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八章 谁敢同行?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八章谁敢同行?)正文,敬请欣赏!

    正在这时,忽然齐天良咦了一声,叫道:“有官兵来了。”

    众人都是看去,果然从拒虏墩方向奔来了几个大明官军,看他们的装扮,应该都是墩内的守军。

    为首是一个拿着小队枪旗的军头,穿着陈旧盔甲,年在四十多岁,看模样是个墩军甲长,他的身后跟着几个穿着破烂鸳鸯战袄的军士,人人都是神情紧张,东张西望的,怕不小心会从哪里冲出几个后金骑兵一样。

    钟大用脸上一喜,忙迎了上去,叫道:“原来是舅哥,真没想到你会来援我。”

    那个军官正是拒虏墩的甲长王有金,人长得瘦长,脸色青白,这让他看起去总有些阴阳怪气的感觉。他妹妹王氏嫁与钟大用为妻,算是钟大用的大舅子,此时领着几个手下来救援钟大用,倒算是对家人有情有意。

    王有金语音阴柔:“你我都是一家人,还客气什么?”

    他看了一眼墩前惨烈的情形,长长地吐了口气,问道:“鞑子走了?”

    钟大用庆幸道:“走了,不过有几个百姓倒霉遭了殃。”

    两人说了几句,这时钟大用妻室王氏也来见过王有金,口称哥哥,王有金脸上露出笑容:“三妹你没事就好。”

    他问起方才的情形,钟大用说了,听闻王斗一箭射翻了后金一个白甲,墩内三人还能与后金军对射,他倒有些意外,阴柔的目光在王斗与韩朝韩仲三人身上转了转,语气不乏羡慕:“看来妹夫手下有能人哪。”

    钟大用强忍心中得意:“他三人倒也悍勇,就是平日急燥了些。”

    说到这里,他想起那日王斗对他的无礼,不由脸色又阴沉下去。

    这时王有金身后忽然有一人冷哼了一声,接着王斗感觉到一道挑衅的目光向自己射来,王斗冷冷看去,却是王有金身后一个夜不收打扮的人。这人年约在三十岁,满脸的横肉,身形高大,将身上破烂的鸳鸯战袄撑得鼓鼓的,右手松松的握着一把腰刀。

    从记忆中,王斗知道这人叫高史银,是拒虏墩两夜不收之一,一向为人暴虐,曾有过杀良冒功的经历,以前王斗曾有受过他的欺负。

    听到眼前这个软蛋竟能射翻一个后金白甲,高史银却是丝毫不信,如果说是韩朝兄弟他还相信,不过王斗嘛……高史银心中冷笑了一声,王斗他是了解的,这个软货虽然长得人高马大,却是一个怂货,以前自己将他打得满地找牙,他连还手的胆量都没有,他能一箭射翻一个鞑子白甲军?骗鬼吧。想到这里,他手又有些痒了。

    那边拒虏墩各人也是听说过王斗的“名声”的,听钟大用这样说,也是窃窃私语起来,瞧向王斗的目光中满是怀疑。

    这时王有金目光转向旁边那几个百姓,低声问道:“这几个流民是怎么回事?”

    钟大用轻声说了,他道:“舅哥,借一步说话。”

    他悄悄地将王有金拉到一旁,两人轻语了几声,王有金一边听,一边点头,阴沉的目光在那几个百姓身上转动,最后他低笑道:“也好,砍了首级五五分帐,正好拿去换些赏银,说不定你我还可以往上提一提呢。”

    那老汉与那几个幸存百姓呆呆站在一旁,感受到眼前官军越来越明显的敌意,他们越来越是不安,还是以老汉为首,他颤声道:“各位军爷,我们还要往蔚州投靠亲朋,如果没有别的吩咐,小的们就告退了。”

    这时王有金一个眼色,高史银与拒虏墩几个明军走了出来,他们人人抽出腰刀,脸上都是现出贪婪与残忍的笑意,高史银更是狞笑地走向一个看起来年青些的男子:“这位大兄弟,借你的脑袋用用!”

