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三十五章 人为财死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王斗对烦恼的张贵道:“大人,正面强攻贼巢恐我军损伤巨大,不若晚上卑职带些人去偷营,说不定可夺得贼巢。”

    张贵知道王斗夜袭厉害,那日袭击后金军便是夜袭得手,当下叹道:“也好,就要仰仗老弟了。”

    二人约定了信号,如王斗偷袭得手,便引发火箭报讯,张贵便会领兵前往接应。

    当日下午王斗密派高史银前往联络莫天宠,定下了丑时接应的暗号。

    当晚,王斗从自己两队兵中挑选了一些人前往。虽说这几个月中这两队战兵都有吃饱,也有吃过一些肉食,不过谈不上充足,所以只挑选出一半的人,余者都有夜盲症,晚上难以视物。

    这也让王斗考虑了夜盲症这个问题,如果军队精锐,令行禁止的话,夜袭是一个强大的攻击手段。王斗曾看过一些文献,要治疗夜盲症,除了充足的肉食营养这个方法外,也有一些土方可以运用,如喝些松针熬的汁,或是生吞小蝌蚪都是很有效的手法,这个问题未来再慢慢说吧。

    韩朝、韩仲、高史银三人一同前往,连王斗在内,偷袭的人一共有十五人,众人全部披甲,在高史银的带领下,静静地往山上摸去。

    爬了一会,众人转到后山,在高史银的带领下,顺着一条隐秘的小路,悄悄来到了后山那道寨墙前,可以看出寨墙高大结实,如没有内应接应开门,众人是极难攀爬入内的,而且也不知道内中是什么情形。

    众人在寨墙下静静等待着,冬日的夜晚天气极寒,怕有零下几十度,众人为了保暖,出发前尽量多穿皮袄棉衣,手脚头脸都用厚布裹个结实,有露在外面的肌肤也都抺上厚厚的油脂。不过就算如此,各人仍是冻得全身发抖,特别是身上披着一层厚厚的铁甲,有如穿上一层冰衣一般,彻寒到骨头里去。

    到了深夜,天上又下起了小雪,雪花落在铁甲上,让王斗想起了什么是寒光照铁衣。

    寒风如割,众人口中呼出的都是浓厚的白气,久久在站在这寨墙之外,王斗感觉自己全身都要冻僵了。看向寨墙那边,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丑时早己过了,那莫天宠还不出来接应,他在干什么?

    一直到了寅时,寨墙上仍是没有动静,王斗看手下军户,很多人都是打着哆嗦,这样下去,怕自己手下要冻死几个,就算不冻死,怕也要冻伤!王斗心头闪过一个念头,难道那莫天宠在俇言欺诈?

    对这个情况,高史银也是非常焦急,那莫天宠是他联络的,如果今晚事不能成,他如何向王斗交待?

    一时到了寅时正点,离天亮不远时,寨墙那道铁门终于打开,莫天宠偷偷地闪了出来。

    高史银抢上去低声怒道:“你干什么去了,为何到现在才开门?”

    莫天宠叫起撞天屈来:“那邱子茂一直抓着我们商议战事,实在是走不开,这不,我还是偷了个空,才得以出来的。”

    王斗一挥手:“进门。”

    靖边堡诸人手持利刃,鱼贯从寨墙后门涌入,王斗大步走在前面,对莫天宠低喝道:“那邱子茂在哪里?”

    莫天宠鄙夷地道:“才商议完事,他们便找那些掠来的女子,正与一干头领在议事厅淫乐呢!”

    王斗冷哼一声,死到临头还享乐,匪贼就是匪贼,难成大器!

    众人从后门而入,这一带一个哨兵也没有,依莫天宠说的,原来这里有几个自己手下守护,不过前方寨门吃紧,他们便被调往那儿作战了。而且莫天宠为官兵内应之事隐秘,就连自己那几个手下,他也没有说明。

    一路夜黑无人,匪徒大多聚在前寨,也没人想到王斗等人会从后山而入。

    王斗与韩朝等人直扑议事厅,那里灯火通明,里面传出阵阵的女人惊叫哭泣与男子的狂笑声。

    议事厅的大门只有一个守哨,见到王斗等人扑来,有如神兵天降,他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王斗上前一剑将他劈翻在地,领人只是冲进厅去。只见厅内正有十余个匪徒搂着一些的女子在做那苟且之事,那些女子都是挣扎哭泣,更是引起了那些匪徒的疯狂笑闹声。

    听闻守哨的惨叫声,又见王斗等人突然冲进厅来,厅内一干匪徒都是惊呆了。

    王斗厉声道:“给我杀!”

