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三十三章 飞枪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王斗看桌上那张地图与韩朝他们绘制的差不多,不过更大号些,想必董家庄夜不收内也是有能人的。

    众人围在桌旁,张贵指着那摊开的地图道:“那四倾梁离我们董家庄也就几十里路,此次我们进山剿匪,从辛庄那边进山,一直到四倾梁下,山势一直平缓,直到四倾梁下,山势才开始陡峭。在匪贼的山寨前,共设有两道关口,第一道关口不足为道,问题在第二道,这里比较险要,怕是很难攻破!”

    众人都是沉吟,在王斗没来之前,他们早己仔细商议过,觉得除了强攻外没有别的方法,只是这样一来部下就伤亡惨重了。

    张贵看向王斗:“王老弟,你来说说,你有什么好的主意!”

    众人都是向看王斗,王斗微笑道:“卑职哪有什么好主意?上官命令下来,小的奋勇杀敌就是,想那匪贼不过一帮乌合之众,也不会是我们官兵的对手!”

    肖大新一直注意着王斗,闻言他脸上闪过一丝冷笑,不过却是道:“王兄弟说得不错,那帮匪徒只知道杀人劫货,哪懂得什么战阵撕杀?土鸡瓦狗尔,在我们官兵围攻下,肯定是土崩瓦解。再说了,管队大人,我们不是新来了一批飞枪吗?”

    “不错!”

    张贵大笑起来:“我老张差点忘了昨日从舜乡堡要来的那批飞枪,娘的,明日就射死那帮王八蛋!”

    ……

    在董家庄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天微亮张贵就下令造饭出兵。

    此次董家庄的兵士可说是倾巢出动,堡内守军大部分抽出不说,还抽调了几十个军户运送粮草辎重,连上王斗带来的三十多人,共有一百几十人,号称出动千人。

    张贵的十几名家丁也是一同出动,其中还有几个是夜不收,由此可见张贵的决心,他实在是被许忠俊逼得紧了。不过王斗看得出来,除了张贵手下那十几个家丁外,余者军士怕难堪战。

    军衣破烂就不说了,自己部下也是一样,不过他们那种军纪松懈,老弱掺杂,行动迟缓,却比不过自己的手下了。至少自己还有两队一色的青壮,而且也算是军容严整,令行禁止。

    朝廷老是拖欠粮饷,发下来时上官也是经常克扣,被张贵他们拿去养自己的家丁,常年吃不饱穿不暖,加上每年难见几次训练,董家庄这些军士,己谈不起什么军人样子。

    吃过饭后,众人乱哄哄的出发,张贵的家丁都是一色骑兵,可以看出有几匹便是以前王斗缴获自后金军的马匹,余者各人,便是大多步行。就是那贴队管肖大新,也是骑在一匹瘦马上,更不要说董家庄内几个甲长了,看王斗几人的好马,很多双嫉妒的眼睛都是向王斗几人射来。

    众人一路折腾而去,此时正值隆冬苦寒,冰寒裂肤,还没走多远,董家庄各人的士气就低落下来。很多人开始行动缓慢,不时的抱怨这种鬼天气还要出来剿匪,那些负责运送辎重粮草的军户赶着骡子,拉着车辆,寒风扑来,他们也是大声地叫起苦来。

    看到众人这个样子,张贵大声喝骂起来,让自己的家丁下去催促兵丁们加快行进,随着皮鞭的响起,一片的惨叫,叫苦声更响了。最后张贵只得大声承诺,只要打下四倾梁,定会拿出缴获重重地犒赏各人,这让才众士兵们提起了士气,行军的速度也加快起来。

    王斗看得摇头,他一声不响,只是下马与各人一起步行,不时督促自己堡内军户加快前进,两队靖边堡战兵也是列队昂然而进,有了比较,他们才发现自己的优秀。

    ……

    大军一路往西而去,过了辛庄,再走几里,众人就上了山。

    这段山势平缓,少见树木,到处是黄土枯草,不时在寒风中抖动。

    进了山后,为防沿途有匪徒埋伏袭击,张贵将自己的家丁纷纷派了出去,可以看出,这些家丁还是精锐的,特别是其中几个夜不收,似乎都有不同的特长技能,他们在侦察上,更是有自己独到的本领。论单打独斗,他们很多人都可以与韩朝,高史银他们相比美。

    遗憾的是大明这种家丁制度,克扣粮饷养少人而废多人,大部分军士在战场上不但不是助力,反而成为各将官的拖累与障碍了。

    一路平静,没见到有土匪的骚扰,想必他们知道官军出来剿匪,便打定主意做坚守不出的主意了。

    董家庄一行人走得慢,从天微亮出发,到了中午时,各人才来到四倾梁的脚下。

    张贵下令在山坡下一块平缓处扎营做饭,立时董家庄各人乱哄哄起来,坐的坐,歇息的歇息,混乱成一团。而张贵则是带着王斗,肖大新几人去观看那四倾梁的地形。

    没还等几人看清楚那四倾梁的地势,就听到山上传来一阵阵的叫喊声:“杀啊,兄弟们,杀官兵啊!”

    接着见山上烟尘腾起,人头涌现,似乎有一股土匪正往山下冲来。

    众人都是一惊,张贵骂道:“娘的,我们还没造饭立寨,这些匪贼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来送死了?”

