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五十二章 冲突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这中年男子年在四十多岁,脸容身材富态,穿着圆领的丝绸衣衫,他走进店后就焦急地数落那郑娘子:“为叔才出门几天,你就做下这样的事情,以前你平价卖粮叔叔就不说了,这次又这样,惹恼了大家,小心祸事门啊。”

    那郑娘子低头不语,旁边那少女不服气地道:“姐姐没有做错,现在城内的粮价确是太低了,八钱购进,五两卖出,这也太过份了,让老百姓怎么活?”

    那中年男子顿了顿足,说道:“这是城内同行公议过的,粮价统一。我的侄女啊,商会有商会的规矩,你这样做,是在冒天下之大不韪啊。”

    他担忧地道:“再说了,现在粮行的会长是李家的人,那李家是什么人?祖曾中过举人,东街那边还有他家的科第坊。他们在保安的势力这么大,我们一个外来户,怎么敢跟他们斗?”

    说着他只是叹息,那少女有些慌乱道:“叔叔,那我们该怎么办?”

    中年男子叹道:“还能怎么办?赶紧将粮价恢复,然后叔叔卖这张老脸,去向商会同仁解释一下,最后交些罚金。不过这已经算是最轻的处罚了,就怕……”

    他的眼中忽然闪过恐惧。

    郑娘子脸色有些苍白,她低头呆呆不语,半响,她才喃喃说了一声:“难道我们做买卖,就不能好好做么,一定要这样……”

    王斗坐在一旁听着,他总算明白了古时囤积居奇,低买高卖是什么样子,也见识了这个时代行会规矩的森严与强大的影响力。

    他微笑道:“郑娘子诚信经营,王某佩服。”

    中年男子此时才注意到王斗几人,他疑惑地道:“这几位是?”

    郑娘子勉强露出笑容,她道:“叔叔,差点忘了,侄女来给您介绍一下……”

    她正要说话,忽然一阵怒喝,接着人声鼎沸,行人闪避。气势汹汹的,几个商人模样的人带着一群壮汉冲了进来,各人手都是拿着棍棒,将一个店口挤得满满的,那些卖粮的民众都被他们赶走。

    为首一个商人喝道:“郑老四,你们万胜和也太过份了,公然提价,可有将商会放在眼里?”

    另一商人道:“不错,郑老四,你们万胜和这样做,是在坏我们米店的生计。”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一片愤怒的指责中,那中年男子郑老四只是手忙脚乱,他连连摇手说:“误会,这都是误会,各位请听我解说。”

    一个商人道:“不要跟他费话了,将米店给我砸了。”

    那群壮汉气势汹汹的就要涌来,那少女大声尖叫起来。

    “轰!”的一声巨响,一张桌子被踢得四分五裂,木屑横飞!

    却是高史银跳了出来,一脚将眼前的桌子踢飞。

    他怒喝一声,一把抽出自己的腰刀,大声道:“谁敢动手?老子一刀劈了他!”

    众人立时一片安静,冲来的那群汉子也是呆呆地站住。

    高史银手提刀,指着各人恶狠狠地道:“你们这些奸商,为非作歹,无恶不作,谁敢前,老子今日就替天行道!”

    他身材高大,满脸横肉,加那招牌似凶狠与残忍的狞笑,看去分外吓人。

    韩朝看了王斗一眼,王斗点了点头,韩朝、韩仲二人也是跳了起来,二人抽出腰刀,站在高史银身后,只是虎视眈眈地看着众人。

    三人身那种见过战场的杀气让各人都是心惊肉跳,那群汉子都是将身子往外缩,几个商人也是不由咽了下口水,他们色厉内茬的道:“原来是找几个军汉来做帮手,怪不得有持无恐,不过事情没完,郑老四,你们等着。”

    他们一群人垂头丧气地去了,街旁围观的人一片欢呼与彩声。

    ……

    那中年男子郑老四满面笑容地过来向王斗几人感谢,那少女也是满脸崇拜地看着高史银,让他得意洋洋,趁机问她叫什么名字,那少女羞赧地说了,原来她是郑娘子的三妹,名叫郑晓芸的。

    以郑老四的眼力,自然看出王斗是几人中的首领,他请教王斗的性名。

    “小人郑经纶,未知这位军爷高姓大名?”

    “王斗?”

    他沉吟了半晌,惊讶地道:“原来是那位击杀鞑子,剿灭四倾梁匪贼的王总旗?”

