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七十六章 法与情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四百三十七个青壮。互斗以原来的靖边堡老兵仓部出口寸官并按当时的营兵编制。

    十一人一甲两个伍长各管火镜兵、长枪兵一伍外加甲长一人。

    五甲为一队设队长一人。

    四认为一哨设哨长一人。

    两哨为一总设把总一人。

    辐重队炮兵队骑兵队以后再组建。如果兵力增多可以将哨与总的单位扩大。此外每一甲有小队旗一面每一队有中队旗一面每一哨有大队旗一面把总也有总旗一面。原先军中繁杂的旗号王斗都大大精减。

    妾个队长拥有两个护卫加一个旗手一个鼓手。

    每个哨长拥有四个护卫加两个旗手此外还有两个鼓手。

    把总有护卫八个旗手四个鼓手四个。另还有一个军纪官领着五个风纪军士。

    在王牛的规定中韩朝、韩仲各领一哨的兵由王斗亲任把总。镇抚迟大成任军纪官以后军中纠纷律法皆由军纪官判定军官不得私下惩罚军士当然练时打军棍除外。

    各军官身旁的护卫都由总部派遣幕官们不得私下增设护卫。如果需要增加护卫的必须通报王斗批准等于录夺了军官们以后增设家丁的路子。

    组建的新军清一色的战兵加上各军官的护卫旗手鼓手等人这样算起来新军共有五百余人。连舜乡堡的青壮连从靖边堡带来的老兵们网好编制成一个新军队王斗命名为舜乡军一个响亮的名字。

    至于原来的舜乡堡旧军一百余人还是让他们继续保持原状。

    看着那边新军编伍热闹这些军官们的家丁看在眼里心里也不是滋味。

    新军按甲、队、哨、总为定后每个军士都有腰牌一面特别是一甲之长其腰牌上更是记着全甲所有军士的名字以后一甲中谁贫谁富谁强谁弱唤出名字甲长都要知晓。

    通归汇合起来摆在王斗面前的就是舜乡新军的兵册。

    看着眼前这只新军队王斗韩朝韩仲等人心情都很激动这只军队就是以后自己在乱世中的本钱啊。

    编伍后由新任两位哨长韩朝、弗仲向军士们话王斗亲自向每位甲长队长授旗这些原来的靖边堡军士个个升为军官心情自然是兴奋激动他们向王斗表示以后旗在人在旗亡人亡。

    严明的组织纪律是成为强军的要。编伍后王斗向各个军官们下了原先在靖边堡总结出来的一些条例军规军士们全部都要在三个月内熟背以后抽背如有军士背错一条的就要打五军棍军官背错一条的要加倍处罚。

    有军官士兵不识字的王斗可以在下午或是晚上找一些文吏来教他们总之要背熟劳记。

    除此之外王斗还准备效仿后世北洋的《劝兵歌》还有后世《三纪律八项注意》等思路。按当地的民歌民调也编一《劝兵歌》出来潜移默化地向军士们灌输军纪观念。

    舜乡军成军的第二天王斗让这些军士们将自己的营房稍微打扫修整了一下最重要的是买来一些煤炭之物让他们回去后有一个温暖舒适的环境。

    第三天起王斗便开始对他们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系统严格练这一个月中他们就是学习如何站队列队如何踩着鼓点走步等阵形操练。

    和靖边堡的军士一样这些舜乡堡的青壮开始时没有一点基本的队列观念虽然每队中都有靖边堡的老兵带动还是一个个站得歪歪扭扭的左右不分。

    只有那些舜乡堡旧军们会好一些。

    对这个情况王斗等人早有经验在各兵的右脚上绑上绳子这样情况才会好些。

    不过在队列刮练中王斗等人并不客气只要各兵队列排得歪一些的各军官们操起军棍就打。一个上午下来那些新兵们一片的哭爹喊娘声。

    特别各队的队长原来都是靖边堡军士的伍长队长他们身旁跟着的两个护卫同样是原来自己队中伍中的兄弟这些老兵们原来在靖边堡被操练得狠了此时媳妇熬成婆哪还会客气?手上的军棍只是舞得呼呼生风让人见之胆寒。

    对于原舜乡堡的旧军则是王斗身旁的八个护卫监视这些人都是原来靖边堡中的老兵个个身高马大那些旧军阵列不齐整的同样是军棍啪啪打去打得那些家丁们个个鬼哭狼嚎敢怒而不敢言。

    林道符今日听说王斗开始操练士兵后。便匆匆忙忙赶来他很奇怪王斗原来在靖边堡是如何练兵的一定要看个究竟。此时看到这样的练场景他不由脸色白对王斗道:“大人如此操练是不是对将士们太过严厉了?”

    王斗叹道:“人心都是肉长的将士们受苦我如何不心痛?只是军中阵列纪律为第一要务堂堂正正之师方可无往而不利!不严厉操练如何能练出强军?我靖边堡军队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不过我军中已是取消了各种肉刑军士们操练违规只是处以军棍已经算是体恤将士了!”

