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十九章 盘点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崇祯七年九月初,靖边墩。

    墩门前,王斗正与钟大用话别,那日王斗几人出董家庄后,仍是回辛庄内。在辛庄住了两日后,各人又回到了靖边墩内,毕竟王斗现在是靖边墩的甲长,而且还负有屯田之职,不可在家内久留。

    当日他领着告身,穿着总旗官衣回到庄内时,可说在庄内引起极大反响,听闻连李家都表示关注。听说儿子领来告身,身兼屯堡官之职,而且又有六十两赏银下来,母亲钟氏自然非常高兴,不过她还是体贴地让王斗自己留着银钱,言道他将来屯堡需要花费。

    王斗那日赏下的紵丝布匹她留了下来,抚着布匹她可说是爱不释手,连连道这么好的布料,怕是庄内的李夫人也没有啊。事后她郑重其事地将紵丝布匹收起来,言道将来王斗成亲时,给谢秀娘做身新衣。

    今日,便是王斗与原甲长钟大用交接靖边墩诸务的日子。大明向有严令,各官升调后,务候新官见面交代,交代的日期与文册也需报备。墩内诸事交割完后,钟大用也要到辉耀堡去上任。

    此时王斗穿着总旗的官衣,钟大用穿着一身的百户官服,二人站在墩门前说话。将要离去,看着墩内熟悉的一切,钟大用内心是感慨万千,看看眼前意气风发的王斗,想想自己孤身一人去上任,心下又分外不是味。

    “钟头,保重了!”

    王斗最后对钟大用抱了抱拳,他招了招手,韩朝走了过来,他手上端着一块托盘,上面用红布盖着什么。王斗伸手接过托盘,掀开上面的盖布,却是一锭五两的银子。

    王斗对钟大用道:“钟头高就辉耀堡,墩内兄弟凑了一点仪程,兄弟心意,还望钟头不要嫌少!”

    说着将托盘递了过去。

    钟大用没想到王斗临别竟会赠他仪程银两,这是他想不到的,他吃惊地接过银子,看看王斗,欲语还休,却是说不出话来。他旁边的妻子王氏却是一下子红了眼,叫道:“王哥儿,你……”

    王斗深施一礼:“钟头一路珍重!”

    良久,钟大用才叹了口气,连声道:“老哥……惭愧啊!”

    想想自己以前对王斗,再看看王斗现在所做的,钟大用心中有种明悟,怪不得王斗能快速升起,这种胸怀,注定了他未来不简单。钟大用拍了拍王斗的肩膀,又团团对墩内各人一揖,感慨地摇了摇头,最后携妻子出吊桥而去,越走越远。

    看着钟大用的身影远去,王斗的身形良久不动,赠钟大用仪程,是考虑多条朋友多条路的意思,钟大用调往别地,与他己没有了厉害冲突,过往的一切都成了云烟。或许将来钟大用在辉耀堡,自己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

    良久,王斗转过身来,从今日起,墩内便是他的天下了。

    一直在旁察看他脸色的杨通满脸笑容地凑过来:“王头,钟头走了,您看,要不要将您的房间换过来?”

    王斗点了点头,靖边墩内最好的房间便是原先钟大用那间,现在自己身为靖边墩之首,理所当然的,那间房便是归自己所有。

    见王斗点头,杨通和他妻子刘氏欢天喜地去为王斗整理房间,整理好后,王斗看了也是满意。他在墩内走了一圈,对跟在身后的各人道:“墩内太脏了,容易滋惹蝇虫,产生疫病,必须清理才是,以后墩内整洁当为第一要务!”

    自来到这个世界,王斗最不满意就是自己的居住环境了,垃圾遍地,到处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眼下总算可以摆脱这种生活了。

    听了王斗的话,众人都是称善,当下各人一起动手,热火朝天地大扫除,屋内屋外,墩内各处,无处不清扫,最后扫出了几大堆垃圾。

    看着这些垃圾,王斗暗暗吃惊,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火路墩内可以扫出这么多垃圾。

    看着这些垃圾,韩仲等人倒没什么感觉,不过清扫后各处干干净净,倒也让各人觉得神清气爽了许多。

    王斗照着文册,盘点了一下墩内人口物质。

    眼下墩内所留便是韩朝兄弟,齐天良夫妇与杨通夫妇几人,连自己在内一共七人。物质方面,那日从后金军那儿夺来的粮食鸡羊都吃得差不多,鸡鸭没了,羊只余三头,米面只剩下数袋,墩内柴草烟皂擂石倒是齐全。器械方面,除了原先几人的弓箭长枪腰刀外,那日从后金军那儿夺来的盔甲兵器倒是保存良好,以后这些都是自己起家的资本。

    那日王斗斩杀那个后金拨什库后,自己的腰刀也是受损情况严重,回来后他干脆从缴获中选了一把后金重剑,此外那个后金白甲身上配带的顺刀也顺手挑走,这种短刀比自己原先使用的解首刀好用多了。

