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五十七章 原则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看到靖边堡现在的规模与堡内的样子,杜恭与他妹夫都很惊讶,杜恭更是张大嘴四处看着,一双眼睛咕噜噜的转个不停。

    杜恭的妹夫名叫谢赐诰,年在三十四、五岁,人长得又高又瘦,与杜恭那又矮又胖的身材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的嘴同样留着两撇鼠须,这点,他与杜恭倒是有相似之处。

    看到杜恭,王斗略有些惊奇,四月份时,他曾前往舜乡堡。当时副千户杜真对自己冷淡的样子,这杜恭是他的亲随,王斗还以为杜恭从此与自己形同陌人,没想到今日他却是拜访门。

    见到王斗,杜恭脸笑眯眯的,他道:“王老弟,记得这屯堡还是去年九月修建的,这短短时日便有这等模样,啧啧……”

    他口中啧啧称奇,又对王斗竖了竖大拇指:“人才啊!”

    王斗抱拳微笑道:“杜老哥过誉了,今日来到鄙处,这是……”

    杜恭道:“老弟啊,哥哥今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哪。”

    他指着旁边的妹夫向王斗作了介绍,那谢赐诰听闻王斗只是个总旗,脸立时现出倨傲之色,他的声音沙哑,微微拱了拱手:“早听过王甲长的大名,久仰了。”

    王斗看了他一眼,微笑道:“两位哥哥光临寒舍,蓬荜生辉,进里面说话。”

    他将二人迎到总旗官厅,分宾主坐下,献了茶,问起杜恭的来意。

    杜恭说了,原来他妹夫谢赐诰听闻靖边堡现在规模越大,便想在靖边堡内开设一家牛市行,地点预订在靖边堡的西街。

    王斗静静地听着,听完二人的来意后,他满面春风地道:“谢老哥想在靖边堡开设市行,这没问题,即是杜老哥的人,这商户的市籍审核便不要了,租税小弟同样也免了。谢老哥什么时候来,通知一声,堡外大道两侧的好地点,随老哥挑选便是。”

    谢赐诰先是一喜,随后他又一怔,道:“堡外,不是堡内吗?”

    王斗微笑道:“靖边堡有规矩,堡内一律不许开设商户,往日有商人来找我,我都是让他们在堡外开设商行。”

    谢赐诰与杜恭对视一眼,二人都是脸色难看起来。

    杜恭试探道:“老弟,就不能为哥哥通融一把?”

    王斗诚恳地道:“朝令夕改,此为大忌,还望老哥体谅小弟的难处。”

    笑话,自己刚定下不许商家在堡内设立商铺,转眼便为旁人破了例,以后自己的权威何在?堡内还有谁会听自己的话?不要说杜恭来了,就是杜真来了都没用。

    杜恭咳嗽了一声,勉强笑道:“王老弟,你也太较真了,法外不乎人情,你身为一堡之主,便是通融一把,别人也不会说什么。当然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王斗道:“实是为难。”

    他脸仍是保持着微笑,不过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杜恭与谢赐诰二人你看我,我看你,二人脸色阴沉,气氛僵硬起来。

    王斗缓解气氛,他笑道:“二位哥哥光临寒舍,这是鄙处的荣耀,这样,小弟做东,晚设个宴,还请二位哥哥不要嫌弃。”

    谢赐诰猛然拂袖而起,他厉声叫道:“还吃什么?一肚子的气还没吃饱?”

    他沙哑的声音提到极处,隐隐有金属刮刺声,极为的难听。他看着王斗冷笑:“一个小小的屯堡总旗,竟有如此大的架子,舅哥,你堂堂一个百户,却让一个总旗小瞧了。”

    杜恭脸色大变,他对谢赐诰喝道:“混帐,你说什么?”

    他对王斗时,脸已没有了一丝笑容,他不笑时,脸色格外的阴险惨人。

    他看着王斗冷笑了一声,阴恻恻地道:“王总旗,今日本官才知道你的气派,不过本官在这里说一声,你为人不知变通,怕要吃大亏啊!”

    他与谢赐诰二人怒气冲冲而去。

    看着二人离去的身影,王斗眼睛又习惯性地眯起,或许今日错过了最后一次与杜恭等人交好的机会,不过大丈夫处事原则,又岂可随便为他人更改?这杜恭与谢赐诰算什么东西!鼠辈尔,自己又何惧之有?

