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七十五章 新编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有众个雄心在明年下编练出只千人的强军。不心圳训紧迫王斗只能选取最容易编练的兵种来练。

    在王斗的计划小中这些兵种还必须是流水线似能大批量生产廉价的能经得起消耗的士兵到时用数量堆死一切自己的对手。这样算来算去只有长枪兵与火统手加上一些适量的炮兵与骑兵。

    火枪手练一个月便可上战场作战只要练充足一年时间就可以成为神枪手。

    长矛手同样练三个月就可上战场一年下来也可以成为精锐的士兵看看靖边堡军士就知道了。

    就算制造铅弹也远比制造箭支容易多了。士兵们在野营的时候点起篝火拿出一个铁杯融化铅块用子弹钳钳出放进水里冷却。一个错弹就作好了。特别如果有模具更可以大批量的铸造铅弹。

    而培养一个合格的弓箭手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对士兵的身高臂长也有极严格的要求加上弓箭器械昂贵这成本真是太高了。

    其实这个时代火枪技术远不成熟冷热兵器混合如果手上有大批量合格的弓箭手还是可以在战场中占据优势的。十七世纪后世郑成功的弓箭手们就以娴熟的箭术让荷兰的来复枪手黯然失色。

    不过成本及练难度问题弓箭手在王斗军种中淘汰了。还有刀盾手练难度也是极大一个合格的刀盾手也需要练长达一年的时间比长枪手与火枪手慢太多了还是取消吧。

    当然如果军中只有火枪手与长矛兵这构成还是很有弊端的。

    这个时代火枪有种种缺陷临敌的心理压力下繁杂的火器操作容易造成失误。

    火绳枪的缺点也多雨天不能使用。点燃的火绳容易暴露目标夜晚不能偷袭。火绳容易烧完操作也复杂。就算王斗改进纸筒定装火药也是如此。就算未来有烦枪一样是毛病多多。

    不过任何事情总是有利有弊只要利大于弊就值得去做!

    大明朝的流水线生产士兵就从自己这里开始吧王斗心中豪情万丈!

    崇祯八年十月二十二日从辉耀堡回来后王斗立时在官厅议事大堂内招集堡内一干军官商议事务。

    “林大人从今日起你便负责堡内的营操及屯田事务!”

    王斗正色对坐在下左旁的林道符郑重说道。

    经过这些天的观察王斗现林道符对堡内诸事还是一片公心加上他的能力是可以委以重任。

    林道符并来一副沉默的样子听了王斗的话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呆了一呆随后颤抖地站了起来眼都红了高大的身体深深地拜了下来哽咽道:“下官领命防守大人放心下官一定会尽忠尽职将大人吩咐的事情办好!”

    看他激动的样子王斗能体会他的心情做了万年的老三总算有人赏识他了如何不激动?

    王斗柔声道:“林大人不必如此论辈分你算是我的父辈兄长在堡内经验又是丰富本官受命以来日夜思量战兢惟恐误了操守大人的任用。以后堡内诸事还要林大人多多指教!”

    王斗肺腑之言林道符更是感激他又深深地作了一个揖然后坐了下来原本暗淡的双目又恢复了锐利。坐在椅上颇有顾盼自雄的味道。此后林道符生活充实起来他精神抖擞的老远各人就可以听到他哄亮喝斥的声音全身上下似乎有使不完的精力焕出了第二春。

    对于林道符的升任除了镇抚迟大成脸上露出笑容为林道符高兴外余者各人眼中都是露出羡慕嫉妒又失望的神情。林道符兼理舜堡屯田诸事他们没希望了。

    不过面上他们还是满面笑容地向林道符贺喜林道符也是喜笑颜弄地接受了众人的贺喜。

    王斗道:“此外镇抚迟大人仍是管理军中堡中律法军纪诸事余者各将各司其职!”

    众人轰然领命。

    王斗沉吟了半晌道:“从明日起堡内便要组织军士开垦田地操练军务!”

    他对令吏冯大昌道:“冯先生你明日便领着堡内几个书吏。按户统计堡内青壮男子将所有十六岁到四十岁的青壮男子尽数统计上来!”

