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十七章 防守官许忠俊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辛庄离董家庄并不远,往南行了数里,庄堡己是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来到东面的迎恩门前,一些出堡劳作的军民百姓看到王斗等人,一些人认出王斗等,立时惊讶的指点与议论声不断传来。

    “看啊,那几人不就是那日在堡内夸功游街的几位好汉?”

    “对极对极,就是他们!听说他们几人就杀了十个鞑子,连我们的管队大人都是赞叹不己,真乃豪杰啊。”

    “可不是?看他们身下的马匹,就是从鞑子那边夺来的,那么好的马,真是让人看得羡慕。”

    “这是他们该得的,如果你有本事杀鞑子,也一样可以骑这么好的马儿。”

    “看!最前面那人就是王斗,听说他一人就杀了五个鞑子,果然是长得凶恶无比……”

    “那王斗身后公然载着一个女子,这是不是有点那个……”

    “你管得太多了吧?”

    众人指指点点中,王斗等人昂然来到堡门前,守门几个军士显然见过王斗几人,都是亲热打起招呼,更是眼热地看着几人身下那剽肥的马匹。其中一人问了王斗等人进堡的缘由,王斗说了,几位军士眼中那种羡慕更是怎么也遮掩不了,这王斗原先与他们一样都是军士,眼见就升为总旗了,看看自己,唉,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王斗与几位军士客气几句,又塞给每人一些银钱,众兵神情更为亲热,连王斗等人的随身腰牌都免去验看了,直接就让几人进了堡。

    韩仲得意地道:“看来我们兄弟真是在堡内大大有名,连这些守兵都是给我们脸面。”

    后面几人笑了起来,王斗却是在思索,由这堡门守卫就可以看出该地守备松懈,如果是自己手下这样,那是决对不行的。

    一路进堡而去,所见都是各色的目光与议论,到了东大街的百户官厅面前,几人下了马,王斗正要去让门前守卫通报,这时张贵手下家丁队头张堂功走了出来。

    见到王斗,张堂功哈哈大笑地迎了上来,他道:“还真是巧,我们刚提起王兄弟,王兄弟就来了,你在此稍等,等哥哥去通报管队大人。”

    王斗深施一礼:“有劳张大哥了。”

    张堂功指着王斗佯怒道:“你我如亲生骨肉一般,说这话就是见外了。”

    他大步进去,很快,便听到张贵爽朗的声音传来,接着见张贵大步出来,他哈哈大笑道:“正说到王老弟,就见老弟来了。”

    他今天穿了一身副千户的官衣,腰间配着铜制的狮形腰牌,人显得非常精神,看来他真是升官了。

    王斗忙领着几人上前向他参拜行礼,张贵呵呵笑着上前扶起王斗:“老弟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他精神非常好,看到王斗身后的韩朝等人时,也是点头道:“几个好汉也一齐同来了,很好!”

    王斗向他恭喜高升,张贵眉欢眼笑地道:“这也是托了王老弟的福啊!”

    二人说了几句,在王斗示意下,谢秀娘有些紧张地上前向张贵裣衽行礼,张贵看着她笑道:“这位就是尊夫人?果然是秀外慧中,我家那婆娘早就念着你呢。”

    他难道说了一句斯文话,然后又叫出一个丫头带谢秀娘去后院。

    那丫头恭敬地道:“夫人,请随奴婢来。”

    这声称呼让谢秀娘怔了一怔,感觉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向她打开,想以前自己只是与这丫头一样,现在这丫头却是恭恭敬敬地叫自己夫人……她有些紧张地看了王斗一眼,王斗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谢秀娘整了整自己的花衣裳,拿出一种如上刀山,下火海般的神情随那丫头去了。

    谢秀娘去了后,张贵亲热地对王斗道:“王老弟,我们进屋去吧。”

    他毫不避嫌地拉起王斗的手,一起往内院而去,余者各人都是跟在二人的身后。

    张贵一边走着,一边向王斗笑道:“老弟你的面子真大,新任防守许大人到了庄后,第一个点名就是要见你啊。”

    王斗忙道:“这都是管队大人抬爱,才让王斗有了这次机会。”

    张贵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小子还是知情识趣的,确实可以好好拉拢。

    ……

    众人到了大厅前,就见厅堂内两个武官正坐着说话,见张贵,王斗等人进来,二人目光都向各人看来。

    王斗看去,只见正中坐着一个武官,年在四十多岁,穿着一身的千户官服,上有正五品武官的熊罴绣纹,腰间佩着一块精美的麒麟铜牌,目光沉稳柔和。旁边那人年近四十,则是穿了一身副千户的服饰。

    见众人进来,那千户含笑地站了起来,旁边那副千户也随之站了起来。

    张贵急行几步,他完全没有了在王斗等人面前的威压,脸上笑得似乎根根短须都在抖动,他冲那千户恭敬行礼道:“许大人,王斗等几位好汉己是到了。”

