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二十八章 列队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崇祯七年的十一月初八日。

    冬至己是过了几日,北风更为凛冽,而从这一天起,王斗也开始挑选一些青壮出去训练。

    在大明,屯堡兵一般是不用出外作战的,所以难得见到屯兵训练,不过王斗岂能因此罢休?随着时日的一天天过去,王斗心中的危机感也越来越紧迫,多一分武力,将来就多了一分保护自己及家人的希望。

    王斗决定开始练兵,他现在所凭借的,就是这身体的一身技艺,还有后世丰富的知识。不过对于训练军士,王斗决定还是严格按照戚爷爷的《纪效新书》与《练兵实纪》两本兵书进行训练,实用的就是最好的,王斗认为目前这是最适合自己军队的训练手册了。

    眼下堡中成年男丁有七十五口,不过除去其中的老弱,最后只有三十四口是适合训练的青壮。而这三十四人,自加入靖边堡军户来,每天都是吃得饱饱的,又经过这些时间的建堡开荒锻炼,他们的身体条件,己经完全适合接下来的军事训练。

    今日王斗便将他们带到堡外,趁着现在农闲,正好进行一些军事训练,不然等到明年开春农忙时,他们又要干活了。王斗现在身家还不足,还养不起脱产的军人。至于余者的老弱与妇人,则是继续在堡内外干活,修堡建房等,不过看着王斗等人在外面的样子,他们还是不时好奇看来。

    三十几个年青人聚在一起,人人都是兴奋好奇,虽然寒风凛冽,天气严寒,不过他们还是笑哈哈的议论个不停。这些人有一些原来是军户子弟,有一些原来是流民,当然他们现在都是靖边堡的军户。他们当然没有王斗那种危机感,不过他们是王斗的部下,王斗吩咐他们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

    王斗一一看去,这些年青人个个是站得歪歪扭扭,东倒西歪的,就连原来那些军户子弟也是一样。

    王斗心下感慨,没有严格训练过的军士就是乌合之众,看来对他们还是要从最基本的队列先训练起。况且这古时作战,严整的队列和严格的纪律向来非常重要,能保持严整战阵的就是虎狼,没有队列,就是乌合之众。

    戚爷爷也曾言过:“开大阵,对大敌。堂堂之阵千百人列队而前,勇者不得先,怯者不得后。丛枪戳来,丛枪戳去,万军之中只如一人,如此可天下无敌。”就是强调队列与纪律的重要性。

    当下王斗开始,把这三十四人先分成了四队,每队几人,由韩朝,韩仲,齐天良,杨通四人各领一队,这让四人非常高兴,齐天良与杨通裂开嘴直笑,没想到自己也带兵了。只有韩朝很感慨的样子,似乎是想起什么往事。

    等各人分队站好,韩朝四人也是左右站在王斗身旁。

    王斗大声道:“今日把你们招来,就是训练你们战阵技艺,眼下兵荒马乱,天下还不太平,前几月鞑子寇边,你们也是知道的,我们这里虽是屯堡,但也一样要操持技艺,如此将来你们才可以保护你的妻小家人。”

    王斗神情严肃,下面各人都是下意识地站得直些。韩朝几人也是同样严肃。

    训完话后,王斗先让他们学习站队列队,左转右转,齐步行进跑步等,众人先是新奇,后来便是乱成一团。

    那队列可说是惨不忍睹,队伍歪歪扭扭不说,各人连左右都分不清楚,这情况不说下面的青壮军户,连两个队长齐天良与杨通同样如此。一天下来,各人比干了一天的活还累。只有韩朝兄弟游刃有余,完全不当回事的样子,还一直呼喝自己队中青壮站直站好,这让王斗心下更好奇这两兄弟的来历。

    接连几天,各人还是左右不分,连王斗大声喝叱也没用。还是韩朝想出办法,让各个青壮军户的右手臂上都绑根绳子,标明左右,这样情况才慢慢好转。

    王斗也看出韩朝兄弟的练兵能力,从这天起,王斗就吩咐韩朝兄弟和自己一起参与训练列队,二人当仁不让。

    从训练中也可以看出二人风格,韩朝性子会好些,总会耐心指正那些军户的队列错误,不过韩仲脾气风爆,换他训练众人时,如有人站队不对,他不由分说提根棍子就是上前一顿好打。

    说也奇怪,他这法子更好用,被打过的人下次站队更稳。对自己被打,那些青壮军户似乎都是见怪不怪,都是习以为常,连旁边看热闹的一些军户与妇女们都是哈哈大笑,被打的则是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头。

    一般没事时靖边堡军户与妇女们都会来堡外观看各人训练,各人一边看一边指点,议论各家孩子怎么样,谁站得更好等等。而有旁人的围观下,青壮军户们的精神也是更足,个个努力的,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得更直。

    这样在十天后,各人站队终于有些样子,在韩朝敲起步鼓让他们小跑时,各人己有些整齐的模样。

    训练的间隙,王斗去看了一下李茂森他们打制鸟铳的情况。

    来到作坊,这里热火朝天,外面的冰寒似乎完全不见,一股股热气直冒出来。

    李茂森几人正努力打造着一些鸟铳,看样子离完成都很遥远,王斗随便一看,便发现这鸟铳的打制真的很复杂。依李茂森的介绍,这鸟铳制作,首先是铳管,将做铳管的熟铁烧红后,敲击在一根钢芯上,这样卷成铁管,冷却后再裹数层,敲击细密,达到一定厚度后,抽出钢芯,一段铳管才完成。

    连做几段铳管后,就将它们一节节焊合起来,这里是关键,焊接不好便容易炸镗。初步的铳管做好后,便要用钢锥钻出铳镗,挫出准心,这里时间最久,有时可长达一个月。

    之后是用钢条将镗内刮光刮净,然后是各样的装配。王斗想不到一根鸟铳这么多学问,这么的复杂,看来做根鸟铳没有一个月做不好,自己还是过段时间来看吧。

    ……

    在四队军户列队训练十五天后,王斗让他们上午接着训练队列,下午开始补充一些东西。

    比如说让众人列队长跑,以各人一口气跑一里,不气喘,队列不严重分散为合格。此后又让各人负重奔跑,重量慢慢往上加,这都是戚爷爷《练兵实纪》中最基础的练手力、练足力、练身力等要求。

    又五天后,王斗在下午开始为各人添加兵器的练习。

    四队人中,王斗暂时只让他们训练长枪与腰刀。每队九人中,先分出两个胆勇便捷之人使刀,余者各人使枪。这使刀的人,将来或是藤牌手,或是鸟铳手,这两个兵种同样需要练刀。

    众人手上一一分到兵器,人人都是兴高采烈。

    王斗先教众人枪术,他大声道:“你们都看好了。”

    他摆了个侧身起手的姿势,猛然一声大喝:“杀!”

    飞冲上前,擎枪瞬间刺中了前方二十步一个人形木把的目、喉、心、腰、足五处,所有的动作似乎都在一眨眼间完成。

    众人一片叫好,以韩仲的叫声最为响亮,韩朝也是由衷地赞了声:“真是好枪法!”

    众军户纷纷问道,要如何才能做到象王斗这样。

    王斗道:“无他,熟练尔,你们如我这样刺个一万次,十万次,便能和我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