    冯大昌坐在右边上脸上一直带着微笑颇有儒雅文吏的样子此时他含笑起身拱手道:“学生领命几日后便会将文册呈于大人案上。”

    王斗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人说吏滑如油不过至少表面上这冯大昌还是很拥护自己的。

    接着王斗又布几条命令下来指挥若定气定神闲。看王斗办、事井井有条的样子场中各人都是露出惊讶的神情这个王斗果然有两把刷子。先前各人看他只是巡视各地丝毫没有动作的样子现在这一动却是雷厉风行自有一股威势。

    在王斗的盘算中除了靖边堡受自己独立指挥外以后舜乡堡的屯田事务尽数交给林道符等堡内练兵走上轨道后也尽由林道符管理操兵诸事。

    而且他还计划在将来裁撤所有军官们的家丁。

    家丁将领之私产军将侵军饷厚家丁而薄罩士。厚此薄彼那些被放弃的军士不是没有思想的机器人被人视为废物岂会没有怨恨?这些人在战场上往往是最先崩溃的对象他们造成了很坏的局面就算家丁们再能战也无济于事。

    家丁制严重削弱了军队的战斗力。说起来靖边堡军士的待遇不见得很好每天只是吃饱连军饷都没有。不过他们有现在。二二诚力就是因为军 同仁的氛围怀有那种公斗哭州小制度。

    上行下效如果王斗也弄家丁了手下学自己怎么办?到时军中各人一大堆的家丁余者军士又成为废物自己又退回到明军中的老路去白白练兵了。

    当然大明家丁制度的产生原因是复杂的没有私兵便容易为他人左右特别是朝廷。

    而且家丁都是军官们的私产很多人还是将官们的家奴军官们除了侵吞军饷外就是大量占有田地来养活自己的家丁。要裁撤军官们的家丁谈何容易?这都是他们的命根要断人命根他们就会跟你拼命!

    王斗打算先编练出一只新军等时机成熟了再把那些家丁打散全部编入军中。新军没练成之前还是先保持现状。

    先精兵简政把那些老弱全部裁退是可以的。

    王斗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道:“从明日起军中先下一个月的粮饷家丁的我也会按家丁的粮饷标准下。不过了粮饷后军中老弱尽数裁退除非各队补充进去全部的青壮满额足编。青壮标准为十六岁以上四十岁以下的壮年男子!下粮饷后以后所有军士家丁必须与新编军士一起练违者严惩不怠!”

    “迟镇抚裁退老弱之事就交给你了!”

    迟大成为人刻板严肃在舜乡堡内有“迟扒皮”的称呼这讨人嫌的工作就交给他吧。

    听了王斗的吩咐后这中年男子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只是说了一句:“下官领命!”

    然后就严肃地坐了下来。

    余者军官面面相觑先前听到王斗要下粮饷他们还高兴了一阵不过随后听到王斗后面的话他们都是呆了一呆老弱全部裁退后他们一队兵只剩十余人了这未来如何吃空饷喝兵血?

    而且这裁退老弱由让人闻风丧胆的“迟扒皮。主理看来大家有麻烦了。

    只有许禄眼中满是笑容他那队兵尽是家丁青壮一队兵五十人的粮饷算算也不少了。

    林道符站起身来对王斗拱手道:“大人明鉴堡内粮饷只可供一个月食用如下将士粮饷后堡内便粮米无存了!”

    王斗道:“林大人不必担忧这粮饷之事我会想办法的总要让将士免于饥寒才是!”

    林道符又坐了下来王斗能在靖边堡静悄悄地练出百余强兵想必他有自己的办法!