    那千户微笑点头,张贵又回头对王斗等人道:“王老弟,这位就是舜乡堡新任防守许忠俊大人,这位是杜真大人。许大人与杜大人百忙之中来到我们庄内,这是董家庄上下的荣幸,你们快快过来参拜。”

    王斗不敢怠慢,连忙上前依军士礼给许忠俊叩头作揖。韩朝几人同样也是非常激动,紧跟在王斗身后参拜。

    许忠俊柔声道:“你们起来吧。”

    他伸手虚引,如气功一样,王斗等人顺势站了起来。

    许忠俊仔细端详王斗几人,见几人都是虎背熊腰,神情彪悍,不由连连赞叹:“果是英雄了得,不愧为抗击鞑虏的好汉!”

    他语声柔和,举止间颇为儒雅,腰间悬悬挂着一柄利剑,不过自有一股凛然而威的气势,那是久居上位而带来的权利威严。他旁边那位副千户杜真则是满脸的傲气,以居高临下的气势看着王斗等人。

    张贵接口道:“这都是徐大人与许大人指挥若定,我们董家庄才有此等大捷。”

    许忠俊含笑道:“张贵你越来越会说话了。”

    张贵裂开大嘴笑起来,王斗抱拳朗声道:“防守大人过誉了,鞑虏荼毒乡里,此值国家多难之秋,王斗等身为大明官军,惟有以死报效国恩,纵使战死沙场,也不过马革裹尸而已!”

    张贵等人都是点头,许忠俊看着王斗也是现出惊讶的神情,王斗气度沉稳,举止得体己是让他满意,此时再听到王斗慷慨激昂的话,真看不出他只是底层粗野小军出身。

    他与杜真互视一眼,沉吟道:“王斗你可有家学传承,可有读书识字?”

    王斗抱拳大声道:“先祖王虎曾是戚帅麾下,当年随戚家军南征北战,后隐居乡里。王斗自小便与家人习武练字,一身所学,都是传自家尊先祖!”

    许忠俊不由动容:“原来是忠良之后!”

    他上下打量王斗,脸上己是现出热切之意,家学渊源,又有一身好武艺,此等人才如能招揽麾下,足以让自己如虎添翼。不过……这王斗是自己属下张贵的直领官军,直接向他要人不妥,不用急于一时。

    他心中沉吟,而韩朝等人此时才明白,原来王斗先祖曾跟随过戚爷爷,怪不得他见识武艺都如此出众!想到这里,几人跟随王斗的心思更为热切。

    ……

    许忠俊含笑勉励了王斗几句,然后他脸容一正,唤随从过来,捧着官衣告身等物。

    王斗等人知道正戏来了,一时有些紧张,个个站得笔直,连张贵也是正襟危坐下来。

    许忠俊来到王斗面前,温和地道:“王斗,你斩获东奴有功,功实可嘉!本官奉上令厚赏以励士气,王斗你斩获首级三名颗,缴获无算,着升实授两级,赏银六十两,紵丝一表里,今后你仍需尽心戮力,不负委任才是!”

    王斗大声答应,他跪下一一接过许忠俊交来的腰牌告身,官服印鉴,赏银紵丝等物,心下欢喜非常。

    看手中各物,这升职了就是不一样,那总旗腰牌用上好铜木所制,拿在手上沉甸甸的。信鉴铜印也是制作精良,还有那紵丝布匹,摸上去是那么的舒服。

    还有拿到手上的赏银,也是那种上好细腻的金花银,二十五两一锭,弧首束腰,锭中钤有两个戳记。这种银子一向是上解国库,所以铸造得极为完好,铭文,时间、地点、重量、银匠、监铸官员等一应俱全,所谓雪花银就是这种了。

    不过此时王斗拿到手的赏银是六十两银子,原先他报斩三级,按理说应该拿到赏银九十两才是,不过大明旧例经手的银子都要克扣,而且此次军功上下高兴,己经算是克扣得少了,九十两银子他拿到手的足有六十两之多,己经算是非常难得了。

    看向韩朝等人那边,他们也是一一有赏,各人都是非常高兴,不管是手上的腰牌告身,还是官服印鉴等物,都是翻来覆去的看个不停,特别是齐天良,裂开大嘴傻笑个不停,连道我老齐也有这一天。

    看到王斗等人的样子,许忠俊与张贵几人都是相视而笑,王斗几人的心情他们可以理解,想在几天前,当他们得知自己升官时,那举止也比王斗等人好不到哪里去。

    许忠俊呵呵笑道:“好,各赏己毕,看时候也不早了,张大人,是不是该开席设宴了?”

    张贵忙道:“不错不错,是该开席设宴了,来人,给我摆酒,给众好汉夸功庆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