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二十二章 小人多


    夜晚,一灯如豆。

    在王斗的屋内,王斗招集韩朝、韩仲、齐天良、杨通几人商议事务。

    王斗决定明日去舜乡堡一趟,去向管屯官杜真讨要一些人口与耕牛等物,有了董家庄的例子,他对明日之行己不抱希望,不试试也好,能要到一点算一点。

    明日王斗准备带韩仲前往舜乡堡,至于韩朝、齐天良、杨通三人,他们另有分派事务。

    齐天良总算会写些字,懂点算术,让他去保安州城买米面与耕牛农具是最适合不过,而韩朝为人谨慎,身手也不,陪在齐天良身旁也有个照应。

    王斗打算给二人一百五十两银子,让他们去买十石米,十头耕牛,此外犁具与各色农具一样要买,需要的都买,看他们视情况分配银钱。不过王斗估计这一百几十两银子购买这些物质还是紧张,眼下米面价格虽比上两个月有所下降,不过仍是昂贵。耕牛农具等物,也一样是价钱高昂。

    王斗身上只有六百多两银子,一下子就拿出去一百五十两银子,心下感慨真是花钱如流水,而且这些花费还是远远不足。耕牛农具不说,到时买来的十石米,想必也支持不了多久。王斗屯堡计划招五十户人,想必到时那些人就如外面的军户一样,大多是没存余口粮,都要吃的。

    眼下还好,可以让大家喝些粥,不过等接下来的建堡开荒等重活,那各人吃食就多了。老弱与妇孺可以少吃些,不过壮丁吃米,一年至少要五石五斗,而且繁重的体力劳动下,各人每隔几天还要吃些油荤,否则便容易呕血。补充油荤,最好便是吃些肥肉,不过不比后世,在这大明朝,肥肉可比瘦肉贵多了,眼下猪肉真贵,到时这里也是一笔巨大的花费啊。

    王斗面上神情平静,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不过心里还是快速盘算着未来如何再搞一些钱财,他想了很多办法,都觉得来钱不快,第一桶金是来自后金军的缴获,或许应该在这上面再想想办法。

    齐天良高兴地接受了王斗的指派,王斗如此信任他,一百几十两银子眉头不皱就交给他,让他很是感动,他胸脯拍得震天响保证会很好地完成任务,而韩朝则是沉稳地拱了拱手,就不再言语。

    至于杨通,他的任务还是守墩,加上明日指挥那些新来的居民们继续盖地窝子,接受这个任务,杨通也很是高兴,终于有大展拳脚的空间了。

    ……

    第二天一早,王斗就带着韩仲,骑马往舜乡堡而去。

    两人策马一路向南,过茶房墩的时候,墩内守军见二人经过,一副大明官军打扮的样子,便懒洋洋地鸣了几声锣,放了一声小手铳,告知邻墩无疑便不再理会了。

    过了茶房墩不久,二人马快,很快舜乡堡己是出现在二人的眼前。

    那舜乡堡是保安卫左千户所的所治,董家庄堡与辉耀堡皆为其所属,相传为舜之都城,周二里一百二十一步,高三丈五尺,万历十三年包砖,现防守把总许忠俊防戍,领有马百匹,官军近三百人。堡内约有军户数百,人口一千多。

    舜乡堡设有南门与西门二门,王斗与韩仲从南门进入,守门的甲长验看了王斗二人的腰牌,脸上露出诧异的神情,显然他是听说过王斗的大名的,他上下打量了王斗一阵,才挥手让王斗二人进入。

    比起董家庄,舜乡堡确实热闹了许多,至少沿街的店铺多了不少,人流也密集了许多,据说堡内各街共有商号店铺四十多家。不过唯一不变的就是堡内众多的庙宇,同样破旧肮脏的建筑街面,来往神情麻木,衣衫褴褛的军民。

    舜乡堡堡内有三街二十一巷,那千户官厅便是位于城堡东侧的东大街上。

    王斗找了家店铺办了一份厚礼,来到官厅前面,向守门的小校递入名贴,希望他通报一下管屯官杜真,就说靖边墩甲长王斗求见。

    那小校贪婪地看了王斗二人的马匹一眼,又懒洋洋地看了一下手中的名贴,他眼睛一亮,笑了一声原来你就是王斗?还长得真是彪悍,怪不得能杀鞑子。”

    不过随后他又是一副死气活样的样子,懒洋洋地玩弄着名贴道杜大人很忙的,怕是没见客啊,你们有事便在这里跟我说吧,我找个时机去通报杜大人。”

    韩仲早看他的样子不舒服,此时他怒喝一声你这可是在消遣我们?通报,你要通报到时候?”

    他抢前一步,就要上前去扭打那个小校。

    那小校吃了一惊,后退一步,随后又觉得示弱,他色厉内茬的指着韩仲喝道,你是哪跑出来的贼囚军,胆敢在千户官厅面前撒野?还有没有军法?”