    不提事后林道符与冯大昌去统计堡内的青壮人口王斗将要给军士们饷的消息如一阵风般在舜乡堡激起了千层浪。

    很多人听到这个消息脸上第一次露出笑容半年了舜乡堡内没有一粒米下堡内军户们已是饥寒交迫天可怜见上面的大人们终于粮饷了。

    十月二十三日北风似乎要横扫一切雪风飞舞落在地上很快冻成坚冰。不过这一切都没有阻挡舜乡堡军户们的热情他们将皮袄棉袄裹在身上搓着手呵着寒气只是簇拥在千户官厅前面一个个领着属于自己的粮饷等物。

    大明卫所军士月粮马军月支给米二石步军总旗月支给米一石五斗小旗月支给米一石两斗军士月支给米一石守城者如数给屯田者半数给。军士月盐有家口者两斤无者一斤。

    月粮可折银米一石折银一两不过现在米贵银贱大家都愿意领米。还有舜乡堡各队的家丁们每月粮饷银一两本色米五斗王斗一一支给。

    王斗搬张椅子坐在一颗大格树下他按兵册亲自点名亲手将粮牌放到每个军士手占  每个领到粮的士兵都是千恩万谢他们的家口在后面看着也是喜气洋洋。

    韩朝立在王斗的身旁他只是静静地注视着此时王斗正点名到一个老军那老军上来怕都有六十岁了头胡子花白看他这样子还能打仗?

    王斗将粮牌交到他手上那老军裂开嘻笑起来门牙早已不见。

    韩朝忽然问了他一句:“你吃谁的饭替谁卖命?”

    那老军裂开嘴笑道:小叭乞王大人的饭小人全家都替王大人卖命!”

    听他这样说韩朝点了点头不再问下去。

    旁边的林道符与镇抚迟大成互视一眼。王斗只是微笑。

    所有的军士粮饷都放后舜乡堡库房内是空空如洗正在众人看着王斗怎么办时几天后一辆辆的粮车进入堡内又将库房装满足以让众人吃用两个月。

    各人大为惊奇果然新任防守大人就是有办法一时间舜乡堡众人都是安心看来未来他们可以如靖边堡军户一样过上好日子堡内那种沉闷的气氛为之一空第一次现出一股生气来。

    短短一些天王斗在堡内的威望快提高现在他走在街上很多军户都是冲他欢呼:“王大人王大人”。

    崇祯八年十月二十五日王斗动堡内的军户进行一次大扫除各人屋内屋外街道上下沟渠各地无处不清扫最后扫出了几十车的大垃圾。看着这些垃圾各人也是吃惊没想到自己身边原来有这么多的垃圾。

    经过大扫除后堡内各处干干净净特别是三条主街的青石板上还散上了一些水更显清爽。现在众军户虽仍是衣衫破旧不过走在街上那种气质已经明显变得不一样舜乡堡有快成为大版靖边堡的趋势。

    这天令吏冯大昌也随林道符前来带来了堡内青壮丁口的统计文册冯大昌的身后还跟着王斗舅舅钟正显。

    二人昌讲了厅来他脸卜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二络飞 饰头打理得一丝不乱显然是个注重仪表的人。

    他动作优美地对王斗作了一个揖又对林道符拱了拱手然后对王斗微笑道:“大人文册已是统计出来。堡内含匠户在内共有户三百一十五户口一千四百一十七口。其中男子六百三十口成丁五百七十五口不成丁五十五口。

    妇女七百八十七口壮女七百一十五口幼女七十二口。据统计堡内共有青壮男丁四百三十七口!”

    王斗哦了一声接过文册仔细翻看前些日林道符对自己说堡内有户三百五十七户显然有一些是逃军空额了。

    王斗仔细翻看着这冯大昌办事还是很细心的各户的年籍、从军脚色、男妇成丁等都是一一备注在上所有情况一目了然是个很有能力的人。

    看了半响王斗叹道:“堡内人户还是少了!”

    林道符站在旁边道:“各地军户都是逃亡舜堡也不例外!”

