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九章 杀奴!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九章杀奴!)正文,敬请欣赏!

    当下众人回到靖边墩内商议事务,此时拒虏墩的夜不收谭进荣也愿意与众人搏命,一起去袭击后金兵换取军功赏银,这样愿意出击的人数便有七人。

    在韩仲的大声提议下,众人都是公推王斗为首领,高史银也默认了。

    经过这些事情后,王斗的身手都是让众人佩服,就连韩朝也是一样,韩朝自认为自己身手与高史银不相上下,现在连高史银都不是王斗对手,想必自己也是一样。

    特别是这几日王斗表现出的冷静与心机,更是给众人以极大信心,似乎跟随他事情就一定会成功一样。

    既然大家都豁出去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大战杀敌前自然要好好吃一顿,对于这事钟大用与王有金也很是热心,二人也是下了大本钱,专门从董家庄与辛庄内搞来一些肉食,让众好汉吃饱喝足。

    当日傍晚,韩朝韩仲与高史银、谭进荣四人先期去哨探一番,以便查明这股后金军的落脚之地。他们本是夜不收,大明专业的侦察兵,向来工作就是深入敌境侦察敌方动静,侦察之事对他们是轻车熟路了。

    在大明,夜不收向是各营各堡的精锐,由于危险,能选入夜不收的都是明军中极为优秀的人物,大明对他们的待遇也很是优厚,就算他们死伤,子孙都有优赏,每年终,都司官还要在镇城给他们设壇致祭。

    不过到了崇祯现在,这种优厚的待遇己经成为过去,与普通边军一样,各营各堡的夜不收都是一样的饥寒交迫。这也是韩朝韩仲等人愿意出来搏命的原因,与其饿死,不如战死算了。

    第二日一早,韩朝等人回来,他们己查明了这股后金军的落脚之地,却是在离这里不远张庄村附近的一个树林旁边,也是这股后金军太过嚣张,毫不掩盖自己的行踪,让韩朝他们轻易地查明了他们的落脚之地。

    韩朝他们回来时,竟又带回来了两个夜不收,便是大康墩的张如春、齐炳二人,二人与韩朝交好,又穷得久了,在韩朝的劝说下,二人欣然同意加入众人,一起出战搏军功换赏银。

    见又有人加入,众人都是士气大振,此时出战的人数己达到九人,其中更有六个夜不收,胜算己是极大。不过张如春、齐炳二人见领头的人物竟是王斗,不由深深不满,王斗以前憨傻软弱的名声可是在董家庄这一带出名远扬,张如春、齐炳二人自然知道。

    见二人不服,王斗主动出来,迎接二人的挑战,从拳脚到刀枪到弓箭,最后二人联合上来都不是王斗的对手,这让二人惊异非常,这个王大傻子,王大软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二人惊疑归惊疑,不过军中强者为尊,事实面前,二人默认了王斗的领导地位,虽然心中的惊疑排之不去。

    白日时,众人又是休息,好吃好喝,养精蓄锐,王斗还抽空到辛庄一看,见母亲与谢秀娘都是无事,这才放下心来。

    到了夜晚,九人全副武装,拜别了靖边墩内忧虑的各人,静静的没入夜空当中。

    夜袭,这是王斗的提议,确实,如果白日在野外,这九人都不是这股后金军的对手,唯一的选择便是夜战。在古时,夜战稀少,除了很多军士营养不良,犯有夜盲症外,最重要的是夜战的组织难度极高。古时的通讯联络手段落后,也没有完备的地图可供参考,连夜间行军都很难控制队伍的行进方向,更不用说进行战斗了。

    不过王斗面前只是小股的精锐部队,大部分人又是惯于夜间活动的夜不收,这夜战自然没有问题。

    王斗与韩朝走在最前面,一直往目标而去,王斗身上背着弓箭,腰上挎着腰刀,手上紧握着自己的长枪,虽大战将要来临,心下却是出奇的平静,或许自己真是适合活在乱世,这种刀头舔血的生涯不但不让他害怕,反让他兴奋莫名。

    大明农历八月下的夜晚己是颇有寒意,不过人人都是心中热血沸腾,没有一个人觉得冷。

    一行人一直摸到张庄边的那个树林旁,隐隐的,几个后金军大声呼嚎欢叫声己是传来,间中夹着一些女子的哭泣哀求声。众人知道后金军己在眼前,人人都是不敢大意,他们轻手轻脚地从树林这边钻了过去。这时韩朝等人身为大明侦察兵的优势便显露出来,行止间,却是丝毫声音也没有,这是连王斗都办不到的。

