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四十一章 春耕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听许忠俊这样说,王斗道:“回大人,卑职己让人买来一批稷与蜀黍种子,马上就可以耕种,只是耕牛犁铧稍嫌不足。”

    许忠俊问王斗现在堡内有耕牛多少,王斗说了。

    听闻靖边堡现在只有耕牛十九头,许忠俊皱了皱眉,他转向杜真道:“杜大人,王总旗一心为所内屯田,你这个上官,可有给于王总旗帮助?”

    杜真忙道:“回大人,当日王总旗前来堡内,下官第一时间便有令属下拨出物质资助。”

    杜真的头转向身旁的杜恭,杜恭忙上前道:“回许大人,当日王总旗前来堡内,卑职立时拨下了一批耕牛种籽,此事王总旗是知道的。”

    许忠俊平静地道:“有拨下多少?”

    杜恭半响才低声道:“有耕牛四头,犁具三副,锄头二十把。”

    旁边的张贵嗤的一声笑:“好大的手笔。”

    想想当日自己拨给了王斗十户军户,五头牛,一石米,十五把锄头,一个千户所还没有自己手笔大,张贵就忍不住洋洋得意。

    杜真阴沉的目光看了张贵一眼,而见许忠俊神情不善,杜恭硬着头皮上前解释道:“眼下我们堡内也是缺乏耕牛农具,诸多屯堡也常常前来讨要,所以……”

    许忠俊不语,正在杜真与杜恭不安时,他淡淡道:“再拨下二十头耕牛与犁具与王总旗堡内。”

    杜恭连声道:“是是,卑职省得,卑职省得,回堡后马上拨下。”

    许忠俊环视各人,意味深长地道:“人才难得,尽心人少,大伙都应当多多帮助才是。”

    一片的应和声,很多双嫉妒的眼睛都是看向王斗,上官如此赏识,看来这王斗飞黄腾达只在当日。

    那边杜真与杜恭互视一眼,二人都是深深看向王斗。

    许忠俊又唤来王斗跟前,看着他道:“王斗,只要你尽心为所内屯田,本官定会全力支持你。”

    王斗深深拜谢:“多谢防守大人厚爱,卑职一定尽心竭力,将堡内屯田搞好。”

    许忠俊满意地点了点头。

    ……

    视察完毕后,许忠俊一行人回到堡内,王斗当然是杀猪宰羊,在官厅内宴请这一行人。

    在席中,趁着许忠俊高兴,王斗言道自己堡内缺乏工匠,希望许大人能拨下一批匠户,正好造水车与建堡的那批土木工匠正在自己堡内,就要他们好了。

    许忠俊点头答应了,此外他又谈起了去年董家庄剿匪之事,这剿匪只是当地守官安靖职责,军功并不算厚,加上王斗等人刚升不久,这功劳上报后,想必各人到时只是记功一次,作为未来的军政考核罢了。

    ……

    许忠俊一行人回去不久,杜恭便押送来了二十头的耕牛犁具,对上王斗时,他的脸色有些不好,不过在王斗再向他私人购买十余头的耕牛犁具后,他的脸色才由阴转晴来。

    很快的,那批工匠的户籍也转到靖边堡这边。他们中除了一批工匠是保安州城的匠户外,大多数是属于舜乡堡与董家庄的匠户,他们的户籍转移,也就是许忠俊的一句话。

    连上堡内那批军匠,加上拨来的几户工匠,最后到王斗手上的匠户有二十余户,那个造水车的老匠户籍也在其内,很是让王斗高兴了一阵。

    这些工匠的家口王斗都为他们妥善安排在营房内,有了这些时间在靖边堡的经历,众匠户都是安心,对未来生活充满希望。

    他们这三群人各有一个小头目,不过王斗统一让他们由匠头李茂森统带。

    这二十几户匠户,连上原来堡内的军户,现在靖边堡共有户七十多,三百多口人,算是一个颇大的屯堡了。

    ……

    崇祯八年的二月初七日,靖边堡总旗官厅前面。

    “大家都排好队,一个个上来领牛与米,要有序,不要乱。”

    齐天良站在王斗的身前,对着眼前的众军户大声喝道。

    王斗稳坐在一张椅子上,韩朝、钟调阳几人站在他旁边观看。在王斗的身旁,还摆着一张桌子,钟荣正一一为众军户领下去的米粮农具作着登记。

    在前几天众军户分了田地后,今日王斗又给他们分发耕牛与犁具种子米粮等。为显公平,各人都是抽签决定耕牛所有,以免人人争抢壮牛,而相对瘦一些的牛则是无人要。

    当然了,牛与犁分下去后,与外面那些水车一样,只算是堡内租借,所有权还是属于屯堡所有。以后各人也需善待耕牛,每几个月屯堡都专门有人下去查看。此外,众军户还一一借取米粮,以作为到秋收前各人的口粮。