    那些百姓一下子惊叫痛哭出来,他们恐惧地缩成一团,没想到刚逃出后金军的屠杀,又要遭到官兵们的毒手,老汉更是流泪大喊:“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看到这个场面,靖边墩诸人脸上都是现出不忍之意,人人别过脸去,韩仲张大嘴要说什么,韩朝一把拉住了他。

    王斗全身发冷,他早知道明末军纪败坏,杀良冒功是常有,曾有一个明军因会把女子的尸体修饰成男子模样,因此在军中大受尊敬,他每观史书都是愤慨不己,没想到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公然发生在自己面前。

    高史银正要揪住那年青男子的发髻,这时旁边一个不屑的声音响起:“有本事杀百姓,却没本事杀鞑子,算什么东西?”

    高史银暴喝一声:“是谁在说话?”

    猛地转过身来,却见王斗冷冷地瞧着他。

    高史银狞笑地走过来,喝道:“贱胚,可是你在说话?”

    他一把将腰刀掷于地上,劈面一拳向王斗脸上打来,他要托大,不用刀而用拳,好方便自己教训眼前这个王大傻子。不料他的拳头还没有打到王斗的脸,眼前一个斗大的拳头己是到了他的眼前,高史银大吃一惊,急忙回挡后退。

    他这一退,王斗己是紧逼上来。啪啪声响,眨眼间两人己是以命相搏。高史银失了先机,只得不断后退,勉强以手臂护住脸面。王斗步步紧逼,毫不留情,他双拳猛烈,大开大阔,每一拳都是重若千钧,打得高史银苦不堪言,心下后悔异常,不该小瞧了这个软蛋。

    眼前的情形看得在场众人目瞪口呆,如此凶险的搏命之战,他们哪有见过?那些拒虏墩的明军早己住手,只是呆呆地看着场中的情形,各人心下都是升起寒意,这个王……王斗,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彪悍了?

    忽然一声闷哼,高史银被王斗重重一拳打在胸口,他感到嘴角涌起一股咸味,使劲忍住,才没使这口鲜血喷出来,不过此时他己是双腿发软,再也支撑不住,重重地摔倒在地。

    场面非常安静,王斗冷冷的目光扫视过去,竟没有一个人敢与他对视,连钟大用怒喝的话都是缩回了肚内。看到韩朝时,他脸上也是现出一丝惭愧的神情,低头看向了自己鞋面。

    王斗对老汉道:“老丈,你们走吧,路上小心些。”

    老汉跪在地上重重叩头,语音哽咽:“多谢军爷,您是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他们几个人相互搀扶,慢慢而去,越走越远,最后只余下几丝若隐若现的哭泣声传来。

    没人敢阻拦百姓们的离去,拒虏墩那些墩军都是尴尬地站在那里,直到这群百姓的身影消失不见,王有金才咳嗽了一声,他神情阴沉,对钟大用道:“大用,你手下勇则勇,就是太不听使唤啊,你这个甲长,嘿嘿……”

    钟大用见到手的首级没了,心下本己极为愤怒,再听到王有金的话,他的脸色越变,终于怒声喝道:“王斗,你好大胆,几次忤我之事,难道以为我不敢处罚你?要知道,我才是一墩之长。”

    王斗淡淡道:“钟头,您不就怪我阻挡你杀良冒功?要首级,我去砍些鞑子来的就是。”

    钟大用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还没说话,拒虏墩那边己是一人抢着道:“你是说你要去砍那几个鞑子的首级?哼,真是好大的口气!”

    王斗知道这人叫谭进荣,也是拒虏墩夜不收之一,向与高史银交好,今日高史银失了脸面,他自然内心不舒服,此时抓住王斗的话,便是出言讽刺。

    王斗淡淡道:“就算你不说,我也是要去杀鞑子的,有哪个有卵子的与我一起去的?”

