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七十九章 符师万四维


    这是一栋小院。

    院子不大,却极其精致。

    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一片瓦,一块砖都经过专家设计,和顾小召所住的小院完全就不可同日而语,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这里是卫家的庄园。

    卫家在滴水观坊市建有一座占地极广的庄园,濒临兰溪而建,耗费了很大的人力物力特地将兰溪水引入庄园,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湖泊,围绕着湖泊建有许多亭台水榭,颇有几分江州风景。

    小院临湖,白墙红瓦,几株红杏树探出了墙头,枝叶随风轻舞。

    卫南躺在躺椅上,躺椅位于树下,树荫浓密,遮住了阳光,风一吹过,地面的林荫便一阵晃动。

    几个侍女围着卫南。

    有人给他摇着团扇,送上阴凉;有人提着一串紫色的葡萄,一颗颗摘下,用纤纤小手送到他嘴边;有人在给他按摩,气喘吁吁,吐气如兰……

    高雄站在一侧,默然而立。

    有着炼气境第六层修为的高雄是卫南的护道者,他和卫南之间的距离从未超过三丈,即便卫南在做一些不雅之事,他也不曾在这距离之外。

    院门处,站着两个护卫。

    这两人都有着炼气境一层的修为,若是在横断山脉闯荡,也算是一把好手,然而,在卫家,他们只能做卫南的看门狗。

    即便如此,他们仍然很骄傲。

    要知道,在卫家,还有许多想和他们一样成为卫南看门狗的家伙,那些家伙对他们的待遇深表羡慕。

    当然,能够给大公子当看门狗更好。

    不过,这样的想法他们只能埋在心里,绝不敢有丝毫外泄。

    “什么人?止步!”

    门外,传来了一声厉喝。

    应该是有人向着这边走来,所以,门外的护卫才高声喊叫,一方面是想要喝止对方,另一方面是给里面发信号。

    高雄的眉毛微微一挑,表情并无多大变化。

    卫南皱起了眉头。

    这声音实在是煞风景!

    要是外面那家伙不能好好解释的话,下次有什么危险的活便打发这厮去做。

    “滚开!”

    外面传来了一声怒吼,如同奔雷一般,石桌上摆放的碗碟为之震动,哗啦哗啦响个不休。

    卫南猛地坐起来,瞄了身侧的高雄一眼。

    高雄面色一变,手指放在嘴里,吹了一声口哨。口哨声是发给外面众人的讯号,让他们千万不要阻挡,退到一边即可。

    不一会,一个人身着蓝袍的中年人闯了进来。

    高鼻深目,皮肤黝黑,留着络腮胡须,头发略卷,看上去像是赶了不少路,一脸风尘,表情颇有些不耐烦。

    “万师,辛苦了,请坐……”

    卫南退到一旁,让出了位置。

    那个被他称之为万师的不速之客没有丝毫客气,径自行来,一屁股坐在躺椅上,随即躺下,冷冰冰地说道。

    “继续!”

    卫南忙向众人打了个手势。

    于是,喂葡萄的继续喂葡萄,打扇的继续打扇,按摩的继续按摩,不过是对象换了,一干女子的表情也变得不同,一个个小心翼翼,大气都不敢出的样子。

    姓万的不说话,卫南也没有开腔。

    院子里也就变得安静起来,唯有树叶随风轻摆的声音。

    闭着眼睛躺了大概有一炷香的功夫,万四维睁开眼,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好啦!”

    卫南忙挥挥手。

    那几个女子如蒙大敕一般快步离去,一路上,连头也不回。

    “卫家老二,你的眼光越来越差了啊,这些女子,质素一般,某家一个喜欢的都找不到……”

    万四维瞧着那些女子的背影,砸吧着嘴说道。

    卫南脸上挤出了一丝微笑。

    “这里是滴水观,万师喜欢的那种女子,不太好找!”

    “哼!”

    万四维冷哼了一声。

    “滴水观,滴水观又怎样?”

    “万师,自然是不怕滴水观,不过,正事要紧,若是被滴水观的人晓得我等的谋划,未免不妙!”

    万四维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万师,可有收获?”

    卫南摇着折扇,微笑着问道。

    万四维盯着卫南,缓缓摇了摇头。

    “啊!”

    卫南忍不住叫唤一声,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哈哈哈……”

    万四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逗你玩啊!卫家老二,某家就想看你刚才的那种表情……”

    卫南有些尴尬地笑着。

    他被对方激怒了,然而,却只能压在心里不敢显露丝毫。

    “生气了?”

    万四维笑着盯着卫南。

    “没有的事!”

    卫南笑着摇摇头。

    “不逗你了!”

    万四维急正色,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一路,某家可算是吃了不少苦头,最初,发现那玩意是在阆中郡,赶到阆中施法之后,却发现那玩意离开了阆中,往巴南郡方向而来,随后,又一路紧追不舍,最后……你猜,那玩意在哪儿?”

    万四维瞄了卫南一眼,兴趣盎然。

    卫南摇了摇头。

    “万师,卫某愚钝,实在是猜不出!”

    “哈哈哈……”

    万四维哈哈笑道。

    “那玩意居然来到了滴水观,这岂不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那是我等运气好,老天爷保佑……”

    卫南附和着笑了两声。

    随后,他有些迟疑地问道。

    “那玩意具体在何人手里,万师可否知道?”

    万四维摇摇头。

    “时辰不对,我这天地阴阳交感大法须得月圆之夜才有感应,过几日吧,过几日便是月圆之夜,那时候,便能推算出那玩意的具体所在之处,只要将它和你手里的这张结合起来,第一步,也就是最重要的一步便能迈过去了!”

    “那感情好!”

    卫南连连点头。

    随后,他对万四维说道。

    “万师,你一路辛苦了,要不去好好歇着,以后,我等还需指望万师!”

    “也好!”

    万四维大大咧咧地点点头。

    他瞧了瞧四周,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看,这里就不错,这院子我要了!”

    “只要万师喜欢,什么都好!”

    卫南笑了笑。

    随后,他便带着高雄离开了。

    走出院门,离了很远之后,卫南脸上的表情才有了变化,笑容彻底消失,留下的唯有阴沉。

    这老匹夫,煞是无理!

    符师!

    符师就了不起?

    要不是接下来还需要这厮,非得给他好看不可!

    男子汉大丈夫,欲行非常事,须得潜伏爪牙忍受!