    林道符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此后他看得很仔细目光只是盯着下咆哮不停的韩仲

    镇抚迟大成一直站在王斗身后板着脸不语他身后的五个风纪军士同样是个个高大魁梧靖边堡军队中精选出来的老兵。只是个个背手肃立在他的身后。

    上午的操练结束后由堡内一些妇女及老弱男子组成的伙房送饭来时众军士才眉开眼笑大桶的米饭大桶的肉汤还有一桶的羊肉猪肉香气扑鼻这些平常哪吃得到?就是那些舜乡堡旧军家丁们肉食怕也只有年节才能吃到。

    今早操练前大家都是杂粮米饭吃饱已经让众人很开心了没想到午时还有肉。一时间各人欢声笑语早忘了先前的操练之苦只是排队领饭。

    排队领饭这也是军中的条例之一就算是各军官们也不例外。几个旧军的管队官及一些强壮家丁想要插队见王斗与韩朝韩仲都是一样的排队他们哪还敢插队只得乖乖的与众人一起排队领饭一边还咽着口水探头探脑希望能早点轮到自己。

    领到饭后众人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一边大口地吃饭一边还相互取笑对方挨了多少军棍自己则是挨得少教场中一片的笑声与叫嚷声。

    王斗与韩朝、韩仲谢一科、林道符迟大成等人坐在一起还有许禄也是捧着饭碗跑过来。众人坐在一起都是吃得很香甜林道符虽身为副千户平时也难得吃肉此时便是趁机大吃特吃那许禄更是吃得满嘴流油。只有迟大成吃相会好一些与他做人一样吃饭也是一口一口的非常稳当。

    许禄看见谢一科坐在王斗旁边有些奇怪这年轻人是谁轻声向韩朝打听后才知道这位原来是王斗的小舅子。先前谢一科与众人一样站队由于站得不齐他身上同样挨了不少的军棍连小舅子都打这让许禄对王斗的铁面无私大感震惊。

    谢二科听到许禄的声音他倒是满不在乎他叫道:“只要有肉吃被打几军棍算什么?”

    听得众人都是笑了起来。

    对于王斗给军士们这么丰盛的伙食林道符其实内心是有忧虑的按这样下去这养兵的费用就大了不过他现在靠上了王斗这粮饷的事便由王斗去解决吧。

    其实王斗是有苦自己知他虽然在靖边堡内有三千两银子的库存不知道按这样下去怕也只能支持到明年初。粮饷的事情一直深深地困扰着他在众人面前他只能保持着一副气定神闲胸有成竹的样子。

    过犹不及特别现在天气寒冷下午王斗并不操练只是组织军士们学习军纪条例。

    这让那些舜乡新军们叫苦连天他们都是文盲让他们读书识字还不如让他们去操练挨打军棍更强些。

    不过这是王斗的规定他们只能皱着眉头听那些枯燥无味的军纪条倒了。

    此后一天天练下来十天后众人站队列队已经基本有些样子左右不分的人也大大减少。不过随着练强度的加深虽然每天都能吃饱吃肉不过众军士对练的畏惧之情也在加深的天寒地冻的实在是太苦了。

    不过操练前王斗有言在先谁敢当逃兵的抓回来后不但要重重处于军棍就是他们的家也会立时取消他们的田地分配甚至将他们的全家驱逐出舜乡堡念及于此众新军们才咬牙坚持下来。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坚持的十五天后韩仲怒气冲冲地来向王斗报告他那一哨兵昨天有三个军士偷偷溜出军营逃回家中去了。现在他们已是抓了回来听候王斗的落!

    王斗不由大怒!

    寒风彻骨雪花乱舞此时在舜乡堡教场上两哨新军还有那些舜乡堡旧军都排列成阵形只是静静地立在教场上。他们每人手上都拿根长枪虽然众人还没有开始学习枪击之术不过已是练习如何持枪列阵几百根长枪探出枪刺如林!

    在众军面前此时“啪啪。”的肉击声不断镇抚迟大成判定这三个逃军每人处以三十年棍的刑罚。

    三个军士分别叫矫九高、陈臣忠、饰文焕这三人都被按到地下由镇抚迟大成身边的风纪军一一行刑那几个高大魁梧的风纪军士手上拿着军棍只是狠狠地往三人的屁股上面打去。

    惨叫声不断传来听得场中的众军脸色一片惨白三十年棍打完后三人的屁股上面一片血肉模糊。

    迟大成脸色不变行刑完毕他对王斗拱手道:“大人违纪军士已是处罚完毕请大人示下。”

    王斗静静不语站在他身后的八个原靖边堡魁梧老兵护卫也是个个冷着脸按刃肃立!

    半响王斗说了一声:“迟镇抚记得我说过有敢当逃兵的。他与家小要全部驱逐出舜乡堡吧!”

    以迟大成的刻板僵硬他也不由动容这种寒冬时节将他们全家驱逐出舜乡堡这

    他迟疑道:“大人他们法无可恕但情有可原依下官看还是小

    林道符此时站在王斗身旁他心下不忍也想劝说。

    王斗猛地起身。一身的甲叶铮然作响他厉声喝道:“我舜乡军中以军纪律法为先违情不纠情尚可在。违法不纠则法何存?如果人人都情有可原我

    他冷冷道:“驱逐!”