    王斗点了点头又仔细翻看手中文册。

    在王斗仔细观观看时冯大昌只是在旁仔细打量王斗脸色。

    良久王斗将手中文册合上他满意地对冯大昌道:“冯先生办事得力我王斗有功必赏你这个月便领双俸吧。”

    冯大昌大喜他拱手谢过王斗然后笑道:“说起来此次统计文册钟先生也出力甚多他可算是学生的左臂右膀。”

    “哦。”王斗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舅舅也有被冯大昌这样夸奖的。

    冯大昌含笑地解释了几句原来钟正显虽然为人懒散不过在计数上倒是很有一手在逻辑学上颇有造诣。此次统计文册确实算走出力很多各户的备注就是他的提议。

    被冯大昌这样夸奖钟正显不由得意洋洋他也谦虚了几句:“这都是冯先生领导有方钟某哪有什么功劳?”

    王斗微笑道:“钟先生这个月也加米两斗吧。”

    在正式的职务人前王斗对钟正显便是公事公办。往日钟调阳在自己身旁都是称呼自己为大人一点也不敢以王斗的亲戚自居。只是钟正显欠点觉悟。

    钟正显笑逐颜开高兴地谢过了。

    王斗又对冯大昌道:“以后堡内文书之事便要拜托冯先生多操心了。”

    冯大昌含笑拱手道:“大人言重了学生能为大人效力此乃学生荣幸。”

    舜乡堡人口文册统计出来后王斗便让林道符挑选一部分堡内老弱男子及妇女去开垦荒地。

    原先各堡的屯田地已是病入膏盲王斗不指望原来的屯长军官们可以将各屯堡治理好。眼下的舜乡堡还有属下各屯堡的田地都涉及到大量军官豪强们的利益王斗没时间跟他们多磨耗便打算开辟新田地重新规舜乡堡的屯田。各屯堡中如果有人才的将来可以慢慢吸收到堡内来。

    沿着舜乡堡的周边尽有大量的荒地可以开垦虽然现在天寒地冻不过趁地表冻得结实之前组织人手耕牛先开垦出一部分的土地再说。开垦田地需要的口粮花费王斗让林道符尽管去做这些他会想办法。

    第一阶段王斗打算先开垦出三千亩的田地依靖边堡方式打灌井分田到户先给堡内一百户人家各分个三十亩地。至于未来这些田地要不要向上面纳粮王斗会去州城活动一下操守官徐祖成大人看重自己州城屯田官张贵也与自己相熟王斗希望能讨来一个舜乡堡新开垦田地三年不纳粮的政策。

    靖边堡的事情各人或多或少都有听说人人都是羡慕。此时舜乡堡也要如靖边堡一样的开荒垦田打制灌井。又听说干活可以吃饱未来还有田地耕牛可分。一时间人人都是争先恐后只是围着林道符转动希望能选中自己去干活。

    屯田的事王斗便交给林道符了新军编练着时间弗朝、韩仲兄弟主理。

    崇祯八年十月二十六日。

    这天寒风更甚堡内那四百三十七口青壮冒着严寒尽数集中在堡外的教场上。

    这些人都是从十六岁到四十岁的青壮男丁未来王斗将要把他们尽数编练成新军。

    依靖边堡的规矩他们成军后每天可以吃饱不过没有军饷未来粮饷都靠打仗缴获所得。他们的家口可以分到五十亩田地分到耕牛农具等物并且第一年还免粮。这点上王斗会尽快去州城活动。

    这些男丁都将成为脱产的军人他们田地的活便让他们的老婆孩子耕种。王斗没时间让他们且耕而练等记练几个月后王斗会带他们出去剿匪用缴获的一部分养这些人。

    在这几车口男丁旁边还排列着一些舜乡堡原来的军士们人数只余一百多。

    镇抚迟大成果然是铁面无私经过他的裁退老弱后舜乡堡六队兵除了许禄那队家丁人数基本不变余者的五个管队官每队只剩下十几个人了全部都是他们的家丁。

    管队官领着十个兵成了甲长贴队官领着几个兵成了伍长。

    他们也没办法这青壮人口难找特别是舜乡堡要开垦新田地每个新军家内都可以分到五十亩地。还第一年免粮第二年第三年只征粮一斗与两斗这对他们吸引力太大了没有一个人愿意进入旧军内。

    看着身边稀稀拉拉的一些人。那几个管队官不免私下颇有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