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三十四章 首战之威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王斗对张贵道:“恭喜大人首战告捷,旗开得胜。”

    张贵哈哈大笑,他乐不可支地道:“一些小毛贼,也敢出来与我作战?”

    很快,张堂功他们回来,共杀死了十几个匪徒,缴获刀枪器械不等。那帮匪徒拼命逃回寨口后,一些来不及逃回的匪徒跪地求饶,也是被张堂功他们杀死,首级便割回作为军功。至于阵前那些伤重的匪徒们,也是一样脑袋砍了。

    经过这番打击后,匪徒己是胆寒,个个躲回寨内不敢动弹。

    张贵再次下令扎营,每军士给米面两升,阵前一片欢腾。

    午后,张贵再次信心十足地下令攻山,在寨前,匪徒们设有一道关口,这道关墙低矮,守卫的也只有二十多个匪徒,众匪徒知道官兵攻破山寨后自己全难幸免,因此全部都是出力死战,滚石檑木只是不断打来,山寨内的匪徒也是不时过来增援。

    领军攻关的是贴队官肖大新,他领着自己部下冲杀了一阵,在死伤几人后退了回来,他的腰上也是被滚石砸了一下,只是道匪徒凶猛,关墙难以打破。

    张贵犹豫着要不要将自己的家丁押上,这时王斗道:“管队大人,让卑职出战吧,卑职定会攻破关墙,为大人灭此贼寇!”

    张贵很相信王斗几人的武力,再看他那两队青壮也不错的样子,就让他们试试也好。

    当下他道:“好,就靠王兄弟你了!”

    王斗招集自己两队战兵,他一把抽出自己的重剑,厉声道:“此战有进无退,定要攻入关墙,杀光匪贼!”

    两队靖边堡战兵手持武器大吼:“杀光匪贼,杀光匪贼!”

    各人战意昂扬,苦练一个多月,就是等着这一天。

    王斗身披铁甲,亲自挥剑冲在前面,韩朝韩仲、高史银三人也是顶盔披甲紧随其后,接下来是四个披着铁甲,拿着盾牌的刀盾兵,再是四个鸟铳手,余者枪兵紧跟后面杀来。

    关墙上扔下一阵滚石檑木,一个刀盾兵与几个枪兵被砸倒砸伤。

    王斗长剑一挥,三个刀盾兵将盾牌顶头护住,其后的四个鸟铳手闪出,啪啪几声响,关墙上闪起一声惨叫,众匪徒没想到明军火器可以打这么远,个个吓得将身子缩了回去。

    趁这个机会,王斗又领军逼近了几十步。

    上面响起叫骂声,接着又有几根长箭射来,王斗等人伸手拨开,一根箭斜斜地插在王斗的甲叶上面,他也懒得理会。王斗身上这副铁甲精良厚实,射来的那些箭,对他丝毫造不成威胁。

    明军溃兵去投靠匪徒时,也带去了自己的武器装备,不过可以看出他们的弓箭保养不当,箭术也不怎么样,有限的几把弓箭根本阻挡不了王斗等人前进的步伐。

    己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关墙上匪徒们恐惧惊慌的眼神,王斗取出弓箭,“咻!”的一声响,一根重箭强劲地射入一个匪徒的眼窝,将他摔飞出去,惨叫着不知跌往哪里去。

    王斗又是射出几只重箭,每一箭出去,都是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韩朝韩仲,高史银三人也是同样射箭,他们箭术刁钻,专门射人面门眼部,射得关墙上那些匪徒喘不过气来。

    趁这个机会,靖边堡的刀盾兵与长枪兵己是纷纷爬过那道低矮的寨墙,跳到墙后那块平地,与匪徒们展开搏战。

    三个刀盾兵最先进入,他们排成一排,各人一手持盾,一手持刀,只是直上直下,挥刀劈砍。

    他们每天的训练只有一招,每人不知道砍了多少遍,残酷的训练让他们本能地发挥了作用,不论匪徒如何攻来,他们只是一刀劈下,就算有一些匪徒的兵器砍在他们身上,他们身上那厚实的铁甲也有效地防护了他们的安全。

    论单打独斗他们无一是这些匪徒的对手,但一排而来,无视匪徒们的花招诱惑,也不理会身上是否中刀中枪,只是整齐而刻板地抬刀,劈砍!抬刀,劈砍!

    如此几次后,挡在他们面前的匪徒无不心寒,个个只是狼狈而逃。

    刀盾兵打开缺口后,长枪兵涌入,他们在越过寨墙后,很自然便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形成一个个枪阵。

    王斗也是同时冲了进去,指挥他们进攻,韩朝三人则是护住侧翼。

    就如往日训练般,王斗大喝道:“抬枪!”

    “杀。”

    “抬枪!”

    “杀!”

