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五十三章 畜场械斗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杨东民那边与王斗几人说话,李天叙,李天承这边看情形觉得有些不对,二人都是疑惑地互视一眼。

    不一会,杨东民带着家丁策马过来,李天叙忙点头哈腰地问道:“杨大人,那几个军汉的身份都查明了吧?”

    杨东民淡淡道:“事情我已清楚,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过去禀报大人。”

    杨东民回到那队骑兵中,不一会他过来,说道:“事情已经明白,你们刚才说的事纯属子虚乌有,不要在这里闹事,都散了吧。”

    李天叙呆了一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焦急地道:“杨大人,万胜和确是故意搅乱市场,还请来那几个军汉行凶伤人,这真是千真万确的事啊。”

    杨东民厉喝道:“放肆,胆敢如此与本官说话。李天叙,你们李家的几个米铺一直在哄抬物价,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再多说,就将你们全部移交法办。”

    李天叙还要说什么,杨东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李天叙,不要以为你们李家与知州大人关系良好,我们家大人就不敢动你们。”

    李天叙冷汗刷的就下来,近期操守大人与知州大人的明争暗斗,他们自然是有所耳闻,不明白为什么这万胜和米店就与这个事扯上关系,上头在争斗,他们这些小人物哪吃得消,还是赶快走。

    二人恨恨地收队,临行时李天叙更以狠毒的目光看了王斗几人一眼。

    街旁围观的行人众多,没想到这个结果,各人都是议论纷纷,目光只是往王斗几人身上看。

    在围观的人群中,远远还站着几个商人打扮的人,看着李天叙等人收队,其中一个肥胖的商人若有所思地道:“没想到那万胜和还与操守大人有来往,这消息很重要,我等不可鲁莽,需得好好查查,再作定夺!”

    旁边几个商人都是点头,赞他是老成之言。

    在万胜和米店内,郑经纶,郑娘子等人自然非常高兴,郑经纶正想出来与杨东民套近乎。这时杨东民已是策马走到王斗的面前,说道:“王总旗,徐大人要见你,你随我来吧。”

    王斗不敢怠慢,忙带着韩朝等人随杨东民过去。

    来到那队兵将中,只见正中一匹战马上,端坐着一位身穿指挥服饰的男子,年在四十五、六,官服上绣着正四品武官的虎豹绣纹。鬓角略有些花白,鼻子丰大,脸上长着很多的横肉,一张国字脸,看上去颇为的威严。

    王斗知道这人就是保安州城操守官徐祖成,他忙带着韩朝几人上前给徐祖成叩头作揖。

    徐祖成仔细打量王斗几人,他连连点头:“果然彪悍,是条汉子!”

    他的声音哄亮,中气十足。

    夸完后,他又让王斗等人起来。

    他并不问刚才的事,只是说道:“我听舜堡的防守许忠俊说,王斗你不但杀敌厉害,在屯田上也很有成效,年轻人不简单啊。”

    王斗忙道:“这都是防守许大人的关心抬爱,才有现在的成绩,属下等不敢居功。”

    徐祖成更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坐在马上仔细端详王斗,越看越是满意。其实他心中一直对王斗充满好感。在去年时,后金军入寇,保安州城操守随知州战死,徐祖成便瞄上这一职位。不过当时竞争者众多,就算徐祖成与保安卫守备李贻安交好,想得到这个职位也很不容易。

    当时徐祖成不过是舜乡堡防守,千户的世职,而当时徐祖成最强力的竟争者,五堡防守官杨志昌,当时已是指挥佥事的衔职,怎么看,这操守的位置也很难轮到他徐祖成。

    正是因为王斗等人斩获后金军有功,这个临门一脚,终于让他徐祖成得到操守的位置,仔细算算,这还都是因为王斗等人的功劳。因此从那时候起,徐祖成便是对王斗心下欣赏。

    眼下见王斗言语得体,并不居功自傲,徐祖成更是点头,谁都希望辖下有一个忠心又勇猛的将士。

    随后徐祖成叹了口气,又谈起了许忠俊,对以前自己这个心腹手下有说不出的遗憾,他道:“建德办事是有一股锐气,可惜他福薄,现在更是病重,真是可惜啊。”

    王斗只是陪他叹息。

    徐祖成摇了摇头,问王斗来州城什么事,王斗说了。

    谈起他靖边堡需要一些医士,徐祖成想了想,便叫过自己的家丁队官杨东民,让他陪王斗去医学司走一趟。

    这杨东民年在三十多岁,身材壮硕,非常的结实,一看就是每日训练打熬出来的职业军官。象他们这种家丁,不比普通的军士,平日粮饷足,装备好,向是明军中各将官的作战主力,战斗力并不弱。

    杨东民以前在舜乡堡是个百户,任着一个管队官之职,领着徐祖成的一队家丁五十余人。徐祖成升任指挥佥事后,杨东民也同样升为副千户,眼下率着徐祖成的家丁一百余人驻在州城内。

    他们这一百余人,便是保安州一千余官军中最重要的战斗力了。

    ……

    徐祖成又赞慰了王斗几句,便领军而去,王斗几人回了万胜和米店一会,便杨东民等人前往医学司。

    那医学司也是设在州衙内,大明在各府、州、县均设有医学司局,下辖有一个惠民药局,平日为平民诊病卖药,又掌管贮备药物、调制成药等事务。

    州县内的军民、工匠、贫病者平日也可在惠民药局求医问药。遇到疫病流行,惠民药局还要提供免费的药物。不过到了现在,大明各地的惠民药局大多有名无实,或有医无药,局舍破败。

