。每年勤奋耕种仍是食不果腹巩都能吃饱他们干劲都很足!”   王斗身旁的韩仲也是囔囔道:“每天能吃饱还要奢望什么?想当年我们在靖边墩想找个卖苦力吃饱饭的地方都找不到大人就是太心善了!”

    王斗点了点头看旁边那些衣衫褴褛。正在劳作的男人女人们。个个跑得飞快很多人还唱起了山歌粗黑的脸上带着快乐的笑容。心下暗叹了口气:“普通的老百姓。就是容易满足啊!”

    崇祯九年的二月初十日在寇家沟铁厂走上轨道时林道符也赶回了舜乡堡与王斗一起主持了今年舜乡堡各地的春耕事宜。

    看林道符这样的忙里忙外王斗也寻思从堡内军官提上一人 为林道符分忧解劳才是。不过这个提议一出林道符便是摇手不停言道自己精神量钦区区小事他还忙得过来。虽然忙但林道符这些时日己是沉醉在这种充实的生活当中如果一个人出来与他分享了这种权力。不用说林道符又会内心失落。

    与靖边堡往日一样今日起舜乡堡军户也是一一抽签选取了自己的耕牛田地去年堡内共开垦出三千亩的田地堡内有一百户人家各分到了三十亩地。

    这些分到田地的军户们个个喜笑颜开千恩万谢。这些田地都是第一年免粮第二年征一斗第三年征两斗有了这些田地传家。他们以后完全可以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看他们这种兴奋的样子那些没分到田地的军户们都是眼热不过自己手气不好只能等接下来的田地分配了。他们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分到田地。

    堡内共有一百户军户分到田地在舜乡堡新军中最少也有一百多人受益。他们的家小妻子分到田地家内的生活有了盼头这些新军练的劲头更足了余者的军士看到榜样也是人人兴奋防守大人果然说话算话以后整个舜乡堡军户都可以过上好日子。

    虽然现在各人当兵没有粮饷。不过每日都能吃饱又练了一身的好武艺。将来随军出战后有了缴获不比每月固定拿饷差。

    在舜乡新军一片的欢喜中。二月十四日。春分这一天舜乡堡的春耕又开始了。

    耕作热闹新军欢喜不过在那些舜乡堡旧军家丁与军官们 却有着不一样的心思!

    崇祯九年二月十六日。仍是春寒料啃。

    从舜乡堡教场出来一阵寒风吹来就算许禄的身体壮实每日练打熬仍是不觉间裹紧了身上的皮袄。几个家丁跟在许禄的身旁。看他的脸始终沉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都不敢打乱他的思路。

    许禄慢慢而行出了教场忽听身后有人在叫:“许大人许大人!”

    许禄回过身去却是管队官蓝布廉、刘纬、余庆元三人追了上来身旁同样跟着几个家丁们。

    这三个管队官与许禄一样都是舜乡堡世袭的军官代代相承。他们的家族都在堡外占有了大量的良田用于供养自己的家丁们他们平日也算是与许禄交好。同声出气。

    此时他们三人追了上来相互施礼后许禄淡淡道:“不知蓝百户、刘百户、余百户叫住许某。有什么要事?”

    四人中以许禄实力最强毕竟经过王斗的裁退老弱后原先舜乡堡的六个管队官除了许禄一队兵五十人完好无损外余者管队官只余下十几个家丁只能和舜乡新军中的甲长相比。

    而且六个管队官中也是许禄与王斗私交最好。所以六个管队官中事实上以许禄为尊不过温方亮升上了副千户他的话语权也是重了起来可以和许禄并列而坐。

    此时蓝布廉陪笑道:“许大人您与防守大人私交最著我等就是想打听一下这个月的粮饷堡内仍不于放吗?”

    舜乡堡各管队官们队中的家丁向要每月银一两。本色米五斗去年十月下时王斗曾放过一个月的粮饷。不过从那时起王斗便未再放过粮饷。除了各兵都能吃饱连家丁们也是一样的伙食。

    许禄摇了摇头:“眼下堡内钱粮紧张防守大人又要开矿怕是没有粮饷下了!”

    管队官刘伟是个大胖子他怒道:“有钱开矿没钱饷防守大人也太过份了吧。我们队中可是家丁向是堡中主战精锐。岂能与那些操练数月的军户相比?”

    他眼中寒光一闪道:“许大人您向是我们几人的主心骨不若你领着我们去闹饷吧?”

    管队官余庆元有些胆他迟疑道:“这”不好吧大人虽说没饷。不过也没亏待我们每日军中都是相同伙食待遇!”

    刘姊道:“怕就这样难办眼下我们队中只余下这些家丁现在新军那边分田分地热闹队中人心浮动啊!”

    他这话一下子说中了余庆元的心事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他们队中的家丁多是他们家的家奴佃户。眼见堡内军户分田分地岂会没有别样心思?怕就到时”

    刘纬又是热切地道:“许大人您看我的提议?”

    许禄一直冷冷听着此时他猛地喝道:“胡闹你们都不想活了就凭你们几个兵也想闹饷?”

    他不屑地哼了一声。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王斗实力的虽说此时将官战力实力强弱都以家丁为标准外人看王斗似乎一个家丁也无。不免轻视只有许禄明白王斗是多么的可怕当年在靖边堡 他不声不响地练出百多强兵个个都有家丁的实力。

    眼下更是练出了五百多新军。这些新军。战力相当于五百个家丁!

    五百个家丁啊放眼保安州怕守备大人也是不如吧。新军们个个又以王斗马是瞻特别是舜乡堡分下田地后这些新军看到盼头对王斗更是死心塌地!

    闹饷?怕走到时不知道死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