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八十三章 牛头怪和兔子精


    顾小召睁开眼。

    入目之处,那是一处狭窄的空间。

    土壁、岩石、藤蔓……

    一群蚂蚁在他身前爬过,像是急行军的一群战士,在地上拖出了一条长长的黑色的痕迹,最终,钻进了泥缝之中。

    这里是?

    少年小顾的临时藏身之所。

    自己并不曾回到天云界,而是来到了少年小顾所在的世界。

    顾小召微蹙眉头,深吸一口气。

    当他把手放在石碑上时,识海内明明运转的是无限万象通明录明心见性篇,那时候,他只想返回天云界。

    毕竟,天云界还有一大堆事情在等着他。

    他想把那些事情处理好,下一次进入石碑世界,若是有闲,再去少年小顾的世界,说起来,若非那段遭遇,他多半已经死在了聂曾广刀下。

    然而,明心见性篇到了最后,自然而然地转为了逍遥游篇。

    石碑强行把自己送到了少年小顾的世界。

    距离进洞来时间过去多久了?

    一时间,顾小召没有答案。

    当初,进入山洞时他也想点上一根线香,想看看自己再次返回后会过去多少时间,不过,最后并未这样做。线香点上便会有气味,那些妖物的嗅觉太过灵敏,若是被那些家伙嗅到味儿寻过来,那就不好了!

    随后,顾小召望了一眼自己的腰间。

    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吐出了一口长气。

    原本,他腰间只系着一个黄色的布囊,那是少年小顾的装备,这时候,多出了一个百宝囊,这个百宝囊归顾小召所有。

    也就是说,他能够将天云界的物事来到这方世界。

    只要是自己随身携带的东西,便能带到这里,如那个百宝囊,或肩上背着的那把照雪剑。

    站起身,险些撞到了洞顶,顾小召忙低下头,撩开垂在洞口的藤蔓,钻了出去。

    迎面,吹来一阵凉风,带着河水的腥味。

    顾小召张开双臂,高高举起,伸了个懒腰,全身骨节咯吱咯吱作响,就像点燃了一串小鞭炮。

    这时候的他,神清气足,全身状态已然恢复到了最佳。

    进洞躲避的时候,不管是心神还是身体,他的状态都差到了极点,说是油尽灯枯也算不得太过夸张。

    那么,究竟过去了多久?

    眯着眼睛,打量着头顶的天空。

    太阳悬在半空中,阳光洒下,一部分被河面弥漫的雾气吞噬,一部分落在了河岸上,将自己的影子投向了身后的山壁。

    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自己在进洞的时候,站在如今站着的这个地方,当时,有留意过自己的影子,和现在相比,变化不大,就算有所变化,一般人的肉眼也很难分辨。

    如果不是过了一天,或者许多天的话,时间或许只是过去了一点点。

    一炷香?

    两炷香?

    或者一刻钟左右?

    管他的,既然自己的状况已经恢复到了最佳,那么,往三途河渡口行去便是,希望能在那里见到师傅顾道人和师兄们。

    随后,顾小召大踏步往上游行去。

    小心翼翼地往前行了一个时辰,头顶的太阳渐渐移到了高处。

    顾小召爬上了河岸边的一个小土坡,站在坡顶往河上望去,河面的白雾正在缓缓消散,能见度越来越广。

    他知道,这并非太阳的作用,而是渡口就在前方不远处。

    绕过前方那片芦苇荡,说不定就能瞧见渡口。

    这时候,须得更加小心。

    那些妖物不敢进入渡口生事,若是不放弃的话,便会在渡口的四周布防,拦截自己,不许自己进入渡口。

    顾小召的推测并没有错。

    当他下了土坡,正要从芦苇荡穿过的时候,他突然有所感觉,停下脚步,不但没有入内,反而远离了芦苇荡,向一侧的高地奔去,准备绕开这片芦苇荡。

    “我就知道……”

    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在芦苇荡中回荡。

    虽然是人声,却说不出的怪异。

    怎么说呢?在地球人顾心言看来,就像是一个外国的黑大个初次学说中文一样,就像是说的另一种外文。

    “我就知道,不该和你这个兔精一起,你那股骚*味多半能飘去对岸?那个小道士怎么会上当!”

    “哼!”

    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反驳着说道。

    “大黑牛,说不定是你先前放的那个屁,屁味至今没散,那个小道士多半是闻屁而遁,可怪不得我……”

    说话间,芦苇荡卷起两股黑风。

    有两个奇形怪状的家伙从芦苇荡里冲了过来,顾小召步履有些蹒跚,奔逃的速度不快,很快便被那两个家伙追上,一左一右将他围在了中间。

    左边那厮身形巨大,足有一丈来高,长着一个巨大的牛头,头顶犄角,鼻隆如山,呼哧呼哧地喷着粗气。直立着的它手握一把开山斧,身上披着乱七八糟的毛皮和麻布,牛尾巴露在外面,像是一根小鞭子。

    这是一个牛头怪。

    右侧那厮身形娇小,兔耳朵,兔唇,黑色的大眼睛,小鼻子下面留着几缕短须,最夸张的是脸庞上涂着许多红色的玩意,像是人类的胭脂、又或是道士画符所用的丹砂,总之,一张脸红得和猴子屁股差不多。

    它身上穿着花衣裳。

    这花衣裳乃是几块颜色花哨的绸缎胡乱缝在了一起,看上去,说不出的古怪,然而,穿着这玩意的它却洋洋得意,时不时,便抬起左手的铜镜照着自己,还向着镜子里的自己变化着姿势。

    最重要的是,它是一个雄性,却表现得像是一个雌性。

    这是一头兔精。

    顾小召往后退了几步,面色苍白的他发出了一声喟叹。

    “小子,投降吧!”

    兔精尖声尖气地笑着。

    “小道士,看在你长得这般美貌的份上,兔爷我会好好对待你的,绝不会像大黑牛它们那样粗鲁……”

    说罢,它捂着嘴嘻嘻的笑着。

    左手不自觉地举起铜镜,捂着嘴的它微微偏头,以侧面对着铜镜。

    “骚兔子,你又发骚了!忘了大王的吩咐?”

    大黑牛双眼像是要冒火一般,愤怒地瞪着兔精。

    “大王说了,瞧见这小道士,杀了他!吃了他!”

    话音落地,大黑牛举起开山斧向着顾小召急冲而来,那双粗大的牛腿蹬蹬蹬地踩在大地上,地面一下接着一下有节奏地颤抖。

    顾小召二话不说,掉转头便开始跑。

    “小道士,别走啊!让爷爷来好好疼你……”

    兔精嘻嘻笑着,跟着追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