    众人进了残破的医学司内,里面只有一个典科王表在值班,余者医士,都不知道上哪里去了。

    这大明的典科一般都是设官不给禄,平时吃用,都要他们自己想办法,不过他们身为官医,医术高明,平日行医问药,饭还有得吃。

    见王斗几人是由操守大人的亲将杨东民亲自领来,王表自然是不敢怠慢,加上王斗向他手上塞了一两银子,王表神情更是温和。

    在王斗提出要求后,王表面有难色,他沉吟了半晌,叹道:“州城这个地方,不管怎么说也是个大城,那靖边堡只是个乡里屯堡,实话的,怕是没人愿意前去。不过老哥也可以想想办法,或许有个人,可以派他前去。”

    事情就这样定了,见事情办完,杨东民便要告辞,王斗忙向他手上塞了五两银子,他身后几个亲随也是每人一两银了,杨东民神情更见亲热,他抛了抛手上的银子,笑道:“王兄弟够爽快,以后来州城办事,只管来找哥哥喝酒,老哥还想向王老弟讨教两招呢。”

    见事情顺利,王斗也是心下欢喜,他笑道:“到时免不了要烦劳哥哥。”

    ……

    第二天一早,在万胜和住了一晚后,王斗几人便起程回家。

    同行的,还有郑经纶等人,他让几个伙计押送了四十石米粮同往靖边堡,一包包的粮米,只是载满了几辆车马。

    通过昨日的事后,旁人见了他都有些敬畏,以为他与操守徐大人有什么关系。不说没人再来店中骚扰,就是旁边的几家店铺老板,见了他时面上都是神情亲热了许多。

    郑经纶是个精明的商人,当然知道眼前这个局面都是因为王斗等人的关系,他当机立断,赠送了靖边堡四十石粮米,不收一文钱。他心下盘算打得很好,通过这样做,不但可以与王斗搞好关系,说不定还可以通过王斗拉上操守大人这条路。

    对于郑经纶的一片好意,王斗当然是老实不客气地收下了。

    而高史银这个家伙不愧为花丛老手,昨晚只是在万胜和住了一晚,便与郑娘子那三妹郑晓芸打得火热,逗得人家姑娘非常开怀。临别时还有些依依不舍,答应了高史银有空前来靖边堡看看的要求。

    此行顺利,要办的事情都是办好,人人高兴,韩仲更是与高史银大声笑闹着。

    与众人同行的,还有一个中年书生,头大如斗,身上的儒衫皱巴巴的,说话时老是摇头晃脑的。这中年书生便是医学司的医士王天学,此人医术不错,就是为人懒馋,特别爱好杯中之物。别的医士都是努力出去赚钱养家,他却是得过且过,有一点钱便买酒喝个精光,一点也不顾家里的老婆孩子,对此,他的妻子孙氏极为不满。

    此次医学司的典科王表遣他前来靖边堡,王天学自然是非常不满,他当时就拒绝了:“学生身为堂堂医官,岂可前往那僻野之处,没得辱没了斯文,万万不可!”

    王表自有办法,带王斗找到了王天学的老婆孙氏,许给她每月一两五钱的俸银,此外还有米五斗,如王天学愿意马上前来的话,还可再给安家银五两。听到这么丰厚的条件,孙氏立时答应了。

    对丈夫一阵河东狮吼后,那王天学有些惧内的毛病,加上王斗答应每日供他喝酒,只得随王斗来了。

    此时他骑在一匹瘦弱的骡子上,看着周围的景色,摇头晃脑地叹道:“看看这穷乡僻壤,官道残破,连家酒肆都没有,想不到我王天学沦落如此,真是天嫉英才,辱没斯文。”

    韩仲叫道:“王先生,您每日醉酒,连老婆孩子都不养,才是真正的辱没斯文。”

    众人都是笑了起来,虽说此行只找来一个酗酒的医士,不过总算以后堡内军民征战有了一定的保障,各人还是心情愉快的。

    王天学不说话,显然韩仲的话让他脸上无光,半响,他才低低说了一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乡间匹夫,言语粗俗,吾不愿理会也。”

    ……

    一行人过了董房河,远远看到那竖立在河岸边那雄伟的大水车,郑经纶与王天学都是吃了一惊。

    王天学睁大眼睛只是看,郑经纶叹道:“如此短的时日,王大人屯堡便有如此成就,真是难得。”

    一路而去,再看到河岸水渠边一片片的田地,郑经纶只是赞叹,听得王斗也很是高兴,这屯堡倾注了他众多的心血,得到别人的肯定夸奖,不高兴是假的。

    近了百户渠畜场时,看到那一个个的猪圈与鸡场,郑经纶又是感叹,王天学与众伙计们也是看得好奇。

    忽然王斗看到猪圈那边聚了一大群人,内中的呼喝叫骂声不断传来,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出了什么事?”

    韩仲奇怪地叫了一声。

    远远的看那边还有大群围观的靖边堡军户,看到王斗等人回来,他们大喜,各人奔了过来,一人大叫道:“大人,不好了,那许小娘子与几个妇人打起来了,现在她们各聚了一群人,正要械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