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七十章 旧日上司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永祯八年十月十三日。

    天气已是冷了下来厅外要命的北风又吹个不停不过屋内烧了几个通红的炉火却是温暖无比。

    谢一种兴冲冲地进来叫道“姐夫又有人来拜访了看名刺是辉耀堡一个贴队官叫钟大用什么的他说他与您可是老相熟了「要不要唤他进来?

    说着他笑嘻嘻地抛了抛手中的一钱银子。

    这家伙往日走路蹦蹦跳跳的或许是旁人得知王斗是他的姐夫奉承的他人多了这些时间他走路变得大摇大摆起来就象只螃蟹一样。

    “钟大用?”

    王牛做徽一笑确是老相识了往目自己的老上司自己每日要向他叩拜行礼现在自己升为防守官了他也眼巴巴地赶来奉承自 己了说实在对这个情况王斗还是心情愉快的毕竟自己是一个世俗之人不是圣人难免会有普通人的虚荣心。

    成亲当日那天操守官徐祖成前来随行的亲将杨东民带来了王斗任舜乡堡防守官的腰牌文书印章等物因为王 斗正是新婚所以徐祖成宽容地给了 王斗七天的新婚假期。

    不过这几天王斗又哪有闲着? 各方贺喜巴结的人络绎不绝连平日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亲戚也是掊连上门特别是各堡的官员更多有想拉关乘的有想职务再上一步的有朋上着空缺的有想保着自己现有官位的每日前来拜访的人就是没有断过。

    在昨日时辉耀堡的管队官窜正成就有来拜见王斗并送上了一份厚礼就是希望能保住现有的官位并尝试能不能更进一步。今日贴队官钟大用又来了。

    结婚那天钟大用其实也有来过不过当日王斗成亲繁忙加上操守官徐祖成前来自己哪顾得上他二人总共说话不到三句今日钟大用又来想必是借着旧识郑重地拉关系了。

    王斗道:“这钟大用是以前我在靖边墩时的老上司确算是旧相识唤他进来吧!”

    谢一科应了  一声:“好哩!”秀匕兴 冲冲垧出去 了。

    王斗听谢一种自己吹他是西山孙家沟远i&闻名的好猎手此次姐姐成亲来到靖边堡希望能留在堡内混口饭吃不过对于谢一种的安排王斗还没有想好便先让他留在府内帮忙类似做一个随从跑腿的事情。

    很快听到钟大用那尖细的笑声远远传来:“唉呀呀呀唉呀呀呀这府内就是气派啊不愧为防守大人的府邸这气派就是不一样 !”

    接着就见钟大用与其妻王氏笑容可掬地走进来二人都是被寒风吹得脸色泛青嘴唇透紫特别是王 氏的手上还拎着一个巨大的礼盒。进入厅内一股温暖迎面而来二人都是下意识地舒了 口气。

    王斗还没动作钟大用手疾眼快已是抢上一步给王斗跪拜叩头连声道:“卑职辉耀堡贴队官钟大用给大人贺喜了恭贺大人荣升防守官之位贺喜大人新婚燕尔家小安康 !  "

    他的动作非  常流畅潇洒没有丝毫的不自在之处很自然就转换了自己的角色。 见自己的婆娘王氏还愣在那里盯着自己丈夫呆呆看着钟大用瑟盯了她一眼。

    王氏醒悟过来也是连忙裣衽行礼上前给王斗参拜。

    王斗身上还是穿着一身普通的冬装皮袄不过他的权力地位却是让任何人不敢小视他微笑过来亲手搀扶起钟大用道:“都是往日一墩同僚何必行如此大礼起来吧。

    又时王 氏遥相搀扶。钟大用受宠若惊赶忙站了起来。如当日防守官许忠俊对王斗的气功一样王氏也是随势站了起

    耒。

    钟大用又满面笑容地递上了一份礼单笑道:“防守大人大喜卑职的一点心意还望大人成全小的一点卑微孝心!  "

    王斗接过礼单看了看里面各式礼品加起来怕有十两之多他顺手将礼单递给了 旁边的谢一种道:“人来就好何必买这些贵重的礼物? 老钟你这人就是太仔细。

    王斗对钟大用的称呼也转换得很自然不过此时的身份场合下却是再合理不过。

    听了王斗的话钟大用脸上也是笑开了花更显得油光满面他点头哈腰地道:“应该的应该的防守大人不嫌小的心意卑微「这是小的荣幸荣幸。

    看往日威严刻薄的上司在自己面前点头哈腰的样子王斗心中也份外有种成就感他微笑地对谢一科道:“一科你去唤你姐姐出来!”

