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六十八章 对战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看到王斗队中的情形,徐祖成也颇为惊异,他注视良久,抚须点头道:“这王斗治军严整,是个可造之才!”

    他的亲将杨东民笑道:“那王斗末将在州城见过,确是有些能力!”

    杨东民旁边的林道符不动声色,只有张贵颇为自得,毕竟这王斗是他董家庄出来的兵,徐祖成夸奖王斗,他的脸也是有光。

    只有五堡的防守官杨志昌阴沉着脸看了王斗方向一眼,王斗靖边堡与自己辖下栾庄堡冲突的事,他也是知晓,那靖边堡气焰熏天,让他极为愤怒,只是操守大人看重他……

    此时贼匪营寨那边已是传来动静,先前他们从寨内出来列阵,此时嘈杂声越响,他们已是黑压压的往这边而来。

    徐祖成冷笑道:“贼匪终于来了!”

    他喝令了几声,立时身旁的旗牌官扬起了旗,一片的呼应,王斗也是让队中扬起了自己的队旗,看手下军士对这旗号茫然的样子,王斗心中一动,看来自己下一步便是要训练军士们的号令旗帜了。

    眼下靖边堡军士不多,各样的指令还可以靠军官的呼喝传令,不过未来随着自己部下人数的扩大,这金鼓旗帜的训练势在必行,而且大明不是自己一家军队,未来越多与军配合的机会,对旗帜号令不熟,如何与军联络呢?

    不过可以看出,这一千多的官兵中,对旗鼓号令熟悉的人也不多,他们毕竟是卫所军,平日疏于操练。至于军官们的家丁,也多注重个人武艺,对旌旗金鼓的认知也是有限。

    又是一阵扬旗后,这一千军士便列阵而行。

    站着肃立还好,这列阵而行,除了王斗的几队兵,官军的阵形便是纷乱起来,特别是两翼普通的卫所兵。不过看对面的流寇,他们的阵势阵形更是一团糟。相比之下,这边卫所军还有些阵势的样子。

    列阵而行一会后,双方都在一里外放慢步伐,慢慢地整起队来。

    这其中的,双方的哨探都是四出游戈,前往对方阵中侦察,一时还不断地追逐打斗起来。

    可以看出,流贼那边反而骑兵更为灵活犀利,他们忽而三五个,忽而十余个,忽而数十个前来,一的只是在官兵的四周窥探。而保安州官军这边的骑兵反而落了下风。

    王斗看在眼前,不由有些忧虑,流贼那边骑兵众多,多达数百人,而官兵这边严格来说骑兵只有数十人,余者就算家丁有马的,也只是马步兵,不一定是这些流贼的对手。

    这就是骑兵之优,行动快捷,能打就战,不能打就跑,不跟步阵接战,只在外围机动,有空就扑来咬两口,被那些骑兵冲击几下,怕官兵会有崩溃的危险。

    而且这些骑兵都是流寇中的精华,就算消灭了他们的步兵,这些人逃跑后,随时可以卷土重来,轻松集起数千人马。

    见这些流贼骑兵一前来窥探,阵形中的很多官兵都是心怀恐惧,甚至有人移动脚步,想要逃跑。

    看到这个样子,徐祖成大怒,他身旁的一些家丁及巡视旗出来,立时斩了几个人,当众示众。有些行止慌乱的,也是一样割了他们的耳,立时阵前一片的惨叫声。

    看到这个样子,众军士都是脸色苍白,人人肃立,如此军心才稳定一些。那些被割了耳朵的几个军士,也是个个脸如死灰,依大明军律,临阵割耳后,就算没有当场斩首,战后也一样要被处斩,他们等于是死人了,除非能立下军功。

    王斗也是叹息,大明军中律法一向残酷,临阵割耳斩首是常事,好在自己队中军士一直保持肃立,这让他安慰。

    其实临阵慌乱是常事,戚爷爷便考虑到战场的残酷性,认为一个士兵如果在作战时能把平日所学的武艺用十分之一,便可在格斗中取胜。用五分之一,便可以以一敌五。要是用二分之一,就可以纵横无敌。

    靖边堡军士临敌仍能保持镇定,除了平时严格的训练外,便是铁一般的纪律与独特的法令法规了,王斗虽然临敌很少斩首立威,不过他有更厉害的惩罚,战场逃亡,事后将其全家驱逐出靖边堡,等于是一人害了一家的性命,这让人人凛然。

    斩了几个人后,徐祖成的脸色不是很好,他道:“流贼精骑众多,官军步多马少,就算击溃,怕也追逐困难。”

    先前被斩首的几人有舜乡堡与五堡中的卫所兵,这让林道符、张贵、杨志昌几人都是脸无光,杨志昌道:“大人明鉴,击溃流贼不难,怕他们精骑逃脱后,又再次卷土重来,更增祸害!”