    王斗稳坐不动,他身旁侍立的钟调阳有些忧虑,正要说什么,王斗摆了摆手,道了声:“表兄,去送下客人。”

    ……

    崇祯八年八月初,齐天良指挥堡内军户开垦土地已进入尾声。

    沿着靖边堡的东北与东南方向,这一个月多来,齐天良带领堡内的数百男女,又新开垦出来二千多亩土地。此时登记在靖边堡军屯文册的田地已经有三千多亩,连土地人口,已经算是一个庞然大物了。

    此时整个舜乡堡在册的屯田土地不过为七十多倾,也就是七千多亩,一年纳屯粮九百余石。靖边堡一个屯堡,已经快赶得其一半的屯田地了。

    除开垦荒地外,靖边堡的军户还挖掘了一些灌井,不过没有兴修新的渠道水利。

    从靖边堡往北与往南,那边多有舜乡堡各屯堡,如周庄,胡庄,茶房堡的屯田地。甚至在东南方向,那边还有保安卫后千户所,也就是五堡辖下栾庄堡的各屯田地。

    这些地方土地相互交杂,许多还是各军官们的私田,因此在这些地方修建水利,权利归属不明,产权模糊,容易引起争端,大大影响渠道水利的发挥。

    况且水渠水利的修建耗费巨大,工期繁长,工银口粮如何摊派,修成后如何分水,到时又有数不清的扯皮。历史北地争水激烈,同渠者村与村争,异渠者渠与渠争,诣讼凶殴不计其数。

    而灌井就省事多了,井灌多为农户独家或自愿合作的数家所开,产权明确,便于使用和管理,不易引起纠纷。况且大明现在各地干旱,河河湖泊水源减少,甚至干涸,渠道水利作用也大大减少,而灌井水源则比较稳定。

    因此,靖边堡军户们沿着新开垦的田地中,又新打了十几口的灌井,以供这些田地使用。

    董房河边那架兰州大水车也成为绝唱了,从靖边堡最初开垦的一千多亩土地散去,周边并没有荒废的渠道,要建水车,便要修建新的水渠水池,便要回到述的问题中,所以新开垦的田地只打灌井。

    按老规矩,在崇祯七年加入靖边堡的最初五十五户军户,原先各人曾分得土地二十余亩,此时新土地开垦出来后,各户再分土地二十亩,以后这四十亩土地便属他们家所有,世世代代的传承下去。

    此外还余一千多亩土地,给崇祯八年初加入的三十余户军户各分田地二十亩,余下的便是王斗、韩朝、韩仲、齐天良等人的军官田地。杨通,钟荣,高史银,钟调阳几人也各分到几十亩的田地,让几人都是欣喜若狂。钟调阳不顾父亲钟正显的强烈反对,已经决定加入靖边堡军户,以后他的根便是深扎在这片土地。

    不过依王斗的土地政策,不论是堡内的军官还是普通军户,将来都必须按亩纳粮,王斗不希望未来自己治下出现不纳粮的特权阶层。

    至于崇祯八年中加入的那六十多户新军户,只能等待未来开垦出荒地,再分取给他们了。

    分取田地时,各户都是以抽签决定公平,连军官也不例外。

    分到田地后,众军户们欢天喜地,看着他们那高兴的样子,后来的军户们个个神情热切,只盼望着将来自己分取土地的那一天。

    不过崇祯八年初加入靖边堡的那二十多户匠户仍是不分田地,他们每月靠堡内发下的口粮与劳作奖励过日子,成为靖边堡专业的手工业者。

    ……

    “白露早,寒露迟,秋分种麦正当时!”

    今年年景较好,所以靖边堡决定过了八月中的秋分时节再进行秋播耕种。

    这段时间,堡内便是在准备种子,还有耕牛农具等。

    崇祯七年加入靖边堡的那五十余军户早已分下了耕牛农具,不过崇祯八年初加入的三十余户军户,他们新分到田地二十亩,却是没有耕牛农具。堡内要租借给他们耕牛农具种子,借给他们米粮口食,此外各人灌井中的水车也要使用骡子牵引,这些都需要堡内事先备置。

    八月初五日这天,王斗在总旗官厅内与齐天良等人商议这耕牛农具的事情,王斗决定还是到州城去买一批耕牛农具回来。如有必要,这耕牛骡子等物,还是一次性买个百余头回来为妙,可惜王斗的财粮一向紧张,只能分批一次次的买了。

    王斗现在靖边堡的军事防务安排,七队战兵,轮流一队职守总旗官厅,一队堡墙巡逻,一队在堡周边游弋巡察,余者或是训练,或是在堡内休息。至于韩朝领的夜不收,除了轮流留一班人在堡内外,余者向来是神出鬼没的,经常是几天不见人影。

    正在商议中,一个在堡外巡逻的战兵急冲冲地进来禀报,说是堡外出事了,舜乡堡辖下的三个屯堡,周庄,胡庄,茶房堡的几个屯长,共领着数百人,拿着刀棍,向靖边堡汇集而来,说是要捉回从他们屯堡逃来靖边堡的军户人口。

    此外他们还认为靖边堡挖了他们的屯田地,要王斗给他们一个交待。

    依在堡外游弋的那队战兵发现,五堡辖下栾庄堡的管队官也是带了一批人前来,气势汹汹的,原因不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