    众人小心翼翼地来到树林旁边,举目看去,却见那边小溪空地上点着几个火堆,火堆的旁边,是一顶顶的帐篷,一些后金兵正围坐在火堆旁大声谈笑着。

    或许是晚上歇息,这些后金军都没有披甲,露出各人发青的头皮与脑后小撮细长的金钱鼠尾辫,武器也是松松垮垮地放在一旁。他们每人都搂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大明女子,一边谈笑一边做着各种不堪入目的举动,那些女子不敢反抗,只是低声哭泣,神情间苦楚凄凉。

    而在一个火堆的旁边,还倒着几具大明女子的尸体,个个全身,身形扭曲,显然是临死前遭受了极大的苦难,在一顶帐篷的旁边,还低头围坐着一堆衣衫破烂的女子,个个缩成一团,神情中极为恐惧,不时低低的哭泣声传来。

    看到眼前的情形,王斗等人都是愤怒异常,这些天杀的鞑子,做出这些不是人干的事情。

    王斗身后的马名更是全身发抖,显是难以克制自己,王斗转头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平静,不过马名的眼睛还是通红,显是眼前的情形让他想起了自己死难的妻子。

    王斗低声道:“现在还不到时候,等鞑子休息了我们再动手。”

    他细细数着那些后金兵的人数,发现前后竟有十个人,他不由大吃一惊,没想到鞑子兵的人数竟多了一半,与先前的猜测不合。韩朝等人也是发现了这个情形,也是人人吃惊,不过此时骑虎难下,前面便是有刀山火海也得干了。

    这时忽然一个女子的惨叫声传来,众人看去,却是一个女子不愿被怀中的鞑子淫辱,有了个反抗的动作,那个后金兵怒火上来,便起身用刀柄狠狠抽打她的头颅脸面,一边用胡语喝骂着什么。那个女子满头满脸的血,她使力挣扎,只是用力痛哭,旁边几个后金军看得大笑不己,指指点点为乐。

    王斗一股血气涌了上来,又强自压抑下去,他拼命对自己道:“冷静,冷静,现在还不到时候!”

    忽然身后的马名一下子站起来大叫:“天杀的鞑子!”

    如捅破了马蜂窝一般,火堆旁的后金兵纷纷跳了起来,他们推开怀中的女子,厉声用胡语喝问什么,那个抽打女子的后金兵也是一怔向这边看来。

    “嗖!”的一声,弓弦的紧绷声响起,一支重矢划破了黑暗,强劲地射入那个后金兵的咽喉,将他射飞出去,直接钉死在地上。

    “杀啊!”

    暗袭失败,只有明战了,王斗嘶声大喊着,挺着自己的长枪,一马当先地冲了出来。

    “杀……”

    韩朝韩仲也是涨红着脸,声嘶力竭地叫着,挥舞兵器紧随王斗冲出。

    余者各人纷纷冲出,一时间与那些后金兵冲撞在一起。

    王斗首先迎上的是一个拎着半月长柄斧的后金马甲,事发突然,那个马甲的长柄斧还没来得及挥舞开来。

    王斗大喝一声:“杀!”

    手中的长枪一下子刺入他的心口,那个后金马甲惊天大吼着,用力想将手中的斧头劈下,王斗又是狠狠刺入,一把将他挑飞,狠狠地摔入旁边一个火堆内,那个马甲全身着火,惨叫声更是惊天动地传来。

    又有一个挥舞虎牙刀的后金步甲向王斗后面劈来。

    王斗一声暴喝:“杀!”

    如身后长着双目般,脚步一个回旋,枪如游龙,己是一下子刺入了那个后金步甲的咽喉内。

    王斗抽枪,鲜血飙射而出,那个后金步甲临死时仍是圆睁双目,似是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王斗枪法来自祖传,而先祖枪法又是传自戚家军内,那戚家军练枪,向要在二十步外擂鼓瞬间刺中对手目、喉、心、腰、足五孔才算合格,岂是非同小可?这后金步甲死得不冤!

