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五十章 银秤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王斗几人从南关堡城进入,进关时,守关的军士验看了王斗几人的腰牌,低声说了一声:“王斗?”

    他似乎想起什么,仔细看了王斗几眼,才挥手让王斗等人进入。wWw.

    过了关城,前面就是州城的南大门迎恩门,城墙上高高耸立着一座城楼,在城门的附近,还建有一座高大的牌坊,上书“政教坊”三个大字。保安城内坊表众多,象这类牌坊,到处都是。

    进城的人流众多,特别是运粮进城纳粮的民户们。王斗几人也随之进入州城的南街内。

    比起靖边堡,董家庄,舜乡堡几地,保安州城内自然是繁华许多,青石板街道两旁尽是酒店、客栈、杂货之类的招牌,还多了许多在各堡看不到的亮丽女子,让一干土包子看得目不暇给。不过街道到处是流民及乞丐,又提醒着现在的不太平。

    保安州城内分两隅六坊,建有东、西、南三条大街。那保安州治是在城巽隅,备荒仓也同样是在州治内。几人之中,高史银倒是对州城最为熟悉,在他的带领下,众人往那保安州治方向而去。

    到了南街与东街的交汇口,街口搭着一座大市坊,上面写着“承恩坊”三个大字。在街的对面,还耸立着一座高高的鼓楼,当地人称为文昌阁,楼高近三十米,站在楼上,可以看到整个保安州城的情况。

    韩朝、韩仲、钟调阳三人都是看着这鼓楼,王斗也是赞叹不已,高史银得意地道:“这文昌阁专门打更报时,不过里面新开了一家酒楼,酒菜的味道不错,大人,等事情办完后,小的请你们在里面喝一杯。”

    韩仲很是高兴,他叫道:“高蛮了,这话可是你说的。”

    高史银瞪起了眼珠子:“我老高还会骗你们不成?”

    他们几人高兴地商议等会吃什么,王斗则是被旁边一阵说话声吸引了注意力。

    却是旁边一个布店中,一个男子正与店铺的主人讨价还价,两人已是商讨多时。那男子年近五十,脸容清隽,三络长须,戴着四方平定巾,穿着一身的直裰儒衫,虽是沉旧,却浆洗得十分干净,看样子是个文人书生。

    他手上拿着一匹布,只是要求店铺主人再便宜点。

    那店铺主人有些无奈:“唉,符先生,鄙人这布已经很便宜了,我也是要进价的,您这样还价下来,我就没得赚了。”

    那符先生只是微笑道:“店家,再便宜些,符某就将它买下了。”

    他声音浑厚,颇有磁音,听着很是悦耳。

    那店铺主人已经是口干舌燥,他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好吧,看您也是个读书人,这布就再便宜一分银吧,不能再多了。”

    那符先生微笑道:“多谢了。”

    从衣袋里摸出银钱来,十分仔细的数了,将银钱交给店家后,高兴地拿着布匹走了。

    店主人看着那文人离去的身影,叹了一口气道:“这符先生好歹也是我们州学的学正,怎么就这么抠缩呢?”

    旁边几个店铺老板道:“老孙啊,你不要在后面偏排人家符先生,符先生可是难得的清廉,从不收受学生们的财货馆金,也不出去润笔赚钱。没了这些来源,他一个州学学正,每月钱米也就是几斗,不仔细些,怎么过日子?”

    几人都是叹息。

    王斗心中一动,符先生,保安州儒学学正?

    他记得舜乡堡防守官许忠俊与州儒学学正符名启交好,难道就是眼前这个人?

