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三十章 震惊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只见李茂森领着那几个工匠,每人手上都是拿着一根鸟铳,他走到王斗面前,喜形于色地对王斗道:“大人,小的幸不辱命,经过一个月的打制,终于完成鸟铳六门,特前来向大人复命。”

    “哦。”

    王斗也是非常欢喜,没想到李茂森真的把鸟铳打制出来了,他接过一个工匠递来鸟铳的细看,只见这只鸟铳乌黑厚实,通体都用精铁制成,铳管直长,前后都有准星照门,铳后用螺栓密封,木托略向下弯曲。

    估了估重量,就是六、七斤的样子。

    王斗左看右看,不时拿眼瞄这瞄那,韩仲等人也围了上来,在周边议论纷纷。

    李茂森道:“鸟铳长三尺有余,重六斤,铳口可容三钱铅子,装药四钱,共耗铁四十余斤。”

    声音颇为感慨,想必打制这几只鸟铳费了他很大的精力。

    王斗玩弄了良久,看这鸟铳外观还是不错,就不知打起来怎么样,他道:“试射一下吧。”

    当下各人找来一块木板,竖立在八十步远的距离上,王斗早己从董家庄堡购买了一批铅弹火药火绳,当下一一取来让李茂森试射。

    李茂森熟练地从火药罐中取出火药,估算用量后,将火药装入铳内,用通条捅实。随后又取出一枚铅子,仍是用通条送入。然后将铳后的火门打开,倒了一些火药入内,最后取出火绳安入龙头,将火绳点燃。

    众人都是离他远点,显然鸟铳易炸膛的“美名”是远近皆知,王斗也是走得远一些,只有李茂森神情自若。他一手托着铳身,眼睛只是瞄那照星,瞄了一会儿,李茂森扣动板机,“啪”的一声响,白烟冒起,远远的那块木板己是被击碎飞溅。

    “好。”

    王斗赞了一声,众人也是欢声如雷。

    李茂森满脸傲色,他亲自将那木板取来让王斗检查,王斗翻来覆去看了良久,依他与韩朝几人的估算,这种鸟铳在八十步外对没有披甲的敌军杀伤力巨大,对于披甲敌军,如果将他们放近五十步开打,同样具有很大的杀伤力。

    接下来试射其余几门鸟铳,果然门门都是精良,王斗非常欢喜,他哈哈大笑道:“好,李匠头你果然不负我所望,我决定奖励你,你们每人赏米一斗,李匠头你再加肉两斤。”

    几个工匠都是欢喜,李茂森也是满面笑容地抱拳道:“多谢大人。”

    ……

    王斗让李茂森等人再接再厉,而打制好的这六根鸟铳,正好配给每队余下的刀手,此后他们便身兼鸟铳手与长刀手。

    再过一些时间就要过年了,从这个腊月起,边塞的明军又要开始例行每年的出塞烧荒,不过在这靖边堡内,王斗仍是让那三队战兵每日训练,练得好的,就让他们加餐,练不好的,就要挨打。

    看着自己的军队每日成型,王斗内心不欢喜那是假的,不过随着年关的逼近,他内心又有了另外一个烦恼,就是自己所剩的银子不多了,眼见买了几次米,又快要没米了。听闻保安各地的物价还是居高不下,粮米一石还是要四两多银子。

    这两百多人的吃用,每天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手上这点钱,就算能过年,不过等明年开春后怎么办?没有饭吃,堡内定会人心涣散,为了活命,或许这些军户又会出去成为流民,王斗经受不了人口损失,眼下堡内每一户人对他都是宝贵的资源。

    在众军户面前,王斗乐观,沉稳,是众人的主心骨,只有韩朝几人了解堡内之事,他们的利益都与王斗绑在一起,只有王斗发达顺利,他们也才有前途富贵。因此王斗急,他们同样也急。

    这天王斗与韩朝、韩仲、杨通、齐天良、钟荣几人商议堡务。

    他们这靖边堡,里面除了军户营房外,还粗粗建有一个总旗官厅,当然里面一切都很简陋,此时各人就在厅内议事。

    众人商谈,韩朝在旁一直很沉默,忽然他站起来对王斗抱拳道:“王头,小的打算去一趟州城,明日便回来。”

    王斗很奇怪,韩朝去保安州城做什么,他看向韩朝,却发现韩朝一直在躲避他的眼神,王斗怔怔地看了他良久,他忽然道:“韩兄弟,你不会是……”

    王斗摇头道:“那日只是跟你开玩笑,你还当真了?”