    他一声喝令,门前几个军士都是围了,不过看王斗二人魁梧彪悍的样子,众人也是紧张,特别刚才听说眼前就是连杀十个鞑子那王斗,神情更是紧张。

    王斗拉住韩仲,低声道办正事要紧,这种小人,以后再找机会收拾他。”

    他淡淡地打量了一下那个小校,看他的腰牌,也只是一个总旗官衔,他微微一笑,上前对那小校拱手道我这位性子就是急,还请不要见怪,王斗来得匆忙,也没备礼物,这点银子,就请拿去买酒喝好了。”

    说着他掏出一块约一两的碎银,含笑地交到那小校的手上,那小校见韩仲恨恨退下,心下松了口气,嘴上犹自嘟噜着不就是杀了几个鞑子?在这里,你是条虎也得给我好好蹲着。”

    随后他看到手上的银子,神情一怔,立马是满面笑容,心想这姓王的好大方,等他抬起头来时,己是转换了神情,语音亲热,他笑道王总旗真是太客气了,够爽快,不愧为敢杀鞑子的英雄好汉。”

    他一顿道行,还请王总旗稍候,我马上进去通报杜大人。”

    王斗微笑地拱了拱手有劳了。”

    等那小校进去后,王斗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

    很快,那小校出来,说是杜大人让王斗进去。

    王斗含笑地拱了拱手,让韩仲在外面看马,他随那小校进去。

    那副千户杜真的值房是在官厅的右侧,穿过仪门、大堂,很快就来到杜真的值事大厅内,此时杜真正伏案看着一些文册,那小校将王斗领到这里,向杜真禀报了一声,然后对王斗使了个眼色,王斗含笑对他点了点头,那小校出去了。

    王斗上前给杜真叩头作揖,等王斗行了全套礼后,杜真才慢条斯理地起来,示意王斗不必多礼。

    王斗递上礼单,言表这是靖边墩一些心意,杜真见礼单丰厚,满意地点了点头,问起王斗的来意,他沉吟了半晌,缓缓道王斗你为所内屯田,这是好事,当日我也曾答应防守许大人给你协助,只不过现在整个所内耕牛种籽都是不足,军户同样缺少……这样吧,我叫人带你去看看,看能匀出物什给你。”

    说着他叫来一个叫杜恭的人,吩咐几句,让他将王斗带了出去。

    王斗只好随那个叫杜恭的人出去了,心下感觉这杜真比较官僚傲慢,不好接近。

    ……

    那位叫杜恭的年在三十六、七左右,身形又矮又胖,在王斗魁梧的身材面前,足足矮了一个头,两撇焦黄的鼠须。身上穿着一身的百户官服,言谈间得意洋洋,似乎是杜真的远亲,所以得以管理堡内一些重要的仓房辎重等。

    王斗第一感觉这人浮浪油滑,小人得志的样子,他见过董家庄内同样掌管粮草辎重的总旗洪丘,那个粗豪的汉子与杜恭相比,二人可说是形成鲜明的对比。

    王斗向杜恭要求请拨耕牛种子军户等,杜恭打着官腔道王老弟啊,你打仗杀敌是厉害,可这屯田之事,和打仗是完全不同的,我们千户所诸多的屯堡,几乎每堡都缺乏人口耕牛农具,堡内物质就是这些,如果每人都来讨要,我也是很为难的。”

    王斗掏出一锭约十两的银子,交于杜恭的手上,道还请杜大人行个方便。”

    杜恭眼睛一亮,他慢条斯理地将银子收入怀中,叹道也好,都是一个所的,能帮就帮点吧。”

    他似乎想起一事道毕竟耕牛农具不能拨下很多,大部分还是要王老弟想办法,听说我们堡内那家牛市行价钱公道,王老弟倒可以考虑一下。”

    王斗哦了一声杜大人介绍,自然是好的。”

    此时二人神情更见亲密,杜恭还亲热地宴请了王斗,席中,他不断的吹嘘是如何如何的受管屯官杜大人赏识,王斗不时应和几声,让气氛更加融洽。

    酒酣耳热时,王斗似乎无意提起对了,进来时守门的那位总旗是谁?”

    ……

    等王斗再见到那位守门小校时,只见他铁青着脸,脸上一个鲜明的手掌印,见到王斗时,他恨恨地转过头去,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王斗冷笑几声,看也不看他,昂然从他身旁而过。

    他叫了韩仲,让他随与那杜恭一起去领取物质,听闻又有物质拨来,韩仲也是兴高采烈,不过最后结果让王斗目瞪口呆,领到手的物质只有四头牛,三副犁具,二十把锄头,一个空头帮王斗在堡内宣传的承诺,此外便都没了,比董家庄还不如。

    半响,王斗才骂了一声妈的!”

    是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