    徐祖成只是沉重点头。

    ……

    整队后,双方又慢慢逼近,让气氛更是紧张。

    约一百五十步时,双方都是停了下来,看流寇那边似是倾巢而出,有两、三千人的样子,不过仍是乱蓬蓬的聚在一起,没有丝毫的阵形。只有那些流寇骑兵很有威胁的样了,三五成群的,只是在外围虎视眈眈地转着。

    接着那边传来高声的喝呼声,约有两百多人从阵中出来,拿着大刀盾牌等,慢慢地向这边逼来。竟是他们小看了保安州的官兵,事先发起了抢攻,不过看他们装备简陋,大多披着简单的皮甲,布甲,只有少部分人披着铁甲。

    看到这个样子,徐祖成脸都气绿了,只是摇旗喝令迎战。

    在这个三叠阵中,摆在前哨的兵力约有二百人,其中徐祖成的家丁有七十人,每队十人列成七个纵队,每队都有几个三眼铳手与弓箭手。他们位于正中的位置。

    在他们右侧的,是王斗的五队战兵,同样是列成几个横排纵队,每排以鸳鸯阵中的三才阵横队展开。在左侧,则是各堡家丁们合成的几十人,也是列成几个纵队。

    在军官们的喝令下,前哨阵列中的弓箭手火器手都是出来。

    靖边堡内的几队战兵辎兵均是以甲、乙、丙、丁、戊、己、庚等命名。几队战兵分称战兵甲队,战兵乙队,战兵丙队。辎兵称辎兵甲队,辎兵乙队等。

    此时参战的便是靖边堡的战兵甲、乙、丙、丁、戊五队,每队的军官分别是钟调阳,韩仲,高史银,杨通几人,韩朝今日也是领一队战兵作战。至于齐天良,他则是领着辎兵与医官,位于中军的位置。

    此时几个军官人人身披铁甲,只是手持武器肃立在自己队伍身旁。

    在王斗的喝令下,五队战兵中的二十个鸟铳兵出来,他们都没有披甲,只是十人一排,在队前站成了两排。他们手中的鸟铳早已装了一发的定装纸筒弹药,此时更是一片声的安装火绳,并将手的火绳点燃。

    然后前排的鸟铳瞄准了那些慢慢前来的流寇敢死队们,各人眼中满是仇恨,从九月初流寇势众来,考虑到堡外畜场等地的不安全,王斗不得不将畜场中的鸡鸭猪羊等全移到堡内来饲养,让整洁的靖边堡成了垃圾场。

    特别是堡外的那些建筑圈舍更遭了殃,一把火的全被流贼烧光了,连那个兰州大水车也被拆毁砸烂了,田地里的禾苗也被糟蹋了不少,这些东西都是堡内军户们的心血,眼巴巴的被流贼毁坏,各人如何不心痛?

    此时众人一股火的,便是发泄到眼前的流贼身去,各人盘算着等会打死这些该死的流寇。

    看到靖边堡的鸟铳兵出来,旁边的徐祖成家丁们与各堡家丁们都是露出了取笑的神情,心想这些靖边堡的土冒军户想找死,也不用找这种恐怖的死法,几个家丁队总旗总更是连摇其头。

    明末的火器制作粗劣,特别是鸟铳,由于官克扣工料,工匠无心,造成各地的鸟铳枪管薄厚不均,枪膛宽窄不一,鸟铳出膛后弹飞无力,射程不远不说,特别是容易炸膛,自伤射手。

    而且他们的鸟铳射击时,由于后膛封闭不严,容易泄露火药气体,火星溅落手脸造成伤害,所以很多鸟铳手发射时都是闭眼扭头,没有一丝的准确性。

    这样造成边镇明军普遍不愿意使用鸟铳,此时与靖边堡鸟铳兵同时出来的几十个前哨官兵,清一色的都是弓箭手与三眼铳手,还有一些人拿着飞枪,飞剑等火箭筒,没有一个鸟铳手。

    而且这些人还有意识的将身体离靖边堡鸟铳兵们远一些,怕等会他们的鸟铳炸膛,伤害到他们自己。

    ……

    这些人的眼神,王斗当然没兴趣理会,他只是瞪着前方逼来的那两百多个流匪,一边细细听着中军部的号令声。

    敌人进入百步,中军指挥部还没有动静,八十步,没有动静,七十步,没有动静,显然徐祖成等人也不知道靖边堡的鸟铳射程威力都那么大。

    六十步时,那些流贼敢死队们发一声喝,红着眼,拿着刀枪猛冲来,官兵们的阵形一阵骚动。

    五十步时,中军部响起一长声的天鹅声,王斗长剑前指,大喝道:“射击!”

    鸟铳齐鸣,硝烟弥漫,吃惊惨叫声传来。

    “射击!”

    “射击!”

    “射击!”

    两排鸟铳兵依次前进后退,装弹射击,射击装弹,他们的定装纸筒弹药装填速度极快,保持了火力的延续性。

    “射击!”

    火光烟雾大作,又是一片的惨叫。

    ……

    ※※※

    老白牛:

    汗:看来今天第二卷还完不成,那就明天完成第二卷,后天再架。

    问过编辑大大,可以等强推结束后再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