    谢一科大声地应了一声络快的谢秀娘从内堂出来她穿了一身大红的比甲头上盘个少妇的髻插着簪钗。 或许是新婚燕尔她脸上有一股晕红如同抹上一层胭脂一般给她平添了几分秀丽。加上她的身份服饰这装扮中就透着 一股雍容往日的乡姑土气已是消失了不少。

    一见谢秀娘钟大用与王氏都是赶忙上前拜礼口称太太。

    王氏更是口中啧啧道:“看 太太这身打扮真是贵气不愧为防守夫人就是体面!”

    在大明朝其实称呼太太也是要具备条件的士大夫之妻年到三十方可称呼太太不过现在大明礼制混是什么官员之妻都是称呼太太谢秀娘现在在堡内外人人都是恭敬地称她为太太。

    这王氏以前是见过谢秀娘几次的见往日的乡姑村妇眨眼便有了官太太的雍容气派丑小鸭成了白天鹅也是心下吃惊羡慕不已看看人家的气派再看看自己她不由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王氏已是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是好这条夫人路线这是丈夫交给她的郑重任务。

    谢秀娘这些时间暇时就是打听学 习 那些官太太的礼仪作派不敢行差踏错半步丈夫现在成了防守官这人前的体面举止可不能稍稍忽视免得丢了王斗的脸让旁人见了笑话。

    此时她小脸上一丝不苟目不斜视严谨地向钟大用与王氏二人裣衽施礼二人都是连忙还礼连称不敢当。

    王斗轻柔地道“夫人你招呼钟夫人说话!”

    谢秀娘应了一声向王斗裣衽万福带了王 氏进去。

    王斗微笑着看二人进去对于谢秀娘她现在正式成为自己的妻子王斗以后打算让她管些堡内外赈济流民抚恤妇孺之事以更好地收拢各方之心。这也是后世政客普遍通行做法很有效果。

    二女进去王斗招呼钟大用落座并让下人奉了茶钟大圄只是小心翼翼地坐了半个屁股。

    看着王斗钟大用也是心下感慨去年王斗升任总旗官已经让钟大

    用感叹王斗强短短几旱时间便走完了别人十几年奋斗拼搏的路径。现在更想不到人家高升为防守官了眨眼间便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放眼整个舜乡堡谁有这个福气?

    钟大用只能感叹王斗这小子福星高照官运亨通。不过这种心理落差他只是埋藏在内心深处眼下最重要的是是与这位新任上司打好关系。 依钟大用对王斗的了解这位老兄还是很念旧的自己往日与王斗有旧这是个极大的优势。

    其实王斗能明白钟大用内心的世界这些时间旁人对他突然高升防守 官可说是议论纷纷什么说法都有各人背后更多是一种嫉妒的心态在里面表面上又要扮出一份亲热的样子。

    王斗只是一笑置之环境身份的变化任何人都要快适应「不适应者只能被淘汰官场这个地方是出名的残酷。

    厅中的火炉支起铁架上面烧着热呼呼的茶碟谢一种在一旁忙活着不住为二人添加着热茶。

    厅内气氛融洽王斗与钟大用一边喝茶一边忆起往日墩中的岁月二人都是感慨不已特别是谈到马钟夫妇的死二人又是唏嘘不已。

    二人有意识都不提当年不愉快的事只是说些墩内趣事。

    这种言谈方式也是钟大用愿意看到的这让他感觉到自己与王斗的亲近。

    在说话时钟大用并没有向王斗提出什么请求老油条的他当然知道这是官场大忌只要自己与王斗搞好关系有什么升官财的好事王斗会忘了自己?

    又喝了一会儿茶王斗看了看天色钟大圄识趣地站起身来「满脸笑容地拱手道:“防守大人公务繁忙小的就不打扰了就此告辞告辞!”

    王斗道:“老钟啊以后还是可以常来府中走动的嘛!”钟大圄点头哈腰地道:“一定一定!”见王斗要站起身来他忙道:“大人您留步您留步 !”

