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八十二章 大机缘


    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

    顾小召非常清楚,自怨自艾或是别的什么对解决问题没有丝毫帮助,短时间内还可以,之后,却须得振作起来。

    不一会,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衫。

    顾小召从百宝囊内又取出了一件物事。

    这是一块玉佩,上面雕刻着百鬼夜行图的玉佩,他从聂曾广身上得来的这一块玉佩,不知怎地,他总觉得这块玉佩有问题。

    顾小召将玉佩放在了石碑顶上。

    和往常一样,石碑不曾让他失望。

    不一会,荧光便浸透入玉佩之中,玉佩漂浮在空中,同样也发起光来,一阵蒙蒙的青光。青光中黑气缭绕,上面雕刻的百鬼夜行像是活过来一般,疯狂地撞击着青光,想要冲破青光,想要冲到外面来。

    一时间,青光摇摇欲坠,像是要破碎的样子。

    顾小召神色不变,以石碑的大能,就算是百鬼夜行,亦是等闲。

    “叮!”

    一声脆响,玉佩竟然四分五裂。

    顷刻间,青光消失无踪,缭绕的黑气顿时扩散开来,一阵阵鬼啸声从黑气中传来,震荡着顾小召的神魂。

    顾小召默诵经文,识海中,一轮明月高升,蓝色光芒洒下。

    这时候,石碑上突然闪现一道金色的光芒。

    以前,石碑只是闪着淡青色的荧光,从未像现在这般闪现金色光芒,金光一出,黑气像被狮子冲进的羚羊群一般仓皇逃散。

    然而,终究还是逃不过光的追捕。

    刹那间,黑气便化为虚无。

    随后,顾小召在石碑的最底层瞧见了一个图案,图案是玉佩形状,上面勾勒着百鬼夜行图,当顾小召俯身下来想看清楚那个图案时,图案却像水上的气泡一般消散了,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就这样!

    顾小召皱了皱眉。

    他不觉得石碑做的是无用功,玉佩虽然消失,但是,玉佩的功能或许已经保存下来了,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想。

    事实究竟怎样,以后自知。

    摸了摸鼻子,顾小召从百宝囊内再拿出一件物事。

    这玩意是周世玉给他的那半张藏宝图。

    这其实是一件法器,上面勾勒着许多符文,只是,不晓得为什么变成了两半截,像是被谁一剑从中劈开的一般。

    数千年过去了,上面犹存着一丝锋锐的剑气。

    当然,这道剑气已经非常弱了,就算顾小召有着强大的神念,若是不会海纳百川探气诀,多半也探察不出来。

    把它给石碑鉴定,会不会也像玉佩那样被吞噬?

    真是这样,自己不好给周世玉交代啊!

    迟疑了一下,顾小召还是把这半张藏宝图放在了石碑顶上。

    不一会,藏宝图便在一阵荧光中悬浮在空中,上面的符文突然动了起来,忽而凝聚,忽而分开,顾小召就像是在看一出水墨动画。

    恍恍惚惚间,他脑海中多了一些画面。

    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人身着宽大的青袍佝偻着腰浮在地上,他挥动着符笔在一张符纸上勾勒着符文。

    这位不知年岁的老人看来状态不好,每一动笔便是一阵咳嗽,嘴角不是喷出一些血沫,落在符纸上。

    “封山!”

    “御敌!”

    ……

    外面有巨大的声音在回荡,犹如洪钟大吕,震耳欲聋。

    这是陌生的语言,顾小召从未听说过的语言,然而,他却奇怪地懂得,就像是自己的母语一般。

    屋外,忽而雷霆、忽而闪电、忽而磅礴大雨、忽而赤日高照……

    屋外,有剑光纵横、有刀气激荡、有大拳如山、有大袖抽来像是要装下日月、装下整个天地……

    “方寸宗,不听号令,当诛!”

    就在老人勾勒出最后一笔之时,天空中传来了一声厉喝。

    声音中,大山倾塌,楼台倾塌,秘界倾塌,万物皆灭,似乎那一言可决众生命运,可决世界毁存……

    老人大笑着,挥动衣袖。

    那张符纸如电一般飞离他的袍袖,顷刻间,已去千里。

    待得符纸离去,老人直起身,一道虚影从他身后升起,转瞬间,便有万丈那般高、万丈那般广。

    虚影遮蔽日月,昂首向天。

    屋内,老人有所动作。

    右手四指弯曲,唯有食指伸着,指向天空;左手同样四指弯曲,唯有食指伸着,指向大地。

    “心有方寸,可换天地!”

    老人轻声念道。

    与此同时,那万丈虚影做出了同样的动作,随即,有巨声响彻天地。

    “心有方寸,可换天地!”

    声音回荡中,一座高约十丈的七层宝塔悠忽间变得只有手掌大小,随即,虚空中破了个黑点,宝塔钻入黑点之中,消失不见。

    “邪魔外道!”

    空中一声厉喝。

    一道五彩霞光从苍穹深处刷下,无边无际,浩浩汤汤,笼罩天地。

    老人那万丈虚影在霞光中如水泡一般破裂,一点点化为虚无。

    屋内,他昂首大笑。

    笑声中,身如飞灰,消散无踪。

    这时,那符纸已去了数万里之外。

    然而,一缕剑光划破天际,像一道白虹从苍穹深处钻出来,顷刻间,便追了上来,在符纸上一砍。

    符纸从中裂开,变成了两半截。

    一左一右分散而去,往地面坠落。

    “咦!”

    不一会,空中突然多了一个金甲武士的身影,他手握一把光剑,就像原本就在那里一般。

    面甲上只露着一双眼睛,眼神森然,便如他手中之剑。

    这会儿,他正盯着顾小召。

    两人的视线跨越了时间空间,在这一刻相遇。

    顾小召如遭雷击,闷哼了一声。

    眼前的一切摇晃着,转而破碎。

    顾小召一屁股做到地上,他立马拿出一颗灵米,放入嘴里,化成甘露遍布全身,这时候,头这才没有那么疼了。

    他抬头望向石碑上的半张藏宝图。

    藏宝图还是半张,不曾自动补上另外半张,看上去,和以前并没有多少变化。

    实际上,顾小召脑海内多了许多东西。

    是一些关于那个七层宝塔的记忆,那宝塔乃是方寸宗的传承之地,就像是滴水观的隐峰。

    如今,这七层宝塔便落在了横断山脉之中。

    顾小召所看见的画面,乃是数千年前上界镇压不服其统治的宗门的一场讨伐之战。

    虽然,远远不及记忆中的飞来峰一战,却也算是惨烈。

    顾小召沉默着,上前把藏宝图重新收回。

    他背靠石碑,盘膝坐下。

    这是大机缘!

    也是大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