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五十八章 吃惊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王斗平静地让齐天良依刚才的商议去准备物质,随后他大喝一声:“传令,鸣锣警报!战兵,披甲!”

    靖边堡的锣梆响个不停,一队队的战兵从营房出来,迅速地集结汇合。武库打开,一副副的铁甲取出,火药弹丸也是紧张地发放。除了战兵,堡内的青壮军户也是每人发下长枪,连堡内的妇女老弱也是每人拿根木棍。

    一时间,整个靖边堡都是动员起来。军户们集结的同时,每人神情都是愤怒,胆敢有人打门来,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此时在靖边堡的外面,周庄,胡庄,茶房堡三堡的屯民军户,他们在董房河边汇合后,在几个屯长的带领下,拿着刀棍等武器,几百人只是黑压压往靖边堡而来。

    不过离靖边堡几里时,他们便发现有几个骑兵在来回窥探他们。等他们到了靖边堡外时,那边更站满了手持枪棍,充满敌意的靖边堡军户们。

    现在靖边堡的堡墙外面修建着一些军户营房,供那些新来的军户们居住。在营房的四周,挖有一些壕沟,设些陷阱塌窖。壕沟,用泥土,石块,木板等粗粗撘了个矮墙寨门。

    今日是钟调阳领兵巡逻,在寨门后,他只是领着那队兵冷静地看着一大群往这边而来的各堡军户,几个鸟铳兵手的火绳已是点燃,只是瞄准着外面越来越逼近的各堡军户们。

    周庄,胡庄,茶房堡几堡的军户们在离寨门口百米远停了下来,一片声的喊道:“把我们的人交出来,王斗滚出来……”

    他们一边喊,一边还挥舞着手中的枪棍,只是大叫不停。

    在人群中,周庄,胡庄,茶房堡三堡的屯长站在最前。

    那周庄的屯长名叫贾多男,四十多岁,头皮油光发亮,是个总旗的官衔,他说道:“你说今日我们前来,那个王斗会就范吗?那可是个亡命之徒。”

    茶房堡的屯堡总旗鹿献阳道:“放心贾老哥,此次我们几堡同来,这么多人,加有官支持,那王斗又是理亏,他还能怎么着?”

    他年近四十,下巴长了个大瘤,说话颇有阴恻恻的感觉。

    胡庄的屯长张叔镗是个矮小粗壮的人,他同样是个总旗的官衔,年在三十多岁,他只是贪婪地看着寨门内中靖边堡的情形,他叹道:“这靖边堡这么短的时日便有如此规模,听闻那王斗很有钱财,今日我等前来,定要让那个王斗匹夫大大出血。”

    三人都是得意地笑起来。

    他们三堡各有几十户人家的样子,往日只是安静种田,不料那靖边堡崛起后,各堡的军户便不时逃亡,青壮人口大大流失。三个屯长打听后,原来那些军户丁口都是逃往了靖边堡,这让他们气愤非常。

    他们早有这个心,加此次有力人士的联络,他们三堡便合力前来讨个说法。

    此次他们三堡共一百多户,几百口人尽数前来,男子壮丁拿着长枪木棒,妇女与老弱同样拿着锄头,扁担什么的,算是声势浩大。

    看看自己身后,贾多男三人越发放心,在他们的挑动下,他们身后的军户男女呼嚎声越来越大。

    ……

    一片喊声中,突然前方的寨门打开,马蹄声响,有约七、八骑从里面奔了出来,匹匹都是健马。马几人或拿着长枪或拿着大刀,只是远远的聚在一旁,策马监视着这里。

    为首一个骑术精湛,手拿钩枪,身背弓箭,双目锐利的军头正是韩朝,他日夜训练夜不收,在七月剿匪的时候,靖边堡得到一些马匹骡子。王斗便拨了一些马匹给韩朝,让他从夜不收中选了一些人骑马,韩朝精通骑术,这些时间便一直训练他们。

    众人静了静,感受到了这几个骑兵的威胁。看着这几个骑兵,周庄屯长贾多男哼了一声:“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屯堡,也有精锐夜不收,这王斗舍得下本钱哪。”

    茶房堡的屯长鹿献阳眯着眼睛看了一会,道:“那几个夜不收确是不容小视,不过靖边堡一个小小的屯堡,怕能战的也就是这几位了。”

    几人都是点头。

    正在这时,忽听寨门内传来似是脚步跑动时整齐的轰鸣声,这声音由远而近,堡外各人面面相觑,不知是什么声音。

    忽然众人集体吸了口冷气,只见寨内门小跑出来一排排整齐的靖边堡军士,他们个个全副武装,以伍为队。最前面是伍长,手持盾牌,身披铁甲,随后是手持长枪的长枪手,再后是手持鸟铳的鸟铳手。