    一直抚着妻子尸身沉默不语的马名缓缓站起来,道:“王哥儿,我与你一起去,二丫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我要杀鞑子,为她报仇。”

    王斗赞道:“好,总算有一个有卵子的了,还有谁敢同去的?”

    韩仲猛地跳了起来,囔道:“我也去,奶奶的,杀百姓算什么,能杀鞑子才是本事,王哥,我挺你。”

    王斗大声道:“好,又多了一条好汉,还有谁?”

    韩朝平静地道:“我也去,跟随王哥儿杀贼,唯马首是瞻。”

    王斗心下更喜,有了韩朝韩仲兄弟,自己斩杀那几个后金军更有把握了。

    齐天良一咬牙:“我也去!”

    她妻子陶氏有些担心,在旁扯了扯他,齐天良豪气干云地道:“娘的,死了算球,活得窝囊,不如拼了!”

    王斗大声道:“好,都是一墩的好兄弟,大家同心协力,一齐杀贼立功。”

    眼前的情形急转直下,钟大用与王有金都是看得目瞪口呆,特别是钟大用,没想到墩内的军士都站到王斗那边去了,他心头一阵怒气,不过随后他心念电转,这样也好,如王斗他们真能斩首立功,自然少不了自己的功劳,如果他们不成功,死在外面算了,省得那个王大傻子在墩内也是个祸害。

    他与王有金互视一眼,果然是亲戚,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王有金微微点头,钟大用咳嗽一声,尖声道:“好,军心可用,为国杀贼,乃是我大明将士的本份,如有立功,我定然向上官为你们请功立赏。当然了,本甲长守墩有责,只能在墩内静候你们的捷报归来了。”

    剩下的杨通忙道:“整个墩内只余钟头一人,未免太过于单薄了,眼下鞑子情形仍是不明,我便留在墩内与钟头一起守卫好了。”

    此言一出,靖边墩内各人不屑的目光都是瞧向他,他的妻子刘氏也是失望地看了他一眼,杨通勉强笑着,将头转了开去,不敢接触众人的眼神。

    王斗瞧也不瞧杨通一眼,只是淡淡地看着那边的高史银,这家伙被自己打趴后,仍是对自己一副横眉怒目,凶光四射的样子,不过这家伙身手还不错,有用得着的地方。

    他斜眼相睨,淡淡道:“高史银,有没有胆量与我一起去搏军功换赏银?”

    高史银恨恨地看了王斗一眼,只是铁青着脸不说话。

    王斗不屑地哼了一声:“这是不敢去了,没卵子的废物,除了在妇孺面前耍威风外,你还有什么本事?”

    高史银怒目瞪着王斗,脸上的横肉抖动,他厉声大喝:“王大傻子,你敢在众人面前辱我?”

    王斗冷哼了一声,再懒得看他一眼,他这样子,更是让高史银怒气发狂,他咬牙切齿,恨不得生撕了王斗。

    韩仲高声叫道:“高蛮子,一同去吧,杀了鞑子换赏银,看你的样子,怕也多日没开荤了吧,有了银钱吃香喝辣的,这不是好?”

    迟疑了一阵,他又嘟嚷道:“娘的,这家伙不会真没卵子了吧,难道真象王哥儿说的这厮只敢杀百姓,不敢杀鞑子?”

    此时高史银己是心动,他穷得久了,确实是怕了,而且眼下的军功赏银确是不少。此次后金军入寇,为了鼓舞明军士气,大明立下斩首一级赏银三十两的赏格,所获马牛货物也尽给本人,虽然还不如明初明中斩首一级赏银五十两的赏格重,但己恢复到嘉靖年间的规模,足以让许多亡命之徒心动了。

    再被王斗、韩仲一激,他大喝道:“谁怕了?要杀鞑子,谁又怕过谁?”

    王斗点了点头,道:“好,总算是条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