    王斗坐在椅子上看下去,下面众军户个个喜形于色,分到耕牛犁具时也都是千恩万谢。有了田地,加上现在分下的耕牛犁具,以后老婆孩子热坑头的美满生活便伴随着他们。

    王斗感慨,自己的田地政策己经走到尾声,分田到户后,以后要过什么日子,只能看这些军户自己了。不过历史证明在拥有土地后,那些自耕农焕发出的极大热情,还有他们为维护自己利益那种不顾一切的精神。

    军户们分牛分犁时,一干匠户们也是在下面羡慕地看着,不时低声的议论几句。当然了,他们虽没有分到田地耕牛,不过王斗每月都会支取给他们稳定的工食口粮,干得好还有奖励,他们对现在的生活也很满意。

    王斗己是决定,以后堡内的屯田事务便由齐天良督促监管,他平日除了督促军户们勤力耕种外,以后堡内有什么公共建设,齐天良同样要督促军户们派出丁口来应役。

    王斗不可能事无巨细都来自己处理,自己身边的老人也就这几人。众人中,也就齐天良比较精通种田之事,加上他识字点,堡内屯田之事不交给他交给谁?

    所以齐天良除了管理辎重队的事外,以后便是由他主管堡内的屯田等事了。可怜齐天良以前只是一个墩兵,现在要管这么多人,不免压力很大,唯恐行差踏错,误了王斗交给他的重任。只有他老婆陶氏非常欢喜,一个劲的给自己男人打气。

    齐天良己是决定,以后要多学点字,多学点算术。

    ……

    这天分完牛犁,外面灌井内的水车己是安装好,第二天,靖边堡内便组织盛大的春耕仪式。

    百户渠旁己是搭建好一个茅草厂,王斗还花了二两银子,从州城内请来一个戏班一路擂鼓鸣锣,吹吹打打,并让众人抬着纸扎的春牛、犁具等,由靖边堡内一直迎至茅草厂内。

    沿途众军户们鸣放鞭炮,将米、黄豆等抛向纸扎的耕牛,表示新的一年五谷丰登。

    纸扎等春牛抬到茅草厂后,王斗焚香祀奠皇天厚土,领头三伏三拜,众军户们跟随在后依礼参拜。祭奠完天地神祈后,王斗亲自扶犁,演试用牛犁田,以示开始春耕,围观的军户们吆喝声响彻云霄。

    最后又将纸扎的春牛抬起游了靖边堡内外几圈后,将这纸扎的春牛烧掉,春耕仪式才结束。

    从这天起,靖边堡紧张的春耕便是开始,田间地头到处响起了军户们耕种的快乐歌谣:

    “秋耕深,春耕浅。春耕如翻饼,秋耕如掘井。春耕深一寸,可顶一遍粪。春耕春耕不肯忙,秋后脸饿黄。耕好耙好,光长庄稼不长草。庄稼不认爹和娘,精耕细作多打粮……”

    齐天良到处紧张地督促军户们干活,而堡内那三队战兵也是同时下田去帮助家人干活,他们都是家内壮实的丁口,家内的顶梁柱,家里活计离不了他们。

    现在的王斗,还没有养脱产的军人。当然他也考虑到这个问题,不过如果要脱产养这三队战兵,每月至少要给他们粮米一石,这样才能弥补他们家内丁口带来的损失,还有各人的兵器盔甲马匹豆料等,种种算下来,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或许自己该再去剿几次匪了。

    ……

    春耕时节,靖边堡军户在紧张耕作同时,王斗也是回家帮忙了几天。

    眼下的冬小麦己是开始返青拔节,正是追肥除草关键,人说春雨“贵如油”,和往年一样,今年保安各地雨水仍是不多,还需浇水。

    好在王家的地头己经打了灌井,再加上王斗,韩朝、韩仲、高史银、钟调阳几个壮汉的帮忙,王家那几十亩地,轻轻松松很快就完成了。根本无需钟氏与谢秀娘两个妇人下田帮忙。

    此外王斗年初还在董房河西岸买了二十亩荒地,不过王斗暂时还是让那些土地荒废在那,等以后土地与人口多了,再考虑在那儿建一个庄田吧。

    ……

    约到了清明这天,靖边堡军户们的春耕播种己是全部结束。

    清明这天,王斗给军户们放假了两天,同时自己也是回家扫墓,祭拜亡父先祖等。

    第三天开始,王斗便决定组织全堡的人力开始修建堡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