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八十四章 战


    和那些低阶妖物不同,能说人话的牛头怪是一头很有追求的妖物。

    即便,他脑后的横骨未化,离化形还早,所谓的说话亦不过是妖物们听不懂,人类也听不明的程度。

    还好,他虽然是用喉咙发声,真正表意的还是神念,像少年小顾这样的修道人也能听得明白。

    很多人都说,牛头怪没有心眼。

    的确,大青山野牛一族的确比较愚笨,不过,这一族妖物也有一项说不上是优点还是缺点的特征,那就是死脑筋。

    它们归属化形大妖祝子印一脉,也就只听祝子印的号令,只要祝子印下达了命令,无论如何都要去完成,就算是舍弃全族的性命亦是如此。所以,即便这些蠢笨的家伙经常干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出来,喜欢横冲直撞的性格也惹出了不少麻烦,却依然简在帝心,深得祝子印信任。

    祝子印便是潜入南川郡偷取宝盒的化形大妖。

    它乃一根万年翠竹历久三次雷劫方才化形,据说来历非凡,其根苗出自山海界。

    山海界乃是此方世界所有妖族心目中的圣地。

    当初,某位元君跨界而来,和正一道张真人交锋,两位大能的气势略微对撞,这方世界便摇摇欲坠,于是,两者一触即收。

    祝子印便是那位元君在莽苍林海留下的根苗,据说,才一出土便经受了一次雷劫,被这方天地排斥,险些陨落。普通妖物经受一次雷劫便能化形,祝子印却经受了三次雷劫,从某种程度来说,也显示了它的不凡。

    也只有它敢潜入南川府,盗取宝盒。

    然而,道门和妖族势不两立,彼此之间,大战不休,因此,道门的反应还是很快,一道诛妖令迅速传遍山水间无数道观。

    祝子印被巴山顾道人一路追杀,好几次险些陨落,终于顺利逃回莽苍林海,中途却不得不舍弃了宝盒。回到根据地之后,纠集众妖,合力反击,之后便是顾道人一行仓皇奔逃,两者在三途河渡口一带对峙。

    顾小召逃离伽蓝寺,之后躲过众妖物的追捕,顺利逃出莽苍林海,来到了三途河的范围。

    这时候,负责在前线指挥大军的祝子印收到了讯息。

    于是,他把牛头怪和兔精之类的妖物派了出来,在三途河渡口周遭布下罗网,想要你抓住顾小召血祭祭旗。

    对于祝子印的命令,牛头怪总是不打丝毫折扣。

    所以,看见顾小召出现,牛头怪立刻追了上去。

    兔子精是另类,喜欢俊男美女,羡慕人类的一切,所以,总是做人间女子的打扮,时常掠一些它看得顺眼的美男子到自己的巢穴,极尽爱怜之事,至于,那些人间男子有何反应,那不是它考虑的范畴。

    总之,在兔精*巢穴后面的山洞,已然是累累白骨。

    在人类的立场来说,兔精这样的妖孽人人得而诛之,乃是所谓的邪魔。然而,站在兔精的立场,人类何尝不是如此,以兔为食就不说了,有的还把兔子当宠物,玩腻了之后同样是一刀宰杀。

    在兔子眼中,人类何尝不是邪魔。

    不过,兔精爱美,喜欢享受不爱打打杀杀。

    祝子印不是它效忠的妖王,这一次,之所以出现在这里。

    无非是莽苍林海群妖总动员,它的主子九尾山的胡娘娘也出动了,它不得不跟着前来。

    起初,晓得和牛头怪分在一组时,它可是一肚子的气。

    牛头怪这样的家伙,最喜欢打打杀杀,毫无情趣,长得又那么可怕。最恐怖的是这家伙喜欢放屁,喜欢毫不遮掩的放屁,那屁声可以说是犹如响鼓重锤,味道说是臭飘千里也不为过。

    埋伏在芦苇荡的那段时间,它随时都处在发疯边缘。

    还好,目标很快出现。

    看在对方让自己少受折磨的份上,一会儿,须得好好怜惜这厮一番,说起来,这小道士唇红齿白,长得还真俊。

    虽然,兔精也跟在了牛头怪后面,不过,由于它心思没在打斗上,彼此之间也就离得有些远。

    对此,它并不在意。

    它不认为顾小召有反抗的能力。

    据它所知,顾小召一路奔逃,可以说是不眠不休,能逃到这里已然是运气极好,这会儿,多半已经油尽灯枯。

    大黑牛这厮便可拿下。

    要知道,它们可不是先前围杀顾小召的低阶妖物,那些玩意连人话都不能说,也就是炮灰的下场。

    它们可是妖物中的精英,日后,要是能顺利闯过雷劫这一关,一旦化形便是妖王。一想到雷劫,兔精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那玩意它敬请不敏,要想活得长一点,雷劫什么的还是越晚越好。

    雷劫是妖物躲不过的一关,能够顺利闯过这一关化形的妖物可谓是万中无一。

    就在兔精思考人生……嗯,思考妖生之际,前面的牛头怪已经追上了顾小召,顾小召不得不回身迎战。

    牛头怪大声狞笑着,举着开山斧向顾小召当头劈下。

    “哼!”

    兔精远远地看着,轻哼了一声,放缓了步子。

    蠢牛就是蠢牛,动起手来总是大开大合,毫无美感。

    这时候,兔精反倒希望顾小召尚有余力反抗,最好给大黑牛一点苦头吃,想着那家伙暴跳如雷的样子,兔精捂着嘴巴吃吃笑着。

    顾小召抿着嘴,瞳孔漆黑如默,顷刻间,一道白光在他眼中闪现。

    他出剑了!

    照雪剑像是一道闪电向前刺出,剑尖上涌现出三尺来长的剑气,朝着胸前门户大开的牛头怪急奔而去。

    这是什么玩意?

    牛头怪大骇。

    脑容量不大的他搞不清楚剑气为何物,这些修道者身体孱弱,只晓得用符法远攻,一旦被自己这样的妖物近身,不是只有死路一条吗?

    对牛头怪来说,这样的概念可谓是金科玉律。

    所以,当顾小召转身就逃,也没有施展符法来阻止自己靠近的时候,它已经觉得,胜利唾手可得。

    怎么会这样?

    “啊!”

    牛头怪咆哮一声。

    鼻孔喷出两股粗气,小山一般的身形一凝,猛地刹住了前冲之势,没有办法,它举起左手挡在了身前。

    剑气落在它的手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