    看到那符先生,王斗忽然想到靖边堡孩童的教育问题,眼下堡内年幼的孩童有好几十个,是应该找几个先生教他们读书识字了。

    ……

    那边韩仲,高史银几人终于商议出等会要吃的东西,看看天色,王斗便带着他们来到城东南处的保安州衙面前。

    这保安州衙是永乐年间兴建,天长日久,加上古时官不修衙的习俗,此时看上去已颇为沉旧。州衙的前面有一块广场平地,上面的青石地板也是磨损出一块块的坑洼印记。

    此时广场上挤满了前来纳银的民众,一些差役提着水火木棍在州衙面前来回巡走着,另有一些民壮拿着刀枪站在不远处巡视。

    让钟调阳在后面照料马匹,王斗与韩朝、韩仲、高史银几人挤过去观看。

    只见州衙的台阶下面,正摆放着几个银柜,在银柜的旁边摆着几张桌子,正有几个小吏拿着银秤,一一按着各解户的户帖文册登记,然后为他们的解银进行称兑,最后发给他们银包,挨个点名将银包投入银柜内,又由一个小吏开出一式两份的单据,各解户就算将自己的税银交纳完了。

    王斗看出眉目,各民户解银称兑时,那银包约分两种,一种白封,一种红封。似乎贫民小户用白封,绅衿大户用红封。使用红封的,似乎就少了许多的火耗杂费。在场民众,大部分是使用白封,使用红封的很少,拿到红封的大部分都是绅衿大户的管事或是家奴。分取到红封时,这些人都是洋洋得意。

    韩朝看了一会,突然在王斗身旁低声道:“那银秤有问题。”

    王斗一凛,随着韩朝的解说看去,果然看出眉目,只见那些小吏在解银称兑时,另一只手似乎轻轻地扫过或是扶捏过手中的银秤,那秤上的银子重量立时少了许多,然后小吏就大声喝骂,面前的解户们目瞪口呆,只得再补交税银。

    还有那银秤上的法马似乎也有问题。

    小吏秤兑银子时出现这种情况,一般解户茫然不知,只道自己纳银时确是少了,诚惶诚恐的补上。一些人却知道那些小吏在作弊,却只能忍气吞声,面带苦色,不敢有任何言语。

    看着他们的样子,各小吏只是相互窃笑。

    吏滑如油,王斗心中评估了一句,依他的估算,如果解户们共交纳税银有一百两的,只在这银秤上做手脚,这些官吏便可以侵吞达七、八两之多,如果税银成千上万两,这又是多少?这种现象,想必在大明各地都是普遍存在。

    种种盘剥下来,民生越苦,大明的统治,很大部分就是坏在这些底层官吏身上。

    ……

    王斗拿出自己的民户贴去纳银,高史银与韩仲立时殷勤上前,挤开几个民户给王斗插队,王斗正要言语,二人已是挤开,王斗只得排上去。周边那些衣衫破烂的民众见几人人高马大的样子,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这时桌前那个登记的小吏忽然离开,随后坐进来了一个中年书吏,王斗一看,叫了一声:“祁世叔。”

    原来这书吏正是那保安州司吏祁官,年初时,他曾随桑干里里长姜安卖了一些州衙官地给自己。见到王斗,祁官也有些惊奇,他满面笑容地道:“原来是王贤侄,贤侄今日来州衙纳粮?”

    他神情亲热,年初时,他随姜安卖地给王斗,很是得了一些好处,因此对王斗很有好感。

    王斗应了一声,祁官对旁边一个小吏吩咐了一声,那小吏称兑时便不在手上的银秤做手脚,不过随后他又低声道:“贤侄,世叔只能如此了,按例,这接下来的火耗杂银是不能少的。”

    火耗杂费向是大明各地官吏衙役的小金库与灰色收入,明初火耗每斗七合,一石七升,到了现在,这些火耗杂费已相当于正税,甚至有些地方更是高出正税数倍。

    王斗自然知道这火耗杂费关系到州衙许多官吏的好处,祁官虽是一个司吏,却也不敢挑战这样的潜规则,他说道:“小侄明白,不会让世叔难做的。”

    不过旁边的韩仲与高史银听后却是大怒,二人正要上前,王斗以眼色制止住了他们。

    ……

    解银称兑后,祁官给了王斗一个红封银包,在周边民户羡慕的眼神中,王斗将银包投了柜,收了单据。

    随后他来到祁官的身旁,对他低声道:“祁世叔,有一事还请帮忙。”

    说着将一锭银子轻轻放入他的手中,祁官手上轻轻一捏,感觉手中的银子约有一两多,不由眼睛一亮。

    ※※※

    老白牛:本章更新晚了一些,抱歉。晚上还有一章,十二点前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