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七十二章 贫穷


    第七十二章贫穷

    崇祯八年的十月十六日。已是后世阳历的十一月二十五日。

    早已过了小雪时节,这天气越发的寒冷,泠洌的北风吹来,身上披的铁甲更如冰铁一般,彻寒到心里去。

    任凭寒风肆虐,王斗一行人只是控马稳步行进。

    当先几个旗手策马先行,随后是每个队的枪旗,加上王斗的五方大旗,十数面鲜艳的红黄旗号只是在寒风中猎猎飘扬。

    一部分夜不收已是远远的撒了出去,在王斗旁边,韩朝领着剩余的夜不收控马行在王斗的身旁。谢一科也是位于中军位置,他骑在一匹马上,只是身子不断的左扭右动着。

    谢一科本来不会骑马,不过从自进靖边堡后,很快结识上了韩仲,磨着韩仲教了他几天马术后,此时骑马,至少不会从马上摔下来,不过动作仍是笨拙。

    看他的样子,韩仲不由叫了一声小科儿,你还不行啊。胆子还是太小了!”

    谢一科不服气地道你才我比大多少?便叫我小科儿?”

    二人斗起嘴来,韩朝看在眼里,对王斗笑道谢一科身手还是不的,只需磨砺一下,就是个很好的军官架子。”

    王斗微笑道他年纪还小,也未立过军功,此时提拔他,怕是不能服众!”

    靖边堡中以军功能力为先,先前剿灭流匪后,各队中也提拔上了几个队头,正好补充上高史银等人走后的空隙。不过谢一科没有参加过任何战斗,虽然他是的小舅子,不过王斗也不会因此就提拔他,坏了靖边堡的规矩。

    韩朝点了点头,他以欣赏的目光看着谢一科,说道我比试过他,拳脚箭术都不,做个队头的能力还是有的,我看他人也机灵,是个做夜不收的好料子,不若将他调到我队上来吧。”

    王斗缓缓点头道也罢,就让你好好管教他吧!”

    眼下缺人,谢一科既有能力,让他整日在身边跑腿确是可惜了,让他放到韩朝队上去也好。韩朝为人沉静,有他管着谢一科,王斗也大可放心。

    ……

    众人一人双马。脚程快,在路上行了不久,舜乡堡己是出现在各人的眼前。

    舜乡堡位于釜山脚下,古美峪关大道西则,相传立城最早源于黄帝时代,西面有汉潘县城的遗址,东面便为此时的舜乡堡。眼下堡的周长一千两百余米,墙高十一米,还不算女墙城楼等高度,外墙包有青砖,身为保安卫左千户所的所治,这城池算是非常坚固。

    当王斗等人到了舜乡堡的南门前时,大道上已站满了前来迎接的堡内官员。

    堡内千百户,几个管队官,大小吏员等,此时都是在寒风中站立迎接。在人群最前面,是舜乡堡的佥书官,副千户林道符,神情有些垂头丧气的,他身旁站着镇抚迟大成。

    关于林道符为还在舜乡堡,这是个意外。本来林道符在舜乡堡做了多年的老三,在任防守官无望后,突然喜讯传来,有望调入州城任职,千年铁树开花,林道符喜不自禁。

    不料还没高兴几天,坏消息传来,在州城的位置,似乎被别人走了后门,这调进州城又没希望了。加上防守官没份,林道符两头皆空,听他府上人说,林道符已经气得几天没吃饭了。

    双重打击下,林道符垂头丧气就可想而知了。

    他板着脸不,他旁边的镇抚迟大成也不是个话多的人,二人都是呆呆地站着,默默地等待。

    前面二人没话说,不代表后面的人不,在他们身后,几个管队官吏员跺脚呵手,只是在轻声交谈,等待新任防守官王斗的来临。

    原许忠俊亲随许禄与旁人聊着天,王斗的舅舅钟正显也满脸自豪地站在人群中,与满脸笑容的令吏冯大昌在轻声低语。可以明显看出,身旁各人对钟正显都很客气。显然钟正显这个大嘴巴,早已将他与王斗的关系传得街知巷闻。看到王斗的面上,众人哪敢不客气的?

    众人等待着,忽然人群中一阵骚动,各人都是探着脑袋叫道防守王大人来了!”

    果然见烟尘滚滚。旌旗展现,王斗一行人已是远远而来,以林道符为首,众人都是迎了上来。

    等王斗一行人到了众人面前时,人人都是吃了一惊,特别是堡内的几个管队官。

    王斗那近百人都是身披铁甲,一人双马,个个锐气十足,他们口中呼着白气,只是傲然立在马上,连他们身下的战马都是不住的打着响鼻。这些兵马随便拿出一个来,都比得过那许禄麾下的家丁。看到这个军容,很多人都是吸了一口冷气,有这个本钱,怪不得王斗能担任舜乡堡防守官。

    只是各人想不到原来王斗身为靖边堡一个小小的屯长,是如何变出这些强壮兵马的?

    林道符也是盯着王斗的兵马直看,脸上现出复杂的神情,或许不能担任防守官,就是因为手上没有这些兵马吧。

    王斗下了马,在韩朝、韩仲几人的簇拥下,大步向众人而来。

    以林道符为首,众人都是一古脑的上前迎接。

    林道符上前施礼道大人远来辛苦,下官等在此恭候大人!”