    他大声喝令众人披甲迎战,董家庄众人手忙脚乱,都是慌忙披甲,拿好自己的兵器。

    在家丁的协助下,张贵很快披上他的山纹铁甲,戴上八瓣帽儿铁尖盔,他的家丁队头张堂功,还有心腹洪丘也是披上铁甲,他的那些家丁们,也同样是个个披上铁甲,虽然盔甲陈旧,但总算每人都有铁甲。

    这边肖大新只有一身的皮甲,余者董家庄各人,也只是每人披一些简陋的布甲,以布帛做表里,表外钉一些钉泡便是,头上戴的也只是红笠军帽。

    王斗等人也是一起披甲,张贵部下看到王斗手下一些小兵都有皮甲棉甲,很多人眼中都是露出羡慕的神情,特别是王斗身上披的那副精良银白铁甲,更是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各人知道王斗这批盔甲是缴获自后金军的所获,没想到此次剿匪,他就舍得拿出来用。

    ……

    “杀官兵啊!”

    山上那股土匪仍是闹哄哄的冲下山来,这股土匪约有五十多人的样子,为首是一个高大的悍匪,手上拿着一把厚背砍刀,他口中大声怪叫着:“兄弟们,杀了那帮官军,夺了他们的兵器,让他们知道我们四倾梁好汉的厉害……”

    “……那帮豆腐渣的兵,不用怕,一冲就散了……”

    这悍匪曾多次与官兵对过仗,在他记忆中,自己曾领兄弟冲击过明军阵势,很多时候没冲到面前那些明军杂兵就溃散了,就算有一些家丁也挽救不了他们的命运。再远远看去,山下那帮官兵果然慌乱起来,看他们又是老弱居多,而自己这边都是青壮,每人手上还沾染过几条人命,论悍勇,这些官兵不是自己兄弟的对手。

    想到这里,那悍匪心下更是自信。

    在山下,张贵则是心头愤怒,这帮贼匪,自己没去攻他们,他们反倒杀下山来了,这是明显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啊。

    他大声喝令布阵,一阵慌乱过后,董家庄明军总算结了一个阵形,前面是火铳手弓箭手,后面是刀牌手,再后面是长枪手,还有一门虎蹲炮摆在前面。自己与家丁们则是站在最后。而王斗则是被安排在了侧翼,虽然他的兵看上去不错,不过谁知道是否中看不中用,在这突然危急关头,张贵还是本能地相信自己的兵。

    见这帮土匪疯狂杀来,董家庄各兵都有些慌乱,有的人更是下意识的想要逃跑。

    张贵大声喝骂,言道有后退者立时斩首,又来回给众人鼓劲,这才让军心稍微安定下来。

    靖边堡军户这边也有些紧张,毕竟训练归训练,没上过战场就是不一样。王斗大声喝令,言道奋勇杀敌者缴获后人人有赏,有敢怯懦后退者,就地斩首,而且家口还将立时被赶出堡外。

    靖边堡各人知道王斗说得出做得到,众人都是凛然,只是手握兵器准备作战。

    ……

    见这帮土匪乱哄哄的越冲越近,张贵大喝道:“飞枪准备!”

    立时两个弓箭手各拿了一大捆东西出来,对准了那帮冲来的匪徒。这飞枪其实是一个纸筒大火箭,外形如枪,内有火箭三十只,燃后可去百步之远,又有飞刀、飞剑等称,在边镇各地一向被戚继光推崇,认为其胜过一窝烽等火箭。此次张贵剿匪,特地去舜乡堡求防守官许忠俊拨给了他十筒,正好派上用场。

    见那帮匪徒冲近了七十步内,张贵大喝一声:“发射!”

    弓箭手点燃了火绳,两声鸣响,一片的烟雾腾起,数十根火箭带着烟火轨迹,向那帮匪徒射去。

    一片惨叫传来,虽然这种火箭发射后准头分散,不过胜在量多密集,立时那帮冲来的匪徒中有几人被射翻在地。

    看到这个样子,一些匪徒心头涌起恐惧,脚步迟疑下来,那个悍匪大声鼓励道:“不用怕,冲过去,冲到官军的面前,他们就败了。”

    那些悍匪们继续冲来,明军中又射出几只箭,不过没起到什么作用。

    “啪啪!”几声,前排的几个火铳手射出了一排的三眼铳弹,三根铳管中的弹药同时射出,又有几个匪徒惨叫着滚倒在地,不过眼见就要冲到明军面前。那些匪徒都是红着眼,举着兵器,狂叫着冲来。

    那些明军弓箭手与火铳手拼命向两旁逃去,后面的明军阵形也动摇起来。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那门虎蹲炮炸响,一片铅丸石雨迎面横扫过去,冲在前面的几个匪徒血肉模糊,很多人都是捂着头脸滚在地上凄厉地叫着。

    一片的惊叫声:“炮子,炮子!”

    各匪徒心胆俱裂,都是转头拼命往回逃去,尤以那个悍匪逃得最快。

    张贵哈哈大笑,喝令自己的家丁上马追击,立时张堂功他们如狼似虎的追去了,见张贵只令自己家丁追击,董家庄各人脸上都有不满之色,不过匪徒败去,各人又是庆幸,总算自己的命保住了。

    对这些人的神情,王斗暗暗记在心上,此外又是心头感慨,论悍勇这些匪徒都不错,就算单打独斗明军不一定是他们对手,不过他们没有战阵战形,就算对上董家庄这样的军士,他们也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这更让王斗坚定了战阵队形的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