    齐天良也明白过来,他忙站起来道:“韩兄弟,我与王头真的不是那个意思,你可不要往心里去。”

    韩朝道:“我怎么会多想,小的只想为屯堡尽点心力罢了。”

    王斗平静道:“韩兄弟的心意我王斗知道,只是男子汉大丈夫又岂能如此,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办法的,你们不必过于担忧。”

    对于王斗几人的话,韩仲、杨通、钟荣三人听不明白,他们自然不好问韩朝那日发生什么事,只有韩仲悄悄问了韩朝一句,韩朝瞪了他一眼:“多嘴。”

    韩仲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便不好再问了。

    众人正在说话,忽然有一个军户进来报告,说是拒虏墩的甲长高史银来了。

    ……

    自九月份王斗几人与高史银同去董家庄领了告身后,这几个月中,王斗便一直没有再见过高史银。听闻他现在高升为拒虏墩甲长了,还与一个州城窑姐打得火热,可说是身在温柔乡中乐不可支。

    这高史银也算是与王斗等人同死共死过,眼下他来到靖边堡,为了表示欢迎,王斗特地吩咐煮了一锅羊肉,并烫上两壶美酒招待他。

    此时众人便是坐在厅内,桌上是一锅煮得滚沸的羊肉汤,不时腾腾冒着热气香味,旁边还有一个烧得通红的炉火,上面滋滋的烫着热酒,众人随意而坐,这种天寒地冻的鬼天气,在屋内吃着热汤,吸溜着热烫的美酒,分外舒服。

    “娘的,这鬼天气,冷得紧,还是这里舒袒。”

    高史银大口喝着热汤,那酒只往口中倒,一边拿筷子只是到锅里挑肉吃,他身上裹着厚厚的皮袄,脑袋上也是戴个厚厚的皮帽,原本脖子上还围着皮毛,不过喝了点酒,热气上来,他干脆把脖子上的围皮扯了。

    韩仲看着高史银道:“高蛮子,这段时日过得怎么样?听说你撘上一个鲜润俊俏的娘们?你家伙过得春风得意啊。”

    高史银猛然将碗往桌上一放,里面的肉汤都洒了出来,他叫道:“不要提那娘们了,人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话还真没说错,我一没银钱,她的脸就翻得比书还快。”

    他脸上横肉都在抖动,似乎想起某些让他恨极了的事。

    韩仲目瞪口呆,他叫道:“你没银钱了?我记得那日你可是分了一百多两银子,一百多两啊,这么快你就花完了?”

    他不可相信地道:“难道你那些银子都花在那女人身上,她那么会使钱?还是她下面镶黄金了?”

    高史银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些颓废地坐在椅子上。

    王斗双手握着汤碗暖手,听了二人的话,他只是摇头,余者各人也是一样摇头。

    韩朝道:“高蛮子,你没银钱了,你打算怎么办?”

    高史银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王斗一眼,只是低头不语。他与王斗关系颇为奇怪,似乎想向王斗低头,却怎么也拉不下那个脸面。

    王斗笑了笑,提起酒壶给他眼前的杯子续满,道:“高兄弟,不嫌弃我这屯堡简陋的话,便在这里住些时日吧。只是你的烟墩怎么办?你可是一墩之首。”

    高史银大喜,他搓着手,只是向王斗感谢,他道:“王头不用担心,墩内有人看着呢,再说这天寒地冻的,也出不了什么事。”

    他努力向王斗展出笑容,不过他满脸横肉的样子,那笑容怎么也温和不起来。

    半响,他似乎想起什么,他讨好地向王斗道:“王头,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王斗淡淡地说了一声,他喝了口小酒,又夹了一块羊肉丢进嘴里慢慢嚼着。

    高史银神秘地道:“昨晚方家沟被屠了,听闻是西山那帮匪徒做的好事,整个村的老弱妇孺无一幸免,真是惨啊。”

    “什么?”

    众人都是震动,王斗更是震惊,那方家沟与易庄还有辛庄都是桑干里的村落之一,不过不比辛庄,那方家沟与易庄只是两个小小的村子,住的人户不多,村外面的围墙也颇为低矮,没想到临近年关,他们却是遭了匪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