    他向王斗行了两个拜礼。王斗微微荅礼。

    看着王斗,林道符心下很不是味道,曾几何时,王斗还要向他行下官礼,想不到过了没多久,便要向王斗行礼,这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看着王斗那年轻又意气风发的脸,林道符心下更不舒服,曾几何时,这个防守官的位子本来是的。眼见就要到手,结果又失去了,造化弄人,竟一至于斯。想想今年都四十六岁了,眼见就要五十,这么多年一直在做副手,就没有转正的机会?

    看着眼前这位年近半百,穿着副千户官服的军官向施礼,王斗也有些同情,或许是因为受了双重的打击,林道符原来那高大魁伟的身形已经有些弯曲下去,脸上的风霜味更浓了,鬓角更见花白,原本锐利的双目也暗淡了不少。

    不过同情归同情,王斗当然不会将的官位相送,只得精神上同情了。

    林道符上前施礼后,接着又是镇抚迟大成上前拜见王斗,向王斗行了三个拜礼,迟大成为人刻板,体现在施礼上,也是中规中矩。他脸上没有表情,不过礼节上却是让人丝毫挑不出毛病来。

    接着林道符为王斗引见堡内各人,几个官队官及吏员。六个管队官,都是百户官衔,这其中许禄当然是老相识了,他满脸笑容的只是上前拜见,王斗亲切地与他说了几句话,许禄感觉到王斗对的重视,喜不自胜,大感人前有光。

    还有一个管队官叫孙三杰的,也给王斗留下深刻的印象。此人年在三十多岁,人长得粗犷,声音却是软绵绵的,特别是额上长了个大瘤,让人过目难忘。听林道符介绍说此人善用鸟铳,让王斗留上了心。

    此外又是令吏房几个书吏。

    令吏冯大昌,年约在四十五、六岁。字景兴,管理堡内外一切文书事务。

    典吏韩雨,年约在三十多岁。

    司吏郭仲举,年约在四十多岁。

    攒典王仲,攒典马忠,都是四十多岁,二人负责管理堡内的粮仓与草料场。

    王斗微笑一一与他们寒暄,堡内这些军官吏员,都是用得着的,能拉拢他们就尽量拉拢。见王斗神情和蔼,众人都是放下心来,看来这位新任的防守大人还是好相处的。

    众吏员中,王斗见到了的舅舅钟正显,他微笑道舅舅,在堡内可好?”

    钟正显得意洋洋,以全场人都听得到的声音道斗儿,舅舅很好,这天寒地冻的,这一路来可是辛苦?”

    他的话惹来了场中一片羡慕又嫉妒的眼光。

    ……

    林道符看了钟正显一眼,对王斗道大人,堡外风寒,还是进堡吧!”

    王斗点了点头,当下众人一起进堡。

    那舜乡堡有门二,南门又称平定门,城垣上建有城楼。

    众人从平定门进入堡内,王斗策马踏在街上,心下感慨,这是他第一次以主人的目光审视堡内的一切,这感觉就是不一样。

    相比靖边堡,舜乡堡确实热闹了许多,至少沿街的建筑店铺多了不少,人流量也多了一些。不过靖边堡有一点是舜乡堡没有的,就是那种整洁与生气。

    虽然靖边堡军户也普遍贫穷,不过却是人人朝气蓬勃,眼中有一种对未来生活充满希望的灵气,每人都有的生活目标,堡内各处也是干净整洁,住在里面,足以让人心情愉快。

    反观舜乡堡,街道破旧肮脏,房屋低矮破旧,到处是垃圾,衣不蔽体的小孩到处跑。那些大人,不论男女,都是衣衫破烂,神情麻木,似乎被贫穷压得完全失去了生活的信心。

    看着这些军户民众,王斗心情沉重,以前到舜乡堡来,只是以一个过客的身份匆匆而过,很多事情不会放在心上。现在成为舜乡堡防守官了,这些人都成为治下的军民,能改变他们的生活,收拢他们的心化为已用吗?

    众人策马而行,只是往内而去。

    那千户官厅位于东侧的东大街上,几条主街道倒是都用青石板铺就,只是年久失修,到处坑坑洼洼的。

    一路而去,街两旁不时现出一些胡同小巷,见到王斗的铁甲大军前来,很多军民都是吃惊又畏惧的站立旁边,只是拿眼向王斗等人看。一些商户也是纷纷推门出来,看着街上这只不一样的军队。

    看到他们那种敬畏的眼神,韩仲,谢一科等人都是得意洋洋,以后就是堡内的主人了。一干靖边堡军士也是自豪,从靖边堡来到舜乡堡,算是一个大地方了,人人在马上腰骨挺得笔直,铁蹄只是轰隆隆而过,留下背后的一片惊叹议论。

    林道符策马行在王斗的身旁,不时为王斗指点堡内建筑,王斗不住点头。

    很快,众人来到了东大街的千户官厅前面。

    ※※※

    谢谢书友们的支持,打赏、投月票、订阅的诸君,谢了。

    晚上还有一更。

    P:总算有舵主了,泪流满面。

    是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