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六章 狼烟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王家田地位于辛庄的东南面,由于灌溉不便,这里的土地相对贫瘠。

    只有在辛庄的西北及西南面,那边临近河流,又有水渠交通其间,所以土地相对肥沃,不过那边田地多属于庄内的李家及一些富裕人家。

    此时正是冬麦耕作时节,许多庄人都在田地里忙着,翻地、浇水、运肥,播种,一派忙碌的景象。

    王斗随母亲来到自家的田地中,干燥的田地中蒸发出一种气味。在后世时,王斗曾在农田里干过活,加上继承了该身体的技艺,种田并不是问题。

    他赶着牛,推着犁,对自家麦地进行深耕翻地,母亲钟氏则是随后用耙耢整地,将耕翻的土壤耙平耙细,小妻谢秀娘则是去挑水浇地。由于近年田地干旱,墒情不足,只得浇水造墒,否则小麦的出苗率就不会高。

    最近的一条溪流位于两里之外,要浇水造墒,只得去那边挑水。二十几亩地都要造墒,全靠谢秀娘挑水,这辛苦可想而知,她小小的个子压着两个沉重的水桶,一声不吭地来回走着,拼命努力,只是小脸上越见柔弱苍白。

    其实在这辛庄的东南面原本有一些水池与水渠,原是万历年间修建的水利,不过年深日久,这些水池水渠大多淤塞,积水难存。如要清淤补漏,是非常费工耗资的事,除非动员官府或是整个辛庄的力量。眼下辛庄当然没这个能力,加上现在庄内的里长甲首制废弛,也没这个组织力。

    河流水池水渠都指望不上,很多辛庄人家便开挖井灌用于田地人畜的汲饮。不过干旱,现在那种耗资二、三两的简易小井,或是需银七八两的小砖井出水量己是越来越少,挖了等于白挖。

    而那种砖石深井,光材料工费就要两银子,更深的井甚至要十余两银子,一架水车也需要费银十余两,还需要用畜力挽拽。种种成本算下来要二十多两银子,不过这种砖石深井每井灌田可达二十余亩,如果家内丁壮多,家口富裕,开凿这种深井还是划算的。

    挖小井无用,挖深井王家拿不出钱,只得靠最原始的人力了,其实还有一种选择,雇佣人力挑水。保安州现在兴起一种挑水工,专门帮人挑水,初每担水铜钱三枚,现在己经涨到十二钱一担,且不易寻觅。

    不用说,这笔钱钟氏是舍不得出的。

    三人干到中午,都是汗如雨下,钟氏越见苍老,谢秀娘脸色更白,身子看起来越加瘦小。

    三人在地头大槐树下休息,就着凉水吃一些干粮麦饼,王斗对谢秀娘道:“秀娘,午后你就不要去挑水了,在地头和娘一起耙地吧,浇地的事,等晚上我来。”

    谢秀娘道:“哥哥,你白日要翻地,晚上要挑水,是不是太辛劳了?”

    王斗道:“没事,晚上闲也是闲着。”

    谢秀娘道:“哥哥……”

    王斗眉头一皱:“我叫你不要挑水就不要挑水,哪来这么多话?”

    谢秀娘温顺地应了一声,心下却很欢喜。

    旁边的钟氏没说什么,不过心下欣慰:“不错,这傻小子懂事了,知道疼自家的女人了。”

    午后三人又继续干活,王斗赶牛翻地,钟氏与谢秀娘耢地。

    耙平造墒后,谢秀娘在前面播肥,钟氏后面播种,然后又用耙镇压。忙到太阳西斜时,谢秀娘回去做晚饭,然后又匆匆送来,顺带送来了王斗的弓箭与长枪。眼下鞑子流寇肆虐,一个人在野外不可不防!

    晚饭三人仍是在地头吃,吃完后钟氏与谢秀娘回去,并将牛赶回去喂养,王斗则是在地头继续挑水,他一趟趟地来回奔走,月光洒满大地,隐约可见四边空旷的原野。

    一股苍凉的感觉涌上心头,王斗站立当场,神情有些痴了。

    ……

    接下来几天继续翻地浇水播种,连续几天都是高强度的劳作,不过人可以工作,牛却不能。一头牛每天只能耕二、三亩地,每三天还要休息一天,幸好王家向里长姜安租了两头牛,这样换着耕才保持了进度。

    等二十几亩地全部耕完,加上整地造墒、播肥播种后,己是到了八月下,不过地上的事情全部忙完,全家也就松了口气。

    农活很累,也很锻炼人,王斗黑了很多,不过身体更加壮实,目光更为沉稳,那句话说得对:“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王斗相信苦日子终会过去。