    那日缴获的铁甲与棉甲都有几副,不过除了王斗,韩朝兄弟与齐天良都是挑了一身的皮甲与战马,铁甲沉重,棉甲防火器,总没有皮甲来得轻便,非是生死大战时,其实很少人愿意披铁甲。至于兵器,三人还是使用原来的。

    看着仓房内的盔甲兵器,王斗看了跟在身后的杨通一眼,让他也去选一身的盔甲,杨通大喜,这证明王斗真正将他看为自己人了。他千恩万谢的却是去选了一身的棉甲,此外墩内那把三眼铳就是归他了。杨通的选择是正确的,一个合格的弓箭手需要训练多年,靖边墩内除了王斗,韩朝兄弟三人外,齐天良与杨通手上的弓箭纯是摆设,他们用火器比用弓箭好。

    墩内的物质盘点完毕,相对一个小小的火路墩是不少,不过对于王斗未来的发展还是显得太少,特别是在自己将要屯堡的情况下,只能以后再慢慢想办法了。

    王斗在沉思靖边墩与屯堡未来的发展,那边韩朝兄弟与齐天良在嘀咕商议着什么,好半响,韩朝三人走了上来,韩仲手上还提着一袋沉重的东西。

    韩朝抱拳施礼,对王斗道:“王头,我们想过了,屯堡将来需要大量银钱,我们那些银子放在身旁也是无用,就交于王头一起使用好了。”

    说着他将韩仲手上的布袋接过来,就要交于王斗。

    王斗有些惊讶地看了韩朝三人一眼,确实,他刚才正盘算着将来屯田所需的花费,那日他分到四百两银子,接下来又有六十两的军功赏银入帐,不过当日王斗己是送了几十两银子给那些被掳的女子,此外他还拿了五十两银子回家,加上这些时间的花费,现在他身上只余三百多两的银子,远远不够将来屯田所需。

    墩内马匹盔甲不必说,那日还有缴获的布匹丝绸等余下数箱,不过眼下物价腾贵,这些物质王斗自然舍不得变卖,对于他来说,各人穿着破烂点没什么,只要能吃饱,精神面貌好就好。

    王斗不是没有想过韩朝几人的银子,不过显然自己主动提出这个话题不好,至于上官那边,可以去讨要些东西,不过以现在大明卫所糟糕情况,还是不要指望太多,否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正盘算间,韩朝几人主动提出将自己银子取出来,这是再好不过了。

    王斗接过银子,大声道:“好,都是墩内的好兄弟,以后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同谋富贵。”

    韩朝三人一齐跪下,抱拳大声道:“小的愿追随大人,鞍前马后,粉身碎骨,永效犬马之劳。”

    王斗一一扶起他们,连声道:“好兄弟。”

    几人相视而笑,都是莫逆于心。

    而王斗这样表态,韩朝三人心下也是非常欢喜。

    这几日,他们己经仔细想过了,也都商议好了,从王斗身上,他们感觉到追随王斗的前途,此时王斗正在关键时候,他们不表达自己的忠心,什么时候表达?

    经过那日的生死搏杀,三人对银钱的态度己是淡了一些。而且还有一点,那日在董家庄内,张贵曾问王斗愿不愿意加入军户户籍,这样他便可分到军官职田,否则便只有一些俸米了。

    当日王斗毫不犹豫加入了军户户籍,这样他的名字便记入军职黄簿,子孙后世永为大明军户。而韩朝兄弟二人见王斗加入军户,他们也一起加入大明军户。这样他们都可以分到一些军官田地,各人有土地一百五十亩到一百亩不等。当然了,他们的田地也是需要纳税的,将来上头直接从他们的俸米中扣就是了。

    齐天良与杨通二人原本都是董家庄管队官张贵的佃户,齐天良现在当然不会再干佃户,那日他己是向张贵退了佃,他不是没有想过买些田地传家。不过这些时间他奔波后发现,舜乡堡的良田都是有主,而且也没人愿意出售,买那些薄田荒地,投入极大,税粮重,怕是将来入不敷出,他的忧虑也影响到韩朝兄弟二人。二人原本也打算买些田地,此后都是犹豫起来。

    此时他们将银子送于王斗这,一讨王斗欢心不说,等将来屯堡开发,兴修水利后,各人直接便可分下田地百亩,而且还是三年免粮,这种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

    四人在这边兄弟情深,只有杨通尴尬地站在一边。

    ……

    王斗略略清点了一下银子,韩朝兄弟二人这些时间花用了一点,加上自己留些碎银,他们一人拿出了一百三十两银子,齐天良也是拿出了八十两银子,连上王斗的银子,此时他手上共有白银六百多两,有了这些钱,将来屯堡的底气更足了。

    拿出银子来,众人感觉更是亲密,大家商议了一下墩内及屯堡之事,越发觉得事情千头万绪,事务繁多。不过首先墩内还是要先打一口井,否则墩内人口用水都要到几里外的董房河去挑,显得太困难了些。

    除此以外,还得到董房河边去看看那些可以开垦的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