    靖边堡各人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惨叫声不断响起,一些匪徒慌忙找兵器抵抗,一些匪徒则是身子四散而逃。消息传出,不多久整个四倾梁山寨内都是乱了起来,听闻官兵己是破寨杀入,寨内的匪徒再没有抵抗的意志,都是各找地方逃命去了。

    很快厅内匪徒被杀个干净,那邱子茂被韩仲劈了一刀,随后被几个靖边堡军户按在地上,与几个剩余匪徒被五花大绑押到王斗身边来。

    那邱子茂垂头丧气,他身上只是披了一件衣服,右臂上仍是不住流出鲜血,他猛地转头看到莫天宠,他先是不可相信,随后眼中射出怒极了的眼神,他大声叫道:“原来是你,莫天宠!我说官兵怎么入寨,原来是你这厮在做内贼!”

    莫天宠走上前去,一记耳光重重地打在邱子茂的脸上,打得他满脸满嘴的血,他狞笑道:“死到临头还嘴硬,邱子茂,你往日待我刻薄之时,可有想过这一天?”

    邱子茂吐出一口血,他怒瞪着莫天宠,咬牙切齿地道:“莫天宠,你不要看现在得意,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王斗制止住又要上前的莫天宠,他喝道:“听闻你以前还曾是民壮队头,为何做贼?”

    邱子茂看向王斗,似乎要将他的样子深深记入心内,他咬牙道:“官府欺压,苛捐杂税,活不下去,只好落草为寇!”

    王斗喝道:“荒谬,这就是你残害百姓的理由吗?”

    他指向旁边那些惊恐缩成一团的女子,厉声道:“这些女子可有欺压你们?方家沟的村民可有欺压你们?”

    邱子茂咬牙道:“只怪她们孱弱,这个世道,你不杀别人,别人就要杀你!”

    王斗冷笑道:“如此,我比你们凶悍,杀你们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邱子茂铁青着脸不语,王斗喝道:“贼匪丧尽天良,贼性不改,给我尽数杀了!”

    立时韩仲几人上前,将邱子茂几人按倒在地,在他们的喝骂挣扎中,一个个将他们的首级砍下。

    看着邱子茂的人头被砍下,莫天宠大感快意,他上前指着邱子茂的尸体大笑道:“哈哈哈,邱子茂,你真是死有余辜!”

    ……

    眼见天色隐隐发亮,时间紧迫,王斗只留下几个军户照料厅内那些女子,然后让莫天宠领着自己前往四倾梁内堆放粮草物质的仓房,莫天宠在寨内多时,自然是对内中的形情了如指掌,他带王斗等人一路而行,很快便来到一个房间前面,外面一道铁门紧锁。

    王斗喝令撞开门,众人进了去,都是一呆,只见里面一个个大箱子,打开一看,内中堆满的都是金银细软,不知道有多少银子。根据莫天宠的介绍,不远处还有一个仓房,里面堆放的都是粮草物质!

    王斗等人大笑,此行收获不小啊。王斗看了高史银一眼,微笑道:“高兄弟,你四处看看,小心有旁人进来!”

    高史银高兴地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随后各人在房中四下查看,莫天宠不断地打开箱子,不时的拿起一锭银子左看右看,口中自言自语着:“这个是我的,这些也是我的!”

    他猛地转过头来,手上还抓着两锭银子,他兴奋地对王斗道:“王大人,你答应过我的,这些财帛都分我一半。”

    众人静静不语,王斗脸上浮起了冷笑,看着王斗,莫天宠忽然意识到什么,他的笑容凝结在脸上。王斗这种笑容他太熟悉了,以前自己就经常从别人脸上见过,别人也经常从自己脸上见过。

    再看看高史银己不知去向,他的心更是沉了下去。

    莫天宠呆呆站了半响,他突然大叫一声,转头就往门口跑去。

    韩仲猛地抽刀,当头向莫天宠劈来,莫天宠一咬牙,只堪堪避过要害,韩仲一刀己是将他的右臂劈断。

    血流如注,莫天宠大声惨叫着,断臂的痛苦让他几欲晕过去,不过生的渴望,还是让他拼命而逃。他狂叫着,左手上还下意识地抓着两锭银子。

    韩仲追了上去,连劈几刀,一直将他劈死。

    莫天宠仰天躺在门外地上,他双目圆睁,似乎是死不瞑目。他的鲜血流出来,在寒夜中很快凝结成冰。

    韩仲将腰刀在他身上擦拭,嘴上嘟嚷道:“娘的,这厮倒逃得挺快,老子差点就追不上!”

    王斗按剑而行,他来到莫天宠的尸体旁,弯腰捡起那两块掉落的银子,在手上抛了抛,微微一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人诚不欺我。”

    他的话中颇有意味深长的味道,接触到他的目光,周边各人都是一凛,下意识的站得直些。这些时间王斗威权日重。加之手段果断狠辣,不知觉间各人都对王斗起了畏服之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