    ……

    崇祯七年的八月二十四日,王斗回到了靖边墩。墩内几人还是老样子,不过现在是秋播时节,除了两个妇人,余者各人都是出去抢播农时了,一直临近傍晚才回来。

    看到王斗,各人目光都很奇怪,钟大用重重地哼了一声,不过他却不敢再象以前那样对王斗喝三吆四,只是板着脸不理王斗,偶尔细细的眼睛一闪。杨通的身体好了一些,不过他的门牙永远不见了,见到王斗,他的目光不免怨毒,不过只敢在背后嘀咕一句,说什么连王斗都没听清楚。

    齐天良、马名,还有墩内几个妇人对王斗满是敬畏的样子,再见面一口一个王哥儿的,叫得颇为亲热。韩仲老是围着王斗身边转,象是他身后长尾巴似的,只有韩朝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不过王斗察觉他不时偷偷观察自己。

    傍晚时墩内各人生火造饭,一股烟熏味将围墙内的空间笼罩住,从各人吃的饭中,就可以看出墩内各人的生活地位。

    甲长钟大用及其妻吃的是白面,余者墩军及妻口吃的是少量高粱粟米混上一大堆的野菜,韩朝兄弟也是如此。王斗吃的黑面烤饼己经让好几人投来羡慕的目光了。不过王斗其实吃的是家内带来的粮食,按军饷,他现在只能吃糠咽菜了。

    猛然听到“哐”的一声响,却是韩仲一把将手中的碗摔了,他站起身来囔道:“娘的,整天吃这些烂货,这种日子没法过了,几个月没发饷米,难道要叫我们饿死不成?”

    他看向王斗:“王哥儿,不若我们去闹饷吧,横竖是个死,就算被杀头总比饿死强!”

    他的动静很大,惊得众人都是向他看去。王斗端坐不动,韩朝却是低声喝叱他道:“胡闹,你忘了遵台之事了?难道还想让我们兄弟再流亡一次?”

    他的话声很低,只有靠近他的王斗听见,猛然王斗想起历史上的一件事。

    崇祯二年时,遵化营兵曾有过一次声势浩大的闹饷激变,当时南兵每月有饷一两五钱,本色米五斗,家丁每月有银二两三钱五分,北军每月止有米一石折银一两,已叹不平。加上连欠饷数月,诸兵绝望,各营便闻风索饷,二月初八日齐集于遵化西门外,伐木立寨,大书“赤心报国,饥军设粮”八字,围殴军民,地方大乱。

    后有司抚定,顺天巡抚王应豸以牟饷激变被逮论死,当然,事后那些领头的闹事者也纷纷被抓出来杀头。

    这事闹得很大,历史有名,难道这韩朝兄弟也是当年领头的闹事者之一?

    王斗意味深长地看了二人一眼,却发现韩朝的目光也是向他看来,二人目光一触,都是若无其事地避开了。

    钟大用咳嗽一声,道:“我等身为朝廷官军,岂能说出此等大逆不道的话?休得胡言乱语。”

    韩朝告了声罪,墩内又重新安静下来。

    当晚王斗睡在自己简单的小屋上,这种小屋当然谈不上什么隔音设备,什么动静都听在耳里,特别是隔着几间屋马名与其妻石氏激战的声音远远传来,细节都是听得一清二楚。

    这两口子感情不错,不过奇怪的是这二人怎么对这个事这么热衷,每晚最少都要干一次?看来这古代没什么娱乐活动,除了早早睡到床上造孩子没有别的路途啊。

    王斗摇了摇头,安定心神,很快便沉沉睡去。

    ……

    第二天王斗与韩朝兄弟二人在墩台上值守。

    从十几米高的墩台上看去,远远的可以看到远处拒虏墩与茶房墩的身影,站在这里眺望,感觉真的不错,秋风吹来,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怪不得甲长钟大用喜欢墩台这个位置。

    王斗看了一会,眼睛又习惯性地眯起,他在心里盘算,再过几天就到闰八月了,这时间真是过得飞快。

    身后的声音传来,却是韩朝兄弟在轻声说话,二人在商议过几日找机会出去做点买卖,贩卖些货物之类的。大明其实严厉禁止各地墩军擅离信地,易卖货物等,不过这些严刑例律其实早成一纸空文,大量活不下去的墩军公然违反禁令。

    擅离信地是小事,甚至很多边地的墩军暗里交通塞外的蒙古人女真人,不但向他们贩卖布匹、针线、铁锅等违禁品,甚至还有贩卖军器的,更有人向塞外的敌人透露各样边塞消息,换来一些赏银。

    韩朝兄弟只打算出去做点买卖,己经算是非常遵纪守法了。

    听他们商议己毕,又提了几句:“王哥儿。”然后脚步声向王斗这边过来,看来二人是打算拉王斗下水。

    忽然听到一声炮响,接着是擂梆的“梆梆”声拼命传来,三人一颤,一齐向拒虏墩方向看去,却见那边一束狼烟笔直升起,在天空中是那么的醒目。

    三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一个信息,鞑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