    那三个军士本来趴在地上呻吟此时听了王斗的话人人都是挣扎哀求满眼的泪:“大人小的知错了求大人饶了小的这一回吧!”

    王斗板着脸不语此时王斗身后出来几个精壮护卫将他们如老鹰抓小鸡一样押出教场去了远远的三人的哭叫声还是不断传来:”大人饶了小的们吧”

    场中落针可闻连舜乡堡旧军都是脸色一片惨白。一片安静中间中传来韩仲的咆哮怒吼:“老子军中不要软蛋有想当怂货的说一声就可以象他们一样滚蛋!”

    众人静静立着不知过了多久教场那边的路上传来一片的声音众人一齐转头看去。却是三个军士十几口人尽数被赶出舜乡堡来这些人中有老有少他们拿着简单的包裹其中有几今年轻妇女手上还抱着婴孩。

    寒风中婴儿只是哭叫不停几个女人不住的流泪安慰。旁边有些老者长辈只是怒目对那三个军士喝骂着骂他们丢人不争气。连累自己家受苦本来家中就可以分下田地过上好日子现在全完了。

    这三个军士都是一拐一瘸的他们哭丧着脸低垂着头只是后悔莫及。

    一行人从路上走过旁边远远的围着一些舜乡堡民众各人都是对他们指指点点以鄙视的眼神看着他们众目睽睽下一行人更是羞愧难当!

    听婴儿的哭声越急还有那些妇女的哭声远远传来王斗长长地叹了口气自己的心还是不够硬啊。

    他对林道符道:“林大人你带些人击库房领些银子与米粮追上他们每户给银二两米麦两斗吧。虽然他们不能再留在舜乡堡内不过有那些银钱粮米他们的日子也会好过些。至于他们以后如何就看他们的造化吧。”

    林道符深深作了一个揖郑重地道:“下官领命!”

    走了几步这高大的中年军官又回过头来:“大人治军严谨心怀慈悲下官叹服!

    说着他就急步去了。

    等林道符回来时他满脸的喘嘘感慨。道:“这些人户收到粮米后都是痛哭流泪三个军士更是痛哭流涕后悔无及他们都道自己仍是舜乡军的一员希望有回到舜乡堡的一天!”

    王斗长叹了一口气道:“继续操练吧!”

    韩仲眼睛一瞪大喝道:“列阵!”

    立时“哗!”的一声教场中所有的军士都是站直了自己的身形人人神情严肃并将长枪持靠在自己肩头上没有一个人不认真!几纵几队都是排列得整整齐齐。连那些舜乡堡旧军也不例外。

    长枪如林一股肃杀之杀蔓延开来。

    “前进!”

    数百长枪兵向前而行他们抬手摆臂动作刮一脚步踏在地上一片整齐的轰响!

    “前进!”

    舜乡军们列阵而行气势一往无前!

    林道符看得目驰神迷他长长地呼了口气:“强军可成!

    以后的练仍是很苦有些军士还在晚间偷偷哭泣不过众人都是坚持下来

    随着练的进行他们的气质也在飞地变化个个身上透着一股军人的英气双目锐气十足!

    舜乡军中是每十五日放假一日一个月放假两天。每当这些人回到家时总是让人啧啧称奇自家的大小伙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英气了常言道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用来形容自己的儿子丈夫还真是恰当。

    舜乡军二人成行三人成例走在街上各人腰板挺直目不斜视一举一动尽显英武之士看得很多男人女人们投来了吃惊的目光。这还是各人印象中自由散漫面黄肌瘦麻木不仁的明军么?

    看着自家英气十足的男人们加上现在堡内开垦荒地顺利很多人家都有机会过上好日子各家都是嘱咐自家男人好好操练争气些不要象先前那三户人家一样被赶出舜乡堡他们丢不起这个人。

    舜乡军操练一个月后在崇祯八年的腊月初王斗也带了几个随从来到了保安州城内。

    ※

    老白牛:

    回关山暮雪书友:

    明末营伍制与卫所制基本是合一的九成的边将白天是营伍官 晚上是卫所官所以一个卫城往往设有指挥使司又设有守备官厅。

    不过卫所官不值钱特别是九边各地有时一个千户所有三、四个正千户七、八个副千户特别是实缺少。区区一个守备的差遣职务至少也得从卫指挥使都指挥金事内选用。副总兵已经是都指挥使司的卫所世官总兵要署上都督府都督全事才能任用。

    依宣府镇志明末宣镇的管队官不过一千三十五人都是从千百户内选用。防守官其实是防守把总防守千总的简称。操守官是操守指挥的简称。

    回谢山书友:

    现在每天傍晚六点更新都是两章合一章更的字数都会在五、六千字。这样大家不用等到很晚晚上我也可以好好休息构思文章 呜呼。

    ecHo 处于关闭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