    王斗没想到自己名声传得这么广,微笑道:“正是。”

    郑经纶满面笑容地作揖道:“原来真是王总旗,久闻大人之名,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他吩咐郑娘子道:“侄女,你赶快备下酒菜,叔叔要好好招待王大人他们。”

    几人坐下痛饮,郑经纶谈起了自己的米店,原来他们来自山西蔚州,算是晋商的一枝,不过他们本小利薄,当然不能与那些晋商大鄂相比。明末晋商八大家,王家、靳家、范家、梁家、田家、翟家、黄家,均在张家口设有贸易点,与塞外的蒙古人与女真人联系紧密,他们的银钱往来,动辄就是万十万两,他们的货物分店,遍及大明北方数省。

    王斗对明末商人向无好感,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穷奢极欲,特别是晋商,在明末历史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郑经纶一家人略略改变了自己对明末商人的印象。

    听了郑经纶的经营史,确是非常艰难,王斗微笑道:“我那个屯堡,眼下也有人口百户,口数百多,需要众多的米粮,如果郑老板愿意的话,王某以后就固定在万胜和买粮卖粮。”

    郑经纶大喜,今日因祸得福,一下子得到一个重要的客源之地,而且王斗他们武力势力都不错,自己也可以作为依靠。

    他站起身来,深深作了一个揖,道:“如此,便谢过王大人了。”

    王斗微笑点头,随着自己地盘人口的扩大,各种资源需求越来越多,或许这个郑经纶可以帮自己找到那些货物的来源。

    高史银见郑经纶对自家大人那么客气,自己几人那么有名,也是得意洋洋地坐着,他大口大口地喝酒吃菜,一边只是拿眼去看那个郑晓芸,看得她更是含羞。与他相同的,坐在郑晓芸旁边的郑娘子,则是不时拿眼去看韩朝。韩仲与钟调阳看出名堂,都是用取笑的眼神看着韩朝,韩朝只是闷头吃喝。

    谈起刚才的事情,郑经纶叹道:“眼下已是得罪了商会,怕是日子难过,特别是李家子侄都是城内民壮的小甲、总甲,怕以后会寻个由头,不时的过来滋事生非,我们这种小店,唉……”

    王斗点了点头,保安州城内除了有操守徐祖成领兵千人防守外,另还有民壮两百多,平时由知州直领,战时受操守节制。万胜和一个小店,如果不时有人过来生事,确是难以再开下去。

    高史银叫道:“如果有人敢过来惹事,郑掌柜的只管来与我们说,我们连鞑子都不怕,还会怕几个小小的民壮?”

    郑经纶感激地道:“全靠王大人与诸位了。”

    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喧哗,接着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来:“就是前面那家米店了,有人举报他们搅乱市场,还意图行凶伤人,兄弟们,随我去将他们捉了,报官领赏去。”

    接着又有一个暴戾的声音响起:“不知哪几个乡里来的狂妄军汉,吃了熊心豹子胆,胆敢来州城闹事,兄弟们,给这些乡下军汉一点颜色看看!”

    一片的呼嚎声越来越近。

    店中各人都是一惊,高史银抢一步,到了店门口观看,半刻他回来,叫道:“还真是说得巧,外面来了一群民壮,看样子有二、三十人样子,由两个总甲领头,正朝这边来。”

    王斗喝了一声:“操家伙,马!”

    事情已经闹出来了,他也不怕闹大。看桌旁摆着几根棍棒,一人拿了一根,五人了店门口的马匹。

    几人高高地骑在马,各人手拿了一根长棍,高史银更是一马当先地骑在最前。虽只有五个人,却是气势有如千军万马。

    王斗看过去,只见那边过来一群人,为首两个民壮总甲,一人较为干瘦,一人则是身材魁伟,二人手拿着长刀。余者民壮,个个都是拿着刀枪。众人气势汹汹过来,街旁民众,无不躲闪。

    王斗他们提着长棍,神情轻松地骑在马,只有店内的郑经纶,郑娘子几人担忧地站在店门口观看。

    对面那群人看到王斗几人,猛地停下来。接着那身材魁伟的总甲大喝道:“就是这几个军汉了,兄弟们,我们去捉了他们。”

    众人又要前。那个身材干瘦的总甲仔细看了看,他猛地叫道:“高蛮子,怎么会是你?”

    高史银也是一看,他大叫道:“李天叙,李天承,原来是你们。”

    他大笑道:“你们想来捉老高我?”