    他们六伍为一排,共分三排,每排间隔不过几步。这一百余人整齐而来,跑动时脚步一片轰响,压迫力惊人。

    见到这些靖边堡军士出现,堡外的军户们都是鸦雀无声,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靖边堡竟有如此的力量。

    周庄屯长贾多男吃吃地道:“这……这靖边堡怎么会有如此军士?这哪是屯田的老弱军户,分明是精锐的官军啊,怕是舜堡许大人麾下家丁,也不见得便有如此。”

    茶房堡的屯长鹿献阳,还有胡庄的屯长张叔镗都没有回答他的话,二人都是脸色难看,只是死死瞪着那一队队出来的靖边堡军士们。

    靖边堡第一次毫不掩饰向外部展现自己的力量,一出场,便大大震慑各人。

    ……

    靖边堡军士一队队从寨门而出,他们手持兵器,整齐地跑动着。虽是小跑而出,却是军容严整,队列丝毫不乱。这种严整的军容堡外各人哪见过,都是看得呆呆的。

    此时太阳猛烈高照,天气炎热,那些靖边堡军士个个都是脸身流汗,却没有人去稍微擦拭一下。他们个个脸孔粗黑,原本只是些普通的军户,此时结阵而行,却是人人神色坚毅,脸容严肃,皆如久经训练的精锐军士。

    这些人中,最前面几排的军士都是去年便加入靖边堡的老兵,个个经过严酷的训练,又剿过匪见过血。这见过战阵就是不一样,他们列阵而出时,分外有一股锐气与傲气。

    后两队靖边堡军士虽是新组建不久的新兵,不过这种唯我独尊的气氛中,他们也是一样的紧绷着脸,目不斜视,只是紧握兵器,一丝不苟地随阵式而动着。

    他们出了堡,离那些军户有几十步时,便是结阵肃立在哪,一声不吭,一股肃杀之气蔓延开来。

    看他们此时的阵形,虽经结阵跑动后,却仍是队列森严,从哪个方向看,都是一条直线,这种军容太让人吃惊了。

    再看他们的身体装备,个个身材粗壮,样貌年轻,一色的青壮。一百几十人中,竟有几十副的铁甲盔甲,还有众多的火器鸟铳,他们手执兵器站在那,森然肃立,那股气势,让人见了惊畏。

    贾多男与鹿献阳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再看看身后的军户们,个个都是脸露惧意,大有退缩之意,没有人敢吭一声。

    王斗策马行在这战阵的旁边,身旁同样是几个身披铁甲,骑着战马的靖边堡军官,再就是几个拿着步鼓的鼓手。看着眼前的军阵,各人心中都是自豪万分,这就是自己兵,各人在堡内的心血。

    贾多男、鹿献阳、张叔镗三人大眼瞪小眼了一阵,此行三人耗费了大量精力招集各堡军户前来,虽然靖边堡的力量让他们吃惊,不过入宝山又岂能空手而回?这让他们怎么向各方交待?

    三人低声商议了一阵,贾多男作为代表,他正要开口说话,那边却传来王斗严厉的声音:“你们三堡集众前来,是对我们靖边堡的侵犯,如再不退走,我们就要依遭受贼匪骚扰论处,向你们展开攻击了。”

    “限你们一柱香之内全部退走!”

    贾多男大叫道:“王斗,你们靖边堡抢夺我们的军户,侵占我们的屯田地,你要给我们一个交待!”

    他身后的众人高呼道:“对对,要给我们一个交待。”

    不过声音稀稀拉拉,已没有了初来时各人的喧嚣与齐声。

    王斗冷冷的声音传来:“最后警告,如不退开,立时攻击!”

    贾多男等人还在叫嚷,王斗脸色一变,他抽出自己的重剑,往前一指,大喝道:“结阵,前进!”

    如长蛇一顿,步鼓响起,原本停止的三列战阵又立时开动,盾牌兵如堵墙而入,余者长枪兵鸟铳兵将兵器持靠在自己肩头,只是结阵往前而行。

    随着靖边堡军士的开动,三堡军户那边也是同时一颤,波浪式的向后而动。各人都是面如土色,靖边堡军士逼一步,他们就退一步。随着靖边堡军士的步步逼近,三堡军户已经快要崩溃的样子。

    ※※※

    老白牛:

    强推了,感谢编辑大大的抬爱,感谢们的支持。

    晚十二点还有一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