    钟大用出了府耒不一会儿他的妻子王氏也是被送了出来。见到钟大用王氏急切地道:“大用事情怎么样了?”

    不要看钟大用刚才在王斗面前点头哈腰的样子在妻子面前他可是很有威严的。

    他板着脸咳嗽一声说道:“不用说凭我钟大用往日与防守大人的交情大人肯定是对我神情亲热言语亲切!”

    王氏双手合十道:“谢天谢地看来你贴队官的位子是保住了说不定还可往上提提呢嘻嘻!”

    钟大用哼  了一声道:“那还用说!”

    想起当日自己任辉耀堡贴队官时那管队官常正威对自己多有排挤不过等王斗升官后钟大用有意无意地暗示自己与新任防守大人的交情特别注明自己与防守大人乃往日一道战斗过的兄弟后那辉耀堡管队官常正威的神情立马不一样对他客气亲热了许多。

    不过钟大用又岂能就此满足?对管队官的位置他也是眼红不已。

    看钟大用傲然而立现出一种难得的男子汉气派王氏不由有些媚眼如丝她娇声道:“大用……"

    王氏还是有几分姿色的看妻子这个样子钟大用不由有些心动不过他看了看四周咳嗽了一声道:“干什么在人前要注意礼仪举止你看看王太太人家的风采就是不一样 !”

    王氏哼了一声道:“人家是官太太呢我怎么能跟她比 !”

    二人正说着话忽然几骑已是到了二人面前并在二人身旁下了马。 为是个穿着百户官服的壮实军官身旁跟着几个随从手上都提着 巨大的礼盒。

    钟大用吃了一惊这百户竟是舜乡堡原防守官的心腹亲将许禄他的官位可比自己高了一截。

    钟大圄忙施礼道:“原来是许大人刚才小的失礼了 !”

    王 氏也是慌忙裣衽行礼。

    许禄只是嗯了一声神情傲然他的心思没有放在钟大用二人身上只是领着随从进了王府。

    见到王斗许禄完全没有刚才对钟大用的傲然神情只是笑容可掬地施礼道“防守大人新婚大喜啊下官冒昧前来还请不要怪罪下官的唐突失礼!”

    王斗也是高兴地道:“原来是许老哥快快就座!”

    各了嫜与 递上来的礼单摇头道:“你我兄弟何必这么见外!  "

    又让开禄落座奉茶谈起来意却是关于许禄与家丁们归宿的问

    题。

    许禄身为原防守官许忠俊的亲将带了一队五十人的家丁自许忠俊死后就一直为自己的事情操心先前他打算投向杜真不料杜真对他不感冒而且死了。想投向张贵不料张贵要调往州城去这个心思念头也是作罢。现在王斗身为舜乡堡新任防守官许禄便来探探王斗的口风。

    许禄领了这一队的家丁倒不担心舍己地位有失只是这些家丁养活困难不找到新东家让他如何办?

    不比各镇游击将军参将总兵麾下的战兵营家丁每 月 需要银饷二两三钱五分再加本色米五斗。 这卫所军官们的家丁每月只要银钱一两本色米五斗。不过这五十个家丁加上兵器盔甲马匹等物这养兵费用一年下来也不是笔小数 6 o

    而且卫所兵一般要自己养活自己每年屯田还要纳粮养兵就更困难了指望上头拨下粮饷那是不用指望了眼下大明财政困难连战兵营都是年年拖欠粮饷这卫所兵更是无人重视没了新东家这五十个家丁难道要让他们解散不成?

    这些时 间许禄的心思惶恐念着自己与王斗也算有交情不等王斗的新婚期结束就急急找上门来了。

    此时他神态恭敬只坐了一半的屁股脸上还隐隐露出一股忧虑完全没有往日在王斗面前的优越感。

    王斗沉吟了半晌微笑道:“放心吧以后许老哥就跟着我你手下那些兵别的不说吃饱喝足是没问题的!”

    许禄大喜他千恩万谢心满意足满面笑容地去了。

    王斗坐了下来他今天径了好几波的宾客有些累 了正想好好地喝杯茶。

    忽然谢一科又如一只螃蟹一样走进来他嘻笑道:“姐夫外面刚有几人跪在大门口听他们说他们是周庄胡庄茶房堡几堡的屯长言道往日 对姐夫怠慢不恭特来请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