    听着王斗的号令,长枪们一个个红着眼,他们不管匪徒们是多人拥来,还是单人冲来,不管他们的刀术是多么的华丽,枪术是多么飘灵,只是听着王斗的命令一起举枪刺去。

    惨叫声不断传来,“噗哧、噗哧!”长枪入肉的声音令人胆寒,这些平日杀人不眨眼的匪徒对上这些只练过一个多月的长枪兵,唯一结果就是身体个个被刺穿,撕心裂肺叫着躺倒在地上。

    眼见一个个人命轻易被自己剥夺,这些大多第一次杀人的靖边堡军户们个个脸色苍白,很多人都克制不了想要呕吐的。

    不过平时的训练发挥了作用,他们尽管脸色发白,仍是听着王斗的命令机械地刺着。

    而那几个靖边堡鸟铳兵,则是在后面紧张地装弹,不时远程地袭杀冲来的那些土匪,眨眼间,关寨上的匪徒就被杀死了大半。

    守寨的头领是先前那个冲阵的悍匪,他不信邪,咆哮着舞刀冲来,唯一结果就是身上多出几个血洞,死不瞑目地躺倒在地。

    最后只余三、四个匪徒逃回主寨,关墙上的二十余个匪徒都被杀得干干净净。

    战斗结束后,靖边堡军户们都是虚脱地坐倒在地,很多人头脑上仍是一片空白,看着眼前尸横遍地的战场,很多人不能相信这些悍勇的匪徒们就是被自己杀死的。

    一个多月前,他们只不过是一些普通老实的流民军户,什么时候,自己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了?

    韩朝兄弟二人也是感慨地看着眼前的战场,曾几何时,他们对王斗的练兵方法还有些疑惑,认为每人只习一招杀敌之术怕应对不了复杂的战场局面,只攻不守也难避免己方惨重的伤亡,但事实证明他们错了。

    高史银也是呆呆地看着战场,脸上的横肉不住地抖动,内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后王斗等人清点战场,连王斗几人射杀的,共杀死有匪徒二十二人,有些一时还未死去的匪徒也是补上一枪,缴获刀枪弓箭等二十余把,从各匪徒身上还搜出几十两银子。己方阵亡有一人,重伤一人,轻伤五人。阵亡与重伤的军户都是先前冲寨时被滚石檑木所击倒,其中轻伤有三人则是伤于刚才的搏斗中。

    在王斗夺关得胜后,张贵等人察看战场后也是惊叹不己,张贵仔细看向王斗那些军户,他叹道:“老弟啊,哥哥真是服了你了,我记得你这些军户才招募没多久吧?”

    王斗抱拳道:“回管队大人,卑职于九月份将他们招为军户,立堡后,又将他们操练了一个多月!”

    众人集体吸了一口冷气,才操练一个多月就这么厉害,再操个一年半载的会成什么样子?

    董家庄贴队官肖大新也是在旁看着王斗,眼神惊疑不定。

    ……

    匪徒们虽然还有一道主寨,不过看看天气渐晚,张贵自然不可能再下令军士们进攻,今日也是算是战事顺利,张贵心情愉快,还下令杀了一头羊犒赏众军士,王斗这边的靖边堡军户也分到了一些肉。

    众人围着帐篷篝火欢庆胜利,王斗带着韩朝几人去探问那些靖边堡的伤员们,战死的那个靖边堡军户遗体己是收殓,他将运回靖边堡安葬。那几个轻伤员也无大碍,他们包扎后,还是可以继续上阵的。

    只有那个重伤员不行了。

    看到王斗前来,他流下泪来,只是低声道:“跟着大人我不后悔,只是家内还有老母妻小,还求大人多多照应。”

    王斗心中一酸,他沉声道:“你放心吧,只要有我王斗在,定不会让她们忍受饥寒困苦。”

    那重伤员低声道:“多……多谢大人……”

    他声音越来越低,慢慢气绝,临死时眼中仍是带着对生的渴望。

    周边的军户们低泣起来,王斗沉默地坐着,韩朝几人也是陪在王斗身边,坐了很久很久。

    ……

    第二天张贵指挥军士对四倾梁主寨发动攻击,此时四倾梁匪徒只余三十多人,都是匪首邱子茂身边最核心的一些积年老匪,他们知道营寨被破后他们个个都难以幸免,因此人人疯狂无比,滚石檑木如雨点般打下来。

    这主寨前山势陡峭难登,给进攻一方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张贵指挥人攻了几次,甚至还押上自己的家丁,又动用了余下的飞枪火箭等,仍是无济于事。

    王斗也奉命攻了一次,此次剿匪,他己经阵亡了两人,又知道这山势难攻,如强攻上前,自己也是伤亡惨重,得不偿失,因此他象征性地领军攻了一次,在寨上投下一阵滚石,自己有两个军户受伤后,他便趁势收兵了。

    此时他己是想到了那个内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