    此时双方混战成一团,兵器交击与惨叫声不时传来,战局血腥而残酷。

    那些被掳来的女子们都是胆战心惊地缩在一旁,人人不敢出声,不过见眼前的明军突然袭击出手,很多人眼中都是燃起希望,只盼这些勇敢的明军们能杀尽眼前鞑子,救她们于水火。

    王斗观看战局,连射死那个,此时后金兵己是被他杀了三个,余下七人,正与韩朝等人缠斗着。韩朝使的是一杆钩镰枪,而韩仲使的是一根大棒,那高史银则是使一根钗钯,三人都是与眼前一个后金军搏战。

    只是这会儿间,三人身上己都是挂了彩,韩朝肩背上被劈了一斧,韩仲大腿上中了一枪,高史银身上也是被劈了几刀。不过他们红着眼,只是咬牙搏杀。面前的对手更是不堪,眼见军功就要到手,三人身上都是多了无尽力气似的,只是呼喝咆哮。

    场面最吸引人的是一个挥舞铁制长柄挑刀的大汉,他凶猛异常,手上沉重的挑刀被他舞得虎虎生风,谭进荣与张如春己是接连被他劈死,他仍是高呼酣战。

    王斗见这人竟是那日在靖边墩下被自己射伤的后金白甲,他虽是肩胸处受伤,竟还是如此悍勇。他接连杀死谭进荣与张如春后,一刀将马名的左臂劈断,毫不停留,又是挥刀向齐天良直劈而来,齐天良尖叫起来,王斗手中的长枪猛挥而出。

    那后金白甲惊天吼叫起来,王斗的长枪从他后胸透体而出,那后金白甲呆呆地看着自己胸口,手中的精铁挑刀仍是要往齐天良身上劈下。王斗己是来不及拔出身上武器,他一跃而起,一膝重击在他的头上,那后金白甲头骨破裂,踉跄后退,王斗沉重的拳头几下重击,可以清楚地听到他胸骨碎裂的声音。

    猛地马名直扑过来,将那后金白甲扑倒在地,他左臂断处鲜血不断流出,不过身子仍是拼命缠在这白甲的身上,那后金白甲竟还没有死,仍是拼命挣扎。马名右手现出一把解首刀,一下子捅入那后金白甲的心口,一刀接一刀,直到他一动不动。

    马名放声大笑:“哈哈,我杀死他了,哈哈,二丫,二丫,你看到了吗?你家男人给你报仇了,给你报仇了……”

    慢慢的马名的声音小了下来,最后趴在那后金白甲身子一动也不动,己是气绝,不过死去时脸上仍是带着喜悦的笑容。

    眨眼间后金军己是伤亡大半,特别是那个最强最悍勇的白甲军死了,给这些后金军的打击极大。还有王斗如此凶悍,一人连杀数人,让余下的后金军心中都是涌起寒意,一个与韩朝缠斗的后金军一愣神间,己是被韩朝偷空一枪刺中胸口,钩镰枪深深地刺入他的体内,这后金军大声惨叫起来。

    这后金军的惨叫声影响极大,接连间,与韩仲、高史银搏斗的后金军也是被连续杀死,最后只余下那个使用虎枪的后金拨什库与两个步甲。

    与其中一个步甲缠斗的正是拒虏墩夜不收齐炳,他刚苦苦搏杀了眼前的对手,还来不及欢呼,就被那个拨什库一枪从后背刺入,将他挑飞在地,气绝身亡。

    猛地这拨什库看到王斗正转首看着他,眼神极为疯狂。

    那拨什库喊叫着挺枪向王斗冲去,王斗猛地拔出自己的腰刀,一冲而来,如霹雳一声响:“杀奴!”

    当头一刀向那拨什库劈下,那拨什库下意识地举枪格挡,王斗一刀而下,直接将他的枪杆劈断,刀势不减,沿着他的头部一直往下劈,最后将这个拨什库从头到脚劈成了两半,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蔓延开来。

    最后只余下一个后金步甲,十人只剩下他最后一人,又见王斗如此威势,他似乎是吓呆了。

    王斗从那后金白甲尸身上拔出自己长枪,大步向那个步甲走去。

    见王斗如凶神般走来,手中长枪犹自滴着鲜血,周边几个明军也是满怀杀意地围上来,那个后金步甲眼中现出恐惧,他猛然跪在地上哇哇大叫,似乎在用鞑语求饶。

    王斗走到他面前,那个后金步甲更是大叫不己,他看着王斗,眼中满是恐惧与求饶之意。

    王斗长枪对准他的心口猛地扎下,那个后金步甲惊天惨叫着,双手紧紧抓住深入体内的枪杆,王斗又是用力一捅,那个后金步甲更是痛得全身扭曲,最后他终于失去全部力气,双手瘫软放下,只是身子时不时抽搐一下。

    血战终于结束,王斗突然象失去全身所有力气似的,一下子瘫坐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