    那瘦子李天叙与魁伟大汉李天承脸色难看,那边各人也是纷纷道:“原来是高蛮子,怎么会是他。”

    “这厮是个亡命之徒,不好对付。”

    “平日都是一起吃酒玩乐的兄弟,不好下手啊。”

    听着那边动静,王斗几人都是看了高史银一眼,这家伙交流广阔啊,在州城认识这么多人。

    李天叙阴沉着脸,他大声喝道:“高蛮子,这事情与你无关,你不要掺和。”

    高史银叫道:“谁说不关我的事,从今日起,这万胜和的事,就是我高史银的事!”

    李天承叫道:“高蛮子,你不要不知好歹,你再悍勇,我们这么多人,还会拿不下你?”

    高史银大笑道:“我老高连鞑子都不怕,还会怕你们这些怂货?尽管放马过来,我与我家大人,还有几个兄弟早就手痒了。”

    那边各民壮更是脸色大变,各人道:“那边几个不会是杀鞑子那几人?听说他们九个就杀了十个鞑子!”

    “那高蛮子身后那凶汉不会就是那个王斗,那可是个杀神,一人就杀了五个鞑子!”

    “他们几个在这,就算打跑了他们,兄弟们也会有很大的损伤,不值啊。”

    “两位头,还是从长计议。”

    王斗静静坐在马,看着那边民壮们脸色大变,没想到自己几人在州城名声这么响亮。此时街旁早已站满远远围观的民众,听说眼前骑马几人就是击杀鞑子的王斗,都是纷纷将目光投来,各人低声议论个不停。

    钟调阳策马立在王斗的身后,也是心下自豪。那边郑经纶,郑娘子几人看到王斗等人的威势,也是松了口气,几人相互庆幸而视。

    那边李天叙与李天承低声地商议着,李天承急道:“大哥,怎么办?”

    李天叙眼中闪过一丝凶光:“今日不将高蛮子他们捉了,我们李家在州城的脸面何存?不怕,反正我们人多,就一起。”

    二人回身呼喊了几句,立下重赏,众民壮又硬着头皮往这边逼来。

    王斗冷笑一声:“不知死活的东西。”

    他一声喝令,几人一挥手中长棍,正要策马冲去。

    正在这时,忽然街口那边传来一声大喝:“你们在做什么,可是在聚众闹事?”

    王斗几人看去,却见那边出现一队骑兵,个个大明兵将的打扮,当头是一面“徐”字的认旗。

    几骑分开,从队伍中出来,当头是个壮硕的披甲将官,身后跟着几骑的家丁,同样身披铁甲,手拿着长枪,人人身还背着弓箭。这些家丁,个个都是精锐,身手仅次于韩朝他们。

    民壮们一阵骚动,众人道:“是操守徐大人的军马,过来的是他的家丁队官杨东民杨大人。”

    那杨东民领着几骑来到李天叙等人的面前,居高临下地喝道:“你们为何在这里闹事?”

    李天叙忙恭敬地道:“杨大人,小的哪敢闹事,是有人举报万胜和米店搅乱市场,还请来几个军汉行凶伤人,小的是来查看明白的,大人您看,就是前面那几人。”

    杨东民哼了一声,冷冷地看了李天叙一眼,又策马来到王斗几人面前。

    王斗几人下了马,杨东民目光凌厉如刀,只是打量王斗几人,他喝道:“你们是哪个屯堡的军士,为何在州城行凶伤人?”

    王斗排众而出,他抱拳施礼道:“回大人,小的是靖边堡的屯长王斗,今日到州城来,并未行凶伤人。”

    他清楚地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道:“大人,事情便是如此,请大人明察。”

    杨东民不理王斗说什么,他只是仔细地打量王斗一会,说道:“王斗?你就是董家庄那个王斗?”

    王斗抱拳道:“回大人,小的正是。”

    他解下自己的腰牌,递给杨东民验看,杨东民将腰牌拿在手看了半响,又扔回给王斗。脸露出一丝笑意,说道:“早听说董家庄有一个王斗骁勇无比,以九人之人便击杀了十个鞑子,果然是个骁勇之徒,徐大人常在我面前提及起你。”

    他朗声大笑起来,他身后几个家丁看着王斗,也是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都是露出名不虚传的神情。见杨东民如此,王斗身后的韩朝等人都是脸露喜色,